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神侠之三绝幻体
字体:16+-

第六十章 恶战终来

上官天云飞快地赶到了冷水雾四女所住的屋子旁,推门就走了进去。进去一看,只见冷水雾四女正聚在一块窃窃私语,四女见到上官天云来了,不由都冷冷得瞪着他。

上官天云笑着走了进去,道:“你们都在啊!吃饭了吗?”冷水雾缓缓站起身,走到上官天云身旁,冷道:“你说,你跟池水华到底是怎么回事?”上官天云心知她迟早会追究的,不由赔笑道:“我跟她能有什么事啊!”冷水雾冷笑道:“没事?没事怎么会在一张**?”

上官天云苦笑道:“水雾啊!你别这样好不好,你应该相信我啊!”这时,冰影缓缓笑道:“我们当然会相信你,不过你不觉得该跟我们解释一下吗?”上官天云缓步走到四女的床前,一头趴在了上面,叹道:“你们看看我的背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四女闻言,不由一愣。

刑雪荷走到上官天云身边,缓缓为他解开衣服,只见他的身上露出条条棍痕,虽然不是很重,但是也把四女吓了一跳。刑雪荷急道:“这是怎么回事?”上官天云苦笑道:“这就是拜那个臭丫头所赐。”

冷水雾怒道:“她为什么打你?”上官天云叹道:“还不是为了逼我学医。大清早的就跑到我的房里要逼我学医,我说晚点学,她就不干了,拿起棍子就跟我打了起来,结果就被你给看到了。”冷水雾怒道:“你为什么不打她啊?你又不是打不过她。”

上官天云苦笑道:“我是打得过她,但是她是池阴阳的女儿啊!池阴阳有恩于我们,我怎么可以打她的女儿呢!”冷水雾气道:“那你就任由她打啊!”上官天云摇头苦笑道:“那还能怎么样!而且,最可恨的是,她让我背医书的时候不许背错一个字,那么厚的医书,谁能保证不背错一个字啊!我背了十几本书,却一连挨了二十好几棍,真是气死我了,那个臭丫头简直就是折麽我吗!真不知道我跟她到底有什么仇。”

这时,彩雅拿出一瓶药水,想要给上官天云擦一擦。正当彩雅要给上官天云擦药水的时候,寒冰小飞蟾突然从她的怀里跳了出来,一把将药水给打到了地上。

上官天云见状,不由气道:“你这个臭东西,没事不好好睡你得觉,跳出来捣什么乱。”小飞蟾“吱吱”抗议两声,接着便

上官天云只觉一阵儿凉爽之感传来,痛感立消,不由笑道:“没想到你这个家伙还真有点本事。”

不到片刻,上官天云身上的棍痕便被小飞蟾舔去了。小飞蟾

上官天云笑道:“这次表现不错,来,让我亲一下。”说着,上官天云就要噘着嘴亲上去。小飞蟾见状,伸出爪子给了上官天云一巴掌,接着便跳进彩雅的怀里,冲着上官天云“吱吱”的叫着,好像是在说他的口好臭。上官天云气道:“真是不识好歹,以后再也不亲你了。”说着,上官天云伸了伸懒腰,闭上眼睛睡了起来。

刑雪荷走到冷水雾的身边,笑道:“水雾姐姐,我早就跟你说天云哥是不会找其他女孩子的嘛!这下你信了吧!”冷水雾皱着眉头想了一阵儿,缓缓道:“恐怕他不会找别的女孩子,但是别的女孩子会找他啊!”刑雪荷愣道:“你说得是池姑娘?”冷水雾缓缓的点了点头。

刑雪荷不由笑道:“水雾姐你就别瞎想了,如果池姑娘喜欢天云哥,那她还怎么会打天云哥呢!”冷水雾似笑非笑道:“这就你不明白了,正所谓爱之深,恨之切。正因为池姑娘非常的爱天云,但是她又得不到天云,所以她只能用这种方法来让天云记住她的存在。”

刑雪荷闻言,不由道:“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天云以后还不得继续受折麽啊!”冷水雾缓缓笑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天云尽快学好池阴阳的医术,那样我们就可以早点离开这里了。不过,我想池阴阳是不会轻易放天云离开的。”刑雪荷不由急道:“那可怎么办啊?”冷水雾正色道:“不管怎么办,我都不会让天云喜欢上池水华的,绝不会。”

大约过了二个时辰,只听外面传来池水华的大吼声:“上官天云!你跑哪去了?还不快来背书。”上官天云猛地从睡梦中惊醒,急忙跳下床来,冲着四女道:“她又在叫了,未免再受皮肉之苦,我得赶快走了。”说着,上官天云飞身便跑出屋门。

冷水雾四女见状,不由面面相嘘,彩雅气道:“真是的,天云哥又被那个女人叫走了,我以后都不能经常见到天云哥了。”冷水雾缓缓一笑道:“好了小雅,等天云学好了医术,我们就赶快离开这里,再也不让天云见到那个女人了。”彩雅还能说什么,只能噘起小嘴,一股不情愿的样子。

就这样,上官天云及冷水雾四女在山上不知不觉地呆了半个多月了,藏书庐内的书已经快被上官天云背完了,只剩下二百余本,已经用不了几天了。上官天云不由心情大好,心想自己的日子终于快熬到头了。而池水华却对上官天云越来越严厉了,有时还会无故发脾气,真是不知道为什么。

这日,冷水雾见山上的米快吃完了,便自告奋勇的要去山下买米。池阴阳虽觉不妥,但是冷水雾盛情难却,于是便同意了。

冷水雾等人在山上呆了半个月,整个百草山的树都快被她们数过来了,实在是无聊之极,难得有这么个下山的机会,实在是要好好的玩一下。不过,冰影及刑雪荷却因为要在山上为上官天云等人做饭,不能下山去了。于是,冷水雾便带着彩雅,两人下山去买米了。

冷水雾带着彩雅找到了当地的市集,先玩耍了几个时辰,接着便开始购买生活用品。两人先买了百十斤大米,又买了两大筐新鲜蔬菜,看到东西都购置的差不多了,两人便决定回山。

冷水雾与彩雅虽然皆有功夫底子,扛个几百斤的东西没有问题,但是两人毕竟是女儿家,扛着这些东西极为不雅,于是两人便找了两个挑夫,让他们帮着把东西挑回山上。

那两个挑夫虽然长得很壮,但是他们却不会武功,所以行得很慢。冷水雾眼看已经到了中午,离百草山却还有数十里,便与彩雅商量一下,决定在这里吃了饭再回去。

冷水雾转身对着那两个挑夫道:“你这里有没有什么大饭庄?”那两个挑夫闻及有饭吃,不由都兴奋不已,其中一个忙道:“有有有,我们这里有很多大饭庄的。”冷水雾点头道:“那你们带我们找一个吧!我们吃了饭再走。”那个挑夫忙道:“好好好,姑娘请跟我来。”说着,便在前面带路。

那两个挑夫带着冷水雾两女走了半柱香的时间,找到了一家非常气派大方的大饭庄,饭庄的牌匾上写着龙飞凤舞的三个大字“一鲜霸”。

这一鲜霸乃是这一带最有名的大饭庄,饭庄内无论是飞禽走兽,还是鱼虾螃蟹,都是应有尽有,而且饭菜做得非常鲜美,故有一鲜霸之名。

彩雅在外面便闻到香味了,不由馋道:“水雾姐姐,咱们快进去吧!”冷水雾笑道:“你可真是个小馋虫。”说着,拉起彩雅的手便走了进去。

那两个挑夫见状,不由也跟了进去。门口的店伙计见到两人破衣烂衫的,不由伸手拦住他们,斥道:“你们干什么?这是你们来的地方吗?给我快滚。”那两个挑夫忙伸手指着前面的冷水雾两女道:“我们是跟着她们来的。”

这时,冷水雾也听到了他们的争吵,回过头来道:“让他们进来,给他们安排一桌饭菜,我算账。”那个店伙计闻言,忙哈腰道:“是是是。”那两个挑夫边进入店中,边冲着店伙计低骂道:“狗眼看人低。”

那店伙计虽然闻及两人骂他,但是自知理亏,也不敢多言了。

冷水雾及彩雅拣了个靠窗的座位坐了下来,一个店伙计顿时跑上来,冲着两女笑道:“两位姑娘要吃点什么?”冷水雾淡淡道:“把你们这里拿手的菜做上五六个端上来就行。”那店伙计闻言,立即大声道:“好嘞!两位稍待。”说着,便跑去了。

冷水雾扫了一眼这饭庄中的人,大多数都是一些富贵之人,不过之中还有几十个武林中人,坐在一起。冷水雾从他们的穿着看出他们是昆仑派及青城派的人,本来冷水雾不想理会他们,不过其中有一个昆仑派的人不断的偷瞄着她们二人,这不禁令冷水雾怒火大涨,要知道,冷水雾从来都是以冷若冰霜对人的,对男人更是冰冷,直到见到上官天云,冷水雾的脾气才渐渐降了点。

此时,那个昆仑派的人竟然敢偷瞄她们,这不禁令她气愤不已,转目怒瞪向那人。那个昆仑派的人见冷水雾瞪向他,不但不知收敛,反而端起酒杯走到冷水雾两女的面前,笑道:“在下昆仑派弟子沈通,人称快刀,不知可否请姑娘共饮一杯?”冷水雾见他竟然敢靠近自己,不由怒道:“马上给我滚开。”

那快刀沈通平日里仗着自己武功不错,而且又有昆仑派给他撑腰,到处都能吃得开,没想到今日却吃了个闭门羹,这不由令他恼羞成怒。再加上又有几个青城派的弟子在一旁窃笑,这更加使他火上浇油,怒道:“不知姑娘身家何处?竟然连昆仑派的人都不放在眼里。”

冷水雾闻言,不由冷道:“别说是昆仑派,就是连少林、武当我都不放在眼里。”沈通闻言,冷笑道:“姑娘说这话不怕闪着舌头吗?”冷水雾冷冷道:“你到底滚不滚?”沈通冷笑道:“如果我说不呢?”

他话音刚落,冷水雾便猛地站起身,飞起一脚便将这个沈通给踹到了三丈之外。这一下,整个饭庄的人都静了下来,怔怔的看着冷水雾这边。

昆仑派的弟子跑到沈通旁边,七手八脚的将他扶了起来。沈通一起身,便冲着冷水雾叫道:“你这个臭丫头片子,老子今天非要教训教训你不可。”说着,抽出腰间的钢刀,飞身扑了上去。

冷水雾冷冷一笑,拿起桌子上的茶杯,甩手便丢了过去。沈通见茶杯来势甚疾,不由忙稳住身形,,挥刀将茶杯劈碎。就在沈通要继续冲向冷水雾的时候,突见眼前袭来一团黑影,想挥刀砍过去已是不及,被它硬生生的砸到了面门上,原来是一把凳子。

沈通被砸得鼻梁折断,嘴角溢血,疼得他满地打滚。那些昆仑派的弟子见状,忙上前扶住沈通。只见沈通捂着鼻子,道:“给我杀了这个臭娘们。”他话音刚落,那些昆仑派的弟子便纷纷抽出兵器,冲向了冷水雾。

冷水雾怒喝一声,道:“来的好,今天我就让你们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说着,冷水雾从怀里掏出一个药瓶,拔去瓶塞,冲着那些冲上来的昆仑派弟子便撒了过去,只见一片青粉从药瓶中撒出。那些昆仑派的弟子首当其冲,被撒了个正着。

冷水雾冷笑道:“这瓶裂身粉可便宜你们了。”她话音未落,那些昆仑派的弟子便一个个惨叫着倒在了地上,双手不断地抓着身体,抓出一道道鲜血淋漓的血痕,仿佛要将身体撕开似的。

饭庄中的客人见状,吓得纷纷跑了,只留下那些青城派的弟子在一旁看得心里直发毛。

这时,那些青城派的弟子中走过来一个虎背熊腰的大汉,冲着冷水雾拱手道:“在下青城派大弟子余万仞,不知姑娘是何人?为何要与昆仑派的弟子为难?”冷水雾闻言,不由冷笑道:“我与他们为难?你难道没见到刚才他们一直在挑衅我吗?”余万仞不由哑口无言,心知确实是昆仑派弟子有错在先,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不过,他看到那些昆仑派的弟子一个个痛苦难当的模样,不由道:“不管怎样,姑娘还是放他们一马吧!你又何苦与昆仑派为敌呢!”冷水雾冷笑道:“如果我不放呢?”余万仞为难道:“如果姑娘不放,那在下就只好用强了。”冷水雾“哈哈”一笑道:“用强?你行吗?”余万仞淡然道:“不管行不行,在下总得为昆仑派的人尽一下力。”

冷水雾笑道:“久闻青城派掌门肖易武功超然,你既然是他的大弟子,武功定然不错了,今天我就领教一下。”说着,冷水雾就欲抽出恋君剑,突然又觉得不妥,转向彩雅道:“小雅,把你的剑借我用一下。”彩雅笑道:“水雾姐姐,你为什么不用你的恋君剑啊?”

此语一出,顿时将余万仞吓了一跳。余万仞指着冷水雾惊道:“你……你就是冷面修罗冷水雾?”冷水雾见身份已经暴露,不由冷冷道:“没错。”余万仞不由转目望向四周道:“上官天云那个魔崽子呢?”冷水雾闻言,立即大怒道:“你再说一遍!”余万仞冷道:“天神教为乱江湖,我奉劝姑娘还是赶快离开上官天云吧!”

冷水雾冷笑道:“你还是顾好你自己吧!”说着,冷水雾一把抽出恋君剑,暴斩过去。余万仞只见一道粉红寒芒摧枯拉朽般斩了过来,吓得他急忙抽出腰间的长剑挡了过去。两剑相撞,余万仞的长剑顿时被恋君剑的锋芒给劈断了,幸好余万仞功底深厚,急忙一个闪身避过了恋君剑的锋芒。

冷水雾看着余万仞冷笑道:“看来青城派的武功也不外如是。”余万仞闻言,虽然嘴上没有说什么,但眼中却充满了不服。

冷水雾见状,冷笑道:“看来你还有点不服!”余万仞不屑道:“你只不过是兵器强于我罢了,并不是武功强于我。”冷水雾将恋君剑收回剑鞘,走到彩雅身边,把她腰间的长剑抽出来,冲着余万仞冷笑道:“今天我就让你心服口服。”说着,飞身攻了上去。

余万仞自身边的师弟手上抓过一柄剑,也攻了上去,招式翻转间,果然寒气逼人。冷水雾冷斥道:“接我这招,冰花朵朵。”只见冷水雾的长剑瞬间点出数朵剑花,犀利地攻了上去。

余万仞见状,不敢大意,大喝一声:“青松迎雪。”但见余万仞手中长剑舞出一片锋锐剑气,狂猛地扫向了冷水雾。

冷水雾突然瞬间变招,冷斥道:“花中刺骨。”顿时,在那数朵剑花之中,又出现了一道锋寒的剑气,笔直的刺向了余万仞。

双剑相撞,余万仞虽然将冷水雾舞出的那数朵剑花击碎了,然而却被冷水雾最后刺出的那招花中刺骨给震得连退了十余步才稳住身形。

冷水雾淡淡一笑道:“怎么样?服了吗?”余万仞大吼一声,道:“再来过。”说着,手中长剑猛旋而起,冲着冷水雾迅猛的刺了过去。此招正是青城派的绝招,剑出青城,威力无比。

冷水雾心知不宜硬接,于是便娇斥一声:“冰花盾。”只见冷水雾舞起手中的长剑,形成一层厚厚的剑影,冰寒无比,就如同一张盾牌似的。

余万仞的剑撞上冰花盾,顿时给弹了回去,冷水雾如影随形,手中长剑接着便刺了上去,余万仞逼不得已,只能一个懒驴打滚避了开去。冷水雾停下身子,笑道:“现在怎么样?服了吗?”

余万仞站起身来,怒道:“你少张狂,我告诉你,少林寺已经发出武林贴,号召江湖中所有的名门正派前去围剿天神教,你们已经嚣张不了多长时间了。”冷水雾闻言,不由大惊,冷道:“你说得可是真的?”余万仞冷笑道:“你爱信不信,反正我们就是去参加围剿行动的。”

冷水雾没空再理他,抓起一旁的彩雅,飞身冲出了饭庄。现在她要赶快回百草山,去告诉上官天云这个惊人的消息。

该来的终究避不过,天下门派最终还是没有放过天神教,选择以围剿来消灭天神教。二十几年前,天神教被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毁于一旦,这一次,天神教能否抵抗得住这次围剿呢?一切还是未知之数。不过,可以想象的是,这一定是一场昏天黑地的惨烈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