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字体:16+-

第十章【君子爱财取之有道】(2)

【继续求推荐求收藏】

袁文丽抓起那本杂志又要砸他,可是听到张扬的这番话忍不住又笑了起来,一旦笑起来,事『情』的严肃『性』顿时大打折扣,面对张大神医这个厚脸皮的货『色』,袁文丽再想板起面孔教训他已经很难,她叹了口气:“如果不是看在你妈面子上,我才懒得管你!”她指了指一旁的椅子,示意张扬在她身边坐下,苦口婆心的劝道:“张扬啊,不是我说你,你过去一直都是个听话的好孩子,最近这是怎么了?上次周院长的事『情』还没有平息下去,这一转眼又把高大夫给得罪了,你以后的实习鉴定还打算怎么写?你妈妈含辛茹苦的把你养大,供你上学,指望着你将来能够出人头地,眼看还有半年你就要毕业了,我把你弄到县人民医院实习的初衷,是想让你给各科室留个良好的印象,等分配的时候,争取来这里干个辅助科室,有了这份铁饭碗,你以后的生活,你妈妈的『处』境也会渐渐好转,张扬……”

张扬趴在袁文丽的办公桌上,这厮此刻的表『情』仍然是那幅没心没肺的模样,虽然他对袁文丽这位邻家老大姐的印象不错,可是这并不代表他就愿意在县人民医院安心继续他的实习生涯,他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说:“袁大姐,我不打算继续实习了,您也别白费力气了。(本書轉載拾陸文學網)”

袁文丽一双眼睛瞪圆了:“好你个臭小子,你胡说什么?难道你不想毕业了?不实习你能干什么?”

张扬反问袁文丽:“我继续实习半年能当院长吗?能当书记吗?你能保证我以后当官吗?”

袁文丽被他噎得好半天没说出一句话,右手食指在张扬的脑袋上重重点了两下:“就你一个卫校毕业生也想当院长?”暗想,我这个科教科长也花了十多年年才熬上,你小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

“院长很大吗?连个七品芝麻官都算不上,给我当,我还要好好考虑呢。”

袁文丽此刻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这孩子莫不是受了什么刺『激』,怎么大白天的老『爱』说胡话呢,不过本着对老邻居认真负责的态度,袁文丽还是原谅了张扬的胡说八道,苦口婆心的劝了他一个多小时,直到张扬答应去当面向高伟道歉这才作罢。

张扬走出院行政办公楼的时候已经快到中午吃饭的时间,在通往门诊大厅的干道上遇到了左晓晴,左晓晴的脸『色』也有些不善,一双美眸冷冷看着他,这也难怪左晓晴生气,让他这么一闹,几乎所有人都知道高伟追左晓晴的事实了,左晓晴为人低调,最不喜欢的就是成为别人注目的焦点,可张扬这个臭小子非要把她推到风口浪尖之上。

张扬咧开嘴笑了笑,让左晓晴愤怒的是,这厮的笑容中没有任何的歉意,而且更加过分的是,他居然厚颜无耻的问:“你等我啊,是不是想请我吃饭?”

qUAnbEn5.Com。全*本*5

如果不是左晓晴顾及淑『女』形象,早就一飞脚踹了出去,双手将厚厚的诊断学抱在『胸』前,狠狠横了张扬一眼,大步向医院门外走去,石磨蓝牛仔裤包裹着她的两条纤美长腿,步伐充满了青春的韵律,张扬自从来到这个时代养成了看『女』人先看腿的习惯,毕竟在大隋朝的时候,『女』『性』的着装清一『色』的长裙,除非『脱』得『精』光,否则很难看到她们展露美腿的时候。左晓晴走得虽然很快,只可惜她的步伐和张扬相比仍然小了一些,张扬并驾齐驱的跟她走在了一起:“左晓晴,还是我请你吃饭吧,看你小气巴拉的样子,让你请吃一顿饭,比杀了你还难受。”

左晓晴忽然放慢脚步。毫无痕迹地用纤细地高跟鞋狠狠踩了张扬一脚。张扬并没有料到淑『女』如左晓晴。也会使出这种『阴』狠地暗招。痛得他猴子一样原地跳了起来。左晓晴突然加快了脚步。黑长地马尾辫在后脑欢快地跳跃着。终于还是忍不住低下头去。肩膀晨风中地花瓣一样颤抖着。她在偷笑。

张扬心头一热。正要追赶上去地时候。一辆白『色』小面包停在他们地面前。车上下来地是韩传宝。看到韩传宝突然出现。左晓晴还是吃了一惊。毕竟韩传宝昨天留给她地印象太差了。整个一市井恶徒。她不由自主向后退了一步。来到张扬地身边。有危险出现地时候。任何人都会第一时间去寻找安全地所在。张扬无疑能够带给左晓晴这种安全感。左晓晴抬头看了看张扬。发现他仍然在呲牙咧嘴地看着自己。忍不住咬紧了嘴唇儿。提醒自己不要笑出来才好。不过笑意在她地俏脸上已经无『处』不在。张大神医正要调侃两句抒发内心不满地时候。韩传宝已经来到了他地身边。恭恭敬敬叫了一声:“张哥!”

张扬乐了起来:“我说韩大科长。别介啊。你这么称呼不怕把我叫老了?”

韩传宝看了看张扬身边地左晓晴。虽然心里仍然在赞美着左晓晴地美丽。可是脸上从表『情』到目光都规矩了许多。他向左晓晴小学生般鞠了一躬:“姐。千错万错。都是我地错。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千万别跟我一般计较。”

左晓晴和张扬对望了一眼。俏脸上地表『情』也有些怪异。这韩传宝都二十五六地人了。叫她姐姐。她可不想接招儿。

韩传宝恭恭敬敬将一个方方正正地报纸包递给张扬。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里面装地是钞票。左晓晴脸上地笑容顿时收敛了。心中暗想。好你个张扬。趁着这个机会大肆敛财。真有你地啊!

张扬抓起那报纸包儿收好,然后又把今早韩唯正赔偿的那蓝布包递给韩传宝:“里面的东西我可没动,你点点!”当着左晓晴,怎么都要摆出大度的样子。

韩传宝诚惶诚恐的摇了摇头:“这是我们客运公司赔偿给你们的损失,我怎么可以拿回来!”

左晓晴的表『情』已经晴转多云,冷冷道:“失物已经找回来了,这些东西我不会要。”

韩传宝看到她如此坚持只能从张扬的手中接过蓝布包:“张哥,你们还没吃饭吧,不如上车,我请你们去吃饭。”看得出韩传宝这次真的很诚心,很多时候征服男人的心灵也可以通过征服『肉』『体』,当然张扬征服韩传宝的『肉』『体』是通过他的拳头,张扬摇了摇头:“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们还有点事儿,今天就算了吧。”

韩传宝讪讪的点了点头,眼看着张扬和左晓晴走远,又暗暗叹了一口气,张扬把韩传宝的手臂复位之后,韩唯正并没有完全放心,又带着儿子去找那位中医院的老主任,重新拍片之后发现韩传宝的胳膊彻彻底底的康复了,连那位老主任都是叹为观止,韩传宝联想起昨晚张扬以一打三的神勇表现,心里更是害怕,人家不但身手高超,而且背景雄厚,跟这样的人为敌,自己不是找虐吗?更何况韩传宝上午见过王忠科之后,更意识到因为自己的胡作非为可能带给父亲的不良影响,所以他才会马上过来给张扬送钱,外加当面道歉,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尽量消除这件事的负面影响。有些时候一件事可以改变一个人,韩传宝的本『性』也算不上太坏,通过这件事竟突然成熟起来了。

“我请你吃饭!”张扬追赶上了左晓晴。

“我不饿!”左晓晴冷冷淡淡的拒绝着。

“那钱是我的诊金,劳动所得,你可别多想了!”

左晓晴停下脚步,有些愤怒的看着张扬:“你做的事『情』有必要向我解释吗?我们只是凑巧在一个医院实习,你是你,我是我,我不想过问你的事『情』,也必要过问你的事『情』!”说到这里她心头没来由一阵慌乱,自己这是怎么了?一件小事罢了,居然会对她的『情』绪造成这么大的影响,她真的不想过问张扬的事『情』吗?她真的如同自己所说,根本不关心眼前的这个小学弟吗?答案或许是否定的。左晓晴有些慌乱的逃避着张扬的眼神:“对不起,我心『情』不好……”黑长的睫『毛』蝴蝶翅膀般颤抖了一下,白嫩的俏脸忽然浮现出两片红晕,逃也似的向远方跑去。

张扬并没有马上追上去,唇角却泛起一丝淡淡的笑意,张大神医过去曾经阅『女』无数,从左晓晴刚才失常的表现,他已经看出,此『女』平静如水的心态显然因为自己而产生了波动,张扬不否认他对左晓晴有着那么一点点与众不同的好感,可是他的主要『精』力还是放在努力地去适应这个世界,熟悉这个时代,换句话来说,他并没有开始一段感『情』的准备,当张大神医意识到也许即将会发生什么的时候,内心中居然有那么一点点的紧张,又有那么一点点的期待。

http://www.quanben5.com/n/yidaoguantu/258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