佣兵魔妃
字体:16+-

第九十二章 淳于一叶的心

妖王离殇叶秋一听对方的名字,立刻跪在地上膜拜,“妖王见过天地界之王。”

紫光围绕中的落菲耳一动,天地界之王?那他不就是……

再看向他的身后,麒麟与凤凰并肩站着。

果然,淳于一叶竟然就是天地界的创造者,真是令人震惊的新闻。

那么当初,这只妖王逃出,他知道却没有追回,月骏青身上的妖性怎么解他也知道,甚至他自己就能帮他,却没有说。

落菲眼一眯,隐下眼中的寒气。

“妖王,这两只小妖,我要了。”

“是,王。”离殇叶秋垂下眼眸,他想杀他们,易如反掌,就卖个面子给这已消失万年不见的王。

“走吧。”淳于一叶似是无意的说了句,很快就又是月圆了啊。

走在最后的月骏青眼一动,迅速转身,闪电般闪到跪在地上的妖王面前,举起了手。

那妖王惊诧的抬起头,不敢置信这只妖的大胆。

那暗红色眼中的惊讶还未收回,月骏青的赤色妖气已瞬间划破了它的头。

妖王又岂是那么容易就死,他跪在地上的腿快速后移,月骏青亦步跟上。

两人又打了起来。凭着一股对眼前这个妖王的仇恨支撑,妖气比他低好多级别的月骏青竟一时与他打的难分上下。

一旁的淳于一叶倒是悠闲的找落菲拉起了家常,“小娃儿,我说过,我们会很快见面的,我说对了吧。”

落菲紧紧盯着打斗的二人没有回头,嘴却不闲着,“是挺快的,妖精学院的院长大人。”

“呃……你怎么知道。”淳于一叶被落菲奚落也不生气,尴尬的翘着兰花指抖呀抖。

落菲哼笑,那日的荧光粉,她走以后只有院长才会去看水晶魔石,而那夜,她清楚的看到突然跑出来的麒麟前爪上沾着一点荧光粉的碎末,现在,麒麟却跟在他的身后,还敢说他们不是同一人?

淳于一叶无奈的摸摸鼻子,这小娃儿,真的是太聪明了,聪明的可怕呀!

落菲眼又一冷,不好!月骏青又要输了!

“麟儿,还不上去帮帮那小子。”

麒麟一声怒吼,那只妖王被它瞬间秒杀,只剩下最后一口气。

淳于一叶忽然笑的诡异,那翘起的兰花指不停抚摸凤凰身上的羽毛,用漫不经心的语态说,“小子,你若想变成正常人,除非,你亲手砍下妖王的头,还必须快哦,否则,他一旦断气,你就会成为新一届逃也逃不掉的妖王了。”

那妖王瞪着一双暗红的眼,不相信自己竟要死在一个无名小辈的手中,他艰难的吐出几个字,“你……是……谁!”

“到地狱问鬼去吧!”月骏青像地狱来的残忍恶魔,一刀挥下了他的脑袋,妖王的血溅在他的脸上他感觉一股冷冽的妖气进入了自己的身体,不停的在吞噬着他体内的血液。

目光紧紧盯着躺在地上死不瞑目的妖王,他下垂的眼角含泪,他的嘴唇紧抿,他——死,他也不会告诉他,自己究竟是谁!

他却记住了他的名字——离殇叶秋!

黑色莲花中的淳于一叶诡异的笑更深,妖王走了,魔王该来了。哎,事情,总要有个了结。

这个女娃,他到了这一万年都不来的地方,才终于忆起,为什么他的心不会跳,又为什么只有看到这个女娃,他才会有心跳与痛的感觉。

原来,他们曾经,用的是一颗心……

“你小子,伤心也不至于躲到这洞坑里啊,害得俺们好找。”大头脑的麒麟没有看出气氛的不对,一掌拍在月骏青的后背,月骏青差点又吐出一口血。

他现在感觉身体好虚,似乎体内的血被人抽走了一半,他知道,那是属于那股妖性的血被抽走了,心又喜又忧。

喜的是自己终于成了常人,忧的是若他母后知道‘他’死了,还是他亲手杀的,不知会怎样。

落菲一手扶着月骏青的肩膀,一手做了个封嘴的动作,恶狠狠的瞪着麒麟,“你闭嘴,没人说你是哑巴。”它若执意废话,她不介意把它毒哑。

落菲对月骏青亲密的动作看的淳于一叶心又是一痛,他,用他的心,他的心跳证明,他爱这个女娃,无论前世,今生,还是来世。

他为她穿越人海,每一世的她,他都是看着出生,看着长大。

直到她的上一世,她的意外死亡,他才有机会把她带到这里,让一切重新开始。

他,用身体内原本属于她的心发誓,他要的,只是她幸福。

一边的麒麟见它的前前主人又在神游,无奈的翻眼,哎,前前主人哪,这丫头虽然头脑聪明绝顶,可在感情上从来都是一根筋走到底,就算让魔王出现,只怕到最伤心的还会是你呦!

一个在神游,一个在翻眼,还有一个昂着永远不嫌累的头。

只有这两个眼中没有他人的落菲与骏青才能从这暴风雨来临的前夕感受出一丝甜蜜。

“落,现在,我终于有资格站在你的身边了。”他再也不用卑微的活着。

“你一直都有,只是你自己没有勇气罢了。”

月骏青摇摇头,他不是没有勇气,他是自卑。

落菲扳过他的脸直视他的眼睛,“听着,从现在起,你没有任何理由再逃脱我身边,除非,是我不要你。”

“你敢!你敢不要我!”月骏青眯着眼,语带威胁。

“那你试试看喽!”落菲莞尔一笑,魅惑众生。

神游到前世今生中的淳于一叶刚回神,又看到这一幕,翘起的兰花指指尖一划,黑色莲花落了一片,残缺的地方有一种说不出的美。

哎,算了,他还是不看为妙。

眼中的紫光渐弱,飘着黑色莲花而去。

一旁的麒麟欲哭无泪,它的前前主人,又把它丢下了。

凤凰捏了捏它的厚脸皮,贼笑,早叫你不要跟着你前前主人混,你偏不听,现在,后悔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