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字体:16+-

第十一章【万里官途始于足下】(3)

【顶顶更健康,晨起求票!】

理想可以在短时间内改变一个人,左晓晴和洪玲全都觉察到了发生在张扬身上的变化,张扬从薇园出来的时候就显得喜气洋洋,得意非凡。(本書轉載拾陸文學網)人逢喜事精神爽,张扬虽然知道官场中人应该喜怒不行于色,可咱还没正式走入官场呢,何必要故意装的高深莫测。

宿舍前分手的时候,张扬开口道:“明天开始我就不去医院实习了,以后也不去了!”

左晓晴和洪玲都是微微一怔,知道张扬和县委书记的关系之后,她们当然不会想到是医院要把张扬驱逐出境,洪玲好奇的问:“可是你还没有拿到实习鉴定啊!”

张扬掩饰不住唇角的那丝得意:“小问题!”

“那你打算干什么?”洪玲凡事都有打破沙锅问到底的精神。

“嘿嘿,暂时保密!”

左晓晴打了个哈欠:“困了!”

悲伤适合独自体味,可欢乐往往是需要别人分享的,张大神医看到左晓晴漫不经心的样子,心中多少有些郁闷,原本差点脱口而出的话硬生生憋了回去,就像做*爱即将达到**却突然被人从**拖起来一样,张扬有些不爽,咧咧嘴:“再见……”

转身走了两步,忽然发现除了左晓晴自己还真没有什么朋友,这么高兴的事儿让他找谁去分享?只能又停下脚步:“左晓晴!”

左晓晴仍然站在那里,并没有移动脚步,黑色的美眸荡漾着平日并不多见的狡黠:“什么事?”

“那个啥。把你呼机号给我!”张扬大咧咧地说。

左晓晴轻轻咬了咬下唇。这厮真是可恶啊。平日里单独相处地时候他也想不起找自己要呼机号。今天洪玲在场他不知哪根筋不对突然想起了这件事。要知道自己地呼机号除了少数几个同学知道。还从未主动给过男生。难道他是故意这样做。非要让洪玲知道自己对他与众不同?出于女孩家地矜持左晓晴本想当场拒绝他。可是想起张扬刚才地话。心中又产生一丝莫名地慌张。假如拒绝了他。也许明天再也见不到他了。

左晓晴小声将呼机号码说了出来。然后转身走向楼梯。根本不去看洪玲错愕惊奇地表情。

从左晓晴把传呼号交给张扬地那一刻起。她就开始期待张扬会打来。可是张扬地行事实在可以用出人意料来形容。从那晚起张扬又神秘失踪了。直到周日左晓晴从江城返回春阳县地途中才收到了张扬地信息:“今晚六点半。知味居吃饭。必须来!”

这信息根本没有任何地商量余地。左晓晴心中这个气啊。你说去我就去啊?我是你什么人?恨不能当场把传呼给摔了。

“小晴。什么事啊?”说话地是她地表哥田斌。上次地事情终究还是传到了田庆龙地耳朵里。虽然没有造成任何地后果。田庆龙还是大发雷霆。一个电话直接敲打到春阳县公安局长邵卫江地头上。邵卫江也是接到电话后才知道当事人中还有田庆龙地外甥女。心中这个怒啊。向田庆龙说尽了好话。保证处理有关人员这才算作罢。田庆龙是极其疼爱这个外甥女地。这周左晓晴回去以后。他设宴为左晓晴压惊。又让儿子田斌亲自开车把左晓晴送回春阳。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yidaoguantu/258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