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祖
字体:16+-

第083章 再见神医

清早起『床』,便见到【121121121123】和【颜师】两位朋友的打赏,小何顿时神清气爽,『精』神百倍,动力十足。让两位朋友破费了,非常感谢啊!

话说,数字君的id我没打错吧?我可是反复核对了好几遍的说。

……

广场上空爆发出的碰撞,声势与威力都是极其浩大,下方的玄门修士皆是纷纷闪避退走,唯恐躲避不及殃及池鱼。

也只有杜飞云不思退避,反而冲上前去,将那具魔王强者的尸『体』,收入九龙鼎内储物空间里。此时,他正混迹于人群之中,低着头奔走,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意。

到现在为止,端『阳』部落的十二位魔王强者,正好陨落十位,只剩下端木和端『阳』两兄弟负伤逃走。而杜飞云,也正好收集到十个魔王强者的尸『体』。

接下来,只要回到流云宗内,将这些魔王强者的尸『体』『交』付给宗门,便可换取到一件下品灵器,以及一颗青云溯源丹。届时,服下青云溯源丹,他便凭空增加一甲子六十年的功力,有望冲击先天境界。

截止到现在,此次他在地底世界的收获,可谓是动人心魄,令人心血澎湃。漫说是外门弟子,即便是内门弟子之中的强者,都会垂涎他的丰厚收获。

广场上负隅顽抗的最后数十个魔族,也被玄门修士给斩杀殆尽,整个部落只剩下端『阳』与端木两位魔王逃出生天。至此,端『阳』部落已是土崩瓦解,就此覆灭。

广场上空,漠消沉带着座下弟子,来到舞倾辰等人旁边,面带笑意地望着他。舞倾辰此时脸『『色』』『阴』沉无比,非但没能成功斩杀端木和端『阳』,座下数位先天期弟子更是身受重伤,他如何恼怒?

远『处』,数百丈之外,端『阳』与端木两兄弟,浑身鲜血淋漓,脸『『色』』苍白,显然身受重伤。两人相互搀扶着,立在魔王宫殿上方,遥望着舞倾辰,眼中滔天恨意涌起。

端木的眼神扫过广场上空,望见漠消沉,忽然心念一动,计上心头,便是悲愤无比地朝舞倾辰喊道:“舞倾辰,今『日』我端『阳』部落因你而覆灭,我兄弟二人耗费毕生心血寻到的魔族至宝魔帝图录,也被你『阴』谋夺走,这等血海深仇,我兄弟二人铭记于心,此生不敢或忘。”

“恩?”听到远『处』传来端木的怒喝声,场中诸多修士皆是一愣,就连舞倾辰和漠消沉也是疑『惑』地蹙起眉头,心中思绪翻涌。

同时,漠消沉脸上的笑意渐渐敛去,望向舞倾辰,眼神之中带着一抹莫名的意味。

舞倾辰也很是疑『惑』,什么魔族至宝?什么魔帝图录?他压根就不清楚,怎么会是他『阴』谋夺走的?

奈何,端木根本不给他疑问和解释的机会,眼神凶狠地瞪了舞倾辰一眼,便与端『阳』两人转身逃走离去,消失在黑『『色』』夜幕之中。同时,端『阳』那蕴含凛冽杀机的声音也随着夜风飘入众人耳中。

QuanBen5(cOM),【全‘本’网。COM】

“舞倾辰,我端『阳』兄弟二人,此生但有一口气在,便与你不死不休,你就洗干净脖子等死吧!”

端『阳』与端木两人重伤逃走,却留下这么一个重磅消息,顿时就使得广场上的玄门修士们议论纷纷,众人都是『交』头接耳,互相打听着那魔帝图录到底是何宝物。

夹杂在人群中的杜飞云,听到端木的话时,也是好一阵愕然,待得端『阳』两兄弟离去之后,脸上的表『情』更是『精』彩,差点就笑喷了。

他没想到,他的无心之举,不经意间抢到的一个紫『『色』』卷轴,竟然是魔族至宝。而且,竟然还让舞倾辰背了黑锅,这……

舞倾辰你也太嘲讽了吧?杜飞云不禁心中大笑,暗爽不已。

广场上空,舞倾辰依旧表『情』『阴』沉,还有些莫名其妙,待得他望见四周那些先天期修士投来艳羡的眼神,便知道,自己背的这个黑锅恐怕是洗不清了。

就在这时,漠消沉不知何时来到他近前,一脸笑意地说道:“没想到倾辰师兄如此神通广大,当真是手段玄奇啊,竟然连魔族至宝魔帝图录都能弄到手,啧啧,实在让消沉羡慕的紧啊。”

舞倾辰脸『『色』』更黑,知晓漠消沉是在旁敲侧击,动了歪心思。他索『『性』』也不辩解,懒得多费口舌,便带着座下弟子准备离去。

岂料,漠消沉却是闪身拦住了舞倾辰的去路,一脸笑意地望着他。

“倾辰师兄,咱们的『赌』约,也是时候履行了吧?你的中品灵器呢?”

舞倾辰停下身形,回首望向漠消沉,脸『『色』』『阴』沉似水,好不难看。他的眼中闪动着丝丝寒光,瞥了漠消沉一眼,冷淡地答道:“十二位魔王,只剩下两位,你我各自斩杀五个,算作平手,我凭什么给你灵器?”

“哦?难道倾辰师兄还想赖账?”漠消沉的眉头一挑,脸上的笑意渐渐敛去,表『情』变得严肃凝重。“我们方才的约定是,谁在最短的时间诛杀更多的魔王便算获胜。”

“现在,你我皆是诛杀五个魔王,而且我又比你先完成,你难道没有输?”漠消沉声音渐渐转寒,一句话说完之后,复又面相广场下的诸多玄门修士,大声说道:“诸位同道,此事经过大家有目共睹,还请诸位为我做个见证。”

话已至此,舞倾辰还想继续装蒜辩解,已是不能,唯有捏鼻子认栽,心『情』更是暴怒无比。

他强行压下心中怒火,恶狠狠地瞪了漠消沉一眼,随后说道:“愿『赌』服输,一件中品灵器而已,我舞倾辰还输得起。待我返回宗门之后,自然会给你送过去的。”

随后,舞倾辰又想到,座下数位先天弟子受了重伤,损失惨重,若是能拿到门派任务的奖励,也能够勉强弥补一下。是以,他停下身形,目光在广场上四『处』搜寻着魔王强者的尸『体』。

岂料,广场上四『处』布满魔族的尸『体』,却惟『独』不见那十位魔王强者的尸『体』,舞倾辰顿时脸『『色』』更黑,双眼几乎被怒火淹没。

“混蛋!!这是哪个混蛋干的?谁竟然偷『摸』地抢走战利品?简直是无耻之极!!”

舞倾辰话语之中蕴含的滔天怒火,使得诸多玄门修士皆是心惊胆战,暗生畏惧。惟『独』某个躲在人群中的家伙,低着头暗笑不已。

此间事了,端『阳』部落覆灭,参战的流云宗弟子也折损数百人,不过收获却是极大,也算功德圆满。

舞倾辰一刻也不愿停留,很快便带着弟子离去。见舞倾辰吃瘪认输,一脸愤怒地离开,漠消沉脸上挂着心满意足的笑意,旋即也带人离去。

其余诸多玄门修士,打扫搜刮一下战场之后,也陆陆续续地下山离开。杜飞云跟随着流云宗弟子,也是一路离开退出地底世界。

途中,他也曾搜寻宁雪薇六人的踪迹,却始终没能找到,想必她们已经提前返回流云宗了。

退出地底世界之后,一路来到南云城,杜飞云便准备歇息两『日』,补充『体』力,再返回流云宗。

接下来,回到流云宗内还有诸多事『情』等着他去做,下个月还有外门弟子的三年小比要举行,他也需要准备一番。

此时,他正在南云城内的一条街上游逛,眼神望向四周渐渐恢复平静的南云城居民,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来。

数月之前,南云城遭遇魔族袭击,城中居民死伤惨重,『处』『处』都是破败景象。如今,数月过去,当初的破败景象已渐渐恢复,百姓们又得以安居乐业。

在大道旁,还设有一『处』救死扶伤,免费为百姓诊病的所在,一位须发皆白的老大夫正在为百姓看病。

那须发皆白的老大夫,正在为一位面『『色』』焦『黄』的中年汉子诊治病『情』,见到杜飞云自面前走过,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意味。

随后,便见到老大夫一反常态地收了摊子,一路跟着杜飞云向城外走去。

杜飞云如今实力已至炼气七层,耳聪目明自不必多说,很快便发现那老者跟随在身后。心中疑『惑』之下,他便折转脚步,向着某『处』僻静的巷子走去,打算看看这一路跟来的老者究竟意『欲』何为。

来到僻静幽暗的小巷子中,杜飞云便跃上一『处』房檐,暗中观察着巷子口,等待那老者跟来。

岂料,半天也不见人影。正当他以为那老者不曾跟来,打算离去时,却发现身旁不远『处』的房檐上,不知何时正坐着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正是那个跟踪他的老者。

见此『情』景,杜飞云瞬间明白过来,这个老者绝非常人,乃是深藏不『露』的修士,顿时凝神戒备。

“你是什么人?一路跟踪我,究竟想干什么?”杜飞云一手持出法剑,低声喝问那斜倚在房檐上的老者。

闻言,老者的脸上『露』出一丝莫名的笑意,随后扯下脸上白『『色』』胡须,『露』出一副中年文士的面孔,笑着说道:“飞云小子,这么快就忘记老夫了?”

一身白袍的中年文士,斜倚在房檐上,整个人都洋溢着一股洒『脱』率『『性』』的气息,在淡淡金『『色』』『阳』光的映照下,竟然现出几分出尘的飘逸气息来。

见到那熟悉的面孔,杜飞云顿时愕然,旋即才收回法剑,一脸哭笑不得的神『情』,连忙上前作揖行礼道:“原来是薛老哥,真是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你了。”

此人正是名满千江城的神医薛让,当初在千江城中,与杜飞云结识,两人彼此探讨医术和丹道,已经成为忘年『交』。

详细说来,薛让不仅对杜飞云有授业之恩,教会他许多医术,更是对他有救命之恩,就连杜飞云加入流云宗,都是在薛让的引荐帮助下才达成的。

毫不夸张的是,薛让便是杜飞云此生遇到的第二个贵人,若没有他,也没有现在的流云宗弟子杜飞云!至于杜飞云此生遇到的第一个贵人,就是那位……

;

http://www.quanben5.com/n/yaozu/338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