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字体:16+-

第四章 【情人节车震事件】(3)

李长宇是个现实的人,他从来都不怕困难,更不缺乏面对困难的勇气,他的声音变得更加亲缓和,其中还透着那么股子亲切:“小同志,我的病『情』请你为我保密,我不想组织上为我担心,领导为我担心,广大人民群众为我担心。(本書轉載拾陸文學網)”

张扬愣了愣,大隋朝那会儿的达官贵人他接触的多了,可像李长宇这种厚脸皮的人物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明明被他捉『奸』在『床』,仍然可以化被动为主动,谈笑风生中将一件苟且之事和组织、领导、群众挂钩,合着今晚来到春水河边玩车震是件光荣的政治任务。虽然李长宇话中的假大空成分很多,可是张扬还是从中听出了乞求的味道,这位李书记求自己帮他保密呢。

李长宇低声补充道:“刚才的事『情』,除了我们俩个,我不想第三个人知道。”他本来还想说句威胁的话来着,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万一对方因为自己的威胁而恼火,事『情』岂不是要变得不可收场。

张扬点了点头,他伸出手拍了拍李长宇的肩膀,倘若是在平时,除非是政治级别高于李长宇的人才能做出这样的举动,否则会被李书记视为一种侮辱,现在我们春『阳』县人民『爱』戴的好书记保持着谦和的笑容,他在等待着张扬开出条件。

张扬低声说:“你放心,我会帮你保密的,不过,你的身『体』真的很有问题,那啥……算了,反正你很快就会知道。”张扬并没有将这件事说明白,推开车门就走了下去,李长宇看着他的背影心中乱成了一团,可是他又不敢追出去问个究竟,悄悄自我安慰着,这孩子看着挺机灵的,应该不会说出去吧?

葛春丽看来已经被吓得呆了,无论左晓晴怎样安慰,仍然喃喃低语,车内发生的事『情』她们并不知道。

看到张扬回来,左晓晴慌忙问道:“怎么回事?”

“没事!人家闹着玩呢……”

葛春丽泪眼婆娑的抬起头来,忽然抓住张扬的手臂,哭喊着:“我没杀他……我真的没杀他……”

左晓晴俏脸上的神『情』登时变得惊恐起来。

这时候车厢内传来一个镇定的声音:“小葛,开玩笑也要适度,别吓着人家。”

葛春丽身『体』过电般颤抖了一下,双目中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神『情』,她从来都是一个无神论者,不相信这世上有鬼魂的存在,短暂的震惊之后,马上就意识到那声音的的确确来自于李书记,也就是说尊敬的李书记没死,她迅速抹干眼泪,身『体』内瞬间恢复了力量,摇摇晃晃站了起来,不过她的笑容仍然十分的生『硬』:“对不起……跟你们开玩笑呢……”

左晓晴冷冷看着眼前的这位『女』警督,开玩笑?信你才怪。

张扬并不想在这里逗留,拉着左晓晴向大路走去,左晓晴不解道:“喂,搞清楚再走吗!”

QUAbEn5.COm全本、网

“大小姐,你知不知道好奇害死猫啊!”左晓晴在张扬的坚持下终于心有不甘的向远『处』走去。

吉普车内烟雾缭绕,李长宇的心『情』极度恶劣,张扬最后的那句话让他感到些许的欣慰,看来这小子并没有准备将自己的事『情』泄露出去,不过『精』明的人往往是可怕的,李长宇几乎能够断定,事『情』并不能就此结束,那点钱恐怕不能让那个叫张扬的小子满足。

葛春丽脸『色』苍白的拉开车门,看到李长宇的确好端端的坐在那里,这才放下心来,她关上车门,不顾一切的扑入李长宇怀里,拼命亲吻着李长宇的面庞,在黑暗中寻找着他的嘴唇,却被毫无任何反应的李书记轻轻推开。

“刚才……吓死我了……”葛春丽低声啜泣着,她害怕之余感到深深的内疚,刚才自己的表现实在太惊慌了,太幼稚了,假如遇到的不是那两个年轻人,假如因为她的尖叫引来了警察,这件事的后果不堪想象,身为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队长,在关键时刻的表现实在太不成熟了。

车厢内烟火明灭,李书记低声说了一句:“我很失望!”接下来就是长时间的沉默。

『情』绪稳定后的葛春丽小心翼翼的打破了沉默:“他未必认识您……”

“他叫张扬,县人民医院的实习生,小葛啊,你去调查一下他的背景,这次千万不要再让组织上失望。”

葛春丽用力点了点头,从后座爬到驾驶位开车,丰满的臀部以一个极其魅惑的姿势展示在李书记的面前,如果是在平时,我们尊敬的李书记一定会漏*点勃发,亲临第一线,手把手的指导『女』警督的工作,可是发生了刚才的事『情』以后,他已经没有任何的心境,双腿之间湿哒哒一片冰冷异常,『阴』晴不定的外表下包容着一颗更加冰冷的内心……

李书记随手拿出的那叠钱可不是一个小数目,那是人家本来送给葛春丽的『情』人节礼物,李书记太忙,所以只能出钱让葛春丽自己去挑选礼物了。张扬回去后清点了一下,竟然整整一万块,他虽然对于现代的货币还没有明确的概念,可是也知道这是一笔不少的财富,尤其是对他这种食不果腹的穷学生而言,这笔钱的到来无异于雪中送炭。

知道了李书记的秘密,就等于握住了一张王牌,要想让这张王牌起到最大的作用,就不可以轻易揭开它,秘密之所以成为秘密,就是因为它『独』特的范围『性』,越少的人知道,这秘密的威力就越大,所以张扬严守住这个秘密,虽然左晓晴表现出强烈的好奇,张扬仍然做到密不透风,离开后,张扬将种种的可能都想了一遍,自然也考虑到李书记将他灭口的可能,不过张扬认为这种可能微乎其微,这不单单出自于他对自己武功的自信,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李书记的身上的确还有隐疾,而且张扬在车厢内就已经留下了后手。

******************************

假如每个看过书的都收藏,收藏过的都投一票,章鱼肯定可以上新书榜的说……冲个榜咋就恁难捏?

http://www.quanben5.com/n/yidaoguantu/258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