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仙尊
字体:16+-

第六十三章 犁地

第二

----------

当韩云再次回到湛水峰已经是十天后了。

怀着侥幸的心理小院子等了一月,仍然不见昭瑶返回,韩云一颗心都完全沉到了谷底。

“不行,我得回修竹峰打探一下消息!”韩云一拍大腿,明知此去极危险,也必须回去一趟,要是瑶瑶真的死罗霸天手,就算拼了也得为她仇,如果只是被抓了,那得把她求出来。韩云打定主意,便留下了字条和五块桃心石,『交』给房东老伯,让他转『交』给玄月,老伯收了韩云十块灵石的好『处』费,自然满口答应了。

韩云披上斗蓬,到珍宝阁买了几珠四品灵『药』和三品法符,身上的一万多灵石便几本用完了,剩下五块木灵石留作吉吉的口粮。

那珍宝阁的胖掌柜旁敲则击地套问韩云的底细,韩云心『情』不好,才懒得理会他,买完东西便匆匆离开珍宝阁。

韩云一走,里间内便走出了三人,赫然竟是『独』狼、武媚媚他们。

“赵掌柜,你看这人是不是我们说的那小子?”『独』狼现断了一臂,身上的剽悍之气却是浓了。

胖掌柜皮笑『肉』不笑地道:“那段时间就是此人来本阁卖了很多刀剑套装,还有七头长臂金晴猿,而且当天他还我们这里买了不少三品法符,据你们所说的『情』况,应该是这人无疑!”

『独』狼的单眼里冒出一缕狠『毒』的杀气,抱了抱拳道:“『独』狼多谢赵掌柜,还请赵掌柜代下向包少问好!”

“嘿嘿,这个当然,少掌门对你上次送的两名炼气二层的刍儿很是喜欢,另外,少掌门对武道友可是念念不忘哦!”赵掌柜若有深意地瞟了武媚媚一眼。『独』狼面『色』微变,不过很快就恢复正常,抱拳道:“既然包少喜欢,下下次再弄两名过来,保证是上等货『色』,告辞!”说完转身阔步出了珍宝阁。

武媚媚飞了赵掌柜一眼,眼闪过微不可擦的嘲讽,婀娜地走出珍宝阁。赵掌柜暗自吞了口口水,低骂一声:“**!”

马超若有深意地对赵掌柜使了个眼『色』快步追赶『独』狼和武媚媚。

“那人朝哪个方向走了?”『独』狼淡淡地道。一名面『色』蜡『黄』的汉子低眉顺眼地站『独』狼面前,恭敬地道:“朝东边去了,并没有回延年村!”

“好,血债血偿的时候到了!”『独』狼放出双头飞鹰,腾身上了鹰背,呼的冲天而起,武媚媚和马超都放出飞行座骑跟了上去。

韩云驾驶着紫凰极速向着东边急飞而去,傍晚时分便出了临淇山脉,经过先前跟罗家兄弟生『激』战的山坡便下去查看了一翻,罗霸道的尸『体』不知是被罗霸天收走了,还是让野兽给吞了。

韩云便重放出紫凰,连夜赶路,连续飞了三天三夜,紫凰都有点吃不消了,这天傍晚正好赶到了八十一峰的外围,韩云便找了个地方停下来休息,布了个简易的不动法阵,便钻了进去修炼起来。

QuanBen5(cOM)。全*本*5

韩云的连『日』赶路,反倒无意把『独』狼三人给甩掉了,三人的坐座没有紫凰神骏,连续赶了两天天夜便不得不停下来休息。

让韩云意想不到的是,他刚设下阵法不久,竟然有一队修竹院的弟子从八十一峰内出来了,而且还不远『处』设营休息。

其还有韩云的熟人,那『奸』商刘汉!刘汉显然是这队人的领头,这支队伍足足有二十人之多,不知去做什么的。

刘汉等现竟然有人先这『处』山坡设了“不动法阵”,便到了山坡的另一侧设下营地。

韩云心一动,披上隐身斗蓬,把吉吉扔“不动法阵”,警告它不许出去,自己便潜了过去偷听他们的淡话,希望能听到有用的消息。

这时刘汉正颐指气使地指挥着其他弟子干活,布阵,捡柴和生火等。一名炼气二层的『女』修正讨好地站他身边嘘寒问暖。

“刘师兄,大概要多久才可以到达『迷』瘴谷呢?人家好期待啊!”那『女』修长得倒是有几分姿『色』,笑起来甜甜的。

刘汗嘿嘿一笑道:“急什么,这里到『迷』瘴谷起码还得一个月时间,咪咪一路上要是闷了可以找师兄我解解闷!”

“讨厌,人家说真的啦!”那『女』修跺脚娇嗔起来。其他弟子不禁侧目,有艳羡,有妒忌,有哧之以鼻的。

“刘师兄,听说『迷』瘴谷天材地宝俯拾皆是,要是让我摘到两株五品灵『药』就心足了!”一名男子凑近前向往地道。

刘汉冷笑一声地上坐下,不屑地教训道:“别你的春秋大梦了,这次只是带你们去见识一下,我们只是外围看看,运气好的捡点四品灵『药』就不错了,要是敢进去五十里的范围,我们这队人恐怕没几个能回来的,别怪我不提醒你们,到时『迷』瘴谷高手云集,高阶妖兽也不少,匹夫无空怀璧有罪,人可以贪得无厌,但绝不能不自量力!”

韩云暗暗点头,没想到这『奸』商还有这等见识!

那名男弟子被刘汉训了一顿,面红耳赤,频频点头应是。

那叫咪咪的『女』修崇拜地看着刘汉,娇声道:“刘师兄,你说院主他会不会去?”

“嘿嘿,师兄又不是院主肚里的蛔虫,怎么知道他老人家去不去!”刘汉略显得意地道。

“骗人,你现可是院主身边的红人,你怎么可能不知道!”咪咪挨着刘汉坐下,搂着他的胳膊肘儿撒起娇来,『胸』口那团柔软有意无意地刘汉的肘子上蹭来蹭去。

刘汗咕噜地吞了口口水,下边有点蠢蠢『欲』动起来,借故站起来大声道:“把火烧旺一些,还有你,快点把阵法给设起来!我到那边看看地形去!”说完便背着手向着山『阴』一侧走去,那叫咪咪的『女』修闻弦歌而知雅意,款款地站了起来跟了过去。

“一对狗男『女』!每次都说看地形,还不如说去犁地!”先前被骂的那名男弟子轻呸了一声。

“嘿嘿,你小子别不服气,等你混出个人样来,自然有那个……嘿嘿,咱打『赌』,这次刘师兄能坚持多长时间?”一名弟子凑过来低声笑道。

“上次就半盏茶的功夫,这次还是差不多!”

“……”

韩云犹豫了一下,闪身跟了上去。

刘汉转入一『处』草丛密集的地方便急不可耐地一把抱着咪咪,上下其手,心肝『肉』『肉』地轻骂道:“你这小妖『精』,燎得老子火起,一『枪』干*死你!”

那『女』修捂着嘴格格地笑起来,腰身像蛇一样扭动着,一条大腿抬起搭刘汉的腰间一上一下的蹭着。

刘汉逼不及待一撩起『女』修的裙子,掏出家伙就要挺『枪』进『洞』……

噗!眼前一黑,两人软软地倒地上。

韩云瞟了一眼刘汉那半软不『硬』的家伙,一脚踩他的『胸』口,抽出“斩魂”拍了拍他的脸颊。

刘汉缓缓地睁开眼来,骤然见到一名全身罩黑袍的人正冷冷地盯着自己,裤裆下凉嗖嗖的,不禁吓得张口『欲』叫,声音光喊到喉咙又吞了回去,一把冰冷的东西已经探进了口。

“我问一句你就答一句,别怀疑我的判断能力,有一句假话,我切掉人下边的东东!”韩云冷声道。

刘汗眼带着恐惧,拼命地点头表示会意。韩云把匕从刘汉口拿了出来,眼神冷冷的,匕抵刘汉的唇间。

“你门的副院主和罗大管事不修竹峰!”韩云声音不带任何感『情』,让人触摸不透。

刘汗嗯嗯地点点头!

韩云目光闪过一道狠『色』,右手一挥,血光飞溅,刘汉的一只耳朵便被割了下来。他没有惨叫出声时,韩云的左手已经按他的嘴上。

“嗯……唔……噢……”刘汗出一连串痛苦的闷哼。

“咦,声音好像不对哦!”听到动静的一名弟子对着另外那人道。那人眨了眨道:“你懂个『屁』,看着,快要完事了!嘿嘿,没用的家伙,要换着我……啧啧……”

韩云慢慢地松开手,把带着血的匕刘流的脖子上,淡淡地道:“再有一句假话,这一次肯定割破你的喉咙!”

刘汊又惊又怕,全身都起抖来,拼命地点着头,半边脸鲜血淋漓。

“你们副院主和罗大管事不山上?”韩云重复了一次上一回的问题。刘汉犹豫地扫了一眼韩云那深沉的眼,有点捉摸不定,支吾道:“我不……”

“嗯?”韩云眼闪过一丝杀意,手上微微用力,刘汉那脖子上马上出现了一道血痕。刘汉吓得几乎晕过去,急忙道:“前辈饶命,我说……我说……罗副院主是回来了,不过罗大管事却是死了!”

“如果你早说,就不会丢掉一只耳朵了,不过不受点折磨是不会变聪明的!”韩云淡淡地道。

刘汉哭丧着脸猛点头!

“第二个问题,罗霸天有没有说罗霸道是怎么死的?”韩云把匕提了起来,刘汉的『胸』襟上擦了擦。这会刘汉哪里还敢说假话,老老实实地把韩云的所有问题都回答了。

韩云沉思了一下,松开踩刘汉身上的脚,冷道:“站起来!”

刘汉颤抖起站了起来,乞求道:“前辈,你要问的,下都回答了,千万不要杀我……噢!”

后脑上挨了一下,双眼一翻便晕到过去,扑倒那咪咪的身上。

韩云闪身离开,回到自己的“不动法阵”当。听刘汉所说的,罗霸天回到修竹峰的表现来看,应该没有抓到瑶瑶,也没有杀死她,那么瑶瑶究竟去了哪里,她怎么不回来找我?难道是受了伤,躲某『处』养伤?

想到此,韩云匆匆收起不动法阵,放出紫凰连夜往回赶,这刻的心『情』却是轻松了不少。只要瑶瑶没让罗霸天追上,韩云也没什么好担心的,自己一直守延年村,相信她一定会回来找自己的。

http://www.quanben5.com/n/juepinxianzun/289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