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42 按兵不动(1)

042 按兵不动(1)

三组、四组立即补上一、二、五组因进攻而变得薄弱的方位,将龙麟军紧紧护住,不伤到分毫。

这一轮战,‘风鸣暗兵’死伤无数,玄罗军分毫未伤,孰强孰弱立竿见影,这一战,斗的不止是两队的战斗力,更重要的是指挥者的能力。

“这怎么可能?玄罗军……”带着黑『『色』』斗笠的男子惊骇地喃喃道,执着鼓棒的手不停地颤抖,重重地往鼓上一敲。

‘咚……’震得战场中两军士兵脑袋嗡嗡作响的鼓声传来,‘风鸣暗兵’迅速后撤,集结成一个三角形阵形,向以玄罗军为保护圈的龙麟军的中央直『『插』』而入。

“弓箭手,预备。”燕达朗虽是莽夫,然而身为元帅,还是懂得战鼓刚所传达给他的意思,大刀一挥,身后的燕雨弓箭手立即散开去,避开‘玄罗军’,弓箭直对准龙麟军。

“变翼阵,一、二组为翼,五组为坚,三、四组相护,退。”倾狂白袍一挥,嘴角边勾起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淡淡地下令道,好个‘风鸣暗兵’,知道敌不过她的玄罗军,竟把目标放到龙麟军身上,想用这个弱点牵住他们,不得不说,这个战略不错,罢了,今『日』就玩到这里了,反正她也不想就这么暴『露』玄罗军的真正实力,他『日』,总会再相会,到时,就让你们看看,什么叫做‘天纵奇兵’。

所谓变翼阵,即两翼不停变动,坚头相辅,两肋相护,张则进攻,合则守退,是一种攻守兼备的阵形。

无声的命令再次传出,一、二组为左右两翼,以劲弩『射』击包围在外的燕雨弓箭手,每人都是十弩连发,五组为坚头,活生生地将‘风鸣暗兵’的三角形阵形撕开一条裂缝,阻止他们的前进,三、四组护着龙麟军撤退。

“紧跟着他们撤退。”倾狂再次以密音向柳剑穹传达指示。

“撤。”接到指示,柳剑穹配剑一指,数万将士立即如『『潮』』水般由‘玄罗军’护着撤退。

随着龙麟军渐渐地『脱』离燕雨军的围困,为两翼的一、两组立即合笼,为坚头的五组后撤,就如一只将头缩入羽翼下的大鸟,阵形再一换,为坚头的五组‘伸’出头,为龙麟军开路,两翼再次展开,将燕雨军‘扫’退了去,整队‘玄罗军’就如一只腾飞的大鸟‘载’着龙麟军快速地撤退。

燕达朗膛目结舌地看着前一刻还在他的‘铁骑’下挣扎的龙麟军,这一刻便被那不知从哪冒出来的‘铁甲军’给‘带走’了,这怎么可能?军师不是说了,有了这支军队,任他柳剑穹再大的本事,都必葬身于此吗?可是,现在,他不仅没死,还带着军队安全撤退,而他的士兵倒是死伤无数,这场战,还能算是他赢吗?

“妈的,那是什么鬼东西啊!传令下去,给我追,今『日』,必要让龙麟军全军覆没,让他柳剑穹死无葬生之地。”燕达朗举起手中的大刀,下令追击。

QuAnBen5.CoM【全本网】

“元帅,穷寇莫追,何况那支突然冒出来的军队太过诡异可怕了,龙麟军有它相护,我们追去,有可能非但不能歼灭对方,我军还有覆灭之危啊!”燕达朗身边的一员将军上前相劝道,眼中还闪动着惊恐之『『色』』,那样的一支军队太过厉害,太过可怕了,比军师带来的‘奇兵’还要恐怖。

“贺图,不要在这里危言耸听,赶紧给本皇子让开。”燕达朗根本不听劝,执意要领军追去。

“元帅,贺图将军说的也不无道理,反正攻下北境是早晚的事,到时柳剑穹也必将成为元帅的刀下之魂,元帅又何必急于这一时,且让他多逍遥几『日』,我们还是收兵回营,与军师再商讨商讨。”另一名将军上前劝道,一张娃娃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竟不似一个刚经历过撕杀的战场将军,倒是一个童心未泯的大孩子。

燕达朗心中对于‘玄罗军’还是有着惧怕,听到此言,想想也觉得有理,便大手一挥,下传令道:“收兵。”

宽广的雪地上扬起阵阵雪花,不多时,刚刚还撕杀得宛若人间地狱的战场上静地可怕,只有战死的两『国』士兵‘不分彼此’地倒在‘红『『色』』’的雪地上,残肢断骸随『处』可见,有的甚至被战马践踏得脑浆迸裂,真正的死无全尸。

玄罗军掩护着龙麟军撤退至安全之地,便迅速齐集,在柳剑穹来不及开口之时,整齐划一地调转马头,如来时般,悄无声息地消失茫茫天地之中,好似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玄罗军?好可怕的玄罗军啊!这样一支军队足以横扫整个凤天大陆,他的幕后之人究竟是何人,会是刚刚那个神秘人么?‘他’又是谁?是敌是友?”对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的‘玄罗军’,柳剑穹的赤瞳里流『露』出惊恐与疑『惑』。

玄罗军近年来闻名于整个凤天大陆,它从未参与任何战争,现身的机会更是屈指可数,各『国』只听闻它的恐怖,听闻它拥有最『精』良的装备,最惊人的战斗力,最诡异莫测的作战手段,听闻它神出鬼没,犹如地狱修罗之兵,每次一出现,都是带着死亡的气息,听闻……然而这一切对他们来说都只是听闻,是不真实的,可是,今『日』,他亲眼见到了,传闻果真不假,玄罗军远比他想像的恐怖得多。

可是这样的一支军队却没有人知道它是属于哪『国』的,就如‘风鸣暗兵’一样,这两支同样神秘的军队是否暗含着什么?今『日』,虽然‘玄罗军’是相助于他,但是敌是友,却难以判定,如果有朝一『日』,它攻打的是龙麟『国』,那么……

柳剑穹有点不敢想像自己与‘玄罗军’对战会是何等惨败了,看来,得尽快将‘玄罗军’还有‘风鸣暗兵’一事上报皇上,请皇上定夺了。

“大将军,你没事吧?”随军出战的李将军见柳剑穹脸『『色』』惨白得吓人,身上受伤的几『处』伤口正汩汩地往外冒着血,染红了整副战甲,异常的醒目,立即担忧地驱马上前问道。

“我没事,我……”恍过神来,柳剑穹见将士们都担忧地看着他,为了让他们安心,强撑着受伤过重的身『体』说道,可话刚出口,眼前便一黑,立即地从马上栽了下去,可吓坏了一众将士。

离战场不远的山峰上,消失的数千铁骑又无声地出现,迅速列队,翻身下马,单膝跪地,狂热崇敬的炽炽目光一致地落上那白衣飘飘,傲然立于茫茫天地的倾狂身上。

“见过圣尊。”数千人整齐有力的声音响彻云宵,带着不可抑制的敬仰之『情』。

“嗯。”右手伸出,做出虚扶的动作,倾狂点了点头,傲声道:“你们是最无坚不摧的铁骑,总有一『日』,我会让天下人见识见识什么叫真正的玄罗军。”

这一句轻而充满着肯定的话让玄罗军个个神『情』『激』动,热血沸腾,炙热的眼眸闪着比星辰更亮的亮光。

倾狂转过身,懒懒地伸了个腰,指着尸横遍野的战场,勾唇一笑道:“影,你们看,那像不像是在白雪中盛开的梅花,比白茫茫的一片好看多了,是吧?”

“老大认为是,那便是。”叶影看着一副懒散狂肆的倾狂,如鹰般的眼眸带着痴『『迷』』,点了点头道,玄罗军虽没开口,但眼里那赤*『『裸』』『『裸』』的崇拜也表达着同样的意思,就算倾狂说大鸟是在水中游,鱼是在天上飞,他们也会认为那才是正确的。

“呵,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歪着头,斜看向叶影,倾狂轻笑着道,轻弹了一下洁白衣袍上沾上的雪花,瞭望着远『处』的天际,带着一股睥睨天下的狂妄傲气,纵声一笑:“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既然天道不公,就算我杀戮万千,血洗天地,那又能如何,谁又能耐我何,天道,天义,天理,全是胡扯,只要我够强,我就是天道,就是天义,就是天理,天地也得臣服于我脚下,今『日』这场战役还只是个开始,既然齐月、燕雨、韩霜迫不及待地想夺取天下,那么我就不介意,掀起一场真正的血雨腥风。”

这一纵天长笑,恣意飞扬,狂霸天下,整个天地,在这一声狂笑声中也要止不住地颤抖,为这样狂妄不可一世的宣言而惊悚不已,天地为之变『『色』』。

赤峡波平原上,燕雨军队正驻扎于此,此时,营中士兵正为又打赢了一场战役而欢庆不已,然而身为主帅的燕达朗却在主帐中大发脾气。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