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字体:16+-

第十一章【万里官途始于足下】(4)

【求推荐,求收藏!】

左晓晴虽然从未对此表示过任何的意见,可是她心中是明白整件事的来龙去脉的,甚至她以为前年暑假和许嘉勇的邂逅绝非偶然,而是田斌在长辈的授意下所安排,左晓晴无法否认许嘉勇从任何方面来说都是一个出类拔萃的青年才俊,可是面对他的时候却始终有一种说不出的距离感。(全文字小說閱讀盡在拾陸文學網)

传呼‘哔!’地一声打断了左晓晴的沉思,她低头看了看,上面显示着:“倒计时开始,30分钟……”左晓晴的眼前顿时浮现出张扬那张带着几许张狂几许无赖的笑脸,心中感觉到一种淡淡的温暖,刚才的那点儿不快早已飞到了九霄云外。

田斌左手握住方向盘,右手将自己的大哥大递了过来:“给人家回个电话!”

左晓晴摇了摇头:“不用!”

田斌给她电话的用意是为了试探,假如左晓晴有心不让他知道一些事,肯定不会当面回这个电话,这一试,田斌的心里已经有了几分回数。

不到一分钟,传呼又响了一次,左晓晴看着传呼机上跳动的数字,俏脸变得越发红润了,这娇艳的羞涩让她焕发出惊人的美感,或许是害怕田斌看到自己的样子,她的目光投向窗外,右手悄悄把传呼拨到震动,稳定了一下『情』绪:“哥,去青年路明珠桥停一下,我和同学约好了聚会。”

这样的谎话逃不过田斌锐利的双目,他点了点头,还是驾驶着他的灰『色』蓝鸟按照左晓晴所说的路线驶去。

左晓晴不敢直接前往知味居赴约,在青年路明珠桥下车后,装模作样的向前走了一段距离,看到田斌的车并没有跟上来,这才从安济桥越过春水河,来到位于河对岸的延庆路。

田斌走在人群中,遥望着远『处』亭亭『玉』立的左晓晴,心中感到一阵好笑,这小丫头居然跟自己这个平海省警官大学毕业的高材生搞反跟踪,真是不自量力,然而左晓晴今天失常的表现又让他感到有些忧虑,在他的潜意识中已经将这个表妹作为了政治上的一个重要的筹码,他不想出错。

张扬掏出刚刚购买的传呼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六点四十了,左晓晴仍然没有出现,明天就要告别春『阳』县了,想想身边的亲人和朋友,真正让他感觉到有告别必要的只有左晓晴,这不仅仅因为左晓晴长得漂亮让张扬心生好感,而是因为在张扬的意识深『处』,左晓晴似乎距离他更近一些。

张扬正准备放弃希望。起身离去地时候。看到左晓晴地倩影出现在远『处』地街巷。她身穿黑『色』皮大衣。腰身用宽宽地同『色』腰带束住。更显得腰身纤细。黑『色』长靴。鞋跟纤细。更衬托出美腿修长。清纯姣美地俏脸藏在褐『色』貂皮『毛』领中。宛如寒风中绽放地百合花。让人不禁生出呵护之感。

QuanBen5(cOM)全本、网

早在张扬看到左晓晴之前。左晓晴已经看到站在知味居门口地张扬。这厮穿着上次买来地杉杉西服。黑『色』衬衣。难得地打上了一条领带。不过领带是白『色』。搭配在一起多少显得有些不着调。头发也刚刚理过。应该是喷了不少地摩丝。一根根站在头顶。虽然『精』神抖擞却给人以箭猪之嫌。

左晓晴忍不住想笑。事实上跟张扬在一起地时候不想笑地时候很少。

“左晓晴!”张扬用力挥舞着他地手臂。生怕别人看不到他似地。

周围地路人先是向张扬看了一眼。然后齐刷刷转向左晓晴。左晓晴地俏脸不由得一红。这家伙从来都是那么张扬。难道他从不知道低调为何物?俏脸又垂下了一些。然后踩着充满韵律地脚步走向张扬。

张扬掏出他地传呼机摁了一下:“大小姐。你晚了二十分钟!”这个动作多少有显摆之嫌。九十年代初。无数刚刚配上传呼机地人。又是没事总喜欢掏出来亮一亮。好像生恐人家不知道他有钱似地。

左晓晴没有说话,看都不看张扬就走入饭店。

张扬多少有些尴尬,嘿嘿笑了一声,跟在左晓晴的后面也走了进去,他预订过一个靠窗的桌子,抢在左晓晴坐下前,接过她『脱』下的皮大衣,为她向后挪了挪椅子,左晓晴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张扬在她的面前还是第一次表现出这样的礼貌。

张扬笑着在她对面坐下,左晓晴里面穿着一件粉红『色』的羊绒衫,更显得青春可人,羊绒衫贴身勾勒出她『胸』前双峰的『诱』人曲线,少『女』的曲线虽然稍欠丰腴,可是其双峰的笔挺和弹『性』却更为吸引眼球。

左晓晴马上发现张扬的目光定格在何『处』,俏脸热的更加厉害,身『体』下意识的向后缩了缩,靠在椅背上:“你找我来干什么?”

张扬的眼睛依依不舍的在左晓晴的『胸』膛上又盯了一眼,这才乐呵呵望着她清澈的双目道:“大家相识一场,总要道个别!”

“道别?你要去哪里?”

张扬打了个响指,从服务员手中接过菜单,礼貌的递到左晓晴面前慷慨道:“想吃什么尽管点,今天我请客!”

左晓晴清醒的看着眼前这位:“礼下于人,必有所求,不花钱的饭哪有那么好吃的,还是先说说,你为什么要请我?”她过去请张扬是为了利用他当挡箭牌,今天张扬请她,该不会是对她抱有什么目的吧,左晓晴拥有着极强的戒备心。

张扬叹了口气:“没劲了,真是没劲,挺纯洁的事儿让你一说都变得那么现实,你一二十来岁的小丫头,别没事就把人家想得多险恶,我没你那么市侩,非要求人办事才舍得请别人吃饭啊!”

左晓晴被他气得差点吐血,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有人说她市侩呢,她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然后美眸露出凶光,死死盯住张扬道:“你才市侩呢!”

张扬叹了口气,脸上做出一副莫测高深的样子:“我很孤『独』,一个人开心的时候,如果没有人分享,那该是一种怎样的悲哀?”

旁边等着点菜的服务员嗤!地一声笑了起来:“大哥,您真能整词儿!”

左晓晴强忍住笑,感『情』张扬请自己来是为了分享他的快乐,可转念一想,不对啊,我跟他什么关系?怎么能轮到我来分享呢?

正在她酝酿反驳的时候,张扬已经点好了菜,然后打开了一瓶竹叶青,自己倒了满满一茶杯,然后给左晓晴倒了一杯橙汁:“千万别多想,我对你没啥想法,就是觉着咱们挺投脾气的,整个县医院,让我看得起的只有你一个。”

左晓晴看着张扬,这厮的自我感觉怎么就这么好呢?应该说县医院里看得起他的只有自己一个才对。她并没有急于举杯,脸上保持着淡淡的笑容:“你还没有告诉我,究竟是什么事把你高兴成这个样子?”

张扬一口气把那杯二锅头喝干,然后夹了一颗花生米放在嘴里嚼着,不无得意道:“我要当官了!”

【友『情』提醒,收藏投票有益健康!】

http://www.quanben5.com/n/yidaoguantu/259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