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141】手续

第二天还在睡觉,就被大龙催命的电话吵醒。说是今天要去忙手续方面的事情,让我早点起来,然后到楼下等他,他开车来接我。

我接到命令后就起床洗漱,到楼下的时候大龙的车已经在了,看样子他是飙车过来的。车里没有阿呆,这是我没想到的。

“阿呆呢?”我进了车后问大龙。

“他那头猪没半个小时起不来,所以先来接你,现在去接他!”说着车朝阿呆家开去。

没几分钟就到了,看样子大龙真是飙车来我家的。到了阿呆楼下大龙拿出手机打了过去,催了几声后电话里传来马上马上的回答声。然后过了十几分钟阿呆才一手拿着外套光着上身跑了下来。

“事情都办妥了吗?”阿呆一进车大龙就问,应该是在问昨天晚上阿呆提早走去办的事情。

“OK了”阿呆说着做了一个OK的手势。

“现在去哪?”我问大龙!

大龙发动起车子,却卖起了关子,“跟着来就是了!”

既然大龙发了命令我也不敢多话,他说跟着来我就跟着他来。过了大概半个小时,车停在了市公安局门口。看到这个地点我大概也知道了个所以然,看样子大龙是来找郑叔帮忙的。

下了车,大龙大摇大摆的带着我和阿呆向公安局里走去。我生平也是第一次来公安局,以前老以为会犯什么事被两个警察拷进来,死也不会想到第一次来这里的状态时如此的招摇过市,奇怪,这里怎么说也是政府部门,怎么连个关卡都没?说进就给进了?我在心里嘀咕着。

就在这里,身后传来了一声颇有威慑力的声音,“你们几个,站住,谁准你们进去的!”

我脑门一凉,冒出点冷汗,果然是怕什么来什么,前一秒还惦记着怎么没人拦路,没想到这一秒就出来头拦路虎。

我慢慢的转过身,看见一个身穿警服的民警站在我们身后,民警一脸严肃的冲我们喊道,“这里是政府部门,无关人员不能随便进入。”

我露出一脸笑容,上前正要解释,想说我们是来找人的。可脚刚往前跨出一步,就被大龙给拉了回来。我看了眼大龙,大龙却没有看我,反而是看着这个民警,然后说道,“我是来找我家郑叔的,你不会不知道你们局长姓什么吧!”

大龙这句话说的很精妙,为什么说精妙,第一是语气,完全没有半点商量和解释的意思。只是想让他知道我们来的目的,听上去给人的感觉就是我们是来找人的,跟你没半毛钱关系,哪凉快哪玩去。

第二就是内容,大龙用了我家两个字,说明警察局局长是他家的,言下之意这个警察局也是他家的。然后还用了郑叔这个称呼,更加明确了和警察局局长的关系,属于亲戚关系。

最有威力的还是最后一句话,一句反问句。目的有两个,一个是明确郑叔这个人是谁,让他知道是警察局局长,免得他以为是厕所的清洁工。第二个目的是威慑,很多反问句都有这样的作用,潜台词是我家郑叔是你们局长,敢拦我没你好果子吃。

我觉得这个民警脑袋里进行着跟我一样的分析,最后得出跟我一样的结论,这个家伙不好惹。但出于公务员的身份,不能丢国家的面子,更不能失国家的威信,他只好挥了挥手,用一种我们百般哀求后才勉强答应的语气道,“进去吧进去吧,动作快点!”

我们见他松口,转过身继续往里走。我忍不住夸了句大龙,“龙哥,有你的,这么有魄力!”

“呵~”大龙轻蔑的一笑,“这种小角色,你也不看看他衣服上的肩章,白板一个,一看就知道是实习警员!”

大龙这么一说我更是敬佩,不但敬佩敢对警察说这样的话,更加敬佩他的观察能力。不像我,只顾看他那身威严的警服了,哪还想的到什么肩章啊!

进了警局后一切都变得很顺利,没有人再来拦我们。好像当我们也是里面的工作人员一样。更好比处女的**,过了那层膜,后面就变得畅通无阻!

大龙熟门熟路的带着我和阿呆到了一间房门前,抬头一看,门上写着五个全公安局分量最重的字,“局长办公室”。

大龙礼貌的敲了两下门,门里传来了郑叔的声音,“进来!”

大龙得到允许这才毕恭毕敬的推门进去,我们更是不敢出声,跟着大龙走了进去。只见郑叔头也不抬的在桌子上批阅文件,听到有开门的声音便道,“大龙来啦!”

“恩!郑叔在忙啊?”大龙小心的探问。

“没事,快好了,你们坐沙发那等我会!”

郑叔下了命令,我们自然乖乖听从。一个个坐在沙发那瞻仰着人民公仆的工作。不敢说话,更不敢随意走动,屁股挪个位置都怕打扰到人家。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郑叔的这句快好了貌似说的很抽象,让人琢磨不出到底还要过多少时间才是真的快好了。也许对于这样处理大事情的大人物来说,半年之内能解决的事情根本就不叫事情,自然需要半天能搞定的文案都叫快好了。

虽然心里嘀咕,但谁也不敢催他。深怕一个催促坏了市里的大事,这种责任是谁也但当不起的。

当郑叔第N次关上一个文案夹准备另起炉灶的时候,抬起头不经意的看见沙发上坐着三个人。于是这才想起我们的存在。慌忙放下刚拿起的文案夹,拍了拍头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工作的太投入了,让你们久等了!”说着郑叔站起来向我们走过来。

“哪里,郑叔你那么忙,我还要麻烦你我才觉得不好意思呢!”大龙说着客气话。

郑叔到沙发上坐下,面对着我们,然后说,“关于你那个娱乐城,我们公安局这方面需要的手续我已经叫人给你弄好了,一会我让人给你拿来!”

“那太谢谢郑叔了!麻烦您了,百忙之中还要帮我的忙!”大龙继续客气着。

“呵呵~”郑叔笑了一声,“别说的那么见外嘛,你叫我一声叔叔,我就当你是我侄子!一家人别说两家话!”

郑叔说完看了看坐着大龙旁边的我和阿呆说,“这两个就是你的合伙人吧?”

“是~给郑叔添麻烦了!”我和阿呆一前一后客气着。

“呵呵~不麻烦~举手之劳而已!”郑叔说完又打量了我们一下,点了两下头说,“恩~恩,不错,年轻有为~年轻有为啊!”

“郑叔夸奖了,年轻有为的是大龙,我们只有年轻还不够有为!”阿呆的话像是句玩笑,虽然不怎么好笑,但说的恰到好处,逗得房间里笑声一片。

笑完郑叔走到桌子旁,拿起桌上的电话,“喂?把前两天我让你准备的关于那个娱乐城的文案给我拿过来!”短短的一句话,郑叔说的十分有气势,最有气势的地方在于连对方的称呼都没叫。

没一会,办公室的门被敲响。“进来!”郑叔一声另下房门就开了,好像这门是声控的一样。

“郑局!您要的东西!”来人递上一份文案给郑叔,见郑叔接过后差异的发现沙发上多了三个人。此人似乎很少见到这样的场面,或者说很少可以见到和他们嘴里的郑局平起平坐的人。所以忍不住上下打量起我们一番。想知道我们到底是何方神圣。

郑叔翻阅了下文案,似乎觉得没差错,“好了,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可以出去了!”郑叔的话让正在盯着我们研究的人回过了神,突然觉得自己可能失礼了,其实应该是怕我们一不高兴怪罪下来自己但当不起。于是对我们露出一个抱歉的微笑后退了出去。

“大龙你看下,看看对不对!”此人出去后郑叔递过文案。

大龙接过打开,我和阿呆也把头伸了过去。第张纸上开头写着,XX市娱乐场所管理条例,然后下面是一大堆密密麻麻的字,我侧着头也没耐心看,只看着大龙眼珠左右扫动,没扫几下就翻到下一张,然后继续扫视。

大概几分钟后,大龙看完了厚厚的文件,然后对郑叔道,“没问题,谢谢郑叔了!”

郑叔又笑了笑,“没问题就好,我还怕他们偷懒没弄好呢!”

“哪会啊,有郑叔的英明领导,手下人哪敢偷懒啊!”大龙不失时机的拍着马屁。

“好了!郑叔那我们就不打扰了!你还有那么多事情要忙,要是耽误了国家大事那就罪过了!”大龙说完站起身来准备离开。

“好!那我就不留你们了,按理说快中午了我也该请你们吃顿饭,不过你看我这里这么忙!没办法!呵呵~”

“郑叔严重了,我们做晚辈的哪敢让您请吃饭,改天有空我请郑叔吃!”说完两人相视而笑。

正要出门,大龙突然想起什么一样,回过头问,“对了郑叔,消防那边?”

“哦~放心吧,我跟那的负责人打过招呼了,你们随时都可以去!”

“好~那我们走了~郑叔再见!”大龙说完关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