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夺爱:溺宠绝色仙妃
字体:16+-

第两百六十三章 那又如何

"玄袍,孤影。

步伐不疾不徐,出现在皇宫门口。

宫门守卫见着男子,立即毕恭毕敬的低下头去。

整个皇宫上到后宫妃子下到最低等的宫婢太监,没人不认识离王。

便是不认识,也要想尽了办法记住他的样子。

以便能够远远看到他的影子,就转身避走。

离王性情阴冷孤僻,喜怒难测,冷血无情。

在宫中就曾有过不喜一个小婢女抬头看了他一眼,当场剜了婢女的眼睛。

更有过太监不小心踩死了御花园里的一朵芍药花,被离王一脚踹死。那个太监还是在皇后娘娘身边伺候的二把手,皇后连吭都没吭一声。

诸如此类事情,只要离王入宫,便时有发生。

所以皇宫里唯一欢迎离王到来的,怕是只有皇上。

如今,除了皇上,连太子都不敢弑其锋芒。

御书房门口,元德海一早站在门口候着,见着君不离,直接将人带了进去,连通报都不曾。

“又自己先偷跑回来了。”龙案后,低沉浑厚的嗓音,带着无奈。

皇帝今四十有余,正当壮年,两鬓却已经染上了风霜。

唯一双眼睛,依旧睿智。

“嗯。”君不离淡淡应了声,将南疆的降书扔到龙案上。

几不可闻的轻叹一声,看着面前的降书,皇帝眼里并未露出喜悦,反而,极是沉暗,“你知,比起让你连年征战为朕开疆拓土,朕更希望你能好好呆在京中,安安稳稳的做个第一王爷。”

不是他不喜欢江山一统,身为天子怎么可能没有野心。

可是,这每一份的降书,都是君不离以命拼杀抢夺回来的。

这每一份降书的背后,也都牺牲了万千生命,染着能汇聚成海的鲜血。

眼前这个冰冷孤戾的男人,连灵魂,都沾满了血腥。

再不是当初那个虽然老成、冷淡,却不乏赤诚的稚童,也再不是当初那个虽然周身冰冷,仍然带着一点柔软的青年。

如今的他,更像是以血维生的修罗。

生命里,只剩下杀戮。

皇帝的话,没换来男子丝毫动容。

走到龙案前,摊开一份羊皮地图,修长食指指着地图上的某一个小点,“下个月,我要出征苍月。”

“那只是个中立的小国,对西玄并不构成威胁。”皇帝抿着唇,极不赞同。

“那又如何。”君不离抬眸,漆黑的眸子没有一点光亮,淡漠无情。

四目相对,半响,皇帝先闭上了眼睛,“君不离,你这又是何苦。”

“半个月后,我率军南下,我来,只是告诉皇上一声。”留下这句话,男子拂袖而去。

御书房内,久久无声。

兵权,在君不离手里,如今就算是皇帝,都没有了命令他的能力。

走到这一步,君不离花了五年。

朝中,没有一个人敢喊出反对的声音。

“是幸,还是不幸。”望着大开的书房门,皇帝失神低喃。

元德海蓦然垂下眼睛,无言以对。

谁都想不到,会变成这样。

苍月国,在这片大陆的地图上,小得只有一个点。

疆土小,人也不多,整个国家不过数万众。

能在强国环视中屹立不倒,仰仗的就是地理位置非常巧妙。

伫立在三大国的中间。

各国之间相互忌惮,反而给了苍月国喘息的空间,就这么存活了下来。

苍月国都,君府。

“女儿,爹回来了,快点出来,看看爹给你带了什么礼物。”高大魁梧的中年男子大步跨进门,大嗓门嘹亮,震得园中飞鸟噗楞楞飞散。

“回来便回来,大呼小叫作甚,没得吓着羡儿。”厅中女声传出,不满的呵斥。

男子忙闭上了嘴,傻呵呵的摸摸后脑勺,把脚步也放轻了几分。

女儿大病未愈,身体还虚弱,吓不得,是他鲁莽了。

走过回廊,就是大厅,将怀里的礼物抱着,小心走进厅里,对着并做在厅中的贵妇跟少女咧嘴笑。

献宝似的把礼物送到斜坐在圈椅上的少女面前,“女儿,你看,快看,这个礼物你肯定喜欢。”

少女一袭白衣,眉眼如画,只是脸色稍显苍白,见着男子如此模样,扬唇一笑,“谢谢爹,别说什么礼物,就算你摘根野草回来,女儿也喜欢。”

明明是无奈的话语,听在男子耳中就是世上最好听的话,窝心得不行。

女儿最喜欢他这个爹爹。

一旁,贵妇横了满脸蠢相的男人一眼,眼中却尽是笑意,“整日里上街寻宝,看看,这次又寻回什么别人不要的货色来。”

“怎么是别人不要的货色,这是刚从别国进回来的白狐皮,我为了抢这个,还跟姓胡的打了一架,我赢了!”

母女二人嘴角齐抽。

“眼见着再过几月天就冷了,这个白狐皮正好给女儿做个围脖,嘿,我女儿这么漂亮,带上这个就更漂亮了。”

君羡默默将脸扭到一旁,不太想说话。

贵妇则咬牙,一手拧上了男人的耳朵,一手指着外头,“你看看这是几月,这是六月!最热的时候你去跟人抢狐皮?抢回来压箱底吗!”

耳朵受制,男子龇牙咧嘴又不敢挣开,“现在都六月了,再过三四个月就冷了,现在买正好嘛。”

“我看你不是想买狐皮跟人打架,你是想打架才去抢狐皮吧!”河东狮吼。

君羡在两人旁边,无声的比了个大拇指,老娘,你真相了。

被真相的男人,蔫了下来,笑容里带上了讨好,不敢说话。

每次只要他这副忠犬的表情一出,夫人就会心软,男子运作娴熟。

果然,贵妇撇了下嘴角,手松开,一把抢过那块白狐皮,“算了,买都买了,我让人做成围脖放起来。”

顿了下又道,“下次姓胡的肯定会来找场子,你要是敢输,我让你好看。”

男人立即将胸脯拍的邦邦响,“就那个弱鸡,哪里是我的对手,夫人放心,我肯定不丢你跟女儿的脸!”

君羡唇边莞尔,支着下巴饶有兴致的看夫妻俩斗嘴。

这是她认下的爹娘。

成了凡人,成了有爹娘的人,终于有机会亲身体会一下这种充满宁馨的温情。

感觉,很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