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祖
字体:16+-

第088章 长老发飙

杜飞云也知道这个战绩太过于离奇,所以并未告诉除了任务长老之外的任何人。此时,被任务长老怀疑和责问,也在他的预料之中,是以他并不慌张。

仅凭着一股信念,终于强撑住任务长老的气势压迫,他不卑不亢地开口答道:“回禀长老,实不相瞒,弟子能够得到这些东西,其中自然是有隐『情』的。”

“然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和秘密,弟子是如何得到这些物事的经过,还请长老恕罪,弟子实在无法告知。”

听到杜飞云这般辩解,任务长老仍旧面『『色』』『阴』沉,眼神严厉,压的杜飞云喘不过气来,心中却已展开思索。随后,便听到杜飞云又开口说道。

“其中经过,弟子无法告知。但是,长老当初发布的任务便是,诛杀十位魔王强者,便可获得门派的奖励,一件下品灵器和一颗青云溯源丹。”

杜飞云的言下之意很简单,既然当初任务长老发布的门派任务,只是斩杀十位魔王,就可获得奖励,现在自然是该兑现奖励的时候。至于他斩杀魔王的过程,则没有义务实言相告。

偏厅中,温度顿时下降三分,压在杜飞云头顶的气势顿时再增强三分。杜飞云一直强撑着那凛然威势,此刻顿时被压的腰身渐渐弯曲,『体』内骨骼嘎吱作响,他却紧咬着牙关,强撑着不被压的趴下。

任务长老的目光顿时转寒,目光凌厉地望着杜飞云,语气森寒地训斥道:“大胆!你既然无法解释其中经过,不能让人信服这是你努力的成果,难道你还想获得奖励?”

“无论你怎么辩解,都无法掩盖你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事实,这已是魔道妖孽的心『『性』』,我流云宗乃玄门正道,怎能容下你这种心魔深种的孽障?”

声『『色』』俱厉的一番话出口,顿时就犹如炸雷一般在杜飞云耳边响起,只震得他心神动『荡』,眼冒金星。任务长老的实力果然深不可测,仅仅是发怒的威势,便已让杜飞云五腑震『荡』,心神错『乱』。

然而,杜飞云却决计不会俯首认罪,当即便开口辩解,否则这等罪名坐实,他必然会被废除功力,逐出流云宗。

“长老明鉴,其中经过另有隐『情』,弟子不能实言相告。但是,弟子敢发誓,其中经过必然与魔道手段没有丝毫关联,全是玄门正道修士所为。”

见杜飞云在恐怖威压之下,脸『『色』』渐渐苍白,仍然不曾慌『乱』,而且还能条理清晰的辩解,任务长老心中已有计较,脸『『色』』也柔和些许,恐怖气势也稍稍收敛。

毕竟,震魂术这门大道法术,早已被任务长老习练的纯熟无比。震魂术之下,任何修士心藏诡计和谎言,都是无所遁形的。

“那好,只要你把事『情』经过详细『交』代清楚,只要合乎『情』理,本长老就承认你完成任务,予你奖励。”

QuAnBen5.CoM全,本网

“请长老恕罪,弟子不能说。”杜飞云仍旧是咬着牙关,丝毫不肯松口。

“真的不说?”任务长老声音再度转寒,恐怖气势再度笼罩。

“真不能说。”杜飞云态度依然坚定。

“不说就没奖励了。”任务长老语气一转,『露』出一丝威胁的味道。

“那我宁愿放弃奖励,也不能说。”杜飞云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还是不肯松口。

偏厅内,气氛顿时陷入沉默,杜飞云躬身,低着头,脸『『色』』平静,神态坚定。

此时他的心中,却是回忆起当时在南云城中,薛让『交』予他的一样东西。薛让告诉他,在流云宗内,若是有无法解决的危险,凭此物事,可解救危难。

再者,薛让曾隐约透『露』,暗示杜飞云可与任务长老和天刑长老多亲近,至于具『体』原因,薛让则未透『露』。

所以,尽管此时任务长老一脸森然严厉,场中气氛紧张,杜飞云却是并不曾担忧,因为他相信薛让。所以,不到最后关头,他是不愿开口说出实『情』的。

毕竟,有些事『情』,暗地里偷『摸』地做了,即便略显无耻,却『情』有可原。但是,若直言了当地坦言说出来,那便是另外一回事了,他没那么厚的脸皮。

『玉』案后方,任务长老端坐着,身躯微微前倾,压迫气势油然生出,双目怒视着杜飞云,啪的一巴掌拍在『玉』案上,声『『色』』俱厉地道:“真当老夫是好脾气不会发飙么?既然你不肯说,那奖励就没有了,你也可以滚蛋了。”

诚然,整个流云宗内,诸多弟子都有一个共识。长老之中,脾气最严厉冷酷的就数天刑长老,脾气最温和的还是任务长老。

任务长老发话,杜飞云作揖行礼,恭敬地道:“那弟子就告退了。”

随后,杜飞云便转过身去,准备离开偏厅。

“回来!”身后复又传来任务长老的声音,怒气勃发,令人畏惧,杜飞云只好停下脚步,转过身来。

一道流光闪现,自任务长老手中飞出,瞬息间落在杜飞云的手中。随后,一股庞然大力传来,托着杜飞云的身躯,闪电般地飞出偏厅,紧接着,偏厅的大门也啪的一声关上。

裹住周身的大力虽然不可抵御,却很是柔和,杜飞云毫发无伤地落在门外,低头望去,只见手中捧着的是一个储物袋。打开储物袋一看,一块巴掌大小的镜子,和一个墨黑『『色』』的檀木盒正在其中。

那巴掌大小的镜子,闪动着丝丝宝光,弥漫着灵气,显然威力不凡,乃是一件灵器。至于那黑『『色』』檀木盒中,则是存放着一颗拇指大小的青『『色』』丹『『药』』,生机流转,灵气弥漫。

“这……”杜飞云愣神片刻,瞬间明白过来,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尔后转过身去对着偏厅大门恭敬地行礼拜谢道:“多谢长老谅解,多谢长老的奖励。”

至此,他心中才暗松一口气,确定薛让当初对他讲的话的确属实。任务长老方才的表现,也是故作严厉,并非故意刁难他。

“今『日』暂且放你一马,希望你能好自为之吧。若是『日』后让老夫发现你心『『性』』堕入邪魔外道,老夫必定亲手灭杀你清理门户。”任务长老那森寒的话语自门内传出,顿时让杜飞云心头一颤。

杜飞云不再停留,将储物袋收好,随后便跟随着道童出了宫殿,在护卫的带领下返回广场,一路离开了流云天宫。

偏厅内,任务长老靠在椅子上,一手轻『揉』着眉心,一副很头痛的模样。想起杜飞云方才的神态,他也是忍不住低声说道:“哎,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这么倔强,那神态简直跟当年的二师兄一模一样啊。”

话音落下,旁边的白『玉』屏风后,转出一道高大魁伟的身影,正是天刑长老。只见他踱步来到『玉』案前坐下,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开口接话道。

“若非如此,当『日』这小子怎会当众挑战舞倾辰?从那时起你我就暗中关注他,如今看来,无论是心『『性』』还是行事手段,他都与二师兄当年极其相似,锋芒毕『露』,直指本心,恩怨分明。”

“不过,这小子也的确有点妖孽,入门才不足一年时间吧?竟然从炼气一层,蹦到现在的炼气七层,这晋阶速度,比起当年的你我恐怕还要快吧?”任务长老一手抚着下巴,一边暗暗揣测。

“这小子的确有些门道。”天刑长老暗暗点头,一副深以为然的表『情』。随后,又想起什么,脸上现出一丝揣测的表『情』。“这小子从进入宗门,便跟冰儿走得很近,冰儿也很照拂他。难道,这小子之所以在地底世界能斩获颇丰,全是冰儿在背后鼎力相助的缘故?”

此言一出,任务长老也是揣测一番,点点头,表示默认。“看来似乎真的是这样,那两百个魔将,很可能便是冰儿派座下弟子暗中帮助他完成的。”

紧接着,任务长老的眼中忽然闪过一道『精』光,似乎想到了什么,低声说道:“对了,三师兄,那小子跟二师兄如此相像,又与冰儿很是亲近,而且他的年龄跟二师兄离开宗门的时间很接近,你说他会不会是二师兄在世俗中的『私』生……”

“咳咳……”一向表『情』严肃不苟言笑的天刑长老,此时也差点被口水呛到,神『『色』』怪异地白了任务长老一眼,沉声说道:“七师弟,休得胡言『乱』语,二师兄绝对不是那种人。”

“哦。”任务长老灵机一现的猜测,被天刑长老鄙视了,有些悻悻,随后又疑『惑』地道:“对了,我始终想不通,这小子到底是怎么搞到十个魔王尸『体』的?方才无论我怎么『逼』问他,这个混小子就是不肯说,简直是气煞老夫也。”

天刑长老一手捋着胡须,脸上『露』出一丝『胸』有成竹的笑意,随后揭示了答案。

“据我所知,端『阳』部落是被舞倾辰和漠消沉两个小辈联手剿灭,这十个魔王自然是他们所杀的,杜飞云这小子当时也在场,自然是浑水『摸』鱼,暗中捡便宜搞到手的。”

“亏他还守口如瓶不愿透『露』,老夫虽不曾亲眼所见当『日』战况,却也能猜出缘由,他这点小伎俩还想瞒过老夫?”

天刑长老这般一说,倒是揭示了事『情』真相,任务长老也是恍然大悟,随后脸上『露』出一丝玩味的笑意。“没想到啊,这小子不单倔强,而且还一肚子坏水,有点蔫坏啊。”

“咦,三师兄,这小子似乎跟你当年很像啊。”任务长老忽然发现了一丝真相。

“七师弟,请你自重。”天刑长老的脸变黑了。

;

http://www.quanben5.com/n/yaozu/338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