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字体:16+-

第十一章【万里官途始于足下】(1)

【第二部开张,推荐收藏拿来!】

张扬转过头去,原来是左晓晴和洪玲并肩从马路对面走了过来,主动跟他打招呼的是洪玲,自从经历那晚车站保卫科事件之后,洪玲对张扬的印象就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改观,如果换在以前,她是不会主动和这个卫校实习生打招呼的。1 小 说 à.1κ.0文字版首发

左晓晴虽然早就看到了张扬,心中先是一阵惊喜,可当她意识到自己因为张扬的出现而惊喜时,又马上强迫自己想起了那天张扬的可恶,因为他和高伟的争执,这两天自己没少被人指指戳戳,可他倒好,居然连句道歉的话都没有就扬长而去,算起来已经有三天没见到他了。

看到有人过来,徐立华慌忙转过脸去,悄悄抹去脸上的泪痕,向左晓晴和洪玲笑了笑。

左晓晴还以一个温柔的笑靥:“阿姨好!”她已经猜到了徐立华的身份。

徐立华点了点头,内心却被这温柔美丽的『女』孩儿吸引住了,可是她马上又想起自己穿得有些寒酸,会不会丢自己儿子的脸,有些慌乱的说:“我还有事……先走了……”

“妈!”张扬握住她的手,然后大大方方的向左晓晴和洪玲介绍说:“这是我妈!”

徐立华却因为张扬的这声介绍心中一酸,沧桑的双目中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泪光,她还记得过去来找儿子的时候,儿子从未向别人介绍过自己,反而催促自己快点离去,她知道儿子那是出于自尊,虽然没有责怪过儿子,可是却仍然免不了偷偷落泪,想不到张扬今天如此坦然如此亲切的将自己介绍给别人,这让徐立华感到欣慰,做母亲的何尝不需要一种尊重和理解?

左晓晴有些嗔怪的看了一眼张扬:“张扬,外面这么冷,为什么不请阿姨回宿舍去坐?”

洪玲内心深『处』是瞧不起衣着寒酸的徐立华的,可是左晓晴都有这样的表示,自己如果流露出任何的不敬只会惹来别人的反感,她流露出的亲切远不如左晓晴的清新自然,不过表现的热『情』奔放却是左晓晴永远都学不会的,她上前挽住徐立华的手臂:“阿姨,走,去我们宿舍坐坐!”

徐立华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她望着一旁微笑的儿子,心中萌生出一股阔别许久的暖意,可是她仍然还是摇了摇头:“我真的还有事,扬扬的小妹回来的晚,我还要给她做饭。”她放开张扬的大手:“牛『肉』和香肠让你同学尝尝,都是妈自己做得。”

张扬知道母亲这番话十有八九只是借口。她是害怕赵铁生。当着左晓晴和洪玲地面。张扬无法点破。轻轻点了点头:“妈。我让刘哥送你回去。”

“不了。我骑车来地!”徐立华向左晓晴和洪玲告别后。慌慌张张地向远方地街巷走去。张扬并没有追赶。深邃地双目中流露出淡淡地忧伤。

QuAnBen5.CoM全,本网

这丝忧伤并没有躲过左晓晴地眼睛。她感到有些好奇。张扬年轻地心中究竟藏有多少不为人知地秘密?

刘海涛早就等得有些不耐烦了。看到徐立华离去。快步来到张扬地身边:“张扬。我们可以走了吗?”

左晓晴本想和张扬说两句话。可是听到刘海涛这样说。只能向张扬点了点头和洪玲一起向宿舍走去。没走出两步。张扬在身后喊道:“左晓晴。你吃过饭没有?一起去吃饭吧!”

左晓晴停下脚步。正想拒绝。却见洪玲笑容诡秘地看着她。马上猜到这妮子心里想到什么地方去了。俏脸微微有些发红。还没有来得及回答。洪玲已经抢先答道:“没吃。正准备回去下面条呢。”从前面桑塔纳地牌号洪玲已经看出。这小车司机一定很有来头。她『精』明地脑瓜和好奇心同时起到了作用。这次说不定可以见见张扬背后地那位大人物呢。

洪玲既然这样说了,左晓晴自然也不好再拒绝。

刘海涛略微迟疑了一下,还是马上去拉开了车门,李长宇请张扬去吃饭,自己可没权利说三道四。

汽车向薇园驶去,卡带机中飘起了齐秦空灵纯净的声音:“给我一个空间,没有人走过……”

张扬坐在副驾上慢慢闭上了双眼,享受黑暗的同时感悟着这宁静的声音,他想起了过去,想起了自己,想起了那个原来的他……

虽然洪玲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可是当她得知是来到春『阳』县县委第一书记李长宇家做客时,仍然大吃一惊,虽然来自地级市江城,县委书记在洪玲的眼中仍然代表着权力和地位,所以她的谈吐顿时变得拘束了许多。反倒是左晓晴仍然是过去那般从容不迫,平淡自若。

苏老太最喜欢热闹,看到张扬带着两个同学一起过来表现的更是热『情』好客,招呼他们三个坐下,李长宇也从二楼书房下来,李书记并没有因为张扬擅自做主邀请两位同学一起过来而表现出任何的不悦,在左晓晴和洪玲的眼中这位李书记还是十分的和蔼可亲。

李长宇从第一眼见到左晓晴就已经认出她就是那晚在春水河边与张扬一起出现的『女』孩,不过左晓晴当时一直都在车外陪着葛春丽,并不知道道貌岸然的李书记也在现场。

李长宇考虑的总是比常人更多一些,他甚至以为张扬今晚是故意把左晓晴带来的,调查过左晓晴的背景资料后,李长宇甚至认为,张扬之所以敢于和自己讨价还价可能都是因为左晓晴的缘故,因为左晓晴深厚的背景,李长宇从心底对这个『女』孩还是有些忌惮的,所以吃饭时尽量表现出一个宽厚长者的样子,政治上的事『情』,他是不会主动涉及的,当然也没有涉及的必要,虽然张扬已经表现出强烈的权利『欲』和上进心,可是在李长宇看来,那只是一个年轻人固有的热『情』在作祟,很快他就会在现实的壁垒下碰得头破血流。

【友『情』提醒,看完投票!】

http://www.quanben5.com/n/yidaoguantu/258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