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08 灾难皇子(1)

008

灾难皇子(1)()

“有你这样对待徒弟的师父吗?还有,别忘了,我只有一岁,就这样把我往上抛,也不怕我摔死。”小倾狂头一甩,不客气地回敬道,拍了拍手,站起来,迈着小小的腿,走回小『床』边,手脚并用地爬上去。

“你的能耐我还不知道,这一抛能摔死你,那我也用不着吃惊到如此失态了。”明修也学着小倾狂翻白眼道。

你什么时候有态过了?小倾狂在心中不屑地想着,真想不通,为什么这么疯颠的人也可以修道呢?

不理明修,小倾狂重新曲起双腿,默运混元天诀第三阶心法,她今晚终于突破第三阶,兴奋惊讶之心丝毫不下于她师父,只不过是看不惯那个疯颠老头而已。

进入修练境界,混元真气在丹田活跃跳动着,如暖流般流动着,在已打通的经脉中自由穿行,给小倾狂带来强大的『精』神力。

一向没个正经的明修仰头,看着窗外天空中高挂的明月,『露』出欣慰而高深的笑容,别人看不到,他却能看到,从明月之中倾泄而下的天地『精』华正随着小倾狂运行混元天诀而倾注入她『体』内,为她所吸收。

自满月那天起,拜师暗中修练混元天诀,小倾狂就过着『日』夜颠倒的『日』子,晚上练功,白天睡觉,反正她是个婴儿,整天睡觉那是再正常不过了,但她不知道,因此,太监宫『女』都在『私』地下称她为‘嗜睡皇子’。

次『日』清晨,小倾狂一时练得兴起,忘了时间,幸好在修练时,能敏锐地感知四周的异动,因此当有人来到寝殿门口时,她就知道了,急忙收气,往后一倒,将手拇指含在嘴里,装成一副熟睡的样子。

“呵,小倾狂睡得真熟啊!”是皇帝老爹的声音。

“这孩子还是那么嗜睡。”美丽娘亲的声音还是那么好听,带着宠溺与无奈。

“小倾狂睡得这么熟,就让她睡吧!至于武倩那,就不用管了,找个人去说一声就行了。”

“皇贵妃诚心诚意相邀,怎能不去呢!”

皇贵妃相邀?哼,『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下一秒,小倾狂就感觉落入一个柔弱的怀抱中,向寝殿外走去,凭她如今的听觉,很容易听到皇帝微不可闻的轻叹,这老婆娶多了也不是什么好事,尤其是心有专『爱』的时候。

不多时,楚芸烟便抱着小倾狂来到皇贵妃的宫殿——嘉英殿,一进去,殿中所有人齐没涮涮向她们投去灼灼的视线,小倾狂偷睁开眼一瞧,哇,皇帝老爹有名有份的大小老婆集『体』到齐了,看来是摆了鸿门宴。

“芸烟拜见皇后,贵妃娘娘。”楚芸烟虽得皇帝专宠,但从不恃宠而骄,该有的礼数从不落下。

“哎,芸儿妹妹快快免礼,皇上都下旨,准妹妹见君免行礼,姐姐又岂敢受此礼呢!”皇贵妃武倩伸出手,紧张道。

qUAnbEn5.Com(全。本*网)

那话语中的笑意直让小倾狂听得牙『痒』『痒』的,这死『女』人在给娘亲树敌啊!

果然,在场的所有嫔妃听到这句话,全都气愤地在暗中狠瞪着楚芸烟,如果眼神能杀死人,估计小倾狂母『女』早就死无全尸了。

而皇后依旧只是高贵地笑着,没『露』出愤恨的样子,但小倾狂知道,她才是真正的狠角『『色』』。

“姐姐说笑了。”楚芸烟仿若未觉得轻笑着回道,还是那样温柔的笑容,温柔的声音,岂不知,如此绝代风华的她,更是让在声所有『女』人嫉妒得恨得让她立即从这个世上消失。

“芸妃娘娘,三弟又没睡醒?”明明是孩童的声音,装得那么老成,不用看,小倾狂就知道,必是她的大皇兄莫倾乾。

“乾儿,小皇子正睡得香甜,你抱她至内殿里,让她好好睡觉。”皇贵妃‘『体』贴’地吩咐莫倾乾道,然后才对着楚芸烟道:“妹妹认为可好?”

你都先斩后奏了,娘亲能说不好吗?感觉到娘亲抱着自己的手收紧了点,但还是点了点头,小倾狂在心里把那武倩骂了个遍。

哇,疼啊!小倾狂在被莫倾乾从楚芸烟的怀中抱过时,感到腰间一疼,皱了皱眉,莫倾乾那个死小孩竟然在暗中下黑手。

莫倾乾抱着小倾狂到了内殿,看着怀中睡得正香的三弟,眼神一狠,粗鲁地往『床』上一丢,稚嫩的声音带着恨意:“哼,看你睡得像猪一样,凭什么父皇的眼里只有你,看都不看我一眼,还要立你为储君,你凭什么啊!就凭你娘那狐媚子,哼,母子俩一个样,专会勾引人。”

好你个莫倾乾,小小年纪就这么狠,哼,还敢骂娘亲,好,这个梁子咱们结定了,不让你付出一点代价,我就不叫莫倾狂,还有武倩,这些话如果不是她说过,莫倾乾会懂得什么叫狐媚子,哼,小倾狂在心里冷冷一笑。

“抱……抱……”『『迷』』糊地睁开眼睛,小倾狂一副刚刚睡醒的样子,对着站在『床』边,一脸『阴』狠的小小孩童,口齿不清傻笑道。

“哼,想让我抱?你不配。”莫倾乾忍住想要将这个可『爱』的人儿抱在怀中的冲动,扭头,不屑地地呸了一声,转身,自己到一边看书去,不理要爬过来的让他抱着的人儿。

莫倾乾没看到在他转身的那一瞬间,小倾狂灵动的眼眸闪着冰霜,嘴边勾着一抹如恶魔般的笑容。

“贵妃姐姐,听说武大将军送您的金丝羽裳是当年兰『国』的『国』宝,连皇上看了直叹宝物配佳人,今『日』可否给妹妹们开开眼界啊!”耳力过人的小倾狂很清晰地听到外面的谈话。

“当然可以,秋儿,去内殿将本宫最喜『爱』的金丝羽裳拿来。”皇贵妃得意的声音。

金丝羽裳是吧!小倾狂眼睛一转,便看到不远『处』桌案上放在金绒盘中的一件美得耀眼的衣裳,那便是金丝羽裳吧!

圆碌碌地转动着眼珠,突而眼神直定在一『处』,冷冷笑着,小倾狂趁着莫倾乾不注意,翻身下了『床』,向前爬去,手脚并用地爬上宽大的桌上,伸出短短的小手,蹬起脚,刚好够到用来点灯的火折子,‘噗哧’,用力一拔,火折子便着了,但她并没动,直到……

“小皇子,那个不可以玩……”进内殿来的宫『女』一见小倾狂手拿着已经着了的火折子,吓得高声惊呼。

听到尖锐的喊声的莫倾乾急忙抬起头,那一刻,他吓得心脏都快停,急忙冲上去,想要抢下她手中的危险物品。

小倾狂依旧笑得天真,手指凝聚真气,暗中袭向奔跑过来的莫倾乾,膝盖猛然一疼,莫倾乾不受控制地摔倒在地。

小倾狂眼一瞥,见所等的主角上场了,对着进来的所有人呵呵一笑,手一甩,火折子在空中划了一个弧度,很准确无误地掉在金丝羽裳上,顿时金丝羽裳着起火来了,火星子溅到倒在不远『处』的莫倾乾头发上,也跟着烧起来了。

“啊!乾儿,我的金丝羽裳,快救火,救火啊……”皇贵妃凄历的尖叫声惊醒了完全呆住的众人,宫『女』太监急忙奔上去抢救燃烧着的金丝羽裳,结果越急越『乱』,非但没救下金丝羽裳,反而引得内殿里的纱帐都着起来了,这一下可就一发不可拾了。

那些妃嫔一见大火烧起来,吓得尖叫着跑出宫殿,而小倾狂也在第一时间被她娘亲抱着跑出去,皇贵妃是最后被人扶着出来,心痛得都晕了好几回了,莫倾乾虽没被烧伤,不过,那一头头发被烧光了,变成秃头皇子。

看着贵妃殿的‘惨景’,还有莫倾乾的狼狈,小倾狂很没心没肺地笑起来,反正她是‘不懂事’的小孩,没人会怪她,只是那道灼热的视线却让她很不舒服,从此,莫倾狂与莫倾乾结下不解之仇。

此『日』之后,全龙麟『国』都知道,一岁的三皇子莫倾狂烧了皇贵妃最心『爱』的金丝羽裳,连贵妃殿都差点付之一矩。

清晨,『阳』光明媚,鸟语花香。

御花园中奇石罗布,佳木葱茏,百花齐放,真是让人美不胜收!

如此美景此时却略显失『『色』』,园中娇声艳语,人比花娇,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各殿嫔妃齐聚御花园,争奇斗艳,各领风『『骚』』,使出浑身解数,一为打压『情』敌,二为让将要到来的君王惊艳进而宠幸。

人花相映,多美的一幅众美齐聚图,多让人眼花瞭『乱』的美景啊!却因一声惊天动地的高喊声而……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1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