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字体:16+-

第二十二章【女主播的反击】(2)

【继续更新为上架预热!】

陈富强窘迫的咽了口唾沫,他原本就紧张,海兰这么一提醒,他更显得手足无措。1 小 说 α..C整理{}

海兰鼓励他道:“照实说,说清楚当时发生的事『情』就行。”

“可是我不骂人说不出来话……”

海兰回头看了看摄像,摄像叹了口气:“得,回头剪辑下就是了。”

陈富强得到了恩准,又酝酿了半天『情』绪:“张扬!**你八辈儿祖宗,你身为『国』家干部,凭什么那么蛮不讲理?我们村的富贵哥只不过在乡政府门口经过,你就放狗咬人,把我富贵哥咬的遍『体』鳞伤,命都差点丢了,我们下清河村老少爷们四十三口人去找你要说法,你诬赖我们攻击乡政府,你还打人,你打完人还不赔钱,你对得起**吗,对得起老百姓吗?我看你比『日』本鬼子都坏!”他心中恨意不消的又加上了两句『国』骂,自然属于『日』后被剪辑的内容。

海兰轻声问:“陈富强,如果我没有听错,你是说张扬一个人把你们四十三个人给打了?这件事是真的吗?”

说起这件事真是丢人啊,陈富强心中暗叹,整个下清河村的人都被他们丢尽了,在电视上可不能承认,陈富强虽然是农民,可是农民也有自己的狡黠和智慧,他叹了一口气:“记者同志,我们都是老百姓,当官的打我们,我们哪敢还手啊?官打民天经地义,民打官罪恶滔天!打了他岂不是要坐牢啊!”

包括海兰在内的电视台的工作人员都被陈富强的血泪控诉震惊了,想不到一个小小的黑山子乡计生办主任竟然敢如此目无法纪,犯下这样的恶行,海兰面对镜头充分发挥了她专业的特长,深感同『情』又义愤填膺道:“中『国』的老百姓是最善良的老百姓,我们某些『国』家干部是不是应该反思一下自己的行为,在他们忘却公仆这两个字是如何书写的时候,是不是可以想一想,他们所拥有的权力和位置究竟是谁赋予给他们的?”

采访完陈富强之后,海兰他们三个走出病房,在一楼走廊听到『女』人的哭声,听到有人抽抽噎噎哭道:“人家只要塞点钱给计生办主任……就能生二胎三胎……咱们没钱就只能引产……可怜……是个男娃儿啊……”哭声变得越发惨淡。

海兰听得心酸,本想去采访采访,可是那家人‘蓬!’地一声关上了房门,似乎不愿给她这个机会。

第二天一早电视台的采编车就离开了黑山子乡,这多少让张扬感到有些意外,他本以为海兰一行还要去红旗小学采访,却想不到她竟然做出了这样的选择,张扬并没有意料到,海兰因为他昨天中午的拖延战术而意识到红旗小学肯定被他们事先做好了工作,自然就没有了新闻价值,所以悄悄离开后,辗转几个乡村调查了当地的计划生育工作『情』况,调查的结果让这些电视台的工作人员大惊失『色』,黑山子乡几乎村村都有超生现象,家家都有几个孩子,他们特地走访的下清河村『情』况尤为严重,而且那些超生家庭振振有词的说缴过罚款了,生孩子合法。

(QuanBeN5)com(全。本*网)

在下清河村采访期间,自然遇到了几个被张扬殴打的老百姓,提起这个计生办主任,他们众口一致的声讨起来,连大胡子司机都意识到昨天那个笑眯眯的小张主任是混进干部队伍的坏分子,是个不折不扣的害群之马。

电视台放弃采访红旗小学,转而偷偷访问黑山子乡的计生问题,这还是电视台工作人员离开的当天下午,才被下清河村觉悟较高的『党』支部书记回报上来的。这件事直接汇报到了副乡长郭达亮那里,郭达亮本来也没有觉得是啥大事,他现在可谓是心『情』大好,种种迹象表明,乡长胡『爱』民已经把红旗小学失火事件的责任一力承担了下来,而且并没有连累到自己,这一切都要感『激』王书记,更应该感谢小张主任,如果不是张扬,自己恐怕会成为那个被抛出去的弃卒,正因为出于对小张主任的感『激』,所以郭达亮对这件原不属于自己管辖范围内的事儿多留了个心眼,他第一时间来到计生办办公室,把自己得到的『情』况告诉了张扬。

听说那帮电视台的离开乡里后并没有直接返回春『阳』,张扬也是微微一愣,想不到这帮人居然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更没有想到的是他们放弃了采访红旗小学的打算,转而关心黑山子乡的计生问题。

如果不是因为对张扬抱有感恩的心理,郭副乡长是不会主动屈尊来到他的办公室的,他接过张扬递来的云烟点燃,慢条斯理道:“这件事恐怕有些问题,我听下清河村的村支书老李说,电视台走访了不少家庭,还特地访问了上次攻击乡政府和你发生冲突的那几个。”

张扬暗暗琢磨着,海兰搞什么?在黑山子乡呆了一夜,突然转变了念头,放着红旗小学不去采访,反而关心起了黑山子乡的计生工作,这分明是要在自己的工作范围内搞事啊,张扬淡淡一笑:“几个记者罢了!”

“你可别小看记者,只要他们愿意,黑的能够说成白的,白的也能变成黑的,小张啊,最近乡里出了不少的事『情』,这种敏感的时候最好不要节外生枝,我看你还是谨慎些。”

“谢谢郭副乡长关心!”张扬礼貌的表示感谢,不过张扬还是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里,他只不过刚刚担任黑山子乡的计生办主任,而且他痛打那四十多名下清河村村民的事『情』得到了广大乡领导的认可,派出所也带着那帮人回去录了口供,往大『处』说县委书记李长宇对自己当时的『处』理方法也是默许的,他才不会怕那些村民胡说什么,至于那个海兰,一个『女』记者还兴得起什么风浪?张大官人虽然对美丽的『女』『性』充满了浓厚的兴趣,可是他毕竟是一步从封建社会跨越到了社会主义新社会,骨子里还是有着很重的男尊『女』卑的概念,也就是说除了对『女』『性』的局部三点重视,其他方面还是表现出轻视的。

所以郭达亮说完,张扬也就随即把这件事搁到了一边,直到当晚的晚间新闻中播出了对黑山子乡计生『情』况的采访实录,张扬才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女』主播海兰美丽的躯壳下居然掩盖着一颗如此歹『毒』的心,至少张大官人目前这样认为。

专题新闻播出的时候,张扬正在配置『药』茶,他将这种『药』茶命名为清心茶,是利用山里野生的春茶混合几种草『药』制成,有安神补脑的作用,他是准备带给妹妹赵静的。

听到新闻中提到黑山子乡的时候,张扬放下手中的活抬起头来,电视画面上正播出着采访陈富强的场景,虽然这厮的脸上已经被打上了马赛克,张扬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的真实身份,也听到陈富强的血泪控诉——我们都是老百姓,当官的打我们,我们哪敢还手啊?官打民天经地义,民打官罪恶滔天!打了他岂不是要坐牢。

借着镜头就闪回到海兰那妩媚的小脸蛋上,明澈的眼睛中似乎还闪烁着泪光,她动『情』道:“中『国』的老百姓是最善良的老百姓,我们某些『国』家干部是不是应该反思一下自己的行为,在他们忘却公仆这两个字是如何书写的时候,是不是可以想一想,他们所拥有的权力和位置究竟是谁赋予给他们的?”

张扬愣了,他马上意识到『女』主播口中的某些干部肯定指的是自己。虽然通篇都没有提到张扬的名字,可是这整个新闻专题针对的就是自己,张扬意识到这件事恐怕会造成恶劣的影响,想起郭副乡长下午时对自己的好心提醒,不由得有些后悔,自己的政治素养实在太差了,对事『情』后果的判断明显出现偏差,这就是没有敏锐的嗅觉,没有前瞻『性』,官场大忌啊!张大官人并不害怕后果,他郁闷的是自己居然犯了这么低级的错误,原本电视台采访红旗小学的事『情』跟他无关,他居然惹火烧身,更让他郁闷的是,这厮发觉自己可能对『女』『性』没有那么大的魅力,在陪同海兰观赏了一幕如此刺『激』『性』的动物野战之后,仍然没有让这位美丽『女』主播对自己产生任何的好感,非但没有产生好感,甚至可能让人家产生了极大的怨念,否则何至于放弃采访红旗小学失火事件,转而到自己负责的一亩三分地里来挑事?

望着海兰握着黑『色』麦克风慷慨『激』昂评说的画面,张大官人忽然想起昨天自己给她夹金钱『肉』的『情』景,张扬愤愤然想到,早知这『女』人会这么颠倒黑白,当初真应该把一整根驴鞭塞到她嘴巴里。

【预订保底月票,章鱼新年新书新面貌,敬请期待爆发中!】

http://www.quanben5.com/n/yidaoguantu/259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