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混搭
字体:16+-

第四十一章 绝世尤物

晚上12点的时候,老吴回来了,他脚步轻盈,显得心『情』不错,我急忙迎上去问:“你在山上没遇到什么人吧?”

铁继理在大堂随便地四『处』转着,听我问话有意无意地把耳朵竖了起来。

老吴道:“没有啊,这么晚谁还上山?”

我把『情』况跟他一说,老吴忽然面有忧『色』地把我拉在一边道:“这样的话,我倒是很为黑山老妖担心了。”

我意外道:“不会吧,黑山老妖连个普通人都对付不了?”

老吴道:“不是因为这个,这些天来黑山老妖在我的劝导下刚刚同意散去一身邪功改练《道德经》,这时候要有人打扰我怕他心『性』不定又起歹心,尤其是石中火这样的恶人,最对黑山老妖的胃口,他要是忍不住馋涎把石中火给吃了,恐怕再也无望修回正道了。”

我问他:“黑山老妖修成*人形了吗?”

“还没有,大概还需些时『日』。”说到这老吴叹了口气道,“也罢,这就当是对他的最后一次考验吧,就看这位黑兄的造化了。”

老吴上楼以后,铁继理拿着坏道人那把剑问我:“你要一把开了锋的剑是干什么用的?”那把剑被苏竞没收以后平时就放在我的柜台上,凭着铁继理的职业嗅觉,他一下就对那东西上眼了。

我只能不自在道:“瞎玩。”我眼看着铁继理用它把一张纸削成一丝一丝的,要说那是我爷爷晨练用的恐怕没人信。

“你难道还是练家子?”

“没有没有,真是瞎玩。”

“哦。”铁继理把剑放回去并没有太在意,他问我:“你那个漂亮朋友怎么还没回来?”

“我也纳闷呢,按说早该回来了呀——”我使劲往外张望着,心里多少有点不踏实了。

“不如给她打个电话?”

“她没电话。”

“怎么会连电话也没有?”

“她是外地人。”

“哦。”铁继理马上反应过来了:“外地人也可以用电话吧?”

我胡乱道:“关机了。”

铁继理看出我有点心神不宁,对我说:“你先回去睡吧,我盯着外头,只要她不是上山了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咱们市的治安还是很好的。”

我没办法,只得回房睡觉,躺在『床』上开始胡思乱想,我想以苏竞的本事别人要是想伤害她倒是不怕,可万一人家要是骗她呢?她会不会已经被忽悠瘸了?而且,再是剑神也得吃饭睡觉吧,她现在在哪?金诚武说的还是有道理的,一个『女』孩子不远万里来到完全陌生的世界,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一个她完全不了解的人身上——虽然我直到现在仍然对她神圣的使命嗤之以鼻,但是就为了片刻的个人安逸就把人家置于不顾,心里还是有点……内疚的。

我一晚上都没睡好,在『床』上烙烧饼,听到些微动静就怀疑是苏竞回来了,导致我天刚亮就起『床』时,脸上挂了两个大大的眼袋,我无『精』打采地冲了把脸,打开房门的一瞬间就愣住了:苏竞就像以往那样站在我的房门口。

QuAnBen5.CoM。全本小说网

我使劲揉了揉眼睛,结巴道:“你……”

苏竞像以往一样平静道:“我回来了。”

我这才明白不是幻觉,一把握住苏竞的手臂,有些说不清的圭怒道:“这一晚上你去哪了?”

苏竞露出了一丝欣慰:“昨天我正要回来的时候忽然发现一个目标,我一直跟他到家门口,然后今天早上又跟着他去了他供职的地方,这才回来。”

“那你这一晚上都在哪?”

“就在他家门口等着啊。”

我使劲攥着她胳膊骂道:“你们剑神是不都死心眼,你就不会先回来赶一大早再去?”

苏竞挣开我的手道:“万一出什么意外呢?”苏竞忽然展颜一笑道,“而且你用语有误,不是你们剑神,是咱们剑神——我找到的是你的三成剑气,是你力量中最基本的属『性』,有了它再加上技巧,你就离再次成为剑神不远了。”

“行了行了,甭管什么吧,你找见了还得能收回来才行。”

苏竞用手挡在嘴前微微打了个哈欠道:“我去睡一会,顺便想想这个问题。”

“快去吧。”我把她推到她的房门口,看着她进去。

我哼着小曲下了楼,发现铁继理又坐在窗边那个老位专注地往外看着,我动作轻快地泡了一壶茶放在他面前道:“辛苦了,这壶我请。”

“那怎么好意思呢?”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你也是为了保护人民财产安全嘛。”苏竞回来以后,我心『情』莫名其妙地好了起来。

铁继理真的守了一夜,眼睛充满血丝,不停抽烟,他看了我一眼意味深长道:“那个『女』孩儿跟你关系不一般吧?”

我眼睛一翻道:“警察也这么八卦?”

铁继理呵呵笑道:“这不是八卦是观察力,自从她回来以后你看你整个状态都不一样了。”

我叹气道:“她要不回来我心『情』会更好,实话。”

铁继理道:“她是你债主?”

“可以说是又不是,打个比方说吧,如果有一个人把一大笔钱打到你的账户里,随后又跑来跟你要,你说这算什么?”

“那你就应该把钱还给人家。”

“第一,这个账户的密码我想不起来了;第二,要是还给她我也会出危险。”

铁继理忍不住道:“你到底欠人家什么了?”

我说:“一个我没做过承诺但她认为我应该履行的义务!”

铁继理道:“我明白了——她怀了你的孩子。”

我:“……”

我们就这样乱七八糟地聊着,铁继理『精』神头又上来了,我问了他不少在普通老百姓眼里很神秘的关于警察抓犯人的问题,他拣能回答的给予解释。

时近晌午,我去了一趟厕所回来坐下继续道:“接着聊,那要是一个歹徒拔出刀来眼看就要给人扎上了,你们还必须先朝天鸣『枪』吗?”

铁继理抿了一口茶道:“这个嘛……”

没等他说完,我使劲扒拉他的胳膊:“快看快看,美『女』!”

铁继理愕然扭头向窗外看去,眼睛也一亮。

窗外,一个丰『胸』细腰的『女』人正向我们这边款款走来,她有一头浓密的黑发几乎垂到大腿的部位,五官谈不上『精』致,但粗犷得很协调,尤其那一双黑珍珠似的眼睛充满野『性』和纯真,正像是一头力量饱满又毫无心机的母豹子一样。再往身上看,那身段起伏得让人光看一眼就不能自已,峰峦叠嶂之下是纤腰乍收,再往下是柔润凸起的胯曲线,两条浑圆修长的大腿『交』移着、风『情』万种地朝我们走来。

这样的绝世尤物对两个晚上都没睡好觉的男人来说简直就是无价之宝,养眼又醒脑,我啧啧连声道:“身材太牛B了!”

铁继理专心致志地边看边回应:“尤其是腰……”

我『色』『迷』『迷』地说:“你说她会不会是来我这住店的?”

“嗯,有可能,要不她朝这边走是为什么?”

就在这时我发现『女』郎身后不远的地方又出现一个人,因为距离远而且大部分被前面的『女』郎挡着,我看不清那人的脸,只觉得他不住地故意往『女』郎身后走,显得鬼鬼祟祟的。

“后面那人……”铁继理也嘀咕了一声,忽然脸『色』大变:“不好!”他飞快地起身,同时手里已经多了一把手『枪』,一边上膛一边向门外跑去,“你待在这别动!”

我瞬间就明白了:后面那人八成是石中火!

铁继理在出门的一刻调整了一下表『情』,他把『枪』别在后腰上,一手『插』兜装作若无其事出去散步的样子,甚至还吹着口哨。他『插』兜那只手只要顺势往后一捋就能拔『枪』射击。

现在有个问题是:如果那人不是石中火当然最好,万一就是他,铁继理一但射击很有可能会误伤到两人中间的『女』郎,三个人之间,铁继理距离『女』郎有10米左右,而『女』郎和她身后那个人却只有3米不到……

铁继理继续装着闲逛的样子往前走,他只要能和『女』郎擦肩而过就能确保保护她并且准确无误地辨认出石中火。

可就在这时『女』郎身后那人却突然加速了,铁继理脸『色』大变,『插』在裤兜里的手下意识地晃了一下,然而『女』郎身后那人已经猛的一个箭步蹿到了她的背后,一只『毛』茸茸的胳膊横过一下卡在了『女』郎的脖子下边,然后一枝土制手『枪』顶在了她的太『阳』『穴』上,沙哑『阴』测测的声音随之响起:“不许动!”他从『女』郎身后露出半个脑袋,从那只血红的三角眼看,正是石中火。

--------分割--------

你们猜那『女』的是谁,猜对的……没奖。D

http://www.quanben5.com/n/shishangdiyihunda/134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