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子令,冥王的俏新娘
字体:16+-

第081章:心魔作祟

风天泽听得出来她是有意要转移话题,不让他去因为过去的事而上,因为她的细心和关心,让他倍感安慰,忽然觉得孤『独』了几十年,终于出现了一个可以让他不再孤『独』的人,想到这些,他不知不觉的笑了,静静的看着她,看出了神,不发一语。

月听灵接触到他那种奇怪的眼神,有些纳闷,疑惑道:“你为什么这样看着我,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

“没有。”他轻柔的回答,视线还放在她身上,半刻都没有移开过,似乎感觉看不够。

看着看着,心里突然产生了一种恐惧感,像是在害怕什么,表『情』瞬间僵凝住,眼里的温柔一并消失,眉宇间布满了冷怒,似乎内心里在做极大的斗争。

看到他突然变成这样,她也跟着紧张,诺诺的问:“小风,你怎么了,脸『色』怎么突然变得那么难看,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

她伸出手,探了探他的额头,发现冰冰的,但却没觉得有什么奇怪,因为他的身『体』本来就比平常人的冰,“身『体』没事啊,为什么脸『色』变得怎么难……唔……”upbw。

话还没说完,突然被人压到马车板壁上,双唇被粗暴的封住,将她想说的话全部都锁在了里面。

风天泽粗暴的截吻住月听灵的唇,一手将她固定在马车板壁上,一手紧紧的抱住她的腰,像是失控的野兽一样,狂吻着她的唇不放,似乎在警告着什么,但又似乎在是享受什么。

“唔……”月听灵被吻得天旋地转,莫名其妙,没有阻止他,安静的呆着让他吻,心里满是疑问。

刚才还好好的,他怎么突然疯狂了,难道是什么血魔咒在作怪吗?

不对呀,现在又不是月圆之夜,他『体』内的魔血不会乱串才对?

怎么回事?

不管是怎么回事,她只知道,不要拒绝他,因为拒绝,会让他受伤。

风天泽一发不可收拾,忽然觉得『体』内燥热难安,原本只是想霸吻她,却不料想要得更多,两手不安分的在她身上游动,拉下了她肩上的衣物,让她两边雪白的香肩『裸』露出来,然后俯首到她的『胸』前,疯狂的侵袭。

“哬……”月听灵感觉到了肩膀上传来冰冷的气息,『胸』前敏感被人紧触着,提气一阵,身『体』紧绷得厉害,急促的呼吸着,整个人都僵『硬』了,结巴的问:“小风,你,你想在这里……在这里……”

想在这里要了她吗——这句话她没好意思说出来,觉得很难为『情』。

听了她结巴不成句的话,他突然的停下了动作,看到她『胸』前的衣襟都被他弄乱了,里面那件粉『色』的肚兜带子已经滑下,坚挺饱满的春『色』若隐若现,顿时让他热血沸腾,但理智却让他停住了一切,亲自帮她把衣服拉好,低粗的喘息着道歉:“灵儿,对不起,是我太心急了。”

QuAnBen5.CoM。全*本*5

他可以不顾一切的在这里要了她,但他却不想伤害她,还有,就是害怕。

明明已经决定相信她了,为什么他却还不能放开所有的接纳她?每次在『欲』火无法控制的时候,他都恨不得直接要了她,但心底的那点害怕突然串出来,逼着他打住一切。

他还在害怕,怕她终有一天背叛他,就因为害怕这个,所有每次在紧要关头,他都无法再继续。

她整理好自己的衣服,脸红的低着头,想到刚才火爆的场面,不免有些羞涩。就因为是低着头,所以才没看到他痛苦的样子,于是低吟娇媚的回答:“没,没关系的,我,我是你的妻子,你不需要跟我道歉的。”

夫妻之间发生这样的事很正常的吧,但为什么她还是那么紧张、那么尴尬呢?

也许是第一次,所以才那么生涩。

但有一件事她不明白,他刚刚明明已经不能控制自己,为什么到了紧要的关头突然停下了了呢?我怕伤害到她,还是不想碰她?

她不知道。

风天泽调整了一下心绪,让自己平静下来,看到她已经把衣服整理好了,于是用矛盾的眼神看着她,叹息的哀求:“灵儿,给我时间,好吗?”

月听灵不太明白这句话的意思,疑惑的看着他,重复他的话语,“给你时间?”

为什么他叫她给他时间,难道是叫她等他吗?

“对,给我一点时间。”他不愿意说出给时间的目的,而且也说不出口。

“你要这点时间去证明我是不是会背叛你,对吧?”她猜出了他话中的意思,替他说了出来,虽然有点点生气,但站在他的立场上去想问题,就不生气了。

他们之间的感『情』太浅淡,没有多少惊天动地的山盟海誓,他还不能完全相信她,之所以对她怎么好,是因为喜欢她。

也罢,她说过要对他有耐心,那就给他时间吧。

“灵儿……”他无言相对,很是自责,内心的矛盾让他极其难受,恨不得给自己一拳。

他说过给她一次机会,但他却做不到,他食言了,他是个混蛋。

她握着他的双手,温柔的安慰他,“小风,我愿意给你时间,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完完全全的相信我。其实你是想相信我的,对吧,只是心里在害怕,害怕我会背叛你。不要太自责,这不是你的错,你是愿意相信我的,只是你的心魔在作祟,你还没战胜这个心魔。”

“灵儿……”他伸出手,轻触着她的脸,为自己如此不相信她感到懊恼。

她是如此的善解人意,如此的惹人『爱』怜,让他越来越无法控制自己的去喜欢她,甚至去『爱』她。

然而『爱』得越深,到最后就会恨得越深,希望他所害怕的事不要发生才好。

月听灵眯着眼睛,对他绽放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不希望他再受心魔的折磨,转移话题,“小风,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去抢那个天魔剑呢?”

风天泽收回手,不再因为收心魔的折磨,『情』绪镇静了下来,慢慢跟她说天魔剑的事,“天魔剑是逍遥宫创宫祖先打造而出的旷世奇剑,几百年来封存逍遥宫密室之中,曾经有很多人为剑混入逍遥宫,企图抢剑,但最后都成了天魔剑的血祭品。在我十五岁那年,魔教却以天魔剑为他们教中神剑为由,前来抢剑,两方展开了一场厮杀,死伤惨重。我师父天遥上人,为了保护天魔剑,跟魔教教主向南山展开了生死搏斗,师父打赢了向南山,但向南山却挟持了师母,威逼师父就范,师父不依,弃师母而选天魔剑,向南山就在师母的脸上划了几剑,毁了师母的容貌。”

“你师父也太过分了,居然为了一把破剑连自己的妻子都不要,过分。”她气得是火冒三丈,对那个天遥上人印象极差,总之就是不喜欢他。

听到她大骂他的师父,他有些不悦,但却没有生气,而是好好跟她说:“灵儿,不得辱骂我的师父,知道吗?”

“好啦好啦,不骂就不骂,你继续说吧。”她嘴上不骂,心里骂就好,反正就是不喜欢这个为了破剑连妻子都不要人。

他无奈的摇摇头,知道她在心里骂他的师父,但并没有怪她,继续往下说:

“后来我看到向问天偷偷的潜入了密室,想偷取天魔剑,于是前去阻止,抢先一步拿了天魔剑,无意之中拔剑跟他对峙,结果被剑反噬,失去控制,狂砍乱杀。师父看到我拿天魔剑,以为我没得救了,谁知我只是失控杀人,并没有让剑杀我自己,师父尤为震惊,立刻割伤我的手,以我的血为引,注入天魔剑,从此,天魔剑认我为主,但我却也因此中了血魔咒。向南山看到天魔剑已经被我降服,生怕我用天魔剑狂杀,所以弃下师父,率众离去。师母怨恨师父弃她选剑,离开了逍遥宫。师父深感内疚,所以命人打探师母的消息,至今杳无音信。”

听到这里,月听灵最气愤的不是什么天魔剑,而是天遥上人,忍不住又骂了他一顿,“什么嘛,居然保护不了,当初又何必娶呢?烂男人一个。”

风天泽再一次的提醒她,“灵儿,不准辱骂我师父,不管他做错了什么,他还是我师父。”

“好啦好啦,我不骂就是了。小风,你那中的那个血魔咒能解吗?”

“天魔剑煞气太重,如果得到净化,血魔咒自然破解。”

时之间无。“那你就拿去净化啊!”

“能够净化天魔剑,必须拥有纯灵之心的人,普天之下,恐怕没有这样的人。”

“什么是拥有纯灵之心的人?”

“一颗纯净的心,无『欲』无念,无埃无尘,没有受到世间任何污染的人心。”

听到这个定义,月听灵立刻想到答案,惊呼的说出来,“婴儿啊,婴儿刚出生,无『欲』无念,无埃无尘,没有受到世间任何污染,它的心就是纯净的心。”

风天泽微笑道:“婴儿知道什么是『爱』吗?要有纯灵之心者的『爱』,才能净化天魔剑。”

“那我没话说了。”

这样的人,到哪里去找?

只怕世间真的没有。

先送上一更,晚点还有一更,(*^__^*)嘻嘻……

http://www.quanben5.com/n/feiziling-mingwangdeqiaoxinniang/235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