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帝
字体:16+-

072 临行之别(3)

072

临行之别(3)

雪兴城静亭湖每年都了这个时节总是北境百姓最喜欢的游玩之地,烟雾蒙蒙的湖光之中,蜿蜒静立着数十个形态各异的亭子,甚是匠心『独』运的一大美景。

正当游人畅行其间,欢声笑语不间断时,一阵悠悠扬扬的笛声响起,瞬间吸引了静亭湖上所有人的注意,全都陶醉于这美妙的笛声之中,不少人纷纷寻声望去。

只见静亭湖其中一亭之间,一名俊逸不凡的男子斜倚在亭柱旁,微闭着眼睛,手执碧绿『『色』』的『玉』笛,美妙的笛音正是从他那修长漂亮的十指下逸出来,化作醉人心扉的奇妙音律,而他自身好似也陷入了笛乐之中,俊逸的脸庞上散发着『阳』光的致命光彩。

一身『女』装的倾狂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斜靠在亭外栏杆旁,更显黝黑灵动的眼眸闪过一丝『激』赏:这首曲子不就是那『日』她与梓兰在梅林嘻戏时所吹奏的《梅花三弄》么,凌哥哥只听过一遍,便能一音不差地吹奏出来,且将箫音转化为笛音,不仅不显得突兀或不伦不类,反而别有一番意味,意境高远,韵味悠长,好一个音律高手,好一个『玉』笛公子。

一曲终了,凌傲尘依旧微眯着眼,似是还未从自己的笛音中跳『脱』出来,实则,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神志是沉浸于多『日』前**楼梅林那缈缈箫音之中,那是他一辈子都无法忘怀的一幕,那是他无法企及的境界。

‘啪啪……’掌声响起,将凌傲尘从那奇境中拉了回来,似乎还有一瞬间的『『迷』』离,待得转过身来,看见款款走进亭中的绝代佳人,方才真真的清醒过来,随后,却又征住般地紧紧地盯着佳人看。

直至一双纤纤『玉』手在眼前晃了晃了,才恍过神来,竟带着丝不确实道:“子风?”

“才几天没见啊!凌哥哥就不记得我了?”倾狂嘴一撇,佯装伤心道。

“不不,凌哥哥不记得谁,也不能不记得子风啊!只是……”凌傲尘上下看了看倾狂,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明明是他所心心念念的子风,看着是没什么变化,但,感觉又有点不同,至于哪里不同,又说不出来,奇怪。

“只是什么啊?”歪着头,倾狂在亭中的石椅上坐下,问道,她岂会不知他在疑『惑』着什么,自突破九阶之后,她周身的气场便变发生了质的变化,变得更虚无了,反而将她的灵气给隐了起来。

“没什么。”摇了摇头,凌傲尘再一看,还是那个熟悉的子风啊!暗想定是自己想多了,这种感觉难不成便是书上所说的‘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嗯,看来定是自己太过想念子风所至。

心中如此一想,凌傲尘不免带上了丝哀怨道:“子风,你说让我等着你,但是你怎么这么久都不来找我?”害得他天天都因等不到她的消息而彻夜未眠,想自己去找她,却又不知她的住『处』,只能忍受着无限思念,像个深宫怨『妇』一样,等着子风这个‘帝王’的驾临了。

QUaNbEn5.com。全*本*5

“咳,我这不因为太忙了吗?你看,我今『日』一得空,立即就约你出来了。”倾狂微咳了一声,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道,凌哥哥这副哀怨的样子加再上那‘熟悉’的话,怎么就让她想到青楼『女』子在抱怨‘恩客’啊!而她这句话一出,嗯,更像了。

“哦,不知子风都在忙些什么,可以跟我说一下吗?或许凌哥哥还能帮忙一下。”

看了一眼依旧笑得『阳』光了凌傲尘,倾狂不在意地说道:“也没什么,就只是家里的生意上的事而已!”她这话可没说谎,只不过,是她家里的‘生意’做得有些大而已。

“嗯,那子风家里是做什么生意的,找哪天,凌哥哥得上门拜访一下,不然多没礼貌啊!是吧?”他已经决定了,他要主动出击,不能再这么被动地等着子风来找他。

果然,倾狂暗笑一声,挑破了他的话道:“凌哥哥啊!你想打探子风的底细么?”

被揭穿了,凌傲尘倒是大方地承认道:“没错,子风愿意把这个底细透给凌哥哥么?”黑眸带着灼热的光芒。

微瞥开头,倾狂顿了一下,勾唇轻笑道:“当然。”在凌傲尘狂喜的目光下,接下去道:“我家什么生意都做,只要能赚钱,至于你要上门拜访嘛?很可惜,我家并不在雪兴城。”

很明显,子风对他依旧有所保留,是不信任他吗?凌傲尘不免觉得有点受伤,但想想,自己对子风又岂是毫无保留,他们终究还未到坦承相『交』的地步,不是吗?即使他们有了那亲密的一吻。

见凌傲尘的眼底闪过一丝受伤,虽是稍纵即逝,但她还是看得清楚,刚想开口,凌傲尘已开口笑道:“还真是可惜啊!不过没关系,反正我四『处』游历,总有一天会‘游’到子风的家乡,到时,你就跑不了了。”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他的笑容变得有点耐人寻味了。

倾狂心头一突,笑笑地回敬道:“那可不一定哦,我四『处』经商,经常不在家的,到时只怕你会扑了个空。”

“哈哈,子风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会找准你在家的时候上门的。”凌傲尘仰头一大笑道,洒『脱』『阳』光的笑容带着一股过人的自信。

倾狂只是笑笑不说话,她喜欢看他『阳』光的笑容,会让她觉得温暖,本想开口的话却始终没能说出口,是不愿在这属于她的特有‘『阳』光‘中注入丝杂质吧,那会让这个温暖变了味,只是,他们之间,能永远保持这种温馨的相『处』吗?他会是她永远的『阳』光天使吗?

瞥了一眼凌傲尘握在手中的碧『玉』笛,倾狂深邃的眼眸深『处』,闪过一抹幽光,快得让人抓不住,勾起红唇轻笑道:“凌哥哥吹笛这么好听,可不可为子风吹一曲,就当做,为子风送行。”

听到前面一句,凌傲宠溺一笑,刚想说当然可以,却在听到后面一句时,笑容一僵,略带着紧张道:“子风要去哪?”

“家里传来消息,要我立即回家。”昨『日』,她已接到她皇帝老爹下的诏书,让她立即回京都,刚好该『处』理的事『情』都『处』理得差不多了,就只差跟凌傲尘道个别了,所以今『日』她撇开所有人加上灵风,约他出来相见,今后怕是要有好长一段时间不能再见到他,不能再享受他的温柔相待,不能再见到他『阳』光的笑脸,也不能再感受他那清新纯净的气息了。

“呵,原来是这样啊!”凌傲尘轻抚着碧『玉』笛,微低着头道,不让倾狂看出他眼眸中那掩饰不住的不舍,但抬起头来,又是那样『阳』光洒『脱』的笑容道:“本来我还一直想着怎么跟你道别,但不想,你倒是先跟我道起别来了。”

“哦?凌哥哥,也要离开雪兴城了?”倾狂微感惊讶道,监视明宗的朱雀员并没有传来明宗即将离开的消息。

“嗯。”点了点头,凌傲尘拿起碧『玉』笛,站起身来,悠悠一叹道:“今『日』一别,不知何『日』才能再相见。”语气中带着不尽的感伤,原以为两人很亲近,今『日』将别,方知两人竟还不能如寻常朋友般可相约下次再见。

倾狂也不禁伤怀起来,然而她却并非那种多愁善感之人,很快便调整好心境,站了起来,扬唇一笑道:“有缘自能相见,你们十年后再度重逢,可见缘份非浅,与其感伤别怀,不若痛痛快快地为彼此践行,如何?”

不知该欣赏她的大气洒『脱』呢!还是该气她的没心没肺,凌傲尘暗自苦笑,转过身,面对着波光粼粼的湖面,执『玉』笛轻放在嘴边,吹奏起来。

悠扬的笛音再次从亭中传出,却并非倾狂所吹奏的那首《梅花三弄》,而是一曲送别曲。

倾狂走至凌傲尘的身边,斜靠在另一亭柱上,微闭着眼眸,倾听着,感受着他笛声中的不舍与感伤。

静亭湖上的游人不禁深深地被这一幕给深深吸引住,美男静立吹着『玉』笛,美『女』相伴在旁,好一副‘美景’啊!直将这静亭湖的美景给比了下去,然而这无数道投注过去的目光中,自然也有不太友好的目光。

既然是为彼此践行,凌傲尘吹了一曲送别曲,倾狂自是也得表示表示,但是又不能反赠一曲,最终,由倾狂做东,两人去了雪兴城最大的一间酒楼吃了一顿践行宴,包的是最贵的厢房,点了是最好的酒,当然,那间酒楼根本就是倾狂的产业。

直至夜过三更,两人才喝得醉熏熏地相携而出。

http://www.quanben5.com/n/kuangdi/162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