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字体:16+-

第七章【天下掉下来一个亲妹妹】(2)

【求收藏,求推荐!】

从小丫头突然变得『迷』惑的目光,张扬就明白自己肯定露出了马脚,呵呵笑了一声:“小静啊,你怎么跑到我宿舍来了?”他一边说着一边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手机快速阅读:à.1κ .O 文字版首发『小说齐全()更新超快』

赵静被他这一声小静喊得晕乎乎的,平时小哥的确是这么叫自己,在仔细看了看张扬的样子,没错,就是自己的亲哥哥。她尖叫一声冲了上去,紧紧搂住张扬的右胳膊。张扬被她这慢半拍的反应吓了一跳:“我说丫头,咱不带那么玩的啊,一惊一乍的,想吓死你哥啊?”

赵静抚摸着张扬质感柔和的皮衣,大眼睛里充满了兴奋和羡慕:“哥,哥!你这身衣服是借谁的?”

张扬一听就傻了,合着我张大神医就只能借别人衣服穿?我自己买不起吗?可是定下心来想想,自己过去还真买不起,这丫头没说自己是偷来的已经是很给面子了。

张扬嘿嘿笑了一声:“丫头,你眼真『毒』,一眼就看出来这衣服不是我自个儿的。”

“那是……幸亏我知道自己哥哥老实,若是别人看到一定以为你是偷来的?”

张扬『欲』哭无泪,闹了半天,还是没逃『脱』盗窃的嫌疑。

赵静的目光又被房间内的那辆中华牌变速自行车所吸引:“哇!跑车,还是中华牌的,十八变速的,太牛了!”小妮子差点没连眼珠子瞪出来。

“同学新买的。”有了刚才的经验,张扬不敢承认这是自己的了。

“知道是你同学的,你买得起吗?”赵静握住车把,轻轻拨弄着上面的变速拨杆:“真好!小哥,你说啥时候咱们也能买那么一辆?”

“既然你那么喜欢,推走就是了,反正也没人看见。”

赵静狠狠瞪了张扬一眼:“小哥,你少寒碜人,咱家虽然没钱,这样丢人的事儿咱们可不能干。”

张扬不觉对这位突然出现的小妹生出莫名的好感:“小静,你找我有事?”

赵静双手离开自行车,有些不满地看着他:“还有你这样当哥哥的,是你说过今天回去,妈中午做了这么多的菜,眼巴巴等着你回家,可你倒好现在都没个影儿,怎么?真生爸的气了?他就那脾气,你还真跟他一般见识?”

张扬马上明白这位妹妹前来的目的,想想都有些头大,可是总躲着也不是办法,既然现在的身份是人家的儿子,就必须扮演好这个角『色』。

赵静来到他身边坐下,拽着他的胳膊撒娇道:“好哥哥,走吧,你都两星期没回家了,妈背着我们不知偷偷哭了多少次,你不『体』谅别人,总得『体』谅咱妈不是?”

“那是!”

“算你还有点良心,走吧!”赵静拉着张扬站起身来。

赵静是骑车过来的,一辆八成新的26凤凰自行车,打开车锁,把车子推到张扬面前:“小哥,你带我!”,她显然是无心,可是无形之中还是将了张扬一军,张扬刚刚学会骑车,自己骑都打晃,哪有骑车带人的本事。

quANbEn5.com。全本小说网

“还是你带我,哥今天脚扭了,很疼啊!”张扬满脸痛苦状。

赵静还是个单纯的小丫头,哪里能够想到亲哥哥也会跟自己耍心眼儿,点了点头,骑车带着张扬向农机厂职工宿舍行去。

农机厂宿舍距离县人民医院并不算远,不到三公里的距离,张扬这么大个子坐在二等座,赵静偏偏又生得瘦弱,一路上难免有好事人指指戳戳,被人戳脊梁骨的滋味并不好受,张扬暗下决心,下周说什么也要把自行车给学会了。

进入农机厂的大院,一路之上遇到了不少的熟人,当然张扬是并不认识的,人家看到他都热『情』的招呼着:“小三回来了!”

“最近去哪儿了,老没见你啊!”

“三儿啊!还以为你出『国』了呢!”

张扬脸上保持着热『情』的笑容,这都是谁跟谁啊?反正他是一个都不认识,不过有一点能够确认,自己在这一带的人缘儿应该不错。

农机厂宿舍里只有两栋楼,那是给厂里的中层干部居住的,张扬的继父赵铁生只是厂工具车间的一个小班长,所以年近五十还没有混上楼房,一家六口住在南二排的三间平房里,门前圈起了三十平方左右的一个小院,靠东墙的地方自己搭建了半间厨房,小院里开垦出一块菜地,里面『插』着一些小葱和蒜苗。

张扬走进院子的时候,院子里只有一个中年妇『女』,正低头在大木盆里洗着衣服,夕『阳』的余晖勾勒出她清瘦的轮廓,每搓一下衣服,她脖颈的青筋就随之突出一下,虽然才四十一岁,头发却已经花白,一缕发丝垂落在她的前额,她抬起左臂,用衣袖擦去额前的汗水,这才发觉已经走入院落的张扬。

徐立华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过了许久,唇角方才抽*动了一下,向上弯出一道温婉的弧线。

张扬看着自己的母亲,望着她憔悴的容颜,内心之中不由得泛起难言的酸楚,在来此之前,他还曾经考虑过,应该如何面对这个『女』人,可是此刻他却没有任何的犹豫,低声呼唤了一声:“妈……”喊出这个字眼的时候,他的内心被温暖和幸福所包容着,无论他有着怎样的经历,他都无法否认,自己和眼前的这位『女』『性』有着密不可分的血缘关系。

徐立华看了看儿子,然后垂下头去,继续洗她的衣服:“三儿,去屋里看会儿电视,等妈洗完了衣服再给你们做饭。”

“嗯!”张扬跟着赵静来到中间的平房,室内十四寸彩电中正重播着电视剧渴望,九零年代初,荧屏上没完没了的播着这部『国』产苦『情』剧。一个中等身材有些谢顶的中年人正靠在人造革沙发上看着电视,右手中拿着一个搪瓷大茶缸,上面还印着农机厂第五届技能比赛和一个大大的奖字,这中年人就是张扬的继父赵铁生了。

赵铁生举起茶缸喝了一大口茶水,发出十分夸张的呼噜声,然后皱了皱眉头,把茶缸子向张扬递了过去。

张扬没有反应,赵静慌忙抢过去想要把大茶缸接过来,想不到赵铁生在她就要碰到的时候,又把茶缸收了回来,然后再次递到张扬的面前,这次赵静没敢去接,张扬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中年人。

赵铁生虽然坐在沙发上,可是他的眼光却充满了高傲,脸上挂着不可一世的神『情』,老子是户主,老子是这个家庭中最有权势的人,老子就要以势压人,这就是强势。

张扬仍然没有动。

http://www.quanben5.com/n/yidaoguantu/258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