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全能极品妖孽
字体:16+-

第四十四章 打进半决赛

猴子非常麻利的把球再次摆好了,丁红星大力炸球,这一次进了一个二号球,而丁红星开球也很有讲究,他用了一个低杆,母球稍稍后退了一尺多远,停在了球桌中间,而一号球在球堆的顶部,所受的力都被传递给了其它球,球堆散开之后,一号球也停在了球桌的下半部,正好有球下,而且是一个难度并不大的中台球。

丁红星讲解了这一杆炸球的技巧,这种开球可以有很大的机率让下一杆继续有球可下,导致进攻不中断。

一号球不难下,不过三号球贴近底库,丁红星这一杆用了一个高杆加一些右塞,将母球控制到了贴近底库的地方,正好可以进攻三号球,而且带有一些角度,适合下一杆的走位。打这一杆之前,丁红星让几人都过来看他怎么打这一杆,并且跟他们说自己希望把母球停到什么区域,而打出来的效果也让几人叹为观止。

就这样,丁红星这一局打得非常慢,每一杆用些什么杆法,准备把母球停到什么地方,包括怎么k开有难度的球堆以及贴库球,都给几人讲解得非常明白,这让几人有一些茅塞顿开的感觉。

给几人讲解了一些杆法的运用之后,丁红星也将最后一个十五号球击入了袋中,几人又情不自禁的鼓起了掌。这一局丁红星用了快半个小时,可是几人丝毫没有觉得厌烦,都听得津津有味。

打完之后,丁红星拄杆道:“这些基本的杆法运用已经讲给你们听了,你们以后就每天练习一会儿杆法,争取能早日熟练运用。另外,打台球是需要一点大局观的,就像下围棋一样,打这一杆之前就要看到下几杆该怎么走位,这一点现在还没办法教你们,你们可以经常在电视上看一看顶级台球选手的比赛,可以学到很多东西。”

猴子带着些崇拜的道:“红星哥,我也在电视上看过亨德利的比赛,我觉得你的水平不比他差啊!什么时候你去跟他比一场怎么样?”

丁红星笑了起来:“亨德利啊,现在我跟他还差得比较远,你之所以觉得我的水平不比他差,是因为这球桌面积比较小,对球的控制相对容易,要是换成那种斯诺克球桌,就能看出差距了。跟他比一场?希望几年之后有机会吧!”

小龙和猴子他们也纷纷给丁红星打气,丁红星又道:“我觉得你们可以去买一张斯诺克的球桌,用来练球,那个比这个难度要大得多了,但是能够让你们对母球的控制更加精确。”

小龙立马指着一个看上去只有十几岁的少年道:“让他爸做就行了。”

那个少年也点起了头,原来他叫做胡祖玉,他的父亲是一个木匠,手艺相当不错,常征这里的台球桌都是让他做的,可谓价廉物美。在这里打了几次球,丁红星也觉得这里的球台质量不错,他问胡祖玉:“那你爸会不会做斯诺克的球桌?”

胡祖玉道:“只要知道尺寸,他就能做出来。”

胡祖玉看上去又瘦又小,稚气未脱,在丁红星面前也是畏畏缩缩的,不过说起他爸爸的手艺来,他有一种由衷的自豪感,让丁红星想起了自己前世跟别人说起自己爸爸时的那种自豪感。

丁红星点头道:“行,那就让你爸爸做一张,尺寸弄标准一些,材料用好一些的,尽量跟标准的做得一模一样,这样对你们的台球技术提高是有好处的。”

丁红星说完便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电子表,已经快到中午了,自己也该回家了,回家吃过午饭,休息一会儿,就该去球场了,下午三点就举行比赛了。

想到这里,丁红星不由得感叹起来,现在自己可真是忙啊,一天到晚都没有什么闲下来的时间,幸好自己由于坚持锻炼,精力十分充沛,不然的话还真有些受不了呢。

吃午饭的时候,丁跃进问道:“红星,你今天下午有比赛吧?”

丁红星点头道:“是啊,今天下午是四分之一决赛,对交通局。”

丁跃进道:“几点比赛?”

“三点。”

丁跃进对沈淑珍道:“那今天咱俩去看儿子踢球吧。”

沈淑珍欣然点头道:“行,今天咱俩不上班嘛,当然去看儿子踢球。”

丁跃进道:“那你现在喜欢看球吗?”

沈淑珍摇头道:“不喜欢,我就喜欢看咱儿子踢球。”

丁跃进哈哈大笑,丁红星也不由得莞尔。

下午比赛之前,农行熊行长专门到场鼓励球队队员们,据他说,如果打进了半决赛的话,市委书记徐东成同志很有可能会亲自到场观看比赛,希望球员们发扬努力拼搏的精神,踢好这场比赛。

其实不需要熊行长专门来鼓励球员们,丁红星等三名外援有物质刺激,自然斗志旺盛,而农行的球员们这几场比赛连续胜利,上一场比赛当中他们还好好过了一把瘾,进了不少球,现在也正是斗志昂扬的时候。

比赛一开始,农行队就向交通局队的腹地发起了猛烈的进攻,交通局队只有招架之功,并无还手之力。

其实如果去掉丁红星的话,交通局队的实力绝对不在农行队之下,他们的外援也是桂城著名的野球高手,实力也相当不错,可是多了一个bug般的丁红星,场面就完全倒向了农行队一边。

最终,农行队以极其旺盛的气势毫无悬念的八比零大胜交通局队,丁红星同时上演了进球和助攻帽子戏法,卞双喜进了两球,田军进了一球,张祥华也进了一球。

谢副行长还是在最后几分钟上了一下场,上一场他打了半场球,瘾是过足了,不过之后两天都浑身有些酸痛,今天是不敢再上那么久了。

打进半决赛让熊行长喜不自胜,下一场半决赛听说徐书记很大可能会到现场观战,那么他就可以跟徐书记近距离接触了,虽然他们金融系统的人事比较独立,可是徐书记毕竟是个副厅级的实权高官,能够跟他把关系搞好,绝对是一件好事。

难得徐书记喜欢足球,如果农行队在半决赛中表现出色,入了徐书记的法眼,那自己在徐书记眼中的印象一定也会更深刻一些了,以后借此跟他拉上关系也说不定。

一想到这里,熊行长看张祥华也是非常顺眼了,这小子不但会来事,办事能力也不错,这么短短几天的时间,他就找来了几个这么出色的外援,看来他还是值得培养一下的。

赛后,熊行长再次亲自带队来到了桂城饭店,订了一个最大的包厢,点了最好的酒菜,准备好好犒劳一下球员们。

当熊行长在赛后得知场边的丁跃进夫妇是丁红星的父母时,他立刻大力邀请丁跃进夫妇一起去桂城饭店吃饭,因为他看得出来,现在农行队的场上灵魂就是丁红星,要是没有丁红星的话,别说打进半决赛了,小组赛有没有机会赢一场都是个问题,既然他的父母来了,那自然要请他们去吃个饭,一顿饭又算得了什么呢?

丁跃进夫妇自然是不肯去,可是耐不过熊行长的热情,再加上丁红星也点了头,让他们去,他们这才答应下来,不过到了饭店的包厢,他们还是很拘谨。

熊行长十分热情的让丁跃进夫妇坐到了自己右手边,让丁红星坐到了自己左手边,亲自给他们倒酒倒饮料,还不时用公筷给他们挟菜,并且赞叹丁跃进夫妇培养了一个好儿子。

丁跃进其实论级别与熊行长也差不多了,可是实际的社会地位跟熊行长就完全不能比了,他一辈子也没有受到过如此的待遇,他当然知道别人这么对他根本不是冲着他来了,而是冲着他的儿子丁红星,是丁红星在球场上出色的表现给他挣了面子,不过越是这样,他越是开心。

丁跃进虽然开心,可是喝起酒来却越发有分寸,他知道这不是在家里或者熟悉的人面前,不能替儿子丢了面子,所以很快他就镇定了下来,跟熊行长、谢副行长等人一人喝了几杯酒就停了杯,倒是表现得很有气度,让熊行长都不敢小视了他,在谈话中熊行长得知丁跃进也是红星机械厂的科级干部,顿时肃然起敬。

丁红星几人还是照例喝了一听健力宝之后,便吃了饭,然后赶到学校去上晚自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