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仙尊
字体:16+-

第四十章 要变天了

第三……

---------

“噢,对了!忘记告诉老大你,这小东西喜欢吃木灵石或水灵石,嗯,我有事先走了!”韩云逃也似的跑了。柳小小一愣,妖兽都喜欢吃灵石,这也用提醒么。

可接下来聂封等都明白韩云把这小东西塞给柳小小的原因了,这小家伙胃口实太大了,简直就是无底『洞』,真想不明白这小家伙的肚子竟然能装下如此多灵石。

“啾啾叽噜……”小家伙把手捧着灵石啃完,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眼光光地开着目瞪口呆的柳小小。

“得了!韩云那小子是把一个吃货扔给了你!”吴品幸灾乐祸地道。柳小小有点『欲』哭无泪的感觉,把剩下的两颗木灵石拿了出来:“秋秋,后两块了,没有啦!”

秋秋是柳小小给小家伙起的名字,小东西一把捧过两块灵石,嘴里叼一块,双手捧着一块,一对乌溜溜纯净的大眼睛对着柳小小巴眨了一下,拍打着翅膀飞快地溜掉了。

“秋秋,你去哪里?快回来!”柳小小跳脚叫起来。

“哈哈,老大别叫了!准是韩云那小子弄的诡,故意把这小东西送给你骗吃骗喝,等吃完你的灵石就溜回去了!”张吕哈哈大笑起来,聂封也不禁裂嘴笑了笑。

柳小小气得直跺脚,接着噗的一下笑了出来,嗔骂道:“该死的黑小子,连姐也敢坑!幸好我的木灵石不多!”

韩云来到须灵子的『洞』府,这死老头还没回来,不知要躲到何时!韩云把给那些灵『药』和聚灵木浇了水,除完杂草便离开了。再过一段时间就要开始种植灵谷,到时又有得忙了。

韩云回到住『处』,远远就听到那小东西的叫声,好像还叫得挺欢的:“叽噜……格格!啾啾……”

韩云大呼头痛,不用猜都知道这吃货是把柳小小的木灵石骗吃光后跑回来了。

“啾啾叽噜……”小家伙见韩云回来了,捧着一块木灵石从二胡子怀飞向韩云,一个劲地欢叫着。

二胡子走了过来,冷冷地道:“这头灵兽你是从哪里得到的?”

韩云一愣,这小东西是灵兽?不禁提起小东西的双腿仔细地打量起来。小东西拼命了挣扎:“啾啾叽噜……噜呜呜……”眼泪眼眶打转,韩云不禁疑惑地道:“这是灵兽么?母的!”

二胡子看不过眼了,这都什么人啊!一巴打韩云的手背上。韩云痛得松了手,小东西扑打着翅膀窜入二胡子怀,呜呜地叫着,那模样极是惹人怜『爱』。

二胡子轻轻地抚摸着小西的头,柔声安慰道:“别怕,我帮你收拾这个混蛋!”

韩云不禁一阵恶心,二胡子眼下的表现实是太娘了。

“这头灵兽以后就是我的了!”二胡子头也不抬,语气不容置疑地道。韩云回可不同意了,先不说这不东西竟然是灵兽,就二胡子这态和口吻让韩云很不爽。

QUaNbEn5.com。全本小说网

“不可以!”一手把小东西给夺了回来,笑嘿嘿地道:“小东西,乖乖听话!主人疼你,以后你就叫……叫什么好?”韩云斜睨着二胡子!

二胡子一对明亮的眼睛恶狠狠地瞪着韩云,韩云那动作与其说是抱,不如说搓,两手如搓绵球一般兜着小家伙。

“嘿嘿……”韩云眼前一亮,大叫道:“我想到了,你以后就叫瑶瑶!”

二胡子身子明显颤了一下,眼屏出一团杀气,韩云还一无所觉,捧着小东西亲了两口:“嘿嘿,瑶瑶乖,给大爷笑一个!”

小家伙高兴得四肢乱舞:“啾啾叽噜……啾啾叽噜……格格……”正韩云得意洋洋的时候,突然到周围的气温下降了不少。

“呃……二胡子,又碍着你什么了?再这样看着小爷,我喊非礼了!”韩云下意识地退了两步。二胡子一对明亮的眼睛布满了杀气,有点咬牙切齿地道:“不许叫瑶瑶!”

韩云面『色』一黑,恼道:“你大爷,这事你也管?那你还管我吃饭拉屎么!瑶瑶,咱回屋睡觉去!”韩云极犯贱地说了点带歧义的话,结果悲剧生了。

韩云虽然早就防备,还是被二胡子狠狠地修理一顿,还差点把房子给拆了。

“唉哟!痛死了,二胡子你大爷,恨死老子了……呀……快松开脚,都依你,依你行不行!”韩云痛头呲牙裂嘴,小家伙却是躲得远无的看热闹。

二胡子这才松开踩韩云小腿上的脚,眼闪过一丝微不可擦的快意,这猪货就是欠揍。

韩云一个劲地揉着小腿骨,只见被二胡子踩过的地方都青肿了,韩云恼狠地瞪着二胡子,一言不。二胡子无谓地转过脸对着小东西招手道:“小家伙过来!”

小东西欢叫着扑了过去,原来二胡子的手上有一块木灵石,恨得韩云差点想破口大骂,这吃货果然是有『奶』便是娘,要不得!

二胡子轻拍着小家伙的脑袋,眼闪过一丝得意,淡淡地道:“它以后叫吉吉,如果让我听到你你再敢叫它瑶瑶,道爷踩断你的狗腿!”说会捧着小家伙走了。

韩云站了起来,一拐一拐地走回屋子里,该死的二胡子,每次见他都被修理一顿。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韩云除了修炼就是到须灵子的『洞』府照料灵『药』,再就是那《初级炼『药』术》的『玉』简自己炼习炼『药』,反正『药』材和丹鼎等物品又现成的。

一晃半年就过去了,须灵子老头还没回来,修真界的事,谁能说得清呢,或许须灵子老头已经葬身妖兽之腹,又或者被别人给做掉了,反正就没回来。韩云自己一边摸一边学习,倒是能炼制止血丹,回气散等一类常见的一品灵『药』。

这天韩云把火炉熄了火,招呼一声还『药』田上疯玩的吉吉,这小家伙还是萌萌的样子,呼的飞到韩云怀啾啾叽噜地叫个不停。韩云本来不想带它进来的,因为这小家伙竟然喜欢吃灵『药』,幸好不是每种灵『药』它都吃,要不韩云真的要抓狂了。韩云尝试过把它扔外面,可是让人无可奈何的是,可是“不动法阵”对于吉吉来说,简直是形同虚设,这小家伙这本事让韩云大开了眼界。

韩云和吉吉出了『洞』府,马上就觉得气氛有点不对劲,一队队面『色』凝重,杀气腾腾的执法队弟子不时从头顶上飞过,各『处』路口都让封死了。

“站住!”两名长剑出鞘的炼气五层弟子拦住了韩云的去路,面上杀气腾腾。韩云抱了抱拳道:“两们师兄拦下有何事?”

“少废话!凭证!”两名弟子不耐烦地喝道。韩云把自己的弟子腰牌递了过去。那两名弟子接过仔细地看了一会,再打量了一下韩云便把腰牌扔回给韩云,挥手让韩云过去。

韩云收好腰牌走了过去,突然又回头问道:“两位师兄,到底出了什么事?怎么突然戒严了呢?”

两名执法弟子警惕地拿剑指着韩云厉声道:“你问那么多干嘛?难道你是潜上山的『奸』细?”

韩云吓了一跳,匆忙摆手道:“两位师兄千万虽误会,下只是好奇问一下罢了!”

“你走,我认得你韩云,不过我们得按规矩办事,得罪了!”其一名弟子抱抱拳道。

“是!两位师兄职责,让下佩服,不知可否透露一二!”韩云嘿嘿地笑着,掏出二十块灵石每人塞了十块。那两名执法弟子眼前一亮,对视了一眼,心有灵犀般熟练地把灵石收好!十块灵石可是不少了。

“咳,既然都是认识的,告诉韩师弟也无妨!”其一名弟子扫了一眼四周后压低声音道:“院主一行八十一峰外围遭到敌人伏击,随行弟子无一幸免,院主受了重伤,副院主罗霸天也受了轻伤!执法老下令封锁修竹峰和周围数峰,以防敌人潜上山,韩师弟没事还是等住『处』别出来,以免引起误会!”

韩云心剧震,瞬间明白了熊霸所说的“宗主和罗通有全作大计”之事来,十有八是赤炼宗的人干的,要不对方的能如何能『精』准地伏击到修竹院主?所有弟子身死,作为院主的昭孤峰重伤,而副院主罗霸天却只受到轻伤,这其有猫腻。

“院主的伤势如何了?昭师姐有没有随行?”韩云现担心的是昭瑶的安危。那名弟子神秘地道:“昭师姐并没随行,听说……是听说哦!院主其实已经伤重难治,昨天就咽气了!修竹院看来是要变天了,韩师弟还是早作打算!”看来那十块灵石的劲头足够,这名弟子倒也很有职业道德,还提点了韩云一下。

韩云心翻起惊涛骇浪,谢过两名执法弟子急匆匆地回到自己的小屋。这下真的要变天了,要是罗家掌了权,那自己还有好果子吃!迟早让罗桓那小子弄死。

“不能坐起待毙!”韩云一咬牙,准备晚上偷偷地溜走,可是转念一想:“自已这样匆匆地溜走了,那老大他们怎么办?还有昭瑶……糟糕,要真是罗通老匹夫勾结赤炼宗谋害昭孤峰,那昭瑶岂不是危险!”韩云有点进退两难。

就这时,修竹峰上空突然出现了一片火红,一个全身冒着火焰的红须红老头破空而下,强大的威压让人有种窒息的感觉,整座修竹峰都沸腾起来。

韩云站院子外震撼得无以复加,脑海只剩下一词——金丹期,那红须老者是金丹期修者。这时修竹峰上一柄飞剑凌空而起,剑上站着一名白须飘飘的老者。

“罗通欢迎赤炼宗主亲临,有失远迎!”那白须老者拱手大声道,那声音绵绵不绝地播撒出去,整座修竹峰的人都听到了!

这时一名满脸胡子和一名瘦削的年男子也踏着飞剑迎了上去,正是罗氏兄弟,罗霸天和罗霸道!罗桓那小白脸也骑着金翅大雕迎了上去。

韩云面『色』变幻,这下自己的猜想完全被证实,赤炼宗宗主竟然亲自来了!

------------

p:觉得还可以的书友,给点票和收藏!举收之劳!

http://www.quanben5.com/n/juepinxianzun/289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