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字体:16+-

第十七章【红颜就是祸水】(4)

【晨起更新,求推荐收藏】

从耿秀菊的办公室出来,张扬又去传达室拿了老孙头给他买好的土『鸡』,这次返回春『阳』不用坐长途车了,杜宇峰刚好去春『阳』公干,开着所里的长安面包,张扬搭他的顺风车。(本書轉載拾陸文學網)

望着张扬大包袱小行李的来到车内,杜宇峰不禁笑了起来:“搬家吗?带这么多东西!”

张扬这才将耿秀菊托他稍东西的事儿说了,杜宇峰点了点头:“耿秀菊也不容易,孤身一个寡妇把『女』儿拉扯大,还供她上了县中。”说着启动了引擎。

张扬对驾驶表现出相当的兴趣,不时问这问那,杜宇峰笑道:“等你下周回来,抽空我教你开车,一下午就学会了。”

一路之上两人边聊边走,时间过得飞快,杜宇峰本身车技高超,不到一个小时就已经进了春『阳』县城,张扬暗自感叹,这有车还真是方便。

看看时间才十一点一刻,张扬让杜宇峰直接把他送到了县中门口,杜宇峰要赶着办事,也就没有留下陪张扬等人,张扬挎着包裹,拎着土『鸡』来到校门口,却被看门老头给拦下了:“我说你,你干嘛的?”

张扬一脸的笑:“大爷,我来找我妹妹的!”

老头上下打量了张扬一眼,没好气地说:“还没下课呢,学校有规定,不许无关人员进入校园,想找人,你就在这等着吧。”

张扬摸出一盒红山茶试图贿赂看门老头,却没想到人家拒腐蚀永不沾,无奈之下只能在校门口的水泥桥上坐了,掏出传呼机看了看,距离下课还有接近半个小时。

这时候学校门外的道路上已经停了不少的自行车,其中也有七八辆汽车,都是周末过来接儿『女』回家的。

张扬无聊的观赏着汽车,利用他从汽车画报上看到的一些知识辨别着汽车的种类,桑塔纳他是认识的,其中也有皇冠、蓝鸟之类的进口车,最吸引眼球的是一辆黑『色』凯迪拉克,车应该刚买不久,车身光可鉴人,车牌也是极其牛逼:平D8888,张扬看着那车,眼中满是羡慕,心说等老子挣了钱,也要弄一辆这样的车开开。

11:45的时候,下课铃准时打响,校门打开以后,放学的学生们三三两两的从学校里走出,县中不但是春『阳』县教育界的第一块招牌,就是在江城市,在整个平海省也是可以排入三甲的学校,这就让她成为春『阳』人的骄傲,现在的江城市教育局长,八零年代曾经在春『阳』县中任校长兼『党』委书记,就是因为卓著的升学成绩而获得提升。

张扬拎着包裹就想往里闯,又被那看门老头拦住:“小伙子,你不能进去。”

“都放学了,我怎么就不能进去?”张扬有些急了,他根本不认识那个陈雪,希望趁着学生没有离开教室前找到她,也好尽快『交』差。

QUaNbEn5.com。全*本*5

看门老头极其倔强:“我说你不能进去,你就不能进去。”老头儿认准了要跟张扬较真,张扬哭笑不得,正在这时候,忽然听到一个惊喜的声音道:“小哥!”

张扬微微一怔,循声望去,却见扎着牛角辩,穿着肥大蓝『色』工作服的赵静飞快的向自己跑来。

张扬笑了起来,他只想着给陈雪送东西,竟然忘了,自己的妹妹赵静就在县中上学,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赵静也是高三的学生。看到妹妹脸上『激』动亲切的表『情』,张扬的内心中忽然感到有些惭愧,自从上次回到农机厂宿舍以后,他从心底深『处』就对重生后的这个家庭有种抵触感,在可能的前提下,他尽量避免和他的亲人接触,然而他却忽视了一点,无论他怎样想,亲人之中还是有关心他在意他的。

张扬伸出大手亲切的揉了揉赵静的头顶,赵静娇嗔道:“小哥,你讨厌了,人家都这么大了,你还像对待小孩一样对待人家,头发都被你弄乱了。”

张扬哈哈大笑起来。

赵静这才注意到他手中的包裹和土『鸡』,有些奇怪的问:“小哥,你这是做什么?”

“哦!我受了别人的委托,来给她『女』儿送点东西,对了你有没有一位叫陈雪的同学?”

赵静眨了眨黑亮的大眼睛:“陈雪?是我们班的,哥!你怎么会认识她?”

张扬笑道:“我认识的是她妈,她妈让我给她带点东西过来,你明白了吗?”

赵静甜甜笑了起来:“明白了,不过这会儿多半回宿舍了,走,我带你去找她!”

赵静从张扬手中接过那个蓝印花布包裹,兄妹两人并肩向马路对面的宿舍区走去,刚刚走过小桥,就看到四名身穿黑『色』皮衣的男子围着一个身穿灰『色』『毛』呢大衣的少『女』,那少『女』剪着齐耳短发,肤『色』极白,弯弯秀眉之下,是一双明澈如秋『日』湖水的美丽双瞳,不过流露出的目光却极其冰冷淡漠,鼻梁小巧,粉『色』的嘴唇紧紧抿在一起,她似乎很生气。

其中一名高瘦的青年嬉皮笑脸道:“你别害怕,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跟你『交』个朋友,你看这都中午了,饿了吧,咱们去吃饭,那是我的车!”他指了指远『处』的那辆牌号为平D8888的凯迪拉克,脸上带着骄傲的表『情』。

那『女』孩冷冷看了他一眼,她的身上有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让开,否则我要叫人了!”

几名青年同时笑了起来,那高个青年也是有来头的,他叫杨志成,父亲是春『阳』县县长,春『阳』县『党』委副书记杨守义,可谓是春『阳』县不折不扣的太子爷,身边的那帮全都是他的狐朋狗友,也都是些县里官员的孩子,杨志成过去也是春『阳』县中的,可惜学习不成,『性』『情』顽劣,如果不是看在他老爹的面子上,这厮早就被扫地出门了,勉勉强强混到毕业,通过高考上大学是没指望了,他老爹又通过关系在江城工学院给他弄了个自费生,可惜这杨志成毕竟是烂泥糊不上墙的主儿,方才上了一年,就因为成绩太差办了个休学,回到春『阳』县城混起了『日』子。

赵静悄悄拽了拽张扬的衣袖,小声道:“哥!她就是陈雪!”

张扬不由得愣了一下,他真的没有想到陈雪这『女』孩长得竟如此漂亮,简直够得上祸『国』殃民的级数,不过让张大官人更奇怪的是,这小妮子的美属于那种冷到极致,让人很难生出亲切感,美得近乎无瑕的面孔根本找不到任何属于十七岁少『女』的天真与烂漫,张扬对陈雪的第一个印象,这孩子对社会一定是苦大仇深。

【看书之余,别忘推荐收藏!】

http://www.quanben5.com/n/yidaoguantu/259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