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仙尊
字体:16+-

第七十七章 女人就要吼

“万里包,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昭瑶站院的那株聚灵木下,背对着万里包,语气淡然地道。

万里包眼神『迷』醉地看昭瑶的背影,竟是痴了一般,一言不。昭瑶扭头看去,面上微怒,冷哼一声向着院外走去。万里包一愣,急忙叫道:“昭瑶姑娘,别走啊你,你不想报仇了?除了我万里包就没别的人能帮你了!”

昭瑶不禁停下了脚步,万里包谄笑着追上前几步,伸手就想去拉昭瑶的手。

剑光一闪,一把冰冷的剑尖已经递到了万里包的脖子下面,昭瑶冷声道:“再敢乱动手脚,本姑娘就不客气了!”

嗖!那名使巨斧的筑基期修者,电闪扑了过来!万里急忙摆手示意他不要乱动,笑嘻嘻地道:“昭瑶姑娘难道忘了我们的『交』易了?”

“哼,等你灭了修竹院再说,这之前,休想沾我半分衣角!”昭瑶嗖的把剑收起,走出了院子。

“昭瑶姑娘,你去哪里?”万里包急忙追了出去,那名筑基期修者形影不离地跟身后。

昭瑶头也不回了道:“我不想跟你住一个院子,我自己找地方住!”

万里包面『色』一沉,冷冷地道:“昭瑶,别给面不要面,本少对你已经够客气的了!想本少给你报仇,我劝你还是乖乖听话,把我服侍得舒舒服服,高高兴兴,那什么修竹院,本少一声令下便给你铲平!”

“呸!我说过,你给我杀了罗通和罗霸天之前,我是不会让你碰一根指头的,你要是敢用强,本姑娘先杀了你再自!”昭瑶声音带着一丝冰冷的杀伐之气。

万里包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自己这是自讨苦吃么?难道真的让人去灭了修竹院?这根本不可能,派金神丹期高手都不会听自己的调遣,而且现修竹院已经跟赤炼宗合并了,实力大增,也算得上是二流门派了,而且那赤炼老祖可是金丹期的大高手。

“没办法,只好用『药』了!”万里包一咬牙,追上昭瑶笑呵呵地道:“昭瑶姑娘,我万里包说话算话,答应过你的事『情』一定做到,不过要灭一掉一个门派可是件大事,我得先给老头子打个招呼才行!”一边说,一边暗暗取出那“烈『女』吟”香包。

昭瑶站定,转头冷道:“这我不管,反正你提罗通父子人头来见我,我便是你的人了!”

“好,一言为定!那你还是跟我回院子去,这么晚了,上哪有找地方住去,多我回福船上住,这院子给你!”万里包笑嘿嘿地道,正想把灵力输入香包,『激』『药』力。

“包少,小心!”那名一直跟着的筑基期修者突然大喝一声,箭一般飙过来,手大斧向着虚空砍出。

万里包这货倒是十分机灵,往地上一扑,滚向那筑基期修者,可惜迟了!只觉脚上一紧,脚踝被一只铁钳一样的手给拽住上一甩,迎向那飞砍过来的巨斧。

(QuanBeN5)com全,本网

万里包吓得大声尖叫:“石一功!”

那叫石一功的筑基期修者急忙把巨斧收了回去!

咚!万里包像死狗一样摔地上,一只大脚重重地踩他的背上,一名全身罩黑斗蓬的人现出身形来,右手握着一把寒光闪闪的长剑点万里包的脑后。

黑袍人一脚踏万里包的右上手上使劲地碾,一只红『色』的香包露了出来。

万里包痛得杀猪一样,那石一功投鼠忌器,站远『处』束手无策。

“笨蛋,快通知长老!”万里包扯着嗓子吼了起来。

石一功这才掏出一枚『玉』简捏碎,一道焰火直冲夜空,那停淇水峰上空的巨型福船上传来一声怒吼,接着一道身影如同殒石天降,强大的气息瞬间把整个延年村都笼罩起来,只是一眨间就到了头顶。

“放开少掌门,老夫可以给你一个痛快!”只见一名身穿灰『色』道袍的秃顶老头衣襟飘飘地悬立半空,浑身上下散着巨大的威压,一看就是位金丹期修者。

韩云早就一把提起万里包,鬼头小刀顶他的喉咙,扭头怒喝道:“瑶瑶,还不过来!”眼满是疯狂之意!

躲远『处』的昭瑶叹了口气,默默地走了过来,幽幽地嗔道:“你这猪货,大笨蛋,为什么还要来,不要命了!”语气虽然带着一丝责备,却是关怀居多!

韩云嘿嘿一笑:“能要我韩云命的人还没生出来!跟我走!”

韩云一手掐着万里包的咽喉,一手拿着鬼头小刀顶他的腰眼,冷冷地对着那秃头修者。

“你走,我不会跟你走的!”昭瑶轻摇一下头道。韩云彻底的怒了,破口大骂道:“你这个笨『女』人,昭孤峰这大笨蛋生出你这样一个笨『女』儿,你以为这万里草包真的替你报仇么,他只是想把你骗到手玩一玩,玩腻了再一脚踹开!看看这是什么?睁大你的眼睛看看这是什么?再迟一点,你就清白毁,到时你不知上那哭去!”韩云一脚把那香包踩破,一些白『色』的粉沫掉了出来。

昭瑶面『色』一白,她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不过傻子猜到准是些下三滥的『药』物之类。

“还愣着干什么?还要我教你么,笨『女』人!”韩云怒吼道。昭瑶不禁一颤,以前韩云总是对自己依顺,甚至可以用敬畏来形容,这时一凶起来,昭瑶反倒有点害怕他,不过心里却是有一股甜甜的感觉,急忙听话地把青鸾给放了出来。

韩云狞笑着扬声道:“秃顶老头,给小爷退开,别挡了道,我这鬼头小刀可是专门吸血的,万里草包可经不得它吸上一口!”

万里包全身都起抖来,杀猪般大声叫道:“萧长老,快快闪开!让他们走!让他们走!”

那萧长老冷冷地盯着韩云,一字一顿地道:“老夫数到五,马上放开少掌门,否则让你立毙当场!”

“呸,秃头老鬼,小爷吓大的,小爷数到一,再不滚开,小爷一刀切了这万里草包!”说完刀光一闪,血花飞溅,万里包的一只耳朵给削了下来。

“呀!”万里包出一声惨叫,那凄厉的叫声响彻夜空,让人『毛』骨悚然,延年村的修者,村民等都听到动静,却是不敢出来。

萧长老勃然变『色』,身上的气势猛地提升一倍。那石一功是骇得面无人『色』,这次是他负责保护万里包的,现万里包让韩云给削下一只耳朵,以掌门的脾气,自己这条命算是悬刀口上了。

“萧长老!”石一功哀求地看着秃头老者。秃头老者慢慢地收敛起身上的威压,降落地上,冷冷地道:“小子,算你狠,给你一盏的功夫逃走!两盏茶后,老夫不见少掌门回来,就算你逃到山河界,老夫誓要把你生擒回来挫骨扬灰!”

韩云嘿嘿一笑,冷道:“老头,休要蛤蟆吹大气了!小爷也告诉你,一人时辰内,你敢追来!我就把万里草包捅成万里血包,不信你就试试!”

这话出自韩云的口,倒是带着凛凛的威慑力,让人不自觉的信了。韩云回头瞪昭瑶一眼,封了万里包的灵力,放出紫凰腾空而起,昭瑶急忙跟韩云身后。

韩云一言不地驱动着紫凰向南急飞,万里包因为被封了灵力,冷得瑟瑟抖。

“抖你大爷!再抖把你另一边耳朵也割下!”韩云怒骂道,这货竟然想对瑶瑶使用“烈『女』吟”,幸好自己就躲一旁看着,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一想到瑶瑶被这家伙压着凌辱的场景,韩云就后怕不已,继而怒火烧,要不是顾忌万剑门的那金丹期老头,韩云真想一刀把这货宰了。

万里包马上强忍住不敢再抖了,这小子像疯子一样,出手狠辣,万里包算是打心眼里怕了。

一直飞了半个多时辰,果然没看到那秃头老者追来,韩云始终没回头跟昭瑶说一句话,昭瑶也是默默地跟着,并没话。

“韩云……已……已经一个时辰了,可以放……放……”

“放『屁』!再说一句,把你舌头也割了!”韩云怒喝道。万里包哭丧着脸闭了嘴,半面脸鲜血淋漓,极是难看。

“韩云,放了他!”昭瑶轻声地道。

“怎么你心痛他?小爷就是不放怎么样?人是我抓的,你给我闭嘴!”韩云扭头吼道。

昭瑶瞬间呆住,眼圈腾的一下红了,气急地恼道:“你……你混蛋,不识好人心,再不放掉他,那萧老头追上来看你怎么办!”

“小爷乐意,大不了一死!”韩云正火头上,见昭瑶竟然让自己放了万里包,那股火不禁越烧越旺。

昭瑶傻了,这猪货竟然敢吼我,眼泪不禁滑了下来,怒声道:“你凶我!你凭什么凶我?我喜欢怎么做是我自己的事,用不着你多管闲事,你滚!”

“好!你说的,老子以后再理你就是你夫君!”韩云怒不可竭一扬手把万里包扔了过去,猛一拍紫凰,跟昭瑶拉开一段距离。昭瑶急忙伸手提着万里包,至于韩云后面的狠话,却因为风大没听清,见韩云怒离去,不禁慌了神,提着万里包急追上去。

韩云越想就越怒,回头一扬手出一记“木刺术”,万里包惨叫一声,右脸颊被擦伤了一道,不过只是破了点皮罢了!

昭瑶冷喝道:“鬼叫什么,又没要你的命!”

万里包差点想哭出来了,心里猛骂“一对狗男『女』,别落老子手上!”

韩云频频回头射出“木刺术”,把万里包打得遍『体』鳞伤才罢手,冷冷地道:“把他放了!”

这句话听万里包耳朵比仙乐还要动听!可以接下来,他却想哭了。韩云把他给拴一头白头雕的双爪下,然后白头雕的『屁』股上戳了一剑,那白头雕便了疯一般向着来路狂飞出去。

当萧老头找到万里包时,万里包已经冷得奄奄一息了,还好这萧老头是医术不错,万里包这条命算是捡回来了。

http://www.quanben5.com/n/juepinxianzun/289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