药祖
字体:16+-

第080章 擦肩而过

第1更送到,本周仍旧是每天3更。

求收藏,求推荐票支持!

……

费去九牛二虎之力,耗费心力,连三十余颗白骨『阴』雷都用掉,终于将秦守楠除掉,却收获甚微。法剑和储物袋都被先天真火炼化,唯一的收获就是这块黑『『色』』牌子。

只是,现在就连这块牌子也要被九龙鼎给分解掉,杜飞云的心『情』有些抑郁。在发现九龙鼎的意图和动静之后,下意识地便要念动心神,使九龙鼎停止分解。

不过,当他看到那黑『『色』』牌子,在九龙鼎内被无数道微妙气息和光晕笼罩,迅速分解开来,并且逸散出磅礴的元力时,却又打消了念头。

九龙鼎内,玄奥繁复的阵法快速地运转,不多时便将黑『『色』』牌子分解成无数碎块,黑『『色』』牌子内吸取的磅礴元力顿时狂涌而出,在九龙鼎内形成一大团如云彩一般的元力气流。

大团大团的元力气流不断涌出,均被九龙鼎快速地吸收存储,一丝也没有浪费。在杜飞云的注视下,仅仅数十息的时间,那黑『『色』』牌子便是土崩瓦解变成一堆粉末,其中的元力也被吞噬殆尽。

当九龙鼎终于将黑『『色』』牌子中的元力完全吸收之后,存储元力已经恢复了五成,如此以来,杜飞云便可再次运用九龙鼎。

在地底世界这样一个危机遍布的环境之中,九龙鼎的作用比起黑『『色』』牌子这件防御法器,自然是强的太多。所以,杜飞云思来想去,觉得这黑『『色』』牌子被九龙鼎分解吞噬掉,似乎也没什么不好。

更何况,这九龙鼎乃是秦守楠的法器,他即便得手了,以后也不敢在青山剑宗弟子面前使用,否则便会暴『露』他击杀秦守楠的事『情』。

自身实力恢复了八成,九龙鼎的元力也恢复了五成,虽然不是巅峰状态,却也足以自保。杜飞云便起身离开原地,向着东南方行去,此次在地底世界的收获,也算是颇为丰厚,他已决心退出地底世界,返回流云宗。

一边向东南方向返回,他在心中盘算着,回到流云宗之后还有大把的事『情』等着自己去做。『交』付门派任务,兑换奖励是首要任务,将『精』金原石炼化成赤炎『精』金也势在必行。

另外,此时薛冰很可能已经将金冠雕蛋孵化,就等他回去认领小金冠雕。姐姐的特殊天赋,应该也在这三个月里培育出一大批『『药』』草了,他回去之后便要开始着手炼制丹『『药』』。

而且,今天刚从端『阳』部落得到的那紫『『色』』卷轴,其中必然隐藏着一些秘密,他也需要找机会弄清楚,看个究竟。

心中正在一条条地规划即将要做的事『情』,杜飞云一边在群山之中飞掠,很快来到荒原之上。就在这时,斜刺里忽然闪出一队十几道人影,直奔他而来。

杜飞云心中时刻都提防着未知的危险,见到那十几道人影奔来,便是下意识地停下脚步,持出赤红法剑凝神戒备。

QUaNbEn5.com全本、网

待得那十几道人影奔至身前数十丈外,他才看清,那是十几个玄门修士,不是魔族。而且,从那十几人穿着的道袍来看,显然是流云宗弟子。

“道友请留步,敢问道友是哪个宗派的同道?”

那十几人很快奔至杜飞云身前,领头的中年修士打量了杜飞云一番,见杜飞云身着黑『『色』』袍子,并未有门派标记,便稽首行礼发问。

“诸位师兄有礼了,我也是流云宗弟子,不知师兄有何见教?”对方十几人皆是身着杏『黄』『『色』』道袍,显然是内门弟子,按照规矩,杜飞云这个外门弟子需要称呼师兄。

“哦,原来是本门弟子。师弟为何『独』身一人行动?舞倾辰师兄正率领本门弟子在剿灭端『阳』部落,我们跟随漠消沉师兄前去支援,师弟你也跟我们一起去吧,也好为本门贡献一份力量。”

杜飞云编造了几个理由,解释一番自己为何『独』身行动,复又打算编造理由,拒绝前往端『阳』部落。毕竟,他也不敢肯定,青山剑宗的弟子是否知晓自己击杀青『阳』和秦守楠的事『情』。

只不过,当杜飞云看到不远『处』的山坡上,有四个流云宗弟子正立在山顶,向着这边望来时,便知晓自己大概无法推『脱』了。

面前这个领头的内门弟子虽然口中话语很是礼貌谦逊,但是其中意味却带着一丝不容置疑的味道,尤其是得知杜飞云外门弟子的身份之后。

更何况,不远『处』的山坡上,立着的四个修士,其中有一个乃是一位先天后期的年轻修士,正盯着这里的动静。

那个先天后期的年轻修士,很显然便是流云宗第三十六真传弟子漠消沉。他向着这边打量片刻,便一展双肩的青『『色』』羽翼,快如疾风地飞掠而来。

漠消沉身为真传弟子,且实力与背景在真传弟子之中都是不可小觑的存在,所以也是争夺掌门之位最有希望的十几个真传弟子之一。

杜飞云本不『欲』前往端『阳』部落,奈何漠消沉到来之后也当场下令。他不得不跟着队伍,随同漠消沉一起前往端『阳』部落。

得罪舞倾辰一个真传弟子,已经是被『逼』无奈之下的举动,杜飞云倒不至于无缘无故再得罪另一个强力的真传弟子,那样的话也是在为薛冰树敌。

既然无奈之下不得不跟随漠消沉前往端『阳』部落,杜飞云便从九龙鼎内拿出一套道袍穿上,混在人群之中,尽量使自己不太显眼,尽量低调隐藏。

岂料,漠消沉似乎从一开始就注意到了杜飞云,率领数百位流云宗弟子一路飞驰的同时,还会时不时扭头观察杜飞云的『情』形。

杜飞云有些疑『惑』,心中暗道自己跟这个漠消沉似乎并未有任何『交』集,怎会被他所注意?正在疑『惑』间,他便看到漠消沉展开青『『色』』双翼,飞临他的身边,与他并肩向前飞驰。

“你叫什么名字?”漠消沉身为真传弟子,身份比起外门弟子要尊贵太多,是以也无需客气,神『『色』』冷淡地开口,便直奔主题。

“杜飞云。”既然漠消沉平白无故注意到他这个外门弟子,定然有其缘由,是以杜飞云也并不打算隐瞒什么。

得到回答,漠消沉的双眼微微眯起,一双黑瞳盯着杜飞云打量片刻,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微微颔首点头:“果然是你。”

“什么?”杜飞云赫然扭过头,眉头一挑,心中疑『惑』。

“没什么。”漠消沉英俊白皙的脸庞『露』出一丝莫名笑意,顿了顿,道:“你的勇气可嘉。”

如此一来,杜飞云便明白过来,肯定是当初自己当众挑战舞倾辰的事『情』,被漠消沉所知晓,所以他才会注意到自己。

“杜飞云,我很欣赏你。要不这样吧,等你下个月成为内门弟子了,来加入我都天峰吧,保证你灵石丹『『药』』法宝一样不缺,修行之路畅通无阻。”正在杜飞云心中沉思之际,漠消沉却是忽然说了这么一句,顿时又让杜飞云眉头微蹙。

“谢谢漠师兄的厚『爱』,不过,你怎么就能肯定我下个月就能成为内门弟子?”

闻言,漠消沉扭过头来,略微诧异地望了杜飞云一眼,随后又开口解释道:“还有一个月时间,便是外门弟子三年小比开始,以你现在炼气后期的实力,当然能够轻松成为内门弟子。届时,你便有资格选择居住和修炼之地。”

漠消沉这般一说,杜飞云这才知晓,下个月便是外门弟子三年小比。不过,他倒是有些好奇,漠消沉怎么会如此直白地拉拢他?

思来想去,似乎他在流云宗内并未有出彩表现,也没什么值得漠消沉拉拢的地方。况且,他与舞倾辰已经结下深仇大恨,漠消沉还出言拉拢他,岂不是表示漠消沉与舞倾辰有所嫌隙?

心中瞬间闪过这个念头,杜飞云却是面『『色』』平静,不『露』丝毫异状,随后抬起头来微笑着道:“多谢漠师兄厚『爱』,不过,这件事我会跟薛冰师姐商议的。”

漠消沉的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笑意,道:“哦,这个是当然。另外,我与薛冰师姐关系不错,想必她会答应的。”

听到漠消沉的话,杜飞云也是微笑应对,心中暗暗揣测,嘴上却并未多说什么。漠消沉的来意已经表明,便不再与他同行,展开双翼飞到前方继续带队向着端『阳』部落飞奔而去。

方才与漠消沉短短几句的谈话,杜飞云都记在心中,正在暗暗思索揣测其中的关联。他能够猜想到,流云宗的诸多真传弟子之间,似乎关系也很是微妙。至少,似乎也是分阵营和派系的。

就在这时,队伍前方忽然掠来一道身影,展开双翼急速飞掠。带队的漠消沉顿时飞身上前,将那道身影拦了下来。

那道高大魁伟的身影正急速飞驰,眼见漠消沉拦住去路,也只好减速停了下来。

“哟,这不是青山剑宗的燕飞熊师兄吗?你这么急匆匆的是要赶往哪里?你不是在协助舞倾辰师兄围剿端『阳』部落吗?”漠消沉那带着爽朗笑意的话语,顺着夜风飘入杜飞云的耳中。

“哦,原来是漠消沉道友。”被称为燕飞熊的青山剑宗弟子,一边礼节『『性』』稽首还礼,一边应付着漠消沉道:“无甚大事,只是我座下的几个内门弟子出了些意外,我前去查看一番而已。”

燕飞熊的声音和表『情』都有些冷淡,似乎很是不待见漠消沉,即便是礼节『『性』』的回答,疏远和保持距离的意味也是显而易见。

事实上,燕飞熊此时能停下来跟漠消沉『交』谈,已是耐着『『性』』子的结果。方才,他正带领门下弟子在端『阳』部落大开杀戒,眼见就要与舞倾辰联手攻破端『阳』部落最后的防御,可是他却忽然感应到自己与离元门失去了心神联系。

离元门乃是他亲手炼制,温养祭炼了十几年的一件极品法器,这次进入地底世界才借给秦守楠使用的。没想到,方才他竟然感应到离元门的『精』神烙印正在被蛮横地抹掉,失去了与离元门的心神联系。

生出这种感觉,他立刻察觉到不妙,心中猜测秦守楠定然是出了意外,是以才会按照之前感应的方向,一路飞奔而来。

秦守楠虽然只是一个内门弟子,却跟随他近十年,早已成为亲信。更重要的是,秦守楠的潜质极高,即将晋阶为先天期修士,届时便能增强他燕飞熊的势力。

所以,他对秦守楠也很是倚重,如今感应到秦守楠遭遇危险,才会放下手头事物,马不停蹄地赶来探查。

;

http://www.quanben5.com/n/yaozu/338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