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144】82年拉菲

一个多小时后,带着满心的阴谋我跟在御姐后面出了健身馆。看看四周大龙的车子已经不在了,估计是等的时间太长了不想等就先回去了。

御姐走到她的那辆保时捷旁,然后打开车门喊我上车。我钻进副驾驶座,御姐发动起车子像前开去,这个时候的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

好车就是好车,一路上一点颠簸的感觉都没有,除了加速和刹车时不可避免的惯性以外,其他时间就像是在一个静止的房间里一样。

车子在一家休闲中心停下,我奇怪的问御姐,“喝酒不是应该去酒吧的吗?”

御姐笑了笑,“酒吧太吵,我喜欢清静的!”说完御姐关了车门朝里走去。

路上不知道是偶遇还是这里的安排,一个服务生向我们走来,到御姐面前后毕恭毕敬的弯了弯腰,“御姐,还是老包厢吗?”看服务员这个样子,御姐应该是这个地方的常客,所以和服务生都那么熟。

御姐点了点头,恩了一声,很快又补充道,“把我上次没喝完的那瓶82年的拉菲拿出来!”

“好!请您稍等!”服务生说完转身去取酒。

虽然我没吃过猪肉,但我还是见过猪跑。我想大家都喝过红酒,听的最多的也是82年的红酒,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大家都这么说,所以我也就这么认为,82年的红酒是最好的。看来御姐这种高等人享受的生活果然不一样。

御姐带着我上楼,老马识途的找到一间包厢,然后开门推门进去。这里的门不是我们家里那种前后开的门,而是像日本那嘎达左右摇的门。包厢里的装修也比较日式,没有椅子,只有一张到膝高的小桌子,桌子四周放着坐垫,类似于日本的榻榻米。

这样的装修很有日本的风格,但我想更多考虑的是让喝酒的人喝醉后可以直接躺那睡觉,而不至于从椅子上摔下来。

坐吧,御姐像是到了自己家,进门把随身的包包往地上一放,然后脱了鞋子就往地上一坐。我学着御姐的样子脱了鞋子,然后坐在她的对面。

没一会门就开了,服务员端着酒进来,“玉姐,您的酒!”

“放桌上吧!”御姐看了眼桌子对服务生道。

服务员听话的把酒放在桌上,然后退了出去。御姐打开酒瓶,在我和她面前的高脚杯里倒上红酒。

御姐倒完酒,拿起面前的高脚杯,却不是像电影里演的那样,用食指和中指夹住高脚杯柱。而是很随意的握住高脚杯柱的中间,其他手指自然的下垂。这样的动作虽然没电影里眼的绅士,但看上去很顺眼,没那么做作。也许这才是真正的生活,电影里都是大家对生活的意yin罢了。

御姐拿起杯子在面前晃了晃,杯子里的红酒泛起了波纹,打到杯子内壁上,又慢慢的退下。我很不懂这个动作,以前一直以为只是上等人士故作优雅的一个举动罢了。但今天见御姐这么一做好像不是这么回事。

“御姐这个动作有什么说法吗?”虽然这个问题在御姐这些人眼里可能比较小白,但老师从小教育我们不懂就要问。况且现在学这些还不晚,以后难免还会碰到,比起到时候出糗倒不如现在先让御姐给我上一课。

御姐看了我一眼,嘴角微微上扬,然后举起杯子放到嘴边喝了一小口。“这个呢?是看红酒挂不挂杯!”

“挂杯?什么意思?玉姐你别用那么专业的术语啊,我可没您那么见多识广!”

御姐听我这么一说又是一笑,然后说,“挂杯的意思,怎么说呢!你看!”御姐说着又举起杯子摇了两圈。“好的红酒你这么摇红酒会黏在杯壁上,越好的红酒越黏!这是鉴定红酒好坏的一种方法!”

“哦~”我看着御姐的示范恍然大悟,谦虚的说,“御姐果然是见多识广!”

“呵呵~见多识广谈不上,我刚接触社会开始和人交际应酬那会也是什么都不懂,跟你一样,你以后见多了就会明白的!”

“呵呵~看样子玉姐对红酒很有研究哦!”

“研究谈不上,略知一二而已!”御姐谦虚的说。

“那能不能再问个问题?”我心想反正第一个问题也问了,不如趁机多长点见识!。

“恩!你问。”玉姐好像很热心当老师。

“为什么大家都说82年的红酒好呢?很多酒不都是说越陈越香的吗?”

“这个详细我也没去研究过,不过首先我要告诉你,并不是82年所有的红酒都好,82年的拉菲有名最主要有三个原因。第一,82年在当时是法国比较好的年份,那年的葡萄大丰收,所以用那时候的葡萄酿的酒自然也是比较好。

第二,红酒也不是你说的越陈越香,它有一个最佳饮用期限。现在也正好是82年红酒最香的时候。

第三就是产地,拉菲红酒产地在法国波尔多菩依乐村的拉菲庄园。那里出的红酒在全世界都是有名的,听说至今为止世界上最贵的红酒还是从拉菲庄园生产出来的。”

听完御姐的解说,我感觉整个人都脱胎换骨。好像一下就从平民晋升到上等人的行列一般。御姐见我听的入神,也就讲的更开了,从红酒又扯到了酿酒,酿酒又扯到品酒,反正一晚上都没离开过酒。

在御姐滔滔不绝的受教之中,时间过的很快。一大瓶拉菲红酒早就被我们干完。而且之后叫的两瓶红酒也已经见底。可能是聊的太起劲了,我完全忘记了我来的真正目的,就当我想起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都喝多了。

可能是以前不怎么喝红酒的关系,一瓶多的红酒下去只觉得身子越来越热,然后热的像要融化一样软了下来。眼前的御姐也是越来越模糊,直到眼前完全一片漆黑,我知道自己是真的醉了。

闭着眼睛,我似乎还能听到身边的声音。但却做不出任何反映。只是听到房门被打开,然后传来几个人的脚步声,又感觉自己的身体被抬起,但好像一直抬着,没有放下来的感觉。

我的潜意识告诉自己要醒来,但是不管我怎么努力眼皮好像灌了铅一样重的抬不起,更别说是发出声音。

我突然对这样的状态产生恐惧,好像自己被关在一个黑箱子里,外面有人抬你而你却不知道那些人是谁,要抬你去哪。但就在这样的恐惧之中。我居然奇迹般的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