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字体:16+-

第二十章【风雨来临的前兆】(5)

【求推荐,求收藏!】

张扬有些郁闷的问道:“那就任凭别人占我们计生办的好『处』?黑锅却要由我们来背。(本书转载1文学网 .6.)[]”

杜宇峰笑了起来:“胡『爱』民这事儿的确渴了点,雨露分沾的道理他都不懂,总之你记住我的话,你可以让一个人不舒服,却不能让所有人都不舒服,记住啊,否则你这辈子只能像我一样,在『体』制内寸步难行。”

“你早就有这番悟『性』,现在也不至于只是一个派出所副所长。”

杜宇峰叹了口气,不由得沉默了下去,有些事『情』他早就明白,可是就是管不住自己的『性』子,这大概就是人们常说的政治上不成熟吧。

门外忽然响起了一个急促的声音:“杜所在吗?”

杜宇峰站起身拉开房门,却见派出所的小林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不禁皱了皱眉头:“啥事?有任务了?”

小林点了点头,目光顺带着向屋里溜了一眼,喘了口气道:“抢劫案!”

杜宇峰赶到案发现场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半,远远就看到了乡里的那辆才买不久的金杯面包,心中暗叫不好,这次被打劫的是乡人大主任林成斌,此外还有同车的一名副乡长兼纪委主任于秋玲,还有六名乡人大代表。这些人前些『日』子去华西村参观访问,今天才回到家乡,想不到就在清台山的山道上被人给打劫了。

林成斌今年五十六岁,也是等着退休的年龄了,此人老谋深算,在黑山子乡不同的岗位上一干就是十五年,算得上根基颇深,就是乡『党』委书记王博雄在他的面前也要表现出尊敬,可这么一位德高望重的人物居然在自己的地盘上被人打劫了,更惨的是,林主任还被人打了两拳跺了一脚,正捂着『胸』口坐在车上痛苦不堪的长吁短叹着。

其余的几名代表虽然没挨打,脸『色』也都不好看,杜宇峰来到的时候,派出所所长周良顺已经问完事发经过,事『情』很简单,金杯车开到紧十八盘第三道弯的时候,发现前面有一个人躺在路当中,人大主任见义勇为救人的时候,从道路旁边又窜出了两个蒙面大盗,他们手里拿着砍刀,把车里的人全都洗劫了一遍。根据粗略的统计,一共被抢了两千五百二十三块八『毛』,其中有三十三块的公款,其余全是『私』人款项,这趟参观公款消费肯定占大头,所以才侥幸逃过一劫,两个BP机,五块手表,此外于副乡长还丢了一条金项链。

因为劫后惊魂的缘故,这些人被问讯之后才慢慢冷静了下来,林主任产生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我糊涂啊,那梅花表是人家送得,我不该说。后悔的不止他一个,于秋玲也想起了自己金项链的来路,心中这一郁闷,火气就不免大了些,林成斌指着周良顺的鼻子骂道:“我说周良顺,你是怎么干的?这黑山子乡连劫匪都出来了,你身为派出所所长,一方的治安长官也太不称职了!”

quANbEn5.com(全。本*网)

周良顺被他当众呵斥,脸面自然有些下不来,不过碍于林成斌的身份资格还是红着脸道歉道:“林主任,我承认工作的确有些失误,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快破案。”

杜宇峰却不紧不慢道:“我看这些劫匪未必就是黑山子乡的,咱们黑山子乡就算是民『国』那会儿的山贼也不抢本地人的东西,这是一个不成文的规矩,或许是从北原省过来的流窜犯。”

林成斌听到杜宇峰的话反倒安下心来,身为在『体』制中打拼多年的老油条,他也知道这件事闹大影响肯定不好,姑且不论这次打着参观考察旗号的集『体』旅游,单单是这么多人大代表被打劫这件事足以轰动春『阳』了,找不到那些劫匪也许更好,他也不会在乎那些小钱。他点了一支烟,周良顺识趣的走过来为他把香烟点燃,林成斌低声道:“这件事最好低调『处』理,不要造成群众的恐慌『情』绪。”

周良顺露出一丝微笑,这老东西打得什么算盘一听就知道,还是点了点头道:“林主任放心,我会『处』理好这件事,不过其他同志那里……”

林成斌看了看惊魂未定的于秋玲和那几名代表:“我来负责!”

好在金杯车没有任何的损坏,林主任向下属们『交』代了几句,就上车离去了。

杜宇峰和周良顺并肩看着那辆金杯消失在夜『色』中,两人彼此对望了一眼,心中都有些话说,可是谁都没有说出口,过了一会儿小林过来汇报说:“周所、杜所,现场勘查已经完成了,这周围并没有什么目击者,看来只有明天去附近的住户走访一下了。”

周良顺皱了皱眉头:“这件案子我亲自负责,那个……”或许是因为杜宇峰在旁边,周良顺说话时还是表现出相当的顾忌,不过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开口道:“案『情』没有明朗之前,这件事任何人都不得声张,以免在黑山子乡造成不必要的恐慌,甚至造成不良的影响。”

杜宇峰听到周良顺这样说,心中已经雪亮,这件案子十有八九要不了了之了,丢东西是小事儿,可丢人却是大事儿,这件事如果传到乡民的耳朵里只怕很快就会被演绎成一个天大的笑话。七个大男人一个『女』人居然对付不了三名蒙面劫匪,这乡人大代表的战斗力也忒弱了。杜宇峰虽然心底对周良顺的做事方法十分反感,可表面上还是装出尊重他的意见,要知道周良顺的决定不但但是代表了他自己,也代表了林主任和车内其他人的意思,假如自己执意要把案子一查到底,得罪的可能就是一批人。

所以黑山子乡这晚发生的大劫事件并没有引起太大的震动,可乡领导层还是知道了这件事,毕竟有些事是必须要向常委们『交』代的。

郭达亮领导的工作组也暂时把下乡检查的事『情』搁置了下来,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红旗小学的责任问题,在张扬提醒过他之后,已经开始把全部的『精』力投入到推卸责任上去,而且他『私』下找过王博雄,比较婉转的表示出对胡『爱』民的不满,只可惜他的示好在王博雄面前似乎没有起到任何的效果,王书记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保持着谦和的微笑:“现在都讲究『党』政分开,乡政府的事『情』……我不便做过多的干涉。”

郭达亮心中这个郁闷啊,敢『情』你王博雄一句『党』政分开就把红旗小学的事『情』推了个一干二净,至于谁最后出来顶雷都跟你无关,老子的委屈要找谁诉说?

【投票有益健康,大家多活动活动手指关节吧!】

http://www.quanben5.com/n/yidaoguantu/259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