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全能极品妖孽
字体:16+-

第九十四章 问计

丁红星道:“其实经济过热的苗头从去年就开始出现了,去年我国的经济增长率就达到了近十个百分点,而今年首长南巡之后,全国都在追求gdp,经济进一步过热,投资和消费都发生了明显的膨胀现象,前三季度的经济增长率,相比去年同期都超过了百分之十,全年经济增长率超过百分之十已成定局,甚至可能直逼百分之十五的高位。经济高速增长有时候是一件好事,可是增长太快就不是好事了,会造成许多弊端,比如引发通货膨胀,今年的物价涨得多快熊行长应该也有感觉吧?”

熊行长又点了点头。

丁红星继续道:“今年人民币贬值很明显,在黑市上,人民币对美元已经跌到了一比十一,这是一个可怕的数字。而经济过热表现在金融领域就是银根过松,主要就是贷款审批放松,贷款大量放出,手续不全,抵押物不全的贷款比比皆是,这在客观上造成了大量国有资产的流失,而通货膨胀又让老百姓的日子越来越艰难,这是不符合中央领导人发动改革开放的初衷的,因此,中央势必要对此进行宏观调控。”

“我国进行改革开放之后,已经有过几次宏观调控了,每一次的调控周期都在三年左右,比如最近的一次,就是从八七年开始,九零年结束,八七年同样出现了经济过热和银根过松的现象,与今年的情况极其相似,在中央的宏观调控之下,我国经济才得以平稳着陆,不至于崩溃。那么这一次的经济过热,中央同样会进行宏观调控,而对经济领域的宏观调控,往往就是从对金融秩序的整顿而开始的。”

“既然是要整顿金融秩序,那么,首先要整顿的当然就是那些违规贷款和手续不全的贷款,另外,还有一个现象也值得注意,那就是高息揽储和存款贴水现象,这同样是违规的,我建议你最好是现在就开展自查自纠,首先在自己内部把这些清理一番,这样,在随后到来的整顿中才能打有准备之仗,立于不败之地。”

熊行长越听越惊讶,这丁红星哪像是一个十几岁的中学生?这简直就是一个在金融领域浸**多年的专家嘛,把这些年国内经济的走向分析得一清二楚,言简意赅,熊行长不由得又高看了一眼。

熊行长哪里知道,丁红星是重生而来的,而且原来就是学财务管理的,对这些东西当然不陌生了,他又有着超越时代的视野,可以说,对改革开放之后的国内经济形势,他就是专家了,没有多少人能够胜得过他了。

熊行长只以为丁红星经常能够接触到长辈透露的高层信息,然后他自己又天资聪颖,所以才有这样的见识。

丁红星这一席话,熊行长是深以为然的,他当上行长,就是在两年前,当时也是国家进行经济调控,紧缩银根,熊行长的前任就是违反了国家的金融政策而黯然下台,调到地区分行担任了一个闲职,熊行长这两年春风得意,不由得也有一些得意忘形,今天得了丁红星的提醒,他想起了他的前任,惕然而惊!

熊行长点头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红星,这样,我让祥华再给你提供一些资料,你能不能帮我写一篇文章?就是上次你建议祥华写的那篇?”

张祥华对熊行长说丁红星建议他写一篇文章,而且他准备让丁红星来写这篇文章,起初熊行长还是有一些不以为然的,他认为就算丁红星再聪明,可是毕竟是一个十六岁的中学生,见识有限,是不可能写好这篇文章的,可是现在听了丁红星的这番话,他改变了主意。丁红星一定能够把这篇文章写好的!

等丁红星写好了文章,熊行长再联系自己在省城的朋友,把这篇文章发表在省城的报纸上,只要上头真有整顿金融秩序的想法,那他这篇文章一定能够给他带来不菲的资本。

丁红星点头道:“行,这篇文章我可以帮您写。”

熊行长高兴的道:“那太好了,大概什么时候可以写好?”

丁红星想了想道:“三天吧。”

熊行长对张祥华道:“那把资料给红星吧!”

张祥华便把自己身上背的一个黑色皮包递给了丁红星,熊行长道:“你连这个包一起拿回去,里面是这两年金融行业违规贷款的一些事例,你可以做一个参考。”

丁红星拿过那个皮包,这是一个国外二线品牌的真皮男式挎包,对于一位行长来说,这算不了什么,不过在桂城乃至内地,还是比较少见的,算得上是一件不菲的礼物了。

丁红星随口说出了这个皮包的品牌道:“熊行长,这个包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熊行长很是惊讶,丁红星只不过是一个中学生而已,却能认得出这个国外品牌,这让他愈发相信,丁红星的来历不凡了,要不然不可能有这么广博的见识。

熊行长道:“你就拿去吧,这个包是我一个朋友从外地带回来的,也不算什么大牌子,值个一两百块钱吧,算是我请你写文章的一点小心意。”

丁红星想了想,便收下了这个包,熊行长并没有骗他,这个包只是二线品牌而已,在这个年代,也许连二线都算不上,也就值这么多钱,不过包的质量还是不错的,有时候他出门也用得上,再说了,他如果拒绝了熊行长的好意,倒显得跟他生分了,对营造双方的关系不利。

丁红星站起身道:“熊行长,张哥,那我就先走了,晚上还要上晚自习呢!”

熊行长和张祥华一起站起来,目送丁红星离开了。

熊行长感叹的对张祥华道:“这个丁红星以后不得了啊,就算他的背后没有徐书记,他长大了也一定是个人物。”

张祥华点头道:“是啊,有时候我觉得,他比我还要沉稳呢!”

丁红星先骑车回了一趟家,把那个包放在了自己的房间里,丁跃进问了一声他怎么不回家吃饭,他说自己又陪老板去看门面去了,丁跃进又问他门面做得怎么样了,头天丁红星还真去看过门面,他告诉父亲说门面下个月就能竣工。

放好皮包之后,丁红星便去上了晚自习,这天晚上,汪捍东又没带晚自习,是尹老师带晚自习,这段时间,他很少带晚自习,总是请其他任课老师帮忙带,这也没办法,这些天他都因为范小庆的事情弄得焦头烂额的,有时候晚上还要去校领导家坐坐,实在没时间带晚自习。

尹老师是个厚道人,汪捍东请她帮忙,她从不拒绝,因此汪捍东找她也就找得最多。

看着面容慈祥的尹老师,丁红星忍不住会想,如果是尹老师接任这个班主任该多好啊,学校干嘛非让汪捍东这个小人来当他们的班主任呢?

不过尹老师在学校并不受校领导的待见,她心直口快,又不会吹牛拍马,得罪校领导是经常的事情,因此她虽然资格老,教学水平高,在学生中威信也高,校领导就是不用她当班主任,她老是只能做个任课老师,工资都要少不少。

这样的事情在这个社会太多了,反而是汪捍东这样的小人更吃得开。

一想到汪捍东,丁红星就在盘算,该想个什么办法把他赶走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