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祖
字体:16+-

第081章 真传赌斗

仅仅数言,漠消沉便隐约猜出个大概,知晓定然是燕飞熊的亲信遭遇危机,出了意外。

眼见燕飞熊不『欲』多说,且压制着眼底的焦急,漠消沉竟然抿起嘴角,心中暗爽不已,复又啰嗦一堆,大有拉着燕飞熊攀谈的趋势。

燕飞熊自然心中气恼,只好强压着怒火,随意敷衍两句,便告辞离去,继续向着西北方向飞奔而去。

低调呆在队伍中的杜飞云,也是听清楚了两人的『交』谈,得知燕飞熊竟然是青山剑宗的真传弟子,而且一路飞奔去的方向,正是他击杀秦守楠的那个山谷,心中顿时若有所悟。

杜飞云望着燕飞熊消失的背影,眉头微微蹙起,心中升起一抹隐忧。正当他回过头来,一抬头却发现,漠消沉也凝望着燕飞熊消失的方向,且还对杜飞云投来一瞥,脸上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望见漠消沉的表『情』,杜飞云的心中顿时一咯噔,心中暗道:“难道漠消沉看出什么端倪了?如果仅凭这些片段,他就怀疑到我头上的话,那他也太聪明了吧。”

杜飞云继续跟随队伍向前飞驰,故意装作不曾看见漠消沉的表『情』,心中却是暗暗心惊。

短短片刻,漠消沉便带领着队伍飞奔到端『阳』部落的山峰之下,略微查看一下场中的『情』形之后,便是一马当先地奔上了山峰。

杜飞云一直呆在队伍中,低调到丝毫不起眼,一边向山峰顶端冲去,还在暗暗打量四周,查看战况。

一路向上,山峰四周都洒满或暗红或暗紫『『色』』的血迹,随『处』可见魔族的尸『体』,大多都残缺不全,显然战况很是惨烈。

此时,战斗仍未结束,山峰顶端的广场之上,依然在展开『激』烈的厮杀拼斗。端『阳』部落仅存的数百名魔族,仍旧在十来个魔王强者的带领下,负隅顽抗着,守卫在魔王宫殿之前。

流云宗与青山剑宗的弟子,在漠消沉率人来援之后,顿时达到了两千人左右。

端『阳』部落一方乃是强弩之末,负隅顽抗,玄门修士这一方却是士气如虹,声威大震。

可以预见的是,战斗已经进入尾声,短则一个时辰,长则三五个时辰,端『阳』部落必定会就此灭亡。

流云宗的一千余名弟子,各自组成小队伍,『处』于广场左边部分,与魔族厮杀。青山剑宗的数百名弟子,『处』于广场右半部分,各自结成剑阵奋力杀敌。

端『阳』部落一方,除了端『阳』魔王之外,还有十二位魔王强者,显然也有人前来增援,只不过却无法力挽狂澜,无奈地强撑着而已。

漠消沉率领四百余名流云宗弟子冲上山峰顶端,来到广场之上,顿时引来各方的注目。他却并未下令身后的弟子展开攻击,而是展开双翼悠哉地悬浮于空中,查看着战况。

不一会儿,漠消沉便将广场上的战况尽收眼底,心中有了计较,脸上『露』出一抹笑意来,爽朗的声音传遍广场。“倾辰师兄,没想到连青山剑宗的弟子都赶来帮你剿灭魔族,看来你的确是『交』游广阔,消沉钦佩不已啊。”

QuanBen5(cOM)。全*本*5

话语虽然爽朗而豪迈,看似褒奖,实则暗藏贬责,暗损舞倾辰剿灭魔族还需借用外力,请青山剑宗弟子来帮忙。

原本,漠消沉与舞倾辰同样身为真传弟子,在这众目睽睽之下,不应说出这番话来。可是,漠消沉与舞倾辰彼此争斗,暗中较劲争夺掌门大位,已有数年之久,流云宗许多内门弟子和真传弟子都知晓此事。

被漠消沉这番似褒实贬的话语一『激』,正在空中与端『阳』魔王『激』斗的舞倾辰,也是脸『『色』』『阴』沉,眼中寒光闪动,冷笑着道:“消沉师弟这么快赶来,该不会是被穆图部落杀的节节败退,前来请我帮忙的吧?”

舞倾辰与漠消沉,两人一个看似『阴』柔实则锋芒毕『露』,一个看似爽朗豪迈实则『精』于算计。但是,两人有一个共同点就是,皆是心高气傲且又自负的人。

是以,即便是口头较量,舞倾辰也决计不愿落于下风。

漠消沉的眼神遥望着远『处』,正与魔王强者厮杀正酣的舞倾辰,嘴角勾起一抹戏谑的笑意,调侃地说道:“消沉不才,实力低微,自认不能与倾辰师兄比肩。不过,消沉却也是二十个时辰便剿灭了穆图部落。”

“倒是倾辰师兄你,我一直将你当做奋斗和学习榜样的,却没想到你请了帮手,到现在也没能将端『阳』部落解决,实在让消沉失望啊。”

漠消沉那带着淡淡失望的口气传遍广场,高空中震动羽翼四『处』飞掠的舞倾辰,脸『『色』』更是『阴』沉,表『情』愈发难看,双眼之中的愤火更是炽烈。

他一边『『操』』纵着金『『色』』剑罡与端『阳』魔王展开『激』烈厮杀,一边回头瞪了漠消沉一眼,目光之中挑衅的意味十足。“消沉师弟,既然你如此厉害,那何不让师兄见识一下你的实力?”

“漠消沉,你敢不敢与我打『赌』?我们就『赌』在剿灭端『阳』部落之前,谁能诛杀更多的魔王,你敢『赌』吗?”

在进入地底世界之前,这两位真传弟子便已经展开了较量,互相比较看谁能够利用手中的实力和势力,在最短的时间内剿灭目标部落。

现在,舞倾辰已经落后漠消沉一筹,输了一场。以他心高气傲的『『性』』子,自然无法忍受漠消沉的调侃奚落,不愿再多费口舌,心思一转便又提出『赌』斗。

只要这场『赌』斗他能赢得胜利,那便又可以扳回一城,两人的较量也可算作平手,他也可挽回几分颜面。

漠消沉岂会不明白舞倾辰的打算,自然瞬间明白他的意图,眼神扫过全场,见到那些负隅顽抗的魔王强者皆已是强弩之末,心中顿时了然。

“倾辰师兄既然如此有雅兴,要当众『赌』斗一场,消沉自然欣然接受师兄赐教。只不过,青山剑宗的同道,若是帮你击杀魔王拿到人头,不知是否作数?”

漠消沉带来的自己派系的弟子,只有四百多人,其中能够对抗魔王强者的先天期弟子,只有七个,连同自己也只有八个。

而舞倾辰派系的先天期弟子足有九个,青山剑宗前来支援的先天期修士,也足有四个。两相比较之下,漠消沉自然『处』于劣势,所以他才会开口有此一问。

众人皆能看清双方的实力差距,众目睽睽之下,舞倾辰也拉不下脸皮让青山剑宗弟子帮忙。毕竟,流云宗内部真传弟子之间的『赌』斗,却要青山剑宗弟子帮忙,必然会落人口实,遭人诟病,他舞倾辰也丢不起那个脸。

“这是你我之间的『赌』斗,青山剑宗的同道,自然无需帮我。”

“好,我答应了。那么你说,我们『赌』什么?没有彩头的话,我可不愿陪你浪费时间!”舞倾辰的话音刚落,漠消沉便是爽快地答应。

“一件中品灵器!”漠消沉答应的爽快,舞倾辰也不甘示弱,瞬间『脱』口而出。

一件中品灵器,绝对价值连城,即便是真传弟子,拿出一件中品灵器来,也很是『肉』痛。

毕竟,灵器可是结丹期大修士才有资格炼制的,在流云宗内只有少数几个达到结丹期的真传弟子,以及那些长老们才有能力炼制。

即便富裕如舞倾辰和漠消沉这般,全副身家也不过才四五件中品灵器罢了,拿出其中一件来『赌』斗,绝对是很重的彩头。

“好,那就这么定了。现在,咱们就开始吧!”舞倾辰既然有魄力拿出中品灵器来做彩头,漠消沉没有理由拒绝,更不会怯场,当场便拍板定下这场『赌』斗。

广场上,一千余流云宗弟子皆是翘首以待,眼神之中闪动着兴奋和期待的光芒。毕竟,能够亲眼见到真传弟子之间的较量,这种机会可是难得。

至于包含端『阳』魔王在内的十二位魔王强者,此时鼻子都快气歪了,一个个都是黑着脸,杀气暴涨,恨不得把舞倾辰和漠消沉给大卸八块。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啊!

舞倾辰和漠消沉两人,竟然视他们如无物,大庭广众之下,直接就把他们当成待宰的羔羊,视作『赌』斗的筹码,这等耻辱和仇恨,怎能不让他们抓狂?

倒是隐藏在人群中的杜飞云,此时饶有兴趣地打量着空中的漠消沉和舞倾辰,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来。同时,他的眼神望向那十二个伤痕累累,负隅顽抗的魔王强者,闪动着炙热的光芒。

他没有忘记,出发之前,流云宗任务长老曾经说过,击杀十个魔王强者,便可完成任务,兑换到一件下品灵器和一颗青云溯源丹。

灵器的珍贵程度无需赘述,那青云溯源丹的功效更是逆天,服用之后凭空增加一个甲子六十年的功力,那是何等强大?杜飞云丝毫不怀疑,只要他能够得到一颗青云溯源丹服下,很快就能晋阶为先天期境界。

这等丰厚的奖励,他怎能不心动,怎能不眼神炙热?

或许,区区一个外门弟子,根本没有那个胆量打起魔王强者的主意,更没有胆量在真传弟子的眼皮底下耍手段。

可是,偏偏他杜飞云最不缺的就是胆量!富贵险中求,高风险高回报这个道理,他更是理解地十分透彻。

他的目光在漠消沉和舞倾辰的身上来回打量着,心中暗暗思索道:“快打吧,你们不开打,我又怎能趁浑水『摸』鱼呢?”

“你们身为真传弟子,大庭广众之下自然是不可能放下身段,去割掉魔王强者尸『体』的双耳,那就只有由我来代劳了。”

“舞倾辰啊舞倾辰,几个时辰之前你故意陷害我,害我和宁雪薇几人差点丧命,现在我可对你不客气了。待会你斩杀多少魔王,我就收掉多少!”

;

http://www.quanben5.com/n/yaozu/338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