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狂很嚣张
字体:16+-

【236】死里逃生!

推开门,我走了进去,航航也想跟着进来,但是被两个门神挡在了外面,其中一位门神顺手一拉,把门给关上了。我朝里面看了看,沙发上坐着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花白的头发见证了岁月的蹉跎。一副金丝老花眼镜挂在他并不挺拔的鼻子上。

老头翘着二郎腿,两只手撑着一根拐杖,背靠在沙发上正目不斜视的看着我。他的眼光中折射出一丝的寒意,让人觉得有些发毛!

老头的身旁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也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但是显然跟外面的两个人有着明显的差异。具体差在哪里我又有点说不太上来。男人双腿分开,两手交叉着放在胯间,直挺挺的站在那里!

“呵呵~”我刻意的一笑,想要拉近和这个老头间的距离,“老先生!听说你找我?”

老头面无表情,好像我根本不在跟他说话似的,“你就是张晓枫?”

“对!我就是!我们?认识?”我回答道。

“恩~”老头的这个恩并不是在回答我,而是配合着他若有所思的点头发出的自言自语!

老头不回答,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往下说。不过幸好老头并没有停止他的动作,所以我还可以在一旁看着。只见老头看了一眼旁边的男人,男人心领神会,从西装里拿出一张纸,然后递到我的面前。

我一肚子的疑问,接过男人手中的纸,看了一眼。上面赫然出现的几个字让毫无准备的我心里为之一震,“中国工商银行支票!”再往下看,不但心开始震,手还不由的抖了两下,支票填写金额的方格里,在百的下面出现了一个五字,后面还跟着好几个零,我眨了眨眼睛,仔细的一数,1,2,3,4,5,6,六个零。

“怎么~怎么个意思!”看着手中五百万的支票,我有点不知所措,居然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心想难不成这老头想要包了我?这可是天大的新闻,女人被人包养还可以说稀松平常,男人被人包养也说的过去。但男人被男人包养那可就稀奇了,而且还是被一个可以当自己爷爷的男人包养。

不过再仔细一想,似乎又有点不对。就算要包我,我也不值五百万啊!而且一开始我就知道这个老头跟左诗诗有点关系,所以这五百万肯定也跟左诗诗有关!

果然,老头看着我吃惊的样子,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离开诗诗!”

“什~什么?”我没明白这老头的意思。

“离开我女儿诗诗!”老头加大音量重复了一遍,别看老头年过半百但声音还是十分的浑厚,这一次我听的清清楚楚。

这老头是左诗诗的父亲?不会吧,要是不说我还以为是左诗诗的爷爷呢!不过现在这个社会,老来得子的事情也不少见,吃惊了一会后我也不再执着于这个问题。

但老头说的话我还是没明白,什么叫离开诗诗?是想让我离左诗诗远点吗?可本来就不怎么近吧?也就是我住院的时候左诗诗来照顾了我两天,后来不就消失了吗?就算你再有钱也犯不着为了这两天给我五百万让我离她远点啊!

“老先生的话我实在是不明白!我和您女儿本来就没什么关系啊!”我对着老头说道。

“呵呵~”老头笑了笑,却笑的让人那么不舒服。“嫌钱少是吧?”说完老头又朝旁边的男人使了个眼色,男人会意后再次递给我一张纸。

这次我做好了心里准备,接过纸一看,好家伙,又是一张五百万的支票。今天这是怎么了?我是不是在做梦?一眨眼的功夫我就成了千万富翁了?但惊喜之余我还是不忘那满肚子的疑惑。

“老先生!我还是不明白你的意思!”

这下老头不再是面无表情,开始一脸的不满,用极具威胁力的语气道,“年轻人!我劝你见好就收,不要狮子大开口,免得到头来一无所有!要知道我是看在诗诗的面子上才以礼相待,否则我不会Lang费这个时间来找你,只要我一句话明天你死讯就会出现在报纸上!”

老头的话不但极具威慑力,而且听上去也是极具说服力。从一开始的排场到一千万的阵势,我很相信老头只要动动嘴皮子就能让我死无全尸。但死也要让我死个明白吧,总不能做个糊涂鬼。

“老先生!我知道你不是在吓唬我,但我真的不知道你想让我怎么样!你说让我离开左小姐,可我跟左小姐根本连朋友都算不上?就算你让我离她远点,也不用拿一千万来收买我,更不用拿我的命来威胁我吧!”

“你还跟我装糊涂?那天我的手下跟我说,他们找到诗诗的时候诗诗正在你的病房里抱着你,还说是你的女朋友!”

我恍然大悟,没想到那天两个女人一时间的斗气会造成今天这个天大的误会。我又是觉得好笑又是觉得懊恼。眼下也不知道该怎么跟这个老头解释,因为我觉得即使是我解释了他也未必会听,没准还会以为我在找借口骗他,万一他一怒之下当场杀了我以绝后患那我岂不是死的太冤枉了!

“怎么样?这下你没话说了吧!”老头见我半天不说话,逼问道。

“左老先生!那天的事情并不是您想的那样,我知道即使我现在跟你解释了你也不会听,我请你回去亲自问下左小姐,我想左小姐会告诉你真相的!至于这两张支票我是真的不能要!”说完我把两张五百万的支票放到了桌上。

“哼!还用你说,我早就问过诗诗了!”

我放心的叹了一口气,“既然如此,那您应该知道这只是个误会!为什么还如此大费周章呢?”

“误会?诗诗都承认了!还误会什么!”老头这下是真的生气了,朝着我厉喝道,但由于用力过猛,再加上年事已高,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老爷子!您别生气!”站在一旁一直不说话的男人慌忙弯下腰,拍了拍老头的背,老头咳嗽了两声,顺了顺气,停了下来。

什么?左诗诗承认了?这……这不可能啊!我跟左诗诗认识的日子都可以按天算,在一起的时间还可以按小时算。在我看来左诗诗只是想给我个下马威,根本都没把我当朋友。她怎么可能承认我是她男朋友?一切的一切都没有理由啊!

“臭小子,你不想活了是不是!”男人见老头缓了过来,抬起头朝着我喝道。

我一脸的无辜,“误会!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我赶紧解释。

“误会个屁!”男人继续朝我喝道,“现在给你两条路,要不收下这钱!要不留下你的命!”

我一听,便知大事不好,但当时脑子不知道怎么的,一下子转不过弯来,想也没想的就回答,“这钱我不能要!”

“好啊!算你小子有种!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男人说着箭步朝我走来,右手一伸做出鹰爪状,一把掐住我的喉咙。按理说我也算是练过几下的人,但面对眼前这个男人的攻击,我却没有丝毫招架之力,甚至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他锁住了要害。

男人掐住我的喉咙继续往前走,我被逼的倒退几步,最后靠在了墙上。瞧这架势,男人显然是练过的。我只觉得气管被捏到了一起,一时间发布出声也喘不过气,只能眼巴巴的看着男人镇定自若的脸。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我知道用不了多久我就会气绝身亡。但奇怪的是此刻我的心里却平静的很,没有丝毫的慌张,也没有丝毫的恐惧。也许这就是人们面对死亡时的感受吧。我并没有针扎,因为我知道面对一个真正的高手我那两下三脚猫的功夫根本一点用都没有。于其螳臂当车的Lang费体力加快缺氧的速度,不如安静的面对死亡,还能多坚持点时间,也许会有什么奇迹出现。

果然,之所以喊奇迹为奇迹,就是因为奇迹总是出现在人们最需要它出现的时候。我刚开始觉得心跳加快,头脑发晕,包厢的门就被推开了。我努力的侧过头去,看见的人是左诗诗。左诗诗一进门,先是看了左老爷子一眼,然后注意到了她左边被男人掐住脖子按在墙上的我。

左诗诗顿时大惊失色,尖叫着跑过来抓住男人的手想要救出我,嘴里还喊道,“胡叔叔你做什么啊!快放开!”

就在那么一瞬间,男人松开了掐住我脖子的手。但绝对不是被左诗诗拉开的。气管一松开,我猛的吸进一口气,但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气管里一阵难过,不由的剧咳起来!

左诗诗慌忙拍了拍我的背,“怎么样了?怎么样了?没事吧?”

我低着头挥了挥手,表示我没事,但却说不出话来。

“爸!你怎么可以这样!”左诗诗见我没事,转向做老爷子抱怨的说道。

“谁让这臭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做老爷子对自己女儿的语气倒是温和了不少。

“不管怎么样!我不允许你伤害他!”左诗诗任性的说道,不过这句话说的我心里一阵放心,这下总算不用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