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仙尊
字体:16+-

第四十七章 我叫玄月

第一……

---------

韩云催动紫凰靠过去,『洞』马上飞出了十多道金光,韩云吓了一大跳,紫凰迅速的远远飞开,只见『洞』口『处』一下子涌出了七八头长臂金睛猿,张牙舞爪地对着韩云狂叫。

靠,这里竟然住了一窝子,幸好这不是飞行类妖兽,要不自已铁定挂了。韩云正想掉头走人,『胸』前那黑『玉』牌子竟然热了一下。不觉心一动:“不会,这里有好东西?”

韩云马上回转过来,催动着紫凰靠近山『洞』,那些金晴猿见韩云竟然再次返回,不禁大怒,狂叫着纷纷射出金光,韩云便急速回撤,如是这般十多遍,那些金睛猿也不傻了,凭韩云怎么挑逗也不再射出金光。

韩云见状便施放了一枚木盾,催动着紫凰靠过去,那些金睛猿目光炯炯地盯着韩云,一张张雷公脸呲着牙,形容凶恶。韩云小心翼翼地打量着那道悬崖,仔细地找了数遍也没现崖上生长有灵『药』什么的。

那东西十有八是长臂金睛猿的老窝,这下韩云犯难了,那『洞』可以看到的就有八头长臂金睛猿,还不知里面有没有猿王之类。自己一个人是无论如何也拿不到『洞』的东西,除非有人合作把这些长臂金睛猿给全部引开。韩云徘徊了一会,只好悻悻地离开了,那些长臂金睛猿猛擂着『胸』口,嗬嗬的叫着表示雄壮……

韩云又潜伏了几天,猎了两头二级妖兽便兜了个转,天『色』开始变暗的时候便回到了淇水峰延年村。一进村,一名高高瘦瘦,把头包『裸』得像印阿三一样的人跟韩云擦身而过。韩云起初并不留意,只是觉得那人看自己的眼神有点异样,走了两步才心一颤,难怪觉得有点眼熟,这人不是凌辱那『女』修的两名男修之一么,好像叫什么鬼眼七,虽然现包了个头,但那对三角眼实太有特『色』了。

韩云加快脚步回到自己所住的院子,一进门马上布了个简易“不动法阵”,然后披上隐身斗蓬隐了身闪出院子,站院门外静静地扫视着四周,果然现一『处』树从背后探出一个脑袋来,正是那鬼眼七。

鬼眼七见院设起了不动法阵便从树从钻了出来,朝着地上唾了口,便转身走了,韩云便远远跟了过去。觉鬼眼七进了一『处』豪华宽敞的院子,那种级别的院子一年以码要三千灵石以上,看来对方大有来头,不然也住不起这样昂贵的院落。

韩云犹豫了一下,咬了咬牙跟了进去,只见院别有『洞』天,分前后三院,植有十多棵年聚灵木,还有假山水池什么的,韩云不禁暗暗咋舌。几『处』大门都有炼气二三层的修者把守,那个气派劲儿可见一斑。

“老大,那肥羊真是狡猾,准是兜了个大圈从别的方向回来了,咱的弟兄都没现!”鬼眼七悻悻地道。

“嘿嘿,早知道会这样,那小子鬼『精』鬼『精』的”『女』修悠闲地修剪着指甲。

(QuanBeN5)com【全本5】

“嗯,继续盯紧他,这只肥羊迟早还是要外出的,下次老子亲自出马收拾他!郝大通一伙有消息么?”『独』狼那只『独』眼狠辣地瞪着鬼眼七。

鬼眼七擦了擦额头,小心翼翼地道:“郝大通一伙深入了临淇山脉的深『处』,那里妖兽众多,咱跟踪的兄弟没有跟上去!”

『独』狼出奇的没有怒,摆摆手道:“把他们都撤回来,还有三天就是坊市开市的『日』子了,这时三大派必然会出动弟子维持秩序,虽然老子跟万里少门主有点『交』『情』,但被逮着了总是不好,等坊市结束了再动手!”

鬼眼七松了口气,便出去了门。

“媚媚,你和老三清点一下半年来的存货,坊市这几天全都出手了!”『独』狼摆摆手道。那『女』修名叫武媚媚,修为也才炼气五层,四头目是低的,不过却颇受『独』狼的重用。

伍超和武媚媚便便也离开了大厅,厅眼下只剩下『独』狼一人慢慢地喝着酒。韩云静静地站一角,犹豫着是不是应该摸过去一刀宰掉这『独』眼龙。

“何方高人大驾光临?何不现身一见,我『独』狼有什么怠慢的地方,还请道友现身道来,『独』狼当面赔个不是如何?”『独』狼突然间开口淡淡地道。

韩云心狂震,这『独』狼好生了得,竟然察觉到自己的存,幸好没谬然动手。

“道友这么不给面子?”『独』狼慢慢地站了起来,那『独』眼凶狠地瞪着韩云藏身的地方。韩云吓了一跳,有点怀疑自己的隐身斗蓬出了问题,正想先下手为强的时候,却现『独』狼眼闪过一丝『迷』惑,不禁心一动,难道他诈我?

果然,『独』狼瞪了一会,觉没声息,便又坐下来继续喝酒。他姥姥的,果然是诈小爷!韩云小心翼翼地退出门外,对方虽然没敢肯定自己的存,不过绝对是感觉到某些异常才会这样的,所以韩云不敢冒险出手。

韩云退出大厅后,『独』狼喝了一口酒,自言自语道:“奇怪,那种感觉又没了,难道老子近来四妹肚皮上折腾太过频繁,出现了幻觉!”

『独』狼天生感觉灵敏,只要有人的目光注视着他超过数息,他就有所察觉,韩云虽然穿着隐身斗蓬,『独』狼还是感觉到了,所以故意出言诈上一下,也幸好韩云够机灵。

韩云离开这幢大院飞快地跑回了自己的住『处』,心道:“这下麻烦大了,竟然让人当肥羊盯上了!”

不怕贼偷,怕让贼就惦记上,还是让一群贼惦记上了,而且对方不是一般的贼,而是要命的强盗。

“不行!得想个办法把这个隐患给除掉”韩云狠狠地道。不过看『情』形对方人数应该不少,自己一个人恐怕对付不了。韩云冥思苦想了一会,嘴角露出一丝耐人寻味的的笑来。

**********

又是半年一的临淇坊市了。

每次坊市,韩云都会满怀希望地淇水峰上四『处』闲逛,希望能遇上柳小小他们,又或者二胡子,昭瑶会突然出现面前,可韩云每次都失望了。

这一天,韩云依旧早早地出现淇水峰上,一身淡蓝的长袍,脚踏疾风靴,腰挂长剑,剑眉朗目,英气勃勃。韩云今年十五岁了,那高大的个头快赶上十八岁的小伙子,这几年倒是变白皙了些,笑起来有着一点邪意,对无知少『女』却是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韩云站路口四『处』张望,希望柳小小她们会骑着白羽鹤突然出淇水峰上空,可是韩云再次失望了,如果第一天早上没看到他们就应该不可能再出现了。

时至午,韩云正想转身离开,突然肩头让人拍了一下。

“喂,你等人呢?”一把甜美略带温柔的声音身后响起。韩云转过身去,眼前不觉一亮,身后站着一名白衣少『女』,正笑盈盈地看着自己,韩云心扑通地跳了一下,裂开嘴笑了笑道:“姑娘是跟我说话么?”

白衣『女』子嗔了韩云一眼,这小子还挺会装的,也不拆穿他,拂了一下额旁的头道:“你不认得我了?两年前的坊市!”

“啊,记起来了,呵呵,下当时真的是无心之失!”韩云嘿嘿地笑着抱抱拳。

白衣『女』子大方地笑了笑:“我叫玄月,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么?”

“韩云!”韩云也报上了名字。白衣『女』子明显颤了一下,心汹涌澎湃,为何我当初一见此人就觉得似曾相识,“韩云”这名字也很熟识,好像很久远之前这名字就印自己的脑海,还不停地有一个声音呼唤着。

韩云见玄月面『色』有点不对劲,疑惑地问道:“玄月姑娘,怎么了?下的名字有什么不对么?”

玄月勉强地笑了笑道:“没事,可能是我以前也遇到一个叫韩云的人!”

“真的?是你什么人?”韩云有点不信地道。玄月瞪了韩云一眼,没好气地嗔道:“干嘛要告诉你!”

“咳,只是随便问一下!”韩云有点尴尬地道,心里暗暗奇怪,为何自己跟这玄月不是很熟,说起话来却有种无拘无束的感觉。

不过眼下两人的对话却是进入了僵局,玄月轻绞着衣角,见韩云没有先开口的趋势,不禁抿了抿樱唇:“你……你等什么人么?我见你这站了一个上午了!”

原来玄月早早就看到韩云站那四『处』张望,便偷偷地躲远『处』看着,当看到韩云面上那股隐隐的落幕时,心不由自住的一阵悸动,鼻子有点酸酸的,便忍不住跑过去跟韩云搭讪。

韩云笑了笑道:“只是几个朋友罢了,一年多没见,今年他们恐怕也不会来了,又或者永远都不会来了!”说完转身走开。

玄月轻跺了一下脚,追上去道:“你现一个人么?”

韩云点了点头笑道:“一个人也不错,来去自由!”

玄月一下子呆了,一个炼气初期的散修活着可不容易,他一定受了不少苦了,鼻子那种酸酸的感觉又出现了,难怪他小小年纪看起来这么成熟。

“喂!别走那么快好不!你这人的腿怎么这么长,一跨就老远!”玄月快步跟上韩云。韩云不禁无语了,什么叫我腿长,还不是你自己腿短。

“玄月姑娘,你没事『情』做么?老是跟着我!”韩云停下来微笑道。玄月一愣,面『色』红了一下,接着抬起头大方地道:“没事『情』做,看你也挺空闲的,要不你陪我走走!我怕又遇上坏人了!”

韩云翻了翻眼,一言不地扭头就走,玄月眼圈微红,这人怎么这样?难道我长得很难看么?

“喂,谢谢你救了我!”玄月立原地把手荷嘴边叫道。韩云身形一僵,苦笑了一下,原来人家早知道了。玄月快步超过韩云,笑盈盈地道:“你承认了?你当时为什么不现身,怕我们恩将仇报?”

“胡扯,你认错人了!”韩云不耐烦地道。玄月那小巧的嘴儿微撅了起来道:“你不承认就算了,反正我知道就是你,我们『交』个朋友好不?”

----------

p:票票有木?书评有木?打赏有木?

http://www.quanben5.com/n/juepinxianzun/289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