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诏天音
字体:16+-

第十六章 悲秋风之动容

吉娜忙着将自己来的时候所穿的苗族衣衫脱下来,浆洗得干干净净的,缝补整齐,放起来,预备偷月亮菜的时候穿。她一边做这些活计,一面轻轻哼着歌,脸上写满幸福的样子。琴言看了却只觉得心酸。打算过去帮她一点忙,吉娜却执意不肯让别人插手,自己独自忙了一整天才做完了。做完了就一个人练剑,一面练了一面笑,练得歪七八糟的,也不知是在做什么。

到了八月十五一清早,吉娜活蹦乱跳地起床时,琴言却病倒了。在**拉着吉娜的手,满脸憔悴道:“妹子,姐姐身上痛得厉害,你陪姐姐一会好不好?”

吉娜吓了一跳,赶忙问道:“琴言姐姐,你怎么了?”说着拿手试了试琴言的额头,她生病的时候琴言和楼心月就是这么试她的。却更是吓了一跳。琴言的额头竟如自己刚练内息时一般,烫得跟火炉子一样。低头一看,琴言也没梳妆,脸色憔悴,平日妩媚的眼睛这时一点水色都没有。

吉娜哭道:“姐姐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琴言道:“没什么。大概昨晚你生病照顾你的时候受了点风寒,大概死不了的。好妹妹,我从小就是孤儿,一直将你当做我的亲妹妹,你能陪我会子么?”

吉娜答应了一声,坐在床边上,伸手抱住了琴言。琴言似乎从这单纯的动作中得到了极大的安慰,轻轻叹了口气,闭上眼睛睡着了。

这一睡睡了两个多时辰,吉娜一些都不敢走开。

琴言在睡中似乎还能感受到周身的痛苦,不断细声地呻吟着。吉娜忧愁地瞅着她不断颤动的睫毛,心中怕得不得了。有心去请楼姐姐过来看一下,但一要走开,琴言的病情就似乎加重几分。

吉娜只好默默地陪着她坐着,一心放在她的病上,其他的事情倒都一时没有想起。

琴言忽然被一阵咳嗽声吵醒了,睁眼看时,吉娜不知从哪里找来一只小锅,折了些干草柴火,正在屋子的一角不知煮什么东西。她哪里知道怎么烧火,所找的柴草半干不湿的,只发出浓烟,却生不出火苗。吉娜将头凑在柴草上吹着,一阵浓烟滚出,将她的眼泪都呛出来了,连声咳嗽。

屋子里都是滚滚浓烟。琴言轻声道:“你在做什么?”

吉娜揉着眼睛走过来,道:“我看你一天没吃东西,你又舍不得我离开,我就找了个锅子,预备在房间里煮点粥你吃。你没被呛到吧?早知道这样,我就先学学怎么烧火了。”

琴言心疼地拉起她手,道:“你快歇一歇,我不饿。没的去做这些粗事,你看,手上都扎了几根刺进去。来,我给你挑挑。”

吉娜赶忙将手抽回来,道:“没事没事。你再躺一会吧,马上就好了。”

琴言倒不好一下子做出病好了的样子,只好躺下了。吉娜跑过去依旧折腾那堆火。琴言教她将湿柴煨在火边上,等干的差不多了再点。这下好得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