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236】死里逃生!

推开门,我走了进去,航航也想跟着进来,但是被两个门神挡在了外面,其中一位门神顺手一拉,把门给关上了。我朝里面看了看,沙发上坐着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花白的头发见证了岁月的蹉跎。一副金丝老花眼镜挂在他并不挺拔的鼻子上。

老头翘着二郎腿,两只手撑着一根拐杖,背靠在沙发上正目不斜视的看着我。他的眼光中折射出一丝的寒意,让人觉得有些发毛!

老头的身旁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也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但是显然跟外面的两个人有着明显的差异。具体差在哪里我又有点说不太上来。男人双腿分开,两手交叉着放在胯间,直挺挺的站在那里!

“呵呵~”我刻意的一笑,想要拉近和这个老头间的距离,“老先生!听说你找我?”

老头面无表情,好像我根本不在跟他说话似的,“你就是张晓枫?”

“对!我就是!我们?认识?”我回答道。

“恩~”老头的这个恩并不是在回答我,而是配合着他若有所思的点头发出的自言自语!

老头不回答,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往下说。不过幸好老头并没有停止他的动作,所以我还可以在一旁看着。只见老头看了一眼旁边的男人,男人心领神会,从西装里拿出一张纸,然后递到我的面前。

我一肚子的疑问,接过男人手中的纸,看了一眼。上面赫然出现的几个字让毫无准备的我心里为之一震,“中国工商银行支票!”再往下看,不但心开始震,手还不由的抖了两下,支票填写金额的方格里,在百的下面出现了一个五字,后面还跟着好几个零,我眨了眨眼睛,仔细的一数,1,2,3,4,5,6,六个零。

“怎么~怎么个意思!”看着手中五百万的支票,我有点不知所措,居然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心想难不成这老头想要包了我?这可是天大的新闻,女人被人包养还可以说稀松平常,男人被人包养也说的过去。但男人被男人包养那可就稀奇了,而且还是被一个可以当自己爷爷的男人包养。

不过再仔细一想,似乎又有点不对。就算要包我,我也不值五百万啊!而且一开始我就知道这个老头跟左诗诗有点关系,所以这五百万肯定也跟左诗诗有关!

果然,老头看着我吃惊的样子,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离开诗诗!”

“什~什么?”我没明白这老头的意思。

“离开我女儿诗诗!”老头加大音量重复了一遍,别看老头年过半百但声音还是十分的浑厚,这一次我听的清清楚楚。

这老头是左诗诗的父亲?不会吧,要是不说我还以为是左诗诗的爷爷呢!不过现在这个社会,老来得子的事情也不少见,吃惊了一会后我也不再执着于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