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亲,爹爹喊你做媒啦
字体:16+-

正文_第227章 你把休了就是

看到他吃惊的眼神,小甜甜这才离开了他的唇,只是小手依旧勾着他的脖子:“怎么样,还觉得我是小孩子?”

“你!”捕捉到甜甜眼里一闪而过的戏谑,南海澈舌头有些打结,这孩子怎么会?

“嘻嘻,早说了我是你娘子,所以你这里。”

甜甜说着又指了下他的唇瓣傲娇道:“只能是我的。”

“你!”想到刚她小小唇瓣的温软,南海澈别过脸去,想说她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看着别处,企图化解尴尬。

到这儿总算是看明白的食客,纷纷凑到一起,讨论起来:“这男的,长得那么丑,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对,我看是他故意绑架那小丫头说那话的。”

“这世道人心叵测。”

“他估计是怕我们大家说他的不是,才让小丫头,陪他演了刚那出戏。”

“真是不要脸。”

“是啊,那小丫头一看就是个美人胚子。”

“小小年纪就被——哎,这世道啊。”将他们话尽收耳底的南海澈,下意识拿着面具,便要往脸上戴,可就在那面具,离她脸不到5公分的时候,小甜甜又快速拽过他手里的面具,扔到了一边:“不许戴。”

南海澈不解道:“甜甜。”这孩子任性起来真是要人命,当初那一场大火,给他留下了这不可磨灭的疤痕,他不想再被人数落了。

甜甜却搂住他的脖子,大声道:“我的夫君,还轮不到你们这些外人指指点点。”话音落,甜甜松开手,直接朝边上一扫,那张空桌子,便瞬间碎成了两半。

众人吃惊的张大嘴巴,真没想到这女娃娃小小年纪,竟有这般了不得的功夫,看来他们刚刚都猜错了,这般厉害的小孩,怎么会受他人的威胁,甜甜依旧稳稳的坐在南海澈的肩膀道:“若有谁还敢嚼舌根,这桌子便是她的下场。”

众人打了个机灵,赶紧闪人,还未来得及收账的掌柜子,叫苦叫不出,这——这——饭钱都还没付呢。

可这小女娃娃功夫了得,一不小心向上人头都保不住,他还是别说话了。

“甜甜你!”想到她刚刚那凛冽的掌风,南海澈有些惊讶道,这孩子什么时候会武功的?而且看她那掌风,至少得连个十年八年,可她才6岁,越想越疑惑的南海澈干脆问出了口:“甜甜你什么时候会武功的?”

“这个啊,哥说了人在江湖漂,要学点武功自卫,我就学了点。”甜甜打着马虎眼,也后悔自己冲动露了底,幸好刚刚出掌时,有所收敛,他看不出她武功的深浅。

“学了点?你可真够谦虚的。”想到甜甜那深藏不露的哥哥,南海澈磨着牙,他早该想到这小丫头,也不简单的。

“嘻嘻,夫君,甜甜学武,也是为了将来不给夫君拖后腿嘛。”甜甜呲牙笑着,心里也有些忐忑,怕南海澈只喜欢她呆萌可爱的外表,而不惜她的内在。

“呵呵,照你现在这修为,用不几年

就会超过我。”不知怎的,想到甜甜一直以来都对他有所隐瞒,心里就莫名烦躁的南海澈,嘴上也不留情。

“那甜甜不学武了,这样夫君就可以永远保护甜甜了。”甜甜继续嘟嘴卖萌。可已经不吃天这套的南海澈,直接将她放在地上,扭头就走人。

可他刚走了没几步,甜甜就又扑进了他怀里:“夫君,我向你保证,我真的不学武了,夫君求你不要离开甜甜。”

“甜甜,你难道还没看出来,我不是气你学武。”想到杉杉一直以来,想用这桩和儿戏似得婚姻,纠正甜甜身上的恶习,南海澈便蹲下,跟小甜甜对视:“甜甜,你难道还不明白吗?”

“我——”甜甜纠结的低头,实在是想不出自己错在哪里。可南海澈却抬起了他的小脑袋继续道:“你不知道,我来告诉你。”

“你错在不该对我隐瞒,我是你最亲的人,你却连我都欺骗了”觉得南海澈误解自己的甜甜,极力反驳着:“我没有。”

“说谎就是说谎,没必要找些没用的理由。”注意到甜甜眼里的慌乱,南海澈心里有些堵堵的,但还是想帮杉杉,管管甜甜:“甜甜,你明白,你只要说了一个谎,就要连续说无数个谎,来圆这个谎。”

“我真的没有。”甜甜摇头,为什么她的夫君,就是不懂她呢,娘亲不是说夫妻之间,要相濡以沫,互相体贴,互相爱护吗?为什么她的夫君,上来就说她的不是,她只是太过害怕失去他,才会对他有所隐瞒,为何他就不能听她将话说完?

“甜甜,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不知该怎样才能真正教育到甜甜的南海澈,只好一遍又一遍重复着:“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希望她能自醒,不要再做骗人的事。

被他弄烦的杉杉,直接双手环胸,别过脸去,冷冷道:“让你失望,你把休了就是,在这婆婆妈妈什么劲。”

“什么!”南海澈愣了一下,这孩子刚说要让他休了她?她小小年纪,脑袋瓜子里到底装着什么?

“我说你把我休了就是。”她争取过解释的机会,可他根本不听,既然道不同不相为谋,他们好聚好散。

“我们没成亲, 不用休。”看着小甜甜冰冷的眸子,南海澈犹豫了下道,这就是她的真实面孔吗?他头一次觉得,一个人看似离得他很近,却离的很远很远。

“哦,那把信物给你好了,从此我们桥归桥,路归路,两不相干。”甜甜说着拽紧脖间的玉吊坠,想给他,却又舍不得。

下一秒,甜甜深吸一口气,张甜甜拿出点出息来,不就是块破玉坠嘛,还他就是。

可刚刚她已经把初吻给他了,娘亲说了给了初吻的,便是初恋,初恋是最美好的,要好好享受,也不要轻易结束。

本因甜甜的话,而心里咯噔一下的南海澈,看到她露出的迟疑表情,便松了一口气:“甜甜,其实我只是”话还没说完,那枚小吊坠便落到了他手心里,南海澈握紧那吊坠,心里竟有一丝不舍,明

明就是儿戏的婚约,从定的那一刻起,他便知没有未来,可为什么真当她把东西还给他时,他心里会那么的不舍。

这吊坠明明是他当时随意扯的,根本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可为什么——再看甜甜那倔强的背影,他心里很不是滋味,看样子他是很久没碰女人,才会对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起了心思。

不行,她是杉杉的女儿,他对谁起心思都行,就是不能对她起心思,不行,不行,最后受不了自己纠结内心的南海澈,干脆纵身一跃,消失了。

待他走后,小甜甜才停下脚步,原本倔强的小肩膀,也微微**起来。

“甜甜,你?”熟悉的馨香涌入鼻间,知道来人是童轩 的甜甜,直接扑到了童轩怀里,大哭起来:“哥,呜呜呜。”

“怎么了好妹妹?”想到甜甜跟着自己在后山练武时,再苦再累都没哭过,而现在却哭得和个泪人似得,怕是真遇到了什么事,童轩便问道。

“我跟夫君分手了,我的初恋还没开始,就草草的结束了,哥,我好不甘啊!呜呜呜呜。”此刻的甜甜,竟像小孩子一样,大哭大闹起来。

见掌柜子拿着毛巾,想要上前帮甜甜擦眼泪,童轩立即冲他做了个停止的动作,示意掌柜子什么都不要管,他的妹妹他清除,她哭过这一阵就好了。

渐渐夕阳西下,瑰丽的夕阳通过窗户射到了客栈里,怕甜甜再哭下去,会哭出毛病的童轩,这才拍了拍她的后背:“好啦,别哭了,你也该宣泄够了。”

这才止住哭泣的小甜甜,揉了揉红肿的眼睛,说出了实话:“哥,我好舍不得他。”

“舍不得,就去追啊,在这儿婆婆妈妈的有什么用。”童轩从怀里掏出瓶消肿的眼药,细心的帮甜甜擦着。想到当初娘亲给她订这门亲事时,哥是极力反对的,小甜甜便试探性的开口:“哥,不反对我跟他的亲事?”

“我反对有什么用。”童轩无奈道,这丫头怎么这时候想起听他的话来了,早干什么去了。

“就像娘亲说的,你的未来掌握在你自己的手中,我们没法替你做选择。”童轩合上了药盒:“所以趁着我们还年轻,尽情做自己想做的吧。”

“哥。”被童轩说感动的小甜甜,眼里又含满了眼泪:“我不想放弃他。”

“不想放弃,就去追回来。”童轩说着双手环胸,嘴一歪继续说:“我还蛮期待他跟着你一起叫我哥的。”

“哥,那有你这样的。”甜甜别扭道。童轩却拦着甜甜的肩膀道:“老妹你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哥给你撑腰。”

“哥,我就知道你最好了。”甜甜说着便要往童轩怀里钻,可童轩却一把推开甜甜:“这套对我没用,该干嘛,干嘛去。”

“好嘞。”想到南海澈往东南方向走了,满血复活的甜甜,立即用轻功飞了出去。

担心她毛躁惹祸的童轩,又叮嘱了句:“你慢点,万事小心。”

“OK!”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