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祖
字体:16+-

第084章 陈年旧怨

忘年之『交』,分别半年,如今却在南云城这座偏远的小城中相遇,自然是免不了畅饮叙谈一番。两人相偕离开小巷子,寻了一家酒楼,边吃边谈,彼此询问着近况。

当『日』,杜飞云离开千江城前往流云城,投奔流云宗。紧接着,薛让也是变卖家业,将回春堂关掉,随后便离开了千江城,开始四『处』游历。

虽然薛让不再开医馆,却仍旧是身怀一颗救死扶伤的心,前些时『日』途径南云城,见到城中诸多百姓被魔气所侵,怪病横行,是以便停下来为百姓们免费医治。

巧合的是,今『日』正在为百姓诊治病『情』,正好就碰见杜飞云,是以才会有如此一幕。

杜飞云也将自己这半年里的『情』况向薛让讲述一番,并且很是感『激』他与薛冰的照拂。

得知杜飞云与薛冰相『处』融洽,且自身实力飞速『精』进,薛让也是老怀大慰,眼神之中尽是欣慰。

只是,得知薛让这数月的经历,杜飞云却有些疑『惑』,是以开口问道:“薛老哥,那回春堂乃是你半生心血,你怎会就此关掉呢?而且,你今『日』又怎会以易容之术改头换面出现?”

闻言,正端着酒盅就饮的薛让,停下了动作,将酒盅放下,脸上的神『『色』』也渐趋凝重,『露』出一丝苦笑来。

“飞云小子,你心中已经猜到大概了,又何必问我?”

“难道,我猜对了,你之所以这么做,真的是因为怕青山剑宗上门报复?”杜飞云的眉宇间带着一丝疑『惑』,心中也产生了诸多猜想。

早在秦守楠深夜袭杀他的那一晚,杜飞云便明白,薛让的身份很不简单,甚至与青山剑宗也有瓜葛。

听到青山剑宗四个字,薛让的神『『色』』渐渐变化,眼底现出一丝恨意,渐渐陷入回忆中。

见到薛让这般反应,杜飞云心中愈发肯定,薛让与青山剑宗之间,必然有着陈年旧怨。

正在他心中揣测之际,薛让发出一声长叹,尔后低声说道:“罢了,早知飞云小子你的悟『『性』』极高,想必你也猜测出许多关联来。既然如此,今『日』我便索『『性』』都告诉你吧,也免得你胡思『乱』想。”

随后,只见薛让伸出右手,平摊于桌面上,掌心腾出青『『色』』的元力光华来,扭头望向杜飞云。

杜飞云有些疑『惑』,不明白薛让这么做是何含义。但是,随后他却发现一丝端倪,顿时神『情』剧变。

因为,他清楚地感应到,薛让此时只有炼气八层的实力。半年之前,在千江城时,薛让的实力,明明是炼气期九层!

实力不断『精』进的修士很常见,可是实力愈发倒退,甚至掉落层次的修士,却是极其罕见。

“这……”杜飞云的心中生出一丝明悟来,似乎猜到了什么。

薛让叹了一口气,苦笑着道:“现在你明白了吧?”

Www.quanben5.coM【全本5】

“不错,正如同你猜想的那般,我与你母亲的境遇大致相同,也是遭人迫害,导致实力下跌。”

“不过,不同的是,我不是被人下『毒』,而是中了一记时光溯流术。身中时光溯流术的修士,就好似时光倒流一般,实力境界会渐渐减退直至炼『体』期。”

“万幸的是,当初那人的实力并不高绝,对时光溯流术的掌控并不娴熟。否则,真正的时光溯流术之下,我恐怕在短短几个时辰内就会变成废人。”

薛让那低沉的声音听在杜飞云的耳中,却是让人心惊,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种匪夷所思的法术。

“那人是谁?他又是什么实力境界?”杜飞云心中能够断定,下手之人必然是青山剑宗弟子,他很想知道,究竟是何人所为。

脑海里再次回忆起当年的事『情』,那人的嘴脸再次浮现在眼前,薛让的眼底涌现丝丝寒光,一字一顿地道:“他就是青山剑宗的首席真传弟子将岸,实力早已臻至结丹境,人称乌衣剑仙。”

杜飞云心神震动,沉默不语,心中却是思绪翻滚。

结丹境?那便是超越先天期的修士吗?结丹境的修士,拥有怎样神通广大的实力?

薛让竟然是被乌衣剑仙将岸所伤,并且安然活了下来,那岂不表示,当年薛让曾与将岸发生争斗厮杀,并且侥幸逃生?

能在结丹境修士手下逃生,那薛让当年岂不也是修士之中的佼佼者?如今薛让却变成一个炼气八层的低层修士,这其中究竟有着怎样的故事和仇恨?

时至今『日』,杜飞云才知晓,薛让那总是云淡风轻洒『脱』不羁的表『情』之下,隐藏着怎样风光与辛酸的过往。想到这里,他再次对薛让肃然起敬。

经历如此大起大落的人生,仍旧能够洒『脱』不羁,率『『性』』而为保持本心,且将仇恨深埋于心底不表『露』出来,这需要多么坚韧的心智?

薛让陷入了沉思,似乎正在回忆着当年的『情』形,复又接着低声说道:“昔年,我与将岸皆是门中真传弟子里的佼佼者。我与他积怨已久,最终达到不死不休的境地。”

“当时我们皆是半步结丹境的先天后期顶峰修士,奈何他另有奇遇,巧得上古大修士的传承,竟然凭借一样法宝结成银丹,习练大道法术。”

“意外相遇,爆发厮杀。三招,仅仅三招,我便不敌,当场落败,身中时光溯流术而重伤。”

“即便我落败,身受重创,实力每『日』消减,这都不是最让我刻骨铭心的。最让我抱憾终生的是,我竟然连累了她和冰儿……”

话语到此,薛让的声音已是有些颤抖,再也说不下去,眼中的痛苦几乎溢出眼眶,脸『『色』』也愈发苍白。

得知这些辛酸秘闻,杜飞云心中也很是沉重。设身『处』地一想,换做是他,若是姐姐与母亲被仇敌所害,他自己也遭受重创,与薛让同样的『处』境,只怕他还无法像薛让这般冷静『处』之。

修仙一途,不仅仅是提升实力,修炼法术,其实更多的却是修心。心境的修炼和感悟,才是印证大道的本源!

能够像薛让这般,那才是有望长生的大修士所具备的心境。至少,现阶段的杜飞云,自认根本做不到。

埋藏心底多年的陈年旧怨,终于倾诉出来,薛让似乎也轻松许多,良久之后才恢复平静。

神『『色』』表『情』与心境渐趋宁静的薛让,复又端起酒盅就饮,低声道:“当初我若不离开千江城,很快便会被赶来的先天期修士斩杀。”

“而且,这南云城中仍有青山剑宗弟子出没,是以我才以易容术改头换面出现。只要不遇到先天后期的真传弟子,根本无法凭气息探知我的身份。”

“飞云,我知道你一直在揣测,当初我为何会尽心帮你。现在,我想你应该明白一些了吧。”

薛让猜的很对,杜飞云的确有这种想法。如果说,薛让帮他只是因为从他这里学到一些炼丹之术,他肯定是不相信的。

毕竟,薛让也曾经是先天期强者,只差半步便达到结丹境,炼制丹『『药』』,炼器和布阵自然是『精』通无比。

如今想来,薛让如此帮他,一方面是因为杜飞云的脾气『『性』』格很对他的胃口,与他当年很相似。另一方面,也是有意栽培杜飞云的。

正所谓投桃报李,似杜飞云这般恩怨分明的人,受人恩惠自然会涌泉相报。所以,薛让帮他,事实上也可以算作是一种投资。

他相信自己的眼光和判断,相信杜飞云将来的成就必然非凡,所以才会助他一臂之力。如今,杜飞云的快速成长,便证明薛让的眼光果然不差。

可以预见的是,等到杜飞云有相应能力之后,必然会报答薛让的。

这些道理,薛让明白的很透彻,杜飞云同样也明白。他们两人甚至在很多地方,思维方式和脾气秉『『性』』都很相似。所以,此时根本不必多费口舌,彼此都心知肚明。

这世上,从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任何『交』集,都有原因和目的。

当然,若说薛让只是为了杜飞云的报答才去帮他,未免有些狭隘和市侩,其中自然是有真正感『情』存在的。

杜飞云也并非初出茅庐的少年,自然懂得这些道理,所以丝毫不会心生芥蒂,反而更是敬重薛让的心境与品格。

一个洒『脱』不羁,『胸』怀坦『荡』的人,总比心机复杂且『精』于算计的人,更容易获得别人的好感,不是么?

“飞云,我清楚自己的状况,此生已经无望恢复,寿元也只剩下十几年。所以,我不会麻烦你帮我什么。”

“今天,老哥在这里只想拜托你一件事,希望你能够答应。”

“冰儿这么多年受尽苦难,现在仍然『处』境堪忧。我希望将来你有能力之后,能够帮我好好照顾她。今天,我就在这里,将她托付与你,希望你能考虑一下。”

薛让此时的脸『『色』』很是郑重,丝毫不似开玩笑,眼神真诚而凝重地望着杜飞云。

“这……老哥你未免高看我了,冰师姐乃是真传弟子之中的佼佼者,我只不过区区炼气期修为而已,在宗门中尚需她照拂,又哪里有能力照顾她?”

这倒是一番实话,并非杜飞云自谦,实在是两人实力差距犹如云泥之别,他哪里敢空口白话地拍『胸』脯答应?

岂料,薛让却是一副早就料到你小子会这么说的表『情』,嘴角『露』出一丝揶揄的笑意,望着杜飞云,没好气地说道:“难道你小子连这个信心都没有?连先天境界都不敢奢望的话,那你还求什么长生,证什么大道?”

“况且,你以为你当初的借口很圆满?将丹方的来源按在某个不知名古籍的身上,就能瞒过我?”

“你无需解释,我也能看出来,你当然是另有奇遇才会懂得那些玄奥的丹方。不过,但凡身具大气运的修士,哪个没有奇遇和机缘呢?所以,我也从未揭穿询问你,以后也不会过问。”

“像你这般身具大气运,且道心坚定,『『性』』格坚韧的修士。古往今来,哪一个不是成就长生大道的?虽然暂时你实力低微,但是,超越冰儿,应证长生大道那是早晚的事,我现在将冰儿托付与你有何不妥?”

“你也别顾左右言其他,就给老夫一个痛快话,你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薛让这一番话连珠炮似地吐『露』出来,顿时就让杜飞云哑口无言,神『『色』』尴尬地呆立原地,不知该说些什么。良久之后,他才不得不神『『色』』郑重地点点头,答应了薛让的请求。

见到他点头答应,薛让这才放下心来。只是,未等薛让松一口气,便见到杜飞云表『情』转变,脸上带着一抹莫名笑意,低声地问道:“老哥,冰师姐到底是你什么人?”

“滚蛋……明知故问!”薛让没好气地白了杜飞云一眼,不再理会他,自顾自地端起酒盅饮酒。

……

鞠躬感谢【顺风隐去】朋友的1888打赏,感『激』不尽。

话说,推荐票的数量有点寒碜啊,这是扑街的征兆哇。

小何五『体』投地,拜求诸位给予推荐票支持和安慰,求动力,求信心!

;

http://www.quanben5.com/n/yaozu/338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