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字体:16+-

第五章 【败家仔的幸福生活】(1)

第二天在平静中渡过,张扬下午主动去内科约了左晓晴,这多少让左晓晴有些诧异:“找我什么事?”

“我想让你陪我去集市上逛逛!”

左晓晴‘嗤!’地一声笑了起来,那叫逛街,他该不是故意这么说引自己发笑的吧,可是看到张扬一本正经的表『情』,又不像是刻意所为。(全文字小說閱讀盡在拾陸文學網)不过漂亮的『女』孩子有个通病,自己找男生办事的时候总觉着天经地义,一旦男孩子倒过来找她的时候,她就开始多想了,这小师弟该不是对自己有什么非分之想吧?左晓晴想起最近发生的事『情』,更加确定了这种可能『性』,都怪自己,为了躲避高伟的纠缠,所以才想起让他当自己的挡箭牌,自己虽然没什么其他的意思,可是人家未必这么想。左晓晴越想越是后悔,假如因为这件事而让张扬喜欢上了自己那可就麻烦了,还是尽快说清了好。

“喂!你到底去不去啊?”张扬有些不耐烦了,在他看来自己帮了左晓晴这么多次,让她有所回报也是应当。

左晓晴仍然显得有些犹豫。

他们原本就站在科室的走廊上,远『处』一帮实习生都听到了动静,远远看着,一个个就等着看张扬的笑话。

张扬心思何等的缜密,顿时就明白这小丫头八成觉着自己对她有什么其他的念想呢,心里不觉有些『毛』了,小丫头片子,哥儿们只是求你帮个小忙,可没有其他的意思,搞得跟自己求她多大事似的,真他妈矫『情』,“不去算了!”张扬不等左晓晴回答,转身就走。

这下轮到左晓晴『迷』糊了,这家伙什么人啊,连事『情』都没说清楚,当着这么多人说翻脸就翻脸,还让自己一个『女』孩子下台不,左晓晴气呼呼道:“张扬,你给我站住!”

张扬转身仰头,一副宁死不屈的模样:“有事吗?”

“你找我到底干什么?”

“我说你烦不烦呢?去就去,不去就拉倒,哪有那么多废话?”张神医在大隋朝那是出了名的强势,除了在隋炀帝手上栽过份儿,其他人见了他只有低头的机会。

左晓晴咬了咬下唇,狠狠瞪了张扬一眼,还没见过这么不讲理的家伙,这是求人吗?她也是骄傲惯了的『性』子,刚想『脱』口说出我不去,可是话到唇边却又改了主意:“去就去,我怕你吃了我?”

旁边围观的实习生全都目瞪口呆,还有这样约人的,今儿真是开眼了,大伙儿谁见左晓晴不都是陪着笑脸,奴颜婢膝的,这卫校生偏偏就横眉冷对,可仔细那么一琢磨,人家这才叫高啊,『欲』擒故纵啊……

这倒是冤枉了人家张扬,对付一个『女』孩子,张扬犯得着费那么大劲吗?他只是觉得窝火,合着你能对我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大爷我找你帮帮忙就那么难?

春寒料峭,天空灰蒙蒙的,天气预报说今夜有小雪,外面已经开始起风了,左晓晴今天上穿嫩『黄』『色』羽绒服,下穿蓝『色』牛仔裤,脚上蹬着一双黑『色』长靴,更显得美腿修长笔挺。张扬还是蓝夹克、黑裤子、大头鞋,『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张扬也不例外,可是柜子里的存货实在寒碜,连件换洗的衣服都没有。今天之所以约左晓晴,就是想让她带自己去买些替换的衣服,哥儿们这不是有钱了吗,张扬前世就是一个挥金如土的主儿,今生的挥霍从这一万块开始起步。

QUAbEn5.COm。全*本*5

左晓晴搞清楚张扬约她是为了陪他买东西之后,如释重负的舒了一口气:“早说嘛,我还以为……”话到中途顿时觉得有些不合适,马上又闭上了嘴巴。

张扬笑了起来:“以为什么?以为我对你别有用心图谋不轨?”

左晓晴轻啐了一口,俏脸却红了起来。

九零年代初期的春『阳』县城格局上还很落后,商业中心仅限于县中心广场那一带,左晓晴带着张扬来到春『阳』百货大楼,这儿很少有能够进入她法眼的东西,一些所谓名牌,金利来、华伦天奴、花花公子之类百分百的都是假货。所以左晓晴干脆带着张扬来到杉杉西服专卖,毕竟这儿的东西货真价实,价格吗虽然贵了一点,估计张扬的经济很难承受,可左晓晴在进入百货大楼之前就已经拿定了主意,张扬这个小学弟毕竟帮了自己不少的忙,给他买点东西也是应当的。

张扬左看看又看看,在大隋朝时他穿衣服是出了名的有品味,就算是那帮京都的公子王孙也公认他的着装品味,可是现在是九十年代,一个跨度就是1396年,张扬的审美眼光还没有完全适应这大幅度的变化。

左晓晴为他选了一件黑『色』羊『毛』衬衣,一套灰『色』『毛』料西服,张扬对左晓晴的眼光表现出极大的信任,走进更衣室换了,大步走了出来,有道是佛要金装人要衣装,张扬虽然本身长得高高大大,面目也算得上英俊,可是过去那身破旧的衣服给他至少打了三分的折扣,换上西服,整个人的气质就完全彰显了出来。

旁边的售货员说着一口标准的东北口音:“我说大兄弟,这身西服往您身上这么一穿,真是帅呆了!”

左晓晴也是美眸一亮,想不到张扬打扮起来还是有些风度的,目光向下落在张扬的那双翻『毛』大头鞋上,俏脸上不由露出忍俊不禁的笑意。

“店家,这身衣服多少银两?”张扬时不时还是要冒出两句古话。

不过那东北大姐显然把张扬的古话当成了玩笑,格格笑了起来:“呵呵,这位大兄弟还真是幽默,乐死我了……”她笑了两声,然后说:“西服一千两百八,衬衣三百二,刚好一千六!我们店有活动,买西服送领带,送袜子,你看多好的事儿,这两件东西加起来也得一百多块,省老钱了!”

一千六百块对左晓晴而言也不是一个小数目,还好她带了近三千块出来,正犹豫是不是帮他付账的时候,却看到张扬极其豪气的从蓝夹克口袋中掏出一叠青灰『色』的人民币。

那东北大姐登时眼睛就瞪圆了,九零年代初,的确有不少的有钱人,可是在这小县城中并不多见,而且一把拿出一万块的更是少见,她结结巴巴道:“大……大兄弟……大……大款呢……”

******************************

兄弟姐妹们不要用老眼光看俺,这次章鱼真的发愤图强了,多说无益,看俺表现,票票,收藏,拿来!

http://www.quanben5.com/n/yidaoguantu/258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