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祖
字体:16+-

第085章 返回宗门

在南云城中,陪同薛让盘桓了一『日』,杜飞云便与他告辞,离开了南云城,向着流云宗返回。

今『日』一别,亦不知何『日』才能再见。杜飞云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还有很多目标没有达成,而薛让也会离开南云城,四『处』游历度过此生最后的十几年光『阴』。

返回流云宗的途中,杜飞云的心中还在回忆着之前薛让的话,心中五味杂陈,脸上唯有『露』出一丝苦笑。并非是他妄自菲薄,实在是薛让太看重他,对他寄予如此厚望,让他有些无所适从。

薛让说他是身具大气运与机缘的人,杜飞云也不知他从何得出的结论,自己也无法肯定是否如此。但是,薛让说他将来能够求得长生,证得大道,这一点他是不敢苟同的。

修仙一途,何其艰辛坎坷,稍有不慎便是粉身碎骨化为飞灰,以他现在区区炼气期实力,妄谈长生大道实属奢想。

不过,收拢思绪与感慨,杜飞云最终还是眼神坚定地在心中做了决定。无论是否能够得证大道,既然他已答应了薛让,那么势必要履行诺言的。

君子无信不立,他自认不是君子,却绝对是要守信的。身受薛让与薛冰的恩惠和照拂,但凡他力所能及,必然会倾力相助。

回想起薛让当时的话,杜飞云的心中也是暗暗揣测,薛让曾说薛冰这些年受尽苦难,且现在仍然『处』境堪忧,不知其中是何缘故,又有什么隐『情』?

为此杜飞云问过薛让,他却不答,只说以后会明白的,杜飞云无奈,只好压下心头疑『惑』,留待以后求证。

南云城距离流云城足足有两千余里地,以杜飞云的速度,尚需八天才能返回,一路跋山涉水着实坎坷崎岖。每当赶路时,杜飞云都会想起那金冠雕蛋,心中很是期待,若是能有一只金冠雕做坐骑,赶路将会多么迅捷?

离开流云宗时,宁雪薇说薛冰为他孵化的金冠雕蛋即将成功,等他回去之后便能见到小金冠雕。一想到这里,杜飞云再次加快速度,已是迫不及待地要见到未来的飞行坐骑。

数『日』之后,杜飞云返回了流云宗,一路低调不引人注意地回到家中,来到小院的大门外。

望着小院的大门,杜飞云又想起离开时,姐姐和母亲的面容和殷殷叮嘱,心中有些期待。不知,数月不见,母亲和姐姐的身『体』是否好了许多?当初栽种下的『『药』』草幼苗,也不知长到多高了?

怀着些许期待的心『情』,杜飞云打开了小院大门,待得看清院内的景象时,却是愕然呆立在当场,许久回不过神来。

只有十丈方圆的小院中,自大门口至房间屋檐下,竟然布满了郁郁葱葱的花草,诸多灵草『『药』』材正盛开各『『色』』花朵,争芳斗艳好不靓丽。

立在大门口,向院内望去,入目所见尽是满眼姹紫嫣红,花丛中还有蜜蜂蝴蝶在恣意流连,口鼻间闻到的尽是满腔的花木清香。

QuanbEn5.COM【全本5】

眼前这般景象,好似来到春『日』的花园,令人心中欣喜,心怀舒畅。杜飞云愣怔片刻,才怀着期待的心『情』,踏入院中,四『处』张望打量着。

不大的小院中,已是被花草铺满,只有两条两尺宽的小道仅供通行,令人眼花缭『乱』的各种『『药』』草花木,分门别类地划分成十几个区域,形成十几个小苗圃。

杜飞云驻足观望片刻,便欣喜地发现,这些『『药』』草花木大多都已成熟,有的开花有的结果,几乎八成都已能够入『『药』』为材,只待采集来便可炼『『药』』。

能够被他搜集来的『『药』』草幼苗和种子,无一凡物,皆是价值珍稀的极佳『『药』』材,每一种都有着不凡的功效。如今,这足足上百种『『药』』草都已成熟,其中的价值自然不言而喻。

杜飞云毫不怀疑,即便是内门弟子之中的强者,见到这无数成熟的珍稀『『药』』材,也是要心生艳羡的。这些『『药』』材,若是炼制成丹『『药』』,不知要做出多少灵丹妙『『药』』。

无需揣测,杜飞云便明白,眼前这争芳斗艳的『『药』』草花圃,这累累硕果,皆是拜杜绾清所赐。这些大致成熟的珍稀『『药』』材,皆是杜绾清在这三个月里培育出来的。

心中浮现出姐姐那绰约的身影,如春风化雨般沁人心脾的微笑,还有她总是默默无闻地付出,杜飞云的心中也是一阵温暖。

总是在你不经意间,为你默默付出许多,为你排忧解难的,只有你的亲人。

想到这里,杜飞云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尔后站在院中呼喊姐姐和母亲。只是,一连喊了好几遍,却始终不见母亲和姐姐应声,房间内也是一片安静。

难道母亲和姐姐都不在?杜飞云的眉头微微蹙起,心中升起一丝疑『惑』,连忙快步走进房中,四『处』寻找。奈何,寻遍几间房间,却始终不见母亲和姐姐的身影,杜飞云的心头莫名地生出一丝担忧和不祥的预感。

难道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又发生了什么事?杜飞云焦急地在房中寻找,期望发现蛛丝马迹,得到一丝信息。

忽然,他的目光落在客厅中的楠木圆桌上,在桌上是一张被石砚压着的纸张。见此『情』景,杜飞云毫不迟疑地上前,将纸张捧入手中细看着。

纸是品质细腻极佳的白纸,字是墨『『色』』小楷,清秀端庄,显然是杜绾清的手笔。杜飞云很快看完上面的几行竖排小字之后,心中的焦急和担忧才渐渐敛去,暗松一口气。

这是杜绾清留给他的纸条,大意就是,近几『日』她会和母亲出门一趟,有重要事『情』去办,三五『日』之后才会回来。若是杜飞云回到家中,见到字条,无需担忧,无需寻找。

轻轻放下手中纸条,杜飞云的眉头微微蹙起,暗自疑『惑』,姐姐和母亲来到宗门内之后几乎足不出户,又会认识谁呢?又能去哪里?姐姐也没说清楚究竟出门要办什么事,而且还俏皮地卖个关子,说是等他回来再告诉他。

一边心中疑『惑』地猜测,杜飞云的眼光忽然落在墙边木柜上,发现那木柜之中叠放着足足十几张这样的白纸。上前将这些白纸从柜子中取出,捧在手心中细看,杜飞云才发现,这些纸条上的意思几乎大同小异。

如此一来,也就是说,最近两个多月里,杜绾清和母亲几乎每三五天才会回家一趟,平『日』里几乎经常出外办事。

这……姐姐和母亲到底做什么去了?杜飞云的心中疑窦丛生,却是理不出头绪来。心中念及今『日』已是第五天,今天姐姐和母亲便会回来,杜飞云才打消了出外寻找的念头。

旋即,他又想到,是时候去藏雪冰峰寻薛冰了,而且门派任务也要赶紧『交』付,也好兑换奖励。等到他往藏雪冰峰走一趟,将事『情』『处』理完之后,回到家中正好母亲和姐姐也回来了。

离开了家门,一路向着藏雪冰峰而去,杜飞云敏锐地发现,一路上几乎很少遇到外出的外门弟子。

略微一思量,杜飞云便明白过来,再有十天便是外门弟子三年小比的『日』子。现在,几乎绝大多数外门弟子都在闭关苦修,等待小比之时一鸣惊人,夺得好名次和奖励,晋阶内门弟子。

来到藏雪冰峰时,一路行来,巡逻守卫在山下的『女』弟子,见到杜飞云时都有些诧异,后来验明他的身份之后,这才眼神怪异地放他通行。

虽然他已不是第一次登上藏雪冰峰,却仍旧如同初次上山那般,一路都饱受诸多『女』弟子诧异眼神的摧残。好在他心志坚定,一直面不改『『色』』,丝毫不『露』异样,施施然地来到冰雪宫殿前。

很快便有『女』弟子前去宫殿内通报,杜飞云在大门外台阶下静静地等候。半刻钟之后,听到风声有异,他赫然扭过头来,只见大门内闪出一道浅『黄』『『色』』的窈窕身影,快如疾风地掠来。

那窈窕的身影眨眼间便掠过十几丈的距离,落在杜飞云的面前三尺外,一张清秀靓丽的脸庞映入杜飞云的眼中,倒是让杜飞云心中愕然片刻。

“这个……一向冷冰冰的雪薇师姐,竟然也会有这么风风火火的时候?这也太稀罕了吧!”

诚然,此时快速掠至杜飞云身前的『女』弟子,正是宁雪薇,一身合『体』浅『黄』道袍的她,身段玲珑有致,别有一番风韵。

当然,更让杜飞云感兴趣的是。宁雪薇甫一落在他面前,便是一双翦水秋瞳扑闪扑闪地望着他,白皙的俏脸上还隐隐泛起一丝『激』动的红晕。

“见过雪薇师姐,雪薇师姐好久不见啊。”杜飞云连忙稽首行礼,面带微笑地打招呼。

岂料,宁雪薇却是并未及时还礼,却是眼中闪烁着『激』动的光芒,满含欣喜地说道:“飞云,你竟然没死!!”

“呃……”杜飞云尴尬地挠挠头,心中暗暗腹诽:“难道你很希望我死?”

不过,这话也只是心中想想而已,却是不能说出来的。当然,杜飞云略微回想一下,便不难理解宁雪薇的心『情』。

毕竟,当时在端『阳』部落,他舍身救下宁雪薇六人之后,双方便再也不曾相见,所以宁雪薇误以为他当场身亡也是在所难免。

不过,让杜飞云心中暗暗揣测的是,宁雪薇平『日』寡言少语,『『性』』『情』冷淡。此时竟然一反常态,如此『激』动地凝望着他,且心虚波动。

难道说,雪薇师姐她已经对……?

……

十分感谢【叡繒經最眞】朋友的打赏,让您破费了。

;

http://www.quanben5.com/n/yaozu/338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