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子令,冥王的俏新娘
字体:16+-

第080章:就是个鬼

月听灵穿戴好之后,本想到外面大门去和风天泽汇合,谁知才打开房门就看到他站在外面,顿时开心的笑了,暖暖的问:“小风,这一次怎么没在大门外等我呀?”

有人等着,原来是一种怎么美的事,瞬间能让心『情』清爽了起来,感觉很棒。

风天泽微微的笑了笑,冷漠中暗含着丝丝的温柔,淡然的回答:“哪里等都一样。”

“不一样,我喜欢看到你在这里等,这种近距离的感觉更美妙,好像我们之间的距离已经没那么远了。走吧。”她走上前,挽住他的手臂,和他并肩的走,笑得很灿烂。

他没有拒绝,整个人虽然冷『硬』得像木头,但却是一块任由她牵动的木头,而且只有她才能牵动。

这时,落木走了过来,稍微鞠躬,恭敬的说道:“王爷,王府的侍卫队已经在山下准备好,护送王爷和王妃进宫。”

“知道了。”风天泽对此并没有多大反应,始终还是那副老样子,冷冰冰的。

月听灵早已经习惯他的冰冷,所以没有多在意,不管他多冷,她都很热络的跟他说话,“小风,你说我们这次进宫还会不会遇到魔教的人行刺啊?”

“上次吃了大亏,想必这次不会轻举妄动,遇刺的可能『性』很小,走吧。”他简单的解释,话才刚说完,直接将她横抱起。

这个举动把她吓了一跳,惊讶的问:“你,你干嘛把我抱着?”

“带你下山。”他还是简单的解释,似乎不愿意多说半个字,带着她飞身而去,直奔山下。

她窝在他的怀里不动,一点都不担心掉下来,享受着在她怀里那股坚实而温暖的感觉。

他怀里的温暖,大概只有她才能感受得到吧,因为他隐藏得非常好。

这样也不错,这样一来就没人敢跟她抢咯。

“嘻嘻……”她忍不住的窃笑,两只小手揣着他『胸』前的衣襟不放,像是在把他抓稳,不让别人抢去。

他知道她在窃笑,更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至于为什么会知道,他自己也不清楚,总之就是知道。

这个小『女』人,看来还真不是个省油的灯,这个时候就想『独』霸他一个人,胃口不小啊!

不过,他喜欢。

一个时辰之后,风天泽带着月听灵来到山脚下,但并没有像以前那样放开她,让她自己上车,而是直接把她放到马车上,随后自己也上了车,和她并排坐着。卫听上血。

两人刚上车做好,马车就缓缓前行。

月听灵从车窗看着外面的侍卫,总觉得和以前不大一样,这一次的侍卫个个看起来都很威严,脚步强劲有力,似乎都不是好惹的主,过于好奇,于是就问问:“小风,这些侍卫看起来好像都不大一样,为什么?”

“当然不一样,他们都是南明王府的侍卫,经过特殊的训练,可不是皇宫那些『独』有其表的侍卫能比拟的。”风天泽带着一股强势的自信,对自己训练出人还算满意。

quANbEn5.com全本、网

他从来不会用一些酒囊饭袋做事,要用就用最优秀的。

“上次保护我们进宫的那些侍卫,难道都不是南明王府的吗?”她记得那些侍卫几乎都死了,挺惨的。

不过做侍卫也就是这样,不够强,也就只有被人杀的份,所以要练得一身的好本事,才不会落得被人杀的下场。

“那些是皇上派来的,是宫里的侍卫,都是酒囊饭袋。”

就因为是酒囊饭袋,所以死了才不足惜,没本事就不要当什么侍卫,不然就是自寻死路。

“人都死了,你就极点口德吧,免得他们化成绿鬼来找你算账哦。”她扮鬼脸跟他开玩笑。

他不以为然,冷笑道:“我本来就是个鬼,还怕什么绿鬼?”

“对哦,你可是血煞魔鬼,小风,为什么你月圆之夜会变成血煞魔鬼?”这个问题她一直想问,之前是不敢问,现在彼此喜欢对方,也是时候问了。

“你会因此嫌弃我吗?”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深沉的反问,眼眸里带着哀求,求她不要因此而嫌弃他。

世人之所以害怕他,是因为他会变成血煞魔鬼,换个角度来诠释,他们根本就不把他当人看,而是当鬼来看,所以自然会害怕。

这些年来,他受够这种把他当鬼看待的眼神,只想有个人,能真正的把他当人看待。

“如果我嫌弃你的话,现在就不会和你坐在一起了?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在月圆之夜变成血煞魔鬼,好不好?”她握着他的手,给他安实的感,希望他能告诉她一切。

不管是什么,就算他不是人,她也能接受,只要对她好就行。

风天泽还有些犹豫,感受到她手掌心传来的温暖,看着她清澈的双目,那轻灵动人的眼神,毫无半点嫌弃的意思,甚至有着浓烈的关心,让他冰冷的内心开始有了温度,忍不住将心底的往事慢慢的说了出来,“这是中了血魔咒的缘故,每当月圆之夜,『体』内的魔血就会流串,进而控制人的心『性』,让人失狂,使之变成嗜血杀人的恶魔,血煞魔鬼。”

月听灵听得是一头雾水,根本就理解不了,只好问个明白,“血魔咒,那是什么东西,你怎么会中了血魔咒呢?”

“开启天魔剑所要付出的代价。”他微笑的道,思绪慢慢飘到十五年前,让往事涌上心头。

“不懂。”她虽然是个习武的人,但是对于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师父除了教她武功之外,什么都不告诉她,而她自己从老百姓口中听到的东西也不多,自然不懂这些。

他停顿了一下,脸上带着一点『阴』笑,眼目冒出了邪气,两眼隐隐约约的泛着红光,『阴』沉的说道:“十五年前,魔教不惜一切代价夺取天魔剑,一把旷世奇剑,谁能夺得天魔剑,谁就『独』步天下。就因为天魔剑有这样的威力,所以世人皆想得之,但得到天魔剑的人,如果无法承受它的煞气,必被反噬,成为剑的血祭品,命丧『黄』泉。天魔剑每杀一个人,煞气就会加重,反噬的力量就更强,更难控制。”

“呼……听起来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要也罢。”光听这些都让她『毛』骨悚然了,更何况是去抢。

这种恶心的剑,送给她,她都不要。

“天魔剑的确不是好东西,但却是个有用的东西,即使有许多人成了天魔剑的血祭品,还是有人不要命的去夺取,因为一旦成为天魔剑的主人,那它就一生为你所用。”

“世上好剑多的是,干嘛非要天魔剑?小风,天魔剑该不会在你手上吧?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你赶紧扔掉,它不是个好东西。”

风天泽原本说得挺严肃的,但听了她这些天真可『爱』又不失真实的话语,忍不住笑了,放缓了气氛,不再那么紧绷,轻松道:“有些东西,不是你想扔就能扔掉的。天魔剑的确在我手上,而且已经认我为主,除非我死,否则它会一生追随。当初为了开启天魔剑,以自己的血为引,因此中了血魔咒,也就有了后来月圆之夜的血煞魔鬼。”

月听灵哀愁着一张脸,『欲』哭无泪,不悦的质问:“这种破剑你当初干嘛要去抢啊,还开启,开启它干嘛?你已经是个王爷,有权有势,什么都不缺,为什么还要天魔剑呢?”

他笑了笑,带着一点无奈,在心底叹息,“我从小不在宫里长大,而是在江湖,在亦正亦邪的逍遥宫长大。”upbw。

他还没说完,她有遇到了新的问题,忍不住发问:“你是皇子,为什么不在皇宫长大,却跑到江湖去?”

“这一点我也不知道,我一岁便被送到逍遥宫,直到六岁那年,才见到母妃第一面,第一面,其实也是最后一面,对于这个从小就不在我身边陪着我成长的母亲,我有说不出来的陌生,见她的第一面,我就问她为什么要把我送到逍遥宫,她只说这是为了我好,其他的什么都不说。那一次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母妃,两年后,得知她因生下语芙染病去世,我却一点都不伤心。”

一个原本该有父『爱』和母『爱』的孩子,却没有,这种滋味有多难受,他很清楚。

“小风,我想你娘是真的为你好,所以才把你送到逍遥宫的吧。天下没有不『爱』自己孩子的母亲,我相信你娘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她知道他的伤心,于是安慰他,不希望他陷入这种悲伤的世界中。

“希望如此吧。”他一脸的苦笑,似乎并不接受这样的说法,眼里暗含着恨意。

她不想他伤心,于是赶紧转移话题,“那后来呢,后来你怎么跟天魔剑扯上关系了。”

她知道南冥王的母亲是柳妃,只可惜柳妃已经死了二十年,多说这些往事,只会让活着的人痛苦而又,所以不必多说,她也不想太知道。

有些事知道未必比不知道好,难得糊涂,糊涂的幸福一辈子,何尝不好呢?

三更来晚了,实在抱歉,呜呜呜

http://www.quanben5.com/n/feiziling-mingwangdeqiaoxinniang/235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