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混搭
字体:16+-

第四章 小倩

就这样,吴永生晚上就在我这住了下来,我把一号房的钥匙给他,老吴端着那杯水上去了。

我摇摇头,这个星期的第一笔生意就这么亏本了,也不知道吴永生和他老婆到底什么状况,现在中年人生存压力都大,离婚率和自杀率居高不下,当然,他和他老婆离不离婚我管不着,但我绝不能让他在我这自杀,不说别的,我这人胆子也不大,他要死我这我不得糁得慌啊?得找个机会套出他老婆电话号码来透个信!

6月的天,到9点多才完全黑下来,我坐在大堂里看了会电视,抽了两根烟,12点多依然毫无睡意,这一年的龙门客栈开下来,我的作息变得没有规律,有时候四五点钟还得起来接客,100块钱一夜还打八五折,比小姐悲惨多了。

就在我回到柜台准备收拾收拾上楼躺着的时候,忽听有人轻轻道:“喂。”

我吓了一跳,急忙抬头,就见柜台前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一个姑娘,穿了一件样式很奇怪的布裙子,标致的瓜子脸,长长的刘海几乎遮住了眼睛,披发垂肩,她站在那里素雅又古典,可古怪的是:她明明离我很近可我就是看不清她的长相,这丫头像周身都被雾气笼罩着一样让人看不分明,而且我还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就是她的身子很轻,好像一口气就能吹跑似的。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怎么没声儿啊?”我顾不得招呼人,先抱怨了一句。

她低下头,抱歉地说:“对不起。”

我摆手道:“算了,你是等车啊还是等人啊?”

她用很小的声音说:“我……我想在你这住几天。”

我一听有“大生意”刚想振奋却又犯了嘀咕:这小姑娘看上去最多不超过20,不等人不等车,要来我这“住几天”,难不成是离家出走的叛逆期少『女』?

我小心地问:“小妹妹你多大了?”

她愕然抬起头,露出一双清亮的眼睛和弯弯的细眉,果然是个样貌可人的小丫头。她怯怯地道:“你是问实际岁数还是虚岁?”

“这有差别吗?你实际岁数多大了?”

她重新低下头:“17了。”

17?按现在孩子的发育应该已经快过了叛逆期了呀,我们17岁那会和『女』同学拉个手就算冒天下之大不韪了,现在的孩子马路上嘴对嘴亲热老师看见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们还有不满意的?

我也不好意思再问了,毕竟17岁也是有行为能力的人了,再问就显得窥探人家隐『私』了,我只好说:“打算住几天?”

“说不定。”她依旧小声道。

“哦,标间一天100,我给你打八五……算了,80块钱一天,童叟无欺!”我怕她碰见吴永生……

她瞪大了眼睛:“钱?”

“啊,钱。”我又不好意思了,看她样子比老吴还『迷』茫呢,合着我开饭店就不能提钱,必须得是热『情』好客,视金钱如粪土的老乡,我可是又正规营业执照的,再说,现在还有视金钱如粪土的老乡吗?

qUAnbEn5.Com(全。本*网)

她一摊手:“可是我没钱。”

我:“……”我反应已经不如白天那么『激』烈了,不得不说人的适应能力是可怕的,要是没老吴一天的折磨,我可能又发飙了,但是我现在很淡定,我已经准备好回答她下一个诸如“你要钱干什么”之类的诘问了。

“那你看这个能值多少钱?”她从耳朵上摘下一对耳环来,每只吊坠上都挂着一小片翠绿的石头。她把它们慢慢放在我手掌中,我感觉她手指比石头冰凉。

我扫了一眼,那耳环入手颇沉,似乎价值不菲,但我在这方面的眼力一穷二白,而且『玉』这东西也没个准价,有时候一二百,有时候10块钱三对还带纸盒子,反正都是石头。我还怕最后说不清呢。

我把它们放在桌子上道:“妹妹,哥开的是饭店不是当铺,这东西我不能收。”这是史上第一混搭又不是史上第一混乱,不带串门的。

“那……对不起。”她似乎想说什么,但最后没说,拿起那对耳环幽幽地走出了门外,还帮我带上门,然后就坐在了外面的台阶上,一手托腮,一边仰头看着天上的月亮。

我又崩溃了!都一个师父教的,不让住就静坐?她一个小姑娘,深更半夜的我能看着她坐这吗?火车站附近什么人没有啊,她要在我门口出点事我就剩上知音『体』了:柔弱少『女』惨遭凌辱事为哪般,黑心店主熟视无睹良心何在?下次开出租那哥们见了我还得跟我握手……

她在那坐了半个多小时,我见她没有任何要走的意思,惆怅地从烟盒里捏了根烟,走出去蹲在她身边,点上,轻车熟路地问:“和家里闹别扭了?”

“啊?”她吓了一跳,才发现我。

“那是和男朋友?”我想她无非也就是这么点『情』况,不是耍『性』子就是失恋,现在的『女』孩子总不可能为了失身这点『屁』事离家出走。

“都不是。”

“你这么晚出来你家里人不担心吗?”

她幽怨地看了我一眼道:“我家里人都死了。”

“妹子这就是你不对了,闹别扭归闹别扭,怎么能咒父母呢?”

她这次愤怒地瞪了我一眼。

“……不是真死了吧?”

姑娘眼睛一红,又不说话了。

我一个劲后悔,赶紧安慰:“别哭别哭,不就是没钱吗?跟哥进去,走——”说着我去拉她,她下意识地一闪身,然后整了整衣衫冲我翩翩敛衽道:“谢谢。”

我一愣,心说这姑娘是不是看古装剧看多了,这当间还耍什么身段啊?

进了大堂我问她:“饿了吧?”

她脸一红,却不说话,我知道她不好意思,动手给她泡了一桶方便面放到餐厅一张桌子上:“凑合吃,我这没厨子。”

她冲我羞赧一笑,然后从门口飘然坐到桌前——她长裙曳地,几乎看不到腿在走动,感觉就是飘过来的。她拿起叉子端详半天,叉起几根面来打量着,好像从来没见过方便面似的,最后饥饿还是战胜了羞怯,她把叉子上的面往面前递上,可是却不张嘴,她叉到鼻子跟前闻,闻罢多时,把原先几根面放回碗里,又换着叉了一缕面条,继续在鼻子跟前闻……

我看得大是纳闷,忍不住道:“不合口味啊?”

她微微发怔道:“没有,很好吃啊。”

“那你怎么不吃呢?”

“我在吃啊。”

“你……继续吧。”

于是她继续闻,好笑的是她闻面和咱们吃面一模一样:先捞出几根面条抖一抖,然后送到鼻子跟前闻,闻得煞有介事,可嘴却纹丝不动。最后,她把一桶面挨根地闻完,又把鼻子尖支在碗边闻了闻里面的汤,然后掏出一块手帕在嘴上擦了擦道:“我吃饱了。”

“你吃……那睡觉去吧,这是2号房钥匙,对了妹子,你身份证给我登记一下吧,怕有检查。”

“身份证?”她愣了一下道:“没有。”

我开始佩服自己的先见之明了:这俩,果然是一个师父教出来的。我无力地挥挥手:“去吧。”

她冲我嫣然一笑,“飘”着上楼了,等她走道楼梯口那,我大声问:“妹子,那你叫什么呀?”

沉寂片刻,楼梯拐角那幽幽飘来两个字:“小倩。”

我应了一声,开始收拾准备睡觉,餐厅桌上,那桶面还好端端地放着,小倩搅和了半天其实一筷子也没动,这会正是后半夜我肚子咕噜噜也叫上了,看那面扔了可惜,于是我坐了下来,满满叉起一大把面条,边往嘴里塞边嘟囔:“嘴真叼,这么好吃的面……”

后面的话我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因为我惊悚地发现:那面条一点味道也没有,不是清汤寡水那种无味,而是彻底的没有任何质感,不酸不甜不苦不辣,也不是白水面条软绵绵的感觉,倒像是泡沫塑料沾了水塞进嘴里似的。

第一口我就全吐了!再吸溜那汤,也全不是个味道。

我愣了半天才喃喃道:“难怪那丫头不吃……”可是很快就发现不对了,小倩完全没有发现这面难吃的机会,难道她闻就能闻出来?我也提鼻子闻了闻,隐约还是有股方便面味的,但明显比一般的淡了很多。以我丰富的吃泡面的经验,我能准确无误地辨别出这面是82年的康师傅红烧牛『肉』面还是97年福满多酸菜排骨面——它们吃了以后拉肚子的动静不同……

但是我可以确定一点,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面先天是这个味。

康师傅出网兜味儿的方便面了?

无法,我只能把它扔进垃圾桶,然后猛然觉得刚才那姑娘的名字有点熟悉——小倩,不是王祖贤演的那『女』鬼吗?

再然后我脑子里自动过滤了某些不重要的因素,只留下两个字:『女』鬼!

最后想着我那网兜味的方便面和小倩那“飘逸”的步态,我没来由地浑身一颤……

---------分割--------

小倩已经来了,黑山老妖还会远吗?她『爱』着谁又恨着谁?谁是撩动了她心里最后一圈年轮的人?谁又能夺走她炽热的烈焰红唇?

小花戏路还真是广啊,不写搞笑还能写恐怖小说,不写恐怖小说还能去搞知音『体』。

-------再分再割-------

推荐票再稍微给力点行不行啊童鞋们,新书刚开咱把点推比搞得恐怖点嘛,咱也吓唬吓唬那些大神……A

http://www.quanben5.com/n/shishangdiyihunda/134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