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混搭
字体:16+-

第六章 蛋疼哥

下午的时候,一辆原产马自达停在我的门口,从驾驶室下来的『女』人黑黑壮壮,穿着一件黑『色』的确良的半袖,『胸』前缀满了亮晶晶的塑料片,像是个摆地摊卖葱的乡下大婶,不过眼睛倒是又大又圆,显得挺招人的,年轻时候应该也是漂亮『女』人。

“羊羊!”这个『女』人就喜欢这样热『情』洋溢地喊我,一边走到我身边用手指使劲捏我的肩膀:“又结实了啊。”

我嘿嘿一笑:“孟姨。”

“母子”俩还没亲热完,孟姨冷丁回头冲车上喊:“你还不快点死出来等什么呢?”

紧接着副驾驶的门一开,跳出一个妖怪来:这货把脑袋上边的头发全用发胶拢起来,像个大菠萝『屁』股一样,然后把太『阳』『穴』那的头发全剃光,描着两个紫哇哇的眼圈,一只耳朵上像呼啦圈杂技演员一样串了一大串耳环,另一只光秃秃的什么也没有,她嚼着口香糖,下车以后很不『情』愿地“哐”一下把车门砸上,磨磨蹭蹭地溜达过来。

孟姨指着我冲她喝道:“叫过哥哥没有?”

小妖怪高小薇这才勉强冲我一扬下巴,极不『情』愿地说:“哥。”然后皱着眉又补了一句,“你这破店怎么这么难找啊?”

孟姨立刻骂道:“闭嘴,没这个破店你就得被人先『奸』后杀!”

高小薇针锋相对:“他也得有那本事!”

我顿时汗下,这就是老妈和闺『女』之间的对话,不过据我的了解,这还只算是一般聊天,真吵起来比这有内容……

孟姨过意不去地跟我说:“羊羊你甭搭理她!以后她在你这要敢放肆使劲抽她!”

“呵呵……进来说吧。”开玩笑,还不知道谁抽谁呢。

进了屋我给母『女』俩倒上水,小声问孟姨:“怎么回事?”

孟姨气不打一『处』来,指着高小薇道:“你问这个小王八蛋!”

高小薇嚼着口香糖,眼睛望天一副不忿的架势,翻着白眼道:“不就踢烂姓王的一颗蛋吗?谁让他想占姑『奶』『奶』便宜。”

孟姨顿时挺直腰吵吵道:“你听听——不就才一颗蛋,你知道男人一共才几颗蛋吗?”

我本想解劝,听完这句理智地闭嘴了……

孟姨跟我诉苦:“几个小兔崽子出去喝酒,王二财的那个小杂种就摸了她两把,她一脚就把人家蛋踢碎一颗——就是卵蛋。”

我擦汗道:“明白,睾丸。”

高小薇高声叫道:“就摸了两把,你还想让他干什么?我是你亲闺『女』吗?”

孟姨顿了顿道:“对了,他摸你哪了?”

高小薇一挺『胸』脯,绷出两团小白『肉』,把那件画着骷髅的超短黑T恤憋得一直升到小蛮腰上头:“他摸我『奶』子了!”

孟姨一怔,语重心长地说:“他摸你『奶』子,你打断他几根骨头也就算了,绝人后干什么?”

我汗下……

QUAbEn5.COm,【全‘本’网。COM】

高小薇道:“他不是还有一颗吗?你以为我不知道男人有几颗……”

我练练摆手:“别吵了别吵了,都消消气。”好么,这话我都听不下去了,再让她们继续吐槽非把我书封了不可……

孟姨道:“总之,我没和王老二谈完之前你必须给我老老实实在你哥哥这待着,哪也不许去,把你电话给我!”

高小薇不『情』愿道:“你要我电话干什么?”

“废话,你那群狐群狗『党』谁知道哪个就把你卖了,快给我!”

高小薇瞪着眼扯开书包,把一个拴着大公仔的电话『赌』气地扔在桌子上,孟姨一把拿过,关机,塞进自己兜里。转脸冲我笑道:“羊羊,那妹妹就放在你这了,你替我管着她,这小兔崽子要是敢往外跑你给把她腿打断!”

我下意识地夹了夹腿道:“我肯定照顾好她。”

我偷眼瞄了瞄高小薇的脚,她穿了一双风格怪异的尖头皮鞋,那尖儿看着就『肉』疼,那个什么王老二的儿子也是作死,惹谁不好惹这位姑『奶』『奶』,活该他成为蛋疼哥,不过话说回来也幸亏是尖头皮鞋,要是平头的估计就一个也不剩了——侵彻力和阻止力是两个概念。

我把孟姨送到门外,她拉着我的胳膊道:“短则三五天长则半个月,你就忍几天吧。”

我说:“没事,你忙你的,我给你看着她。”

孟姨道:“也幸亏有你这么个地方,要不我还真不知道该把她弄哪去,别看小兔崽子嘴上横,其实远门也没出过。”孟姨停了一下又道,“不过话说回来你在这长久也不是个事儿,要不过了这几天跟我一块回去,你爸在里头,我一个『女』人家家的不能总抛头露面,没个男人撑着算怎么回事?”

我笑道:“我爸那关你能过去吗?”

孟姨叹了口气道:“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下次去看他的时候我再和他说说,行了你回去吧。”

送走孟姨回来,高小薇已经占据了我柜台后面那台电脑,她把两条腿八叉着抬到桌子上,带来那只包口大敞着,散落出许多零食,一边登陆QQ一边把吃完的果冻塑料壳扔得到『处』都是,我扫了一眼她的QQ头像,是她自己的大头贴,经典的脑残妆,QQ签名上用火星文写着:你看不见我流泪,因为我的泪腺在**里……

高小薇见我看她,不满地扫了我一眼,大声道:“龙羊羊,把我水端过来。”

我坐在小餐厅的沙发上道:“你自己的手呢?”作为不同父异母的兄妹,她不叫我哥是惯例,而我心『情』好的时候也会陪她拌几句嘴。

“切——”她也不搭理我了。两只细长的爪子开始在键盘噼里啪啦的打字,一边悠然自得地抖动着腿,那两条腿又白又长,帆布超短裤刚能把大腿根儿裹住,她四仰八叉地在皮椅子上上网,『胸』前的两团小白『肉』就露出一对弧线。

“你这脸摄像头也没有啊?”她打了会字开始在电脑周围四下找寻。

“没有!”

她又不理我了,过了一会大声问我:“你这有什么音乐吗?”

“有周杰伦的。”

她不屑道:“现在谁还听周杰伦呀,飞轮海的有吗?”

“有过山车你听不听?”

她开始在网上搜索,然后点开在线听,因为网速卡,那所谓的飞轮海也就唱得期期艾艾结结巴巴。

“破网速!”她又嘟囔了一声。

玩了没半个小时,她一下蹦到地上,大声叫着:“无聊死了!龙羊羊,你这有什么好玩的没有?”

我说:“我给你煮一篮子茶叶蛋你去铁道上卖吧,那好玩。”

高小薇发泄地踢着椅子腿叫道:“无聊死了!无聊死了!”

这时候小倩从楼上飘然而下,见桌子上有一堆垃圾,也不说话,走过去把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吹落在地上,用『硬』纸板铲起来走出门外去了。

高小薇发怔道:“刚才那是谁,你马子啊?”

我说:“不是,离家出走的,没钱住店在我这打工。”

“离家出走?”高小薇兴奋道:“这么酷!因为什么呀?”

“一会你自己问她。”

等小倩回来以后高小薇一下蹦到她眼皮子跟前,大声道:“诶,姐们儿!”

小倩吓了一跳“啊?”

“你是离家出走的?”

小倩想了想道:“就算是吧。”

“为什么呀?”

小倩幽幽道:“因为我爹我娘要把我嫁给一个我不喜欢的人。”

我忍不住问:“你父母不是都死了吗?”所谓离家出走我也是随口那么一说,没想到还真是。

小倩道:“我离开家很多年以后,他们自然也就死了。”

“你今年不是才17岁吗?”

小倩点头。

“那你父母是在你很小时候就要把你嫁出去?”

小倩又想了想道:“也不是了,就在我17岁那年。”

我越听越『迷』糊:“你今年不就17岁吗?”

高小薇不耐烦地打断我,义愤填膺对小倩道:“你爸你妈也太不是东西了!”

小倩黯然道:“别这么说,他们也有他们的难『处』。”

高小薇一拍小倩肩膀道:“不管怎么说你比我有种!我也早该离家出走了。”

我又好气又好笑:“你妈虐待你了?”

高小薇道:“为了一颗蛋就把我发配到你这个破地方,还不算虐待啊?”

小倩瞪大了眼睛道:“哪有这样的母亲,为了一颗蛋就把『女』儿赶走么?”

高小薇顺杆就上:“就是,你也觉得不像话吧?”

我无语问苍天,郁闷地跟小倩说:“小倩你别参合,那不是一般的蛋。”

小倩气愤道:“就算金蛋银蛋也不行啊。”最后她忍不住问高小薇,“到底是什么蛋啊?”

高小薇哈哈大笑:“人蛋。”

她终于在我这找着好玩的了……

--------------分割---------------

大家不要老拿搞笑不搞笑来衡量这本书了,混搭和混乱也完全是不相干的两个故事,自然,搞笑是少不了,但恶搞成分会克制,现在还『处』于故事的前期,很多战场没开辟出来,许多重武器(和重口味)都用不上,但我觉得,它很有潜力要比混乱和妖怪『精』彩。D

http://www.quanben5.com/n/shishangdiyihunda/134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