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仙尊
字体:16+-

第十五章 纳虚戒

第二……

--------

听着木柴劈里啪啦的响声,韩云内心的不安越来越强烈了,全身汗『毛』忽然竖起,下意识地猛转过身来。韩云差点吓得坐到火堆里,只见一对死鱼般的白眼正隔着“不动法阵”盯着自己,那对死鱼眼的主人面『色』苍白如同僵尸,裂着嘴『阴』『阴』地笑着,一身黑袍把全身都罩了起来,就像刚从坟墓爬出来的诈尸。

韩云觉得自己的血液都冻结了一般,手脚不听使唤。那怪人伸出惨白枯瘦的手触碰了一下“不动法阵”又收了回去,死鱼眼翻了翻,似乎思考着什么,伸出腥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嗖的隐入黑暗当。

正当韩云松了一口气的时候,蓬!连环不动法阵剧烈的震动了一下。韩云弹身跳起,噌的抽出长剑,只见那怪人正拿着一把骨刀使劲的砍着法阵。

嘭!嘭!嘭!

连续砍了十多记,似乎奈何不了法阵,嗖的又退入了黑暗当。韩云小心的观察了一会,『操』控着法阵打开一道缺口,迅速地把传讯『玉』符捏碎扔了出去。

嘀!一道绿焰冲天而起,就韩云想要把法阵合上时,一道黑影急扑过来,那白森森的牙齿反射着火光。

噗!一只惨白的枯手从外边伸了进来,正好被合上的阵法夹住了,那枯手五指一弹,五缕黑烟迎面射向韩云。

韩云下意识地动了“木盾术”,一面绿『色』小盾挡了面前,五道黑气击小盾上,出滋滋的声音,小盾的光芒瞬间暗淡下去。韩云来不及震惊,长剑绿芒暴射,砍那惨白枯手上。

噗!手掌应声断落,怪人出一声惨厉的惨叫,断口『处』滴出暗红的血液,断掌地上胡乱地跳动。见那怪人会流血,韩云胆气一壮,把法阵打开冲了出去。那怪人的手还夹法阵上,见韩云冲出来,白骨刀一挥把右手齐臂砍下,向着山坡下逃去。

韩云心一急,双指并拢向前一指,喝道:“木刺术!”

哧!一道绿芒快如闪电般击出,噗!怪人后脑开了花,扑倒地上。韩云有点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右手指,这之前,韩云没有尝试过一次木刺术,只是熟读了《木刺术》的施放方法,没想到竟然一招就释放出来了。

“木刺术!”韩云大喝一声,双指并扰疾指向扑地上不动的怪人。这次倒不灵了,韩云又试了两次均没成功,只好提着长剑走到那怪人一丈多远的地方。

“你到底是什么人?”韩云冷喝道。连喝了两声,那怪人还是一动不动。韩云壮着胆,提着长剑小心翼翼地靠过去,为了保险起见,是释放了一面木盾。绿『色』小盾的的光芒映照下,只见怪人的后脑被开了一个『洞』,鲜血和脑髓都流了出来,死得不能再死了。

韩云一脚把怪人挑翻过来,只见怪人那对惨白的死鱼眼还是大睁着,嘴角还带着一丝『阴』笑,看着碜人。正当韩云准备凑近查看时,那对死鱼眼突然动了一下,倏地变得血红,两道血箭迎面射来。韩云大吃一惊,疾向后弹开,幸好绿『色』小盾一直开启着,两道血箭把小盾射得四分五裂。

QuanBen5(cOM)全,本网

韩云吓出一身冷汗,鱼『枪』果断掷出,噗!钉那怪人的脖子上。

“咦,不对劲!”借着手剑器出的微光,只见那怪人竟慢慢地化作丝丝缕缕的黑气消散了。等了一会,韩云才小心翼翼地走了上去,只见地上只剩下那黑袍和一对恶心的死鱼眼球,韩云机灵灵地打了个冷颤,好像被一双无形的眼睛盯上了。

韩云下意识般一把火把黑袍连同那死鱼眼给烧了,内心的不安才稍稍减弱了点,可是那种被人盯上的感觉还是若有若无。

“咦,这是?”只见黑袍灰烬『处』露出了一枚古朴的戒指,韩云用剑尖把戒指挑起来凑到跟前一看,只见戒指非金非木,外沿刻着“须尔”两个字。

“纳虚戒!”韩云惊呼一声,这怪人的来历一定不简单。韩云试了几次也没办法把纳虚戒上的『精』神烙印抹去,只好把纳虚戒扔进储物腰带,扬手把那黑袍的灰烬吹散,一块半透明的东西也被吹了起来。

“这为是什么?”韩云把这薄薄的东西拿起来,端详了一下,面上露出怪异的神『色』,这块半透明的东西分明就是一件『女』人家用的肚兜,这怪人竟然还是个『女』的?

这肚兜不怕火烧,看来是件好东西。韩云试了一下,觉这半透明肚兜韧『性』极强,用剑使劲砍也砍不破。

“可惜了,要是件背心多好!”韩云把肚兜塞进储物腰带,打算下次遇到芽菜时给她用,顺便敲诈些水月宗的好东西。

这时远『处』传来一阵鹤啼雕鸣,还夹杂着一种怪异的闷叫声和脚步声,好像有数人向着这边冲来。

“韩云,打开法阵!”柳小小的声音从老远传来。韩云面『色』一变,这时他看清了,只见山下出现了一群影影绰绰的人影,这些人走得东倒西歪,速却是不慢,一股浓烈的腐『肉』味冲了上来,用『屁』股想都知道生什么事了。

韩云急忙把阵法打开,柳小小当先降落收起座骑,接着是张吕和聂封,聂封怀抱着面『色』乌黑的吴品,不知是死是活。

“韩云,快点进来!”张吕急吼道。韩云瞟了一眼已经冲到半山腰的腐尸,差点想吐出来,那些腐尸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些连肠子都流出来,地上拖出老远,把自己给绊倒了,有些眼球都吊出了眼眶,面上爬满了白『色』的蛆虫。

韩云转身跑回法阵,那些腐尸已经冲到法阵外围,对着法阵又抓又咬,像妖兽一般。

“快点给吴品放血!”聂封喝道,双手按吴品的后背拼命地催动着灵力。

张吕急忙抽出小刀吴品左手臂那伤口『处』划了个十字形切口,可伤口附近的血好像凝固了一般,流不出来。张吕一咬牙,把吴品伤口附近的『肉』都削去了,黑血这才不停地渗出来。聂封用灵力逼使着尸『毒』流向伤口『处』,吴品的面『色』慢慢地由黑转白,众人不禁松了口气。

当吴品伤口『处』的黑血变成正常的红『色』,柳小小马上取出两包止血散洒伤口『处』,再包扎起来。

“好了,吴品这次算是捡回了一条小命!”聂封擦了一把汗,把昏睡过去的吴品平放地上。

“韩云,你这次做得很好,懂得加强“不动法阵”!”柳小小赞许地拍了拍韩云的肩膀。

韩云指了指外边的腐尸道:“现怎么办,杀也杀不完!”

“这些尸『体』应该是被腐尸虫控制了,腐尸虫怕『阳』光,等到天亮他们自己会退去!”柳小小轻松地道。聂封却是摇了摇头道:“这些腐尸虫应该是人控制的,这背后的人不揪出来,什么『情』况都有可能生!”

柳小小点了点头,面『色』变得凝重起来,韩云心一动,张了张口,后还是没说出来。

聂封眉『毛』一挑,疑惑地道:“韩师弟你有话说?”

韩云只好把那黑袍怪人的事说了出来,不过纳虚戒和那肚兜的事隐瞒了。聂封三人难以置信地望着韩云,韩云只好无奈了施放了一面绿『色』小盾。

“好小子,原来还藏『私』!”张吕擂了一下韩云的『胸』口。柳小小和聂封对视了一眼,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他们倒不好追问韩云的《木盾术》是从哪里学来的。

“聂师兄,你知道那黑袍人的来历么?”韩云岔开话题道。

聂封摇了摇头道:“修真界有不少邪修,他们通过『阴』『毒』的手法修炼,有的是靠吞噬生魂,有的是用生血修炼,不过从来没有敢如此明目张胆的!而且从你的描述来看,那邪修的修为并不高。

不过韩师弟你要小心了,邪修都是单传弟子,那人背后应该还有一名强大的师傅!我看这次坊市你还是不要去了,回山躲着修炼几年稳妥点!”

韩云一愣,咬牙摇了摇头道:“这次坊市我一定得去!”

柳小小点点头道:“我们快去快回应该没问题!”

聂封摇了摇头,沉默了!韩云盯着熊熊燃烧的篝火,那种被盯梢的感觉又出现了。

柳小小说得没错,天快亮的时候,那群腐尸都集『体』的退去了,空气还弥漫着浓烈的腐臭味。众人把阵法收了起来,那四十八颗土灵石已经消耗了大半。

吴品已经苏醒过来了,不过还是很虚弱,驾驭白羽鹤的任务便落韩云身上。四人先到村庄里,把那些腐尸集到一起,然后一把火给烧掉,免得祸害路过的凡人姓。把一切都搞定,四人又重起程向临淇山脉进。

五人连续赶了七天,还有一天时间就进入临淇山脉了,所以打算临淇山脉外围休息半天,明天一口气赶到临淇峰坊市。

看来很多人都存了这分心思,韩云等人落脚地方附近都有好几拔修真者扎营了,而且看修为都是炼气期的,筑基期的没有。筑基期修者一般会坊市的后两天出现,那时候才是重头戏时间,许多珍稀物品那时才会登场。

“哎哟,这不是修竹院的娘们狩猎队么!”名身穿统一“流云套装”的修者面带贱笑地走了过来。

张吕腾的跳了起来,聂封也冷冷地站起,气氛突然变得紧张起来。柳小小不屑地撇了撇嘴,把背上的开山大斧摘下,极为霸气地砍地上,出隆的一声巨响。

“熊霸,你要是欠命长了,老娘成全你!”柳小小冷冷地道。

“哎哟,老子好怕啊!哈哈!”那叫熊霸的拍着『胸』口狂笑起来,他身边五人亦附和地大笑起来,这熊霸的实力看起也是炼气七层,跟柳小小不相上下。

---------

p:求票和收藏!

http://www.quanben5.com/n/juepinxianzun/289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