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仙尊
字体:16+-

第二章 天级水灵根

妖蝠嗜血,每年初秋都会来袭击一次村庄,想不到今年夏天还没过,妖蝠就来了。妖蝠袭击过的村庄无论家禽家畜,一律被吸干鲜血。韩云曾亲眼见到过村里人被妖蝠吸干鲜血的惨象,那干瘪苍白的面孔满是恐惧。

“小爷死也得拉个垫背的!”手鱼『枪』快如电闪般刺出,把一头妖蝠的『肉』翼刺穿了,奋力掼地上。

其他妖蝠趁机围扑下来,韩云绝望地闭上了双眼。

正这时,天空突然传来一阵嘹亮的鹤鸣,八头白『色』的巨鸟从天上俯冲而下,那些妖蝠尖叫着四纷逃走,跑得慢的马上被利剑砍死了几头。不一会儿,妖蝠就跑得一干二净。

只见八头大白鸟轻盈收起翅膀落地,高傲地仰着长长的脖子游目四顾,像得胜的将军一般。从大鸟上跳下了八名英姿飒爽的少年男『女』。

“喂,黑小子,有没有看到一名穿黑斗蓬的人经过?”一名蓝衣少『女』走到近前,面『色』倨傲地道,看样子应该是这群人的领,长得倒是极好看。韩云不禁皱了皱眉头,心暗暗不喜,不过这群人个个气宇轩昂,背挂长剑,怕是来头不小。

“黑小子,没听到问你话么?”旁边一名白衣俊朗少年喝道,面上升起一股杀气。韩云暗骂一声小白脸,面上却是露出憨憨的笑,摇摇头道:“没看到!”

“哼!原来是个傻大个!”蓝衣少『女』不屑地骂了一声,从怀拿出一块『玉』符扔地上,冷冷地道:“捡起来!”

韩云一愣,这『女』人是疯子不成?

“捡起来!没听到么?”俊朗少年伸手握剑把上,眼杀机隐现。韩云面『色』一黑,怒目瞪着那俊朗少年,握着鱼『枪』的手紧了紧。

那俊朗少年勃然大怒,正想一剑把韩云斩为两段,远『处』的天空爆开了一团红『色』烟雾,凝半空久久不散。

“是辛师叔那边现了『情』况,快走!”八人飞快地跨上了坐骑腾空而起。蓝衣少『女』一指韩云冷喝道:“今『日』且饶你一命,要是看到有穿黑斗蓬的人路过,马上把那『玉』简砸碎!”语气带着不可违逆的傲,说完坐骑一掉头率先向着焰火射起的方向飞去,那个方向正是小河那边。

俊朗少年跨*坐坐骑上目露凶光地瞪了韩云一眼,掉头追赶蓝衣少『女』去了。

韩云轻呸了一口,骂道:“什么东西!”抬起脚就要把那『玉』简踏碎,忽然又停住,把『玉』简拾了起来,只见那『玉』简做工『精』美,一面刻着两把剑,反面是“玄岚”二字。

支嘎!林大叔从门缝探出头来左右瞧了瞧,看到安全了,才放心把门打开,芽菜率先跑了出来。

“云哥!”眼还带着晶莹的泪花。韩云心不禁感动,面上却是绽出灿烂的笑容道:“哭什么?云哥不是好好的么?”说着拍了拍壮实的『胸』口。

林大叔和林大婶这时也走了出来。

QuanbEn5.COM(全。本*网)

“谢天谢地,云哥儿没事就好!”林大婶双手合拾,心有余悸地道。韩云把手的『玉』简递给林大叔道:“林叔,这是什么东西?”

林翰是这村里的教书先生,村也算是德高望重的人物,韩云也是跟他识的字。林翰夫妻年才得一『女』,就是林瑾儿,小名芽菜,宝贝到不得了,早就打定注意招个上门『女』婿,好养老送终。正好韩云为人勤奋机灵,芽菜又喜欢沾着他,两老早就把韩云内定为未来『女』婿了,所以对韩云也是格外的照顾。

林翰接过那『玉』简反复地看了看,摇摇头道:“林叔还真不认得此物,不过倒是听说过离咱村东北边的莽莽群山有一个修仙门派叫玄岚宗,只是那些地方妖兽横行,荆棘丛生,根无路可行,不是咱这些凡人所能到达的!”

“玄岚宗?”韩云自言自语地道,看来刚才那些人应该就是玄岚宗的人了。

嗖!一男一『女』脚踏飞剑破空起来,两人看起来四十岁上下,男的笑容可掬,飘逸不凡,『女』的面沉如水,好像全世界的人都欠她钱一般。

两人来到韩云等人头顶收剑落地,那男子笑咪咪地道:“请问有没有看到一名身穿黑斗蓬,骑着一只青『色』大鸟的人飞过?”

韩云等这才从惊骇回过神了,这两人竟然能够踏着剑天上飞,实太过惊世骇俗了,韩云的心受到极大震动,两眼都放出光来。

“大胆!”那寒冰『女』子扬手射出两道冰锥刺向韩云双目,年男子急忙大袖一拂,把冰锥扫落。

韩云吓出一身冷汗,这『女』人竟然如此狠『毒』,不就是看一眼罢了!寒冰『女』子面『色』微怒,冷道:“柳仁,你这是什么意思?”

年男子呵呵地陪笑道:“张道友,这些都是普通凡人姓,何必动气呢!”

张萍冷哼一声,右手一伸,林翰手的『玉』简便飞到了她手上。

“哼!玄岚宗的人已经来过这里,绝不能让他们抢了先机,他们朝哪里方向走了?”后一句话是向林翰说的。林翰不禁打了个寒颤,支吾着不知怎么回答。寒冰『女』子眉『毛』一竖,身上杀气隐现。

“他们朝那边去了!”芽菜缩韩云的身后一指先前那八人飞走的方向,脆生生地道。那寒冰『女』子看到从韩云身后露出小脑袋来的芽菜,突然眼前一亮,像现什么稀世珍宝似的,两眼放光地走了上来。

“你想做什么?”韩云警惕地握紧鱼『枪』,把芽菜护身后,这『女』人给韩云的印象非常之差,动不动就伤人『性』命。

“滚开!”寒冰『女』子右手一拂,韩云只觉一股巨力扫了过来,身『体』不由自主的向着一边飞跌出去,地上滚出老远。

韩云一骨碌爬起来,正想冲回去拼命,那寒冰『女』子却是哈哈狂笑起来:“竟然是天级水灵根,这地方竟然有天级水灵根!哈哈……”

“恭喜张道友!”一旁的柳仁眼露出妒忌之『色』。

芽菜惊恐地抽回被张萍捏着的手,跑到韩云身边,关切地道:“云哥,你没事?”韩宗擦了一下嘴角,摇头道:“我没事!”

张萍转头对着林翰夫妇道:“这『女』娃是你们的『女』儿?”

林翰夫妇目带恐惧地点着头道:“正是小『女』!”

“以后她就是我水月宗的正式弟子了!”说完身形一闪,韩云还没反应过来,芽菜已经被她提着飞上了天空。

“爹,娘亲,云哥……哇呜……放开我!坏蛋!”芽菜拼命地挣扎起来,林翰夫妇这才反应过来。

“瑾儿……”林婶刚喊了一声便一头急晕过去,林翰追了两步,看到妻子倒地又跑了回来。韩云双目赤,足狂追,只是两条腿如何能赶得上御剑飞行呢,三两下便不见了那凶『女』人的踪影。

韩云颓然跌坐地上,一件黑『色』的物事从天上掉了下来,跌韩云身边,正是芽菜揣进兜里的黑『玉』牌。

韩云刚想伸手捡起,眼前一花,『玉』牌已经到了那名叫柳仁的年男子手上。柳仁面露异『色』地打量着这块『玉』牌,接着又失望地摇了摇头。

韩云冷冷地道:“看够了没有?”韩云现的心『情』糟糕透了。

“嘿嘿,小子,要是换了别人,你有十条命都没了!”柳仁把那黑『玉』牌丢还给韩云,淡淡地道:“那丫头被水月宗看上了,不会有什么事的!不过你们此生怕再没相见之『日』了,这『玉』牌留着当个纪念!”说完脚下祭出飞剑腾空而起。

韩云心大震,爬起来高声大叫:“为什么?告诉我为什么?”

“天道莽莽,凡世悠悠,白云苍狗,弹指一瞬年过,昭华白,或是红颜对孤茔……”

柳仁的身影眨眼间就消失茫茫云海之,听着这似懂非懂的的歌吟,韩云紧紧地握着那黑『玉』牌子,手心都捏破了,脑海只剩下三个字“水月宗”。

韩云好不容易才劝慰好悲伤过的林大婶和林大叔,迈着沉重的步伐回到自己的破房前,这是老苍头留给他的唯一财产。

支嘎!老旧的房门应手推开,出让人牙酸般的响声,韩云失魂落魄地迈了进去,脚踩一块软绵绵的东西上,不禁吓了一跳。

低头一看,竟然是个人,此人全身披着阔大的黑『色』斗蓬,趴倒地上一动不动,像死了一般。韩云第一时间就想到那枚『玉』简,一摸腰间,只摸到那长条形的瓶子,那『玉』简并不自己身上。

韩云『硬』着头皮弯下腰把那人翻了个身,这人倒是长得极瘦小,韩云轻易就把他翻转过来了。只见此人右『胸』衣服破了一个『洞』,半边斗蓬都湿了一大片,地上是一滩血迹,韩云见这样翻动他也没反应,便放下心来,这人恐怕已经死了。

韩云沉吟了一下,还是忍不住好奇,小心翼翼地把斗蓬的头罩揭起,一张蜡『黄』的脸露了出来,唇边还长了两撇胡子,眉『毛』很薄。韩云伸出两指按那人的脖子一侧,觉还有微弱的跳动,这人竟然还没死。韩云收回手,两指捻动着凑到鼻子底下闻了闻,面『色』有点怪异,暗道:“这男子的肌肤竟然这么嫩滑!还擦香粉”韩云有种恶心的感觉。

韩云这时不禁为难起来,这男子还活着,自己要是就这样把他扔出去,好像又有点不厚道。这时那“二胡子”竟然嘴唇动了两下,沙哑着声音虚弱地叫道:“水……”

韩云急忙把平时自己当茶杯用的缺耳茶壶取来,里边还有半壶凉水。韩云把壶嘴凑到“二胡子”的唇边灌起来。

二胡子咕噜咕噜的把半壶凉水喝个『精』光,接着又昏睡过去了。韩云摇了摇头,俯身抱起“二胡子”走到自己堆放柴禾的地方放下,自言自语地道:“是生是死,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身心疲惫的韩云走回自己的竹『床』上,倒头便睡。当醒来时已经是『日』落西山了,一骨碌爬起来,查看了一下那黑袍人的脉搏,好像跳动得有力点了,不禁啧啧称奇,又翻了翻那人的眼帘,唯一的感觉就是此人面皮好像『硬』了些,摸起来很粗糙。

韩云抄起鱼『枪』便出了门,不久便提着两条大草鱼回来了,看来运气还不错。一条给林叔送去,另一条则架锅炖了,自己吃饱喝足后把剩下的鱼汤给“二胡子”灌了一碗。做完这一切,韩云便坐『床』上起呆来,不知芽菜现怎么样了?那恶婆所说的“天级水灵根”是什么东西?

------------

p:书求收藏!求支持!

http://www.quanben5.com/n/juepinxianzun/289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