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神侠之三绝幻体
字体:16+-

第七十章 无极幻体

上官天云手握仞雪剑,冲着慧觉厉喝道:“老秃驴,受死吧!”说着,上官天云暴冲上前,仞雪剑带起一道无可匹敌的剑气,狂斩了过去。

慧觉见状,不由一惊,暴喝道:“小魔头,来吧!”说着,双掌运起万斤巨力,轰向了上官天云。

掌剑相交,上官天云顿时被慧觉那无匹的劲力给震得连退了十余步,才勉强稳住身形。而慧觉也被仞雪剑的狂猛剑气给轰飞了出去,双掌之上又添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鲜血止不住地流了出来。

上官天云瞪着慧觉,冷厉一笑道:“老秃驴,你就是武功再厉害,也敌不过仞雪剑,哈哈……”大笑声中,上官天云已再次举起仞雪剑猛劈了过去。

慧觉看着不断流血的双掌,心中的恨意陡增,身上散发出使人不寒而栗的杀气。募的,就在仞雪剑已攻至慧觉面门的时候,慧觉突然纵身一跃,

突然,慧觉大吼一声:“万佛朝宗!”但见慧觉的周身顿时幻化出无数的巨佛,一个个森眉冷目,怒气冲冲的瞪着上官天云。

上官天云见状,不由为之大惊,暴喝道:“剑荡天下。”话音未落,仞雪剑已疾旋而起,扫出无数的剑气,凛冽的射向了慧觉,正是“杀无不杀”中的至强一招。

慧觉厉然道:“受死吧!”但见无数以真气幻化出来的巨佛,在慧觉的催动下,一个个犹如洪水猛兽般攻向了上官天云。

上官天云只觉无数寒刺无比的劲力冲着自己轰了过来,呼吸不由为之一窒,当下,猛地将功力摧至十二成,仞雪剑扫出的剑气更加的猛烈了。

佛剑相撞,发出震天动地的巨响声。仞雪剑以其无比锋寒的剑气,硬是死死挡住了巨佛的攻击。然而,巨佛仿佛无穷无尽般不断的从慧觉身上幻化出来,连续不断的攻击着上官天云。使上官天云真气极度的消耗着,仞雪剑扫出的剑气也开始越来越弱,渐渐开始抵挡不住巨佛的攻势了。

终于,上官天云在死顶了数刻钟后,因为真气消耗太大,导致剑招出现漏洞,被慧觉的巨佛重重的轰在了他的身上。上官天云只觉自己全身仿佛全被震碎了般,犹如一个断线风筝,倒摔出去。

冷水雾四女见状,慌忙冲上前去,将上官天云扶了起来。此时的上官天云双目紧闭,嘴角不停的往外溢着鲜血,一片痛苦之色,显然已经受了极大的内伤。四女见状,不由急切道:“天云哥,你怎么样了?你不要吓我们。”说话间,四女的眼睛中已淌出了热泪,显然心中痛苦之极。

冷水雾转过头,怒瞪着慧觉,厉喝道:“王八蛋,我跟你拼了。”说着,冷水雾一个纵身冲了上去,恋君剑高举过头顶,重重的劈了下去。

慧觉看着劈来的恋君剑,不屑的一笑道:“趟臂挡车。”右掌擎起,猛地一拍,恋君剑顿时被震了回去。慧觉紧跟着纵身上前,左掌猛推,重重的击在了冷水雾的腹部。冷水雾顿时暴吐一口鲜血,倒摔出去。

冰影见状,忙一个掠身冲了上去,将冷水雾紧紧抱住,急切道:“水雾姐,你怎么样了?”冷水雾连吐数口鲜血后,才痛苦道:“老秃驴已经不是人可以抗拒的了,冰影妹妹,你快带着天云走,我来拦住他。”说着,挣扎着强站了起来。

慧觉厉喝道:“我送你们上西天。”话音未落,身形已经暴冲上来,双掌夹带着无匹的劲力轰向了冷水雾。

此时冷水雾连抬手都困难无比,怎么挡得住着如此猛烈的一击啊!眼看就要丧身与慧觉的掌下,冰影见状,猛地一推,将冷水雾推倒在一旁,而她却首当其冲,正对慧觉双掌。

眼看冰影已无可避免的就要丧身与慧觉掌下了,突然一个白色的东西自冰影怀里冲了出来,闪电般的射向了慧觉。

只听“砰”的一声,白色东西撞在了慧觉的掌上,顿时给震飞回来,而慧觉也被那白色东西给震的连退了数步,双掌上尽是一片冰气,将他的双掌冻出了一层厚厚的冰霜。疼得他连忙运起功力,涌向双掌,要将冰霜化掉。

冰影上前一把将那白色东西抱住,急道:“小飞蟾,小飞蟾,你怎么样?”原来那个白色的东西就是寒冰小飞蟾。

此时,小飞蟾躺在冰影的手上,不断的呻吟着,神色极为萎顿,显然慧觉那一掌已使他受了严重的伤。

正巧,这时上官天云也睁开了眼睛,当他看到躺在地上的冷水雾及冰影手上的小飞蟾时,不由心中陡然升起一股怒火,眼中的赤烈红焰越发旺盛。

上官天云站起身来,猛地暴吼一声,运起全身的真气冲向了他背后的那第三重任督二脉。

真气撞在第三重任督二脉上,顿时被震散。上官天云只觉一股钻心的疼痛袭遍全身,而那第三重任督二脉却是纹丝不动,丝毫没有被冲破的迹象。

上官天云连冲了数次,不但没有冲破第三重任督二脉,反而把上官天云疼得一个踉跄跪在了地上。

一旁的冷水雾见状,急道:“天云,不要乱冲。每冲破一重任督二脉,都需要一个绝世的灵丹妙药来将你的任督二脉软化,现在你根本没有服过任何灵丹妙药,硬冲之下,只会让你的身体大大损伤,没有任何用处的。”上官天云眼中射着极度血红的赤烈红焰,大吼道:“我不相信。”说着,上官天云再次运起全身的功力,狂猛地冲向了第三重任督二脉。

那浩瀚的真气冲到第三重任督二脉上,犹如撞到一堵无法突破的墙般,全被震散,反窜进上官天云的四肢百骸。

上官天云只觉自己的身体仿佛要炸了般,疼得他“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

冷水雾四女见状,不由大急,慌忙上前将上官天云扶住。刑雪荷泣声道:“天云哥,别再冲了。”上官天云咬着牙道:“不行,我一定要冲开,我绝对不会让你们死在这里。哇!”说话间,上官天云又吐出一大口鲜血,眼中的赤烈红焰渐渐褪去,变回一双疲累至极的眼睛。显然上官天云的内伤已经太过严重,连前两道任督二脉都已经关闭了。

上官天云感到自己的内力大减,不由急道:“不行,不行,我不可以就这么放弃。”说着,上官天云又要强提内力,冲向那三重任督二脉。然而,他却发现自己连一丝丝内力都提不起来了,丹田之中一片空无。上官天云只感到自己的身体仿佛快要干枯般,一阵阵的晕眩袭了过来。

上官天云忙急叫道:“我不可以晕,我不可以晕。”然而,晕眩之感还是凶猛的袭来,眼看上官天云就要忍不住,晕过去了。突然,一股寒气喷在了上官天云的脸上,使上官天云顿时冻醒过来,喷出寒气的正是寒冰小飞蟾。

上官天云看着寒冰小飞蟾,累声道:“小飞蟾,谢谢你。”顿了顿,上官天云又叹道:“小飞蟾,你自己快逃吧!我已经没有能力继续保护你了,你去找一个可以保护你的人吧!不过,一定要记得,千万要找一个好人,不要随便相信人。”寒冰小飞蟾听到上官天云的话,双眼紧紧地盯着上官天云,发出异样的神采。

突然,上官天云发现小飞蟾的双眼中滑下了两滴泪水,犹如钻石般清澈透明。上官天云凄然一笑道:“小飞蟾,你跟着我的这些日子,让你受了不少苦,不过,你以后再也不用受苦了。”

寒冰小飞蟾猛地双翅一展,飞到上官天云的面前,伸出小嘴亲在了上官天云的嘴上,接着便猛地飞到了半空。

上官天云凄然道:“小飞蟾,再见。”冷水雾四女也冲着小飞蟾缓缓道:“小飞蟾,保重啊!”彩雅鼻头一酸,趴在上官天云的怀里哭了起来。

就在这时,寒冰小飞蟾突然在半空中停了下来,低下头冲着上官天云及四女“呱呱”叫了两声,接着在它的脸上现出了一种似笑非笑的安宁神色。

上官天云见状,不由为之一愣,刚想催它快走,突然,他发现寒冰小飞蟾整个身子开始不断的膨胀,不一会儿便犹如一个气球般了,而且还在不断的增大着。上官天云仿佛已经感到小飞蟾要干什么了,忙冲着它急叫道:“小飞蟾,不要啊!”

寒冰小飞蟾眼中射出柔和的目光,冲着上官天云“呱呱”叫了两声,紧接着,它的身体便承受不住,“砰”的一声暴开了,喷出一片乳白色的血液,淋在了上官天云及四女的身上。

跟着,从空中又掉下了一滴雪白色的丹丸,那正是寒冰小飞蟾的千年内丹,寒蟾丹。

寒冰小飞蟾为了助上官天云冲破第三重任督二脉,不惜自爆而死,可见寒冰小飞蟾已经将上官天云当成它最重要的人了,甚至比它的生命还要重要。

上官天云伸出手接住从空中掉下的寒蟾丹,凝望着这寒冰小飞蟾以千年修行炼造的内丹,眼睛中忍不住流下了两行热泪,“啪啪”的滴在了寒蟾丹上。

冷水雾四女看着寒蟾丹,眼睛也全都留下了泪水,与小飞蟾相处的这些日子,已经使她们之间产生了浓厚的感情。

冷水雾对着上官天云哽咽道:“天云,这是小飞蟾以自己生命换来的寒蟾丹,你快吃了吧!不要让小飞蟾白死。”

上官天云闻言,猛地抬起头瞪向了慧觉,此时,慧觉已经将手上的寒冰差不多都消掉了,正要向上官天云冲来。

上官天云暴吼道:“慧觉老秃驴,我上官天云今天要你血债血偿。”说着,上官天云猛地将寒蟾丹送入了口中。寒蟾丹一入口,顿时便有一股冰寒之气涌入上官天云的四肢百骸,并且这股冰寒之气越来越厉,冻得上官天云全身都结了一层薄霜。

上官天云的身体虽然奇冷无比,但是他所受的内伤却在飞快的痊愈着,不到片刻,上官天云便感觉身体之中已经充满了真气了。

这时,只听慧觉大喝一声:“小魔头,拿命来。”话声未落,身形已经暴冲过来。

上官天云暴吼一声:“三绝幻体第一重。”只见上官天云猛地提起真气冲向了背后的那第一重任督二脉,“啪啪”两声,第一重任督二脉随即被冲破。上官天云眼中顿时射出骇人的幽蓝魔光,变成了超级幻体。然而,这只是开始。

只听上官天云再次暴吼一声“三绝幻体第二重。”话音未落,上官天云体内的浩瀚真气顿时涌向了第二重任督二脉,又是“啪啪”两声,第二重任督二脉随之被冲破了。上官天云眼中顿时射出了骇人欲绝的赤烈红焰,变成了终极幻体。然而,这还没有结束。

上官天云又暴吼一声:“三绝幻体第三重。”声音才出,上官天云体内的无涛真气顿时又冲向了第三重任督二脉。第三重任督二脉依旧如同铜墙铁壁般,将上官天云的真气完全挡住了。上官天云只觉全身一阵儿剧痛,不由再次暴吼一声,凝聚起全身真气,又冲向了第三重任督二脉。

第三重任督二脉虽然再次将上官天云的真气挡住了,但是,已经明显的出现松动迹象。

上官天云强忍住撕心裂肺的疼痛,暴吼一声,体内的无涛真气第三次冲了上去。任督二脉死死的把守着最后关卡,死命的顶着上官天云的冲击。

上官天云只觉全身仿佛要碎裂般,但是他仍旧不放最后一口气,大吼道:“小飞蟾,助我。”话音未落,上官天云体内的那股冰寒之气顿时将那第三重任督二脉紧紧包裹起来,强烈的冰寒之气将第三重任督二脉冻得又硬又脆。

上官天云运起最后的真气,大吼着冲向了第三重任督二脉,但听“咣咣”两声,第三重任督二脉终于抵受不住上官天云的连续冲击,从中分开。

霎那间,上官天云的体内涌起一股无可言喻的强大真气,无涛的杀气形成一个黑云层,将上官天云包裹在里面了。强如慧觉,见到这种状况,也不由急忙刹住了身形,惊愕的看着上官天云。

上官天云到现在终于变成了三绝幻体的最高幻体,无极幻体。

无极幻体所代表的是功力的最高境界,同时也是噬杀之念的最高程度。无极幻体一经变成,便永不会恢复正常,他只会让人永远不知疲倦的杀戮。换言之,三绝幻体的最高一重无极幻体,也就是魔鬼的代名词。

只见上官天云缓缓睁开了他的那双眼睛,在他的眼睛中没有了幽蓝魔光,没有了赤烈红焰,但是却出现了使人心胆俱裂的怒煞白芒,黑色的眼球全都看不到了,带之而来的是一片代表着死亡的白芒。上官天云身上那冷厉的杀气使风云都为之变色,整个大地仿佛都笼罩在上官天云剑下。

仞雪剑感受到上官天云的无匹杀气,发出一股股的龙吟之声,显然已经感到了极度的兴奋。

慧觉见到上官天云的模样,也忍不住退了两步,眼睛惊骇无比的看着他,仿佛在看一个从地狱里出来的魔鬼一般。

上官天云的口中募的发出一阵儿使人颤栗无比的笑声,惊的慧觉心中一寒。上官天云厉然道:“慧觉老秃驴,你不是要杀我吗?怎么还不上?”慧觉闻言,怒喝道:“魔头,休得嚣张,看掌。”话音未落,慧觉已擎起双掌暴冲过来,带起一股劈天开地的劲气。

上官天云看着攻过来的慧觉,厉然一笑,缓缓道:“我今天就试试万佛朝宗到底有多厉害。”说话间,上官天云已电射而上,仞雪剑挟起摧枯拉朽的剑气,冲着慧觉便劈了过去。

剑掌相交,慧觉的双掌所打出的掌力,顿时被上官天云劈出的剑气给撕碎,仞雪剑**,迅猛的搅向了慧觉的双掌。

慧觉见状大惊,慌忙抽身暴退,然而,任他退得快,仞雪剑的无匹剑气也仿佛噬天之龙般,狠狠地将他的一根手指给搅了下来,疼得慧觉大叫一声,捂着断指处连退数丈,惊恐的瞪着上官天云。

上官天云厉喝道:“万佛朝宗,不过如此而已。”话音未落,上官天云已纵身跃上半空,仞雪剑高举过头顶,狂猛地劈了下去,霎那间,只见一道摧枯拉朽的无匹剑气笔直的劈向了慧觉,其威猛之势简直像是要将大地劈成两半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