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混搭
字体:16+-

第三十章 肾好

丝巾美『女』这话一说出来,不但我震惊,连她自己好像都给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捂住嘴愣在当地。

小白领也怔了一下,随即苦笑道:“你快走吧小姐,别拿我开玩笑了。”

丝巾美『女』脸一红:“我不是……”觉得后面的话说不出口,转而又问,“你电话号码告诉我。”

“没这个必要吧。”

丝巾『女』眼尖,看见小白领的『胸』卡就在上衣兜里装着,一把抽走,扫了一眼道:“孙宇——”随后惊喜道,“你也在《『女』人》杂志工作啊?”

孙宇郁闷道:“还给我。”

丝巾美『女』把『胸』卡放在孙宇手上,开心道:“一会见。”说着跳上车一眨眼跑没影了。

孙宇又拍了拍腿上的泥,唉声叹气地走了。

我问苏竞:“有结果没?”

苏竞道:“他身上有你的力量。”

我忙问:“这回是什么属『性』?”

苏竞道:“你难道没发现吗,他一发威,身边的『女』人就会『爱』上他?”

“那为什么会这样呢?”

“他拿走的大概是你身上魅力或者气质这一类的力量。”

我立刻双手捧心道:“还有这种力量呢?”

苏竞道:“当然有,一个人常身在高『处』,他所拥有的气质自然和常人不同,要成为一个剑神,可不是光有无敌的武功就行的,有时候不用动手,威势先压对方三分。”

我说:“那为什么他只有发威的时候才管用?”

苏竞道:“这跟个人的『性』格和天赋有关系,当初我们收集到你的力量以后试图把它们融合到别人身上时也出现过这种『情』况,一个本来修行轻灵身法的人得到你的剑气以后非得作出笨拙无比的动作时才能发挥出威力,那个年轻人『性』『情』和顺,但只有发脾气的时候才能和你的魅力属『性』相符,所以他一恼,『女』人们就抵受不住了。”

我撒腿就跑,苏竞一把拉住我道:“你干什么去?”

我张牙舞爪道:“我要拿回我的力量!”

苏竞道:“我都一筹莫展你有什么法子拿回来?”

我叫嚣道:“我去干掉那个小子!”找了这么多,我可算是找见一个我中意的力量了,想想吧,只要没有好脸『色』『女』人就自动往你身上扑,这是多牛逼的一种属『性』啊,到时候我满大街看谁顺眼就骂谁,再不行去超模大赛上当『毒』嘴评委,据说《花花公子》的创始人休.赫夫纳一生阅『女』愈千,我什么都不用干,直眉瞪眼就能很快超越这个老丫挺的!

苏竞马上窥破了我的心思,笑眯眯道:“这个属『性』先不忙要,而且我看不要也罢。”

我嘿嘿笑道:“你是不是怕抵御不了我的魅力?”

苏竞道:“别忘了我也是剑神,你那点雕虫小技还影响不到我,而且——”苏竞看着走远的小白领孙宇道,“而且就算你拿回来也未必有用,力量放在人家身上别有魅力,放在你身上说不定是什么『情』况呢,你觉得你也可以做到光给人使脸『色』人家就喜欢上你吗?”

QuAnBen5.CoM。全*本*5

我看着孙宇的背影深深地叹了口气,不无羡慕嫉妒恨地感慨道:“天生一个强攻的命,偏生就了一副小受的样儿。”

苏竞道:“好了,我们开始找下一个吧。”

虽然暂时没了找下去的方向,但是孙宇给了我一个启示,那就是在早上所有坐公『交』车的人身份差不多都是上班族,也就是说所有坐24路车的人在同一条线上碰面的几率很大,我看时间还早,赶紧领着苏竞又上了另一辆24路车。

我跟苏竞说:“你留神看吧,说不定就有你要找的人。”

苏竞在人群里四下张望,我也随之探头探脑地看,然后就见人群缝里出现了极不和谐的一幕:一只男人的手伸进了一个中年妇『女』的挎包里……

我顺着那只手一看就乐了:这人在上次车上我也见过,是那个瘦子的同伙,他身边还有几个人假装无聊地看着窗外,其实是在给他打掩护——我就说这个点儿全是上班族嘛,敢『情』小偷也有时有点的在勤恳工作。

眼看那汉子就要得手,我一个箭步走上去稳稳拿住了他的胳膊。

汉子一惊,抬头盯了我一眼,我大大咧咧招呼道:“又忙着呢?”

那中年『女』人觉得包上加了分量,低头一看顿时尖叫起来:“哟,这是干什么呢?”

汉子沉声警告她:“闭嘴!”

『女』人一看形势不对,拎着包挤到人群里去了。

汉子『阴』沉地盯着我看了一眼,愕尔意外道:“又是你?”他也还认识我。他身后那几个人也嚷嚷起来:“又是这小子!”

我笑道:“想我了吧?”

汉子看着我咬牙切齿一字一句道:“我们想死你了!”

“走,咱们下车叙叙旧。”我拽着他胳膊说。

汉子倒是颇为意外,冲他身后那几个人使了个眼『色』,那伙人顿时围上来把我包在中间,大声让司机停车,我被挟在中间稀里哗啦地下了车,苏竞淡淡地跟了出来。

汉子一下车就狠狠道:“找个僻静点的地方,咱们好好跟这位大哥说道说道。”

对方一共有四个人,两个夹着我,另外两个东张西望,一指对面两座楼中间的空当:“就那儿!”

到了地方,夹我那两个人把我甩在靠墙的死角,他们并列一排挡在我的前面,那汉子冷冷道:“兄弟,几次三番坏我们好事,给个说法吧,你是想出名?反扒联盟的?”

我摇头:“都不是。”

汉子身边有人叫道:“还跟他废那么多话干什么,给他放点血!”

我跟他们身后的苏竞说:“我可直接给你找见四个,明天的任务也顺便完成了。”

四个人一回头这才发现苏竞,他们本来没把一个姑娘当回事,看都没看她,这会才知道她和我是一起的。

苏竞迈步来到我跟前,问我:“这四个当初都跟你一辆车坐过?”

我点头:“还少一个瘦子。”

苏竞问打头那汉子:“他说的那个人哪去了?”

汉子摸着脑袋冷冷道:“什么时候轮到你们问我了,先叫你男人给我们磕头认错,再把身上的钱、手机都『交』出来——小娘们你认便宜,也就是我们劫财不劫『色』,要不是你也好不了!”

“不劫『色』占占便宜还是可以的。”汉子身边那个贼看着秀『色』可餐的苏竞终于还是忍不住一把摸了过来。

苏竞不动声『色』,翘起大拇指在对方的手即将摸上她的脸的时候用拇指在他户口上一点,那人顿时脸『色』大变,抽搐着跪倒在地上。

苏竞一字一句道:“一般『情』况下我不愿意打男人,告诉我你们还有一个同伙哪去了?”

汉子和剩下两个贼一起退后半步,警惕道:“这小娘们练过!”他们从口袋里摸出小刀片拿在手上,呈半包围之势把我和苏竞围在墙角。

我见状急忙撤后,跟苏竞说:“看你的……”

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完,三个人已经都躺在地上了——我平均每说一个字苏竞就出一脚,汉子的尖下颌已经被踢成双下巴了,另外两个也好不到哪去,不用P就变得无比抽象。

四个都被打倒苏竞差不多就用了不到三秒,以至于这几位躺在地上的时候脸上连飞扬跋扈的表『情』还没来得及换,苏竞背着手道:“回答我的问题。”

我问她:“这么说这四个人身上没有你想要的东西?”苏竞一边微微摇头一边再次从四个人身上挨个看去,当她的目光落到最先被点倒那人身上时那人哭了:“哥,你别是倒卖器官的吧?”

他身边那个反应过来也大叫道:“别要我的,我肾虚、胃溃疡还有肺结核!”

我呸了一声道:“少废话,快说以前和你们一起那个瘦子哪去了?”

那人大声道:“他两天以前就消失了,这个月份子钱也没『交』,我们老大也找他呢!”末了还添一句,“他肾好!”

--------分割--------

今天尽量多更点。D

http://www.quanben5.com/n/shishangdiyihunda/134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