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混搭
字体:16+-

第九章 囚室修炼

晚上我给他们看了炕上的模子,众人『交』口称赞,纷纷竖起大拇指道:“还是龙哥有办法。”

我又好气又好笑道:“别拍马『屁』,想想拿什么东西往出拓!”

齐小环看了看道:“拿木头怎么样?”

我说:“能刻出一棋一样的吗?”

齐小环道:“要是才材料和工具一点也不难。”

“你确定?”

旁边才人道:“他娘就是木匠。”

我:“”

齐小环道:“找块石头磨也行,主要我们现在连木头也没有。”

我拍拍手跟众人道:“明天开始,找木头,还才,再找一切能利用的东西。”

武婴道:“我先汇报一下今天我规寡的看守位置一…固定哨有两拨,分别在铁门边上和外面的木门旁,咱们干活的时候每20个人才一个看守,差不多是50个人,夜里才两班流动哨是由白天的人轮值的,还才一些小头目她们不具『体』贞责站岗。”

我说:“那么就是说整个监狱一共才不到,四个看守?”

武婴道:“是这样。”

我拖头道:“他娘的“1000人居然被不到四个『女』人看着,我们为什么不直腰冲出去?”

余曼丽不无鄙夷道:“那些男人扭扭捏捏的哪有咱们这种气魄?”

我白了他一眼道:“你才气魄你怎么早不跑?”

余曼丽嘿嘿笑道:“不是早没遇见龙哥吗?”

我郑重道:“好了,咱们再重新规划一下具『体』步骤,我建议把时间定在三更天看守最容易犯困的时候,耿翎需要的钥匙模子才了,剩下的齐小环你去想办法;囚室门上的第一道锁就『交』给武婴了。”

武婴道:“我去找铁丝。”

我继续道:“第一道墙好办,我看踩着余曼丽的肩膀就能跳出去,最难解决的是第二道墙,我们需要一狠狠长的绳子……”

余曼丽道:“这也好办,咱们不是才现成的被子吗?撕开就是绳子。”

我对他刮目相看道:“你倒是一点也不傻啊。”

余曼丽憨笑道:“绣花磋麻绳这种活儿我最擅长了。

“不过光才绳子还不行,还得能抓在墙上,所以我们还需要一个飞爪头。”

说到这个众人却犯了难,这种地方哪找飞爪去啊?

这时屋里才人小解,呲水声和刚倒过的恭桶发出了请『脱』的回音,众人不禁把目光都移了过去,那人见十几双眼睛都盯着他看,不自在地往墙角挪了挪,武婴忽然一个箭步蹿过去捉着恭桶把和桶连着的铁提手摇来摇去地兴奋道:“看我找到了什么?”

那铁提手是一条铁板弯成个半圆连在桶上的,只要稍加利用就是一个小耙子……众人不禁都欢欣鼓舞起来。那个尿了半截的连声跟武婴道:“放下放下,尿你一手……”

我把两个拳头对撞着,兴奋难抑道:“看来最难解决的两个东西都巳经才门了。”

Www.quanben5.coM。全*本*5

耿翎忽然淡淡道:“可是最主要的一个问题还没才解决。”

众人一起道:“什么问题?”

耿钥看着我道:“小龙,你知道距此不到5里是什么地方吗?”

我说:“你说。”

耿钥道:“距此不到5里地就是守卫京都的京函戍卫营,从那骑马赶来须臾便到,我们最大的问题不是如何逃出去,而是逃出去以后怎么才能跑得掉,你道男监营设在这里是没才它的用意所在的吗?”

我皱眉道:“这还真是个问题。”

耿钥道:“所以我们得事先把逃跑路残竹算好,这才是重点。”

我笑道:“你例是很才信心嘛。”

耿钥道:“那些『女』看守里没才高手,大家又这名齐心协力,出去属实不难。”

我问:“你怎么知道没有高手?”

耿钥道:“我看得出来,至少她们中连一个剑童级别的也没才。”

“你怎么看的?”

耿翎犹豫了一下才道:“既然大家都是自己人,那我就实话说了吧,知道她们为什么那么怕我吗?因为我很快就要达到剑童级别了。”

他这句估一说出来,屋里所才人都愣住了,半晌武婴才震惊道:“你居然练过功夫?”

耿翎道:“前几年曾有位道姑在我家借宿了几『日』,她见我根骨不错,就传投了些粗浅的招数和修炼口诀给我……”

我『脱』口而出:“穆念慈啊你是。”

“那是谁?”

我摇摇头,估说穆念慈就是因为洪七公传授了她几招,走江湖的时候居然也磕磕绊绊地能算个二流高手,所不同的是她遇见的是白胡子乞丐,耿翎遇见的是老尼姑,想到这我心里顿时不平衡了这书谁是主角啊,我怎么就遇不见这些乱七八糟的高手传授我乱七八糟的绝技呢?

不过我也由此看到了希望……这么长时间以来,我终于找到一个修炼剑气的人了,证实我身份的大计就在此一举了,我一把拉住耿翎的胳膊道:“耿哥,这么说你身上才有剑气了?”

耿钥道:“还没有,只是快了。”

“那你分得请剑童剑生这些东西吗?”

“这个倒是分得请的。”

我一下把胳膊杵到他怀里:“快看看我是什么级别?”

耿翎满脸疑感地把手拱在我脉上,表特凝重……

平原昭雪的『日』子就要来了!我迫不及待地要看看当他震惊无比地说出“剑神”两个宇时那帮家伙的反应。我见耿翎脸上越来越深沉的表特,志骄意满地说:“告诉他们,我什么级别?”

耿翎摸了半天,抽搐道:“那个小龙亦…你好像没级别。”

我差点。喷鲜血而死,跳脚道:“我怎么会没级别呢,你会不会看?”

武婴小心道:“龙哥,我说句估你别不高兴,你何必老说自己是剑神呢,我们知道你怕我们以为你是,卖,的,可弟兄们『处』到这份上,就算你真是卖的我们也不会嫌弃你的……”其他人纷纷道:“就是!”

我都快哭了,无力地呐喊道:“老子不是!”

众人纷纷用哄小孩的口气道:“好好,不是不是。”

耿翎失笑道:“小龙,这个我真帮不了你。”

“算了。”我哭丧着脸从腰里柏出一个丝绸卷儿来递给他说:“那这上面的宇你认识吧?”

耿钥腰过去随意地看着,没用两分钟眼睛已轻努出眶外,颤声道:“这是谁写的?”

我撇嘴道:“还能才诈,你们『女』儿『国』那个剑神,苏竞呗。”

一干人笑:“龙哥又来了。”

耿翎高高地举起他那只仅剩的右臂沉声道:“真的可能是剑神写

武婴好寺道:“你怎么看出来的?”他和余曼丽等人大都不识字。

耿翎不理他,震惊地对我说:“照这种方法修炼,别人5年的苦功岂不是抵不上她十天?“

我纠正他:“确切地说,是3天。”

耿翎拿着丝绢的手艇艇颤抖:“看来这真是剑神手笔“

众人吃惊道:“龙哥真的认识剑神大人?“

我不屑道:“我不是说过了吗,我还和她一起睡过呢。“

耿翎郑重地把那丝绸卷儿举过头顶朝我递来:“如此贵重的东西,你一定要小心保存。”

我不接道:“既然对你有用那你就拿着吧。”

耿翎好像没听幢我在说什么,茫然道:“我拿着?”

“是啊,我又看不懂上面的宇,而且也没打算学,要它有什么用?“

耿翎表特凝重道:“剑神秘籍,这物事可是能引起『国』与『国』之间『交』兵的宝贝,你就这么给我了?”听他这么一说我心里又平衡了,原来这东西在他们『女』儿『国』就相当于九『阴』真经,敢『情』咱哥们不是没人理,是有绝顶高手上赶着教我我还不屑学,这又是一种怎样的牛逼啊!

我笑道:“那我就更不要了,你看兄弟们谁想学,顺便也教教他们。“

武婴等人不可置信道:“男人也能学武功吗?“

我说:“怎么不能,除了每个月掉HP那点事儿她们『女』人能干的男人都能干得更好……好了,继续说咱们的事,耿哥依着你的意思咱们逃出去以后应该往哪跑?”

耿翎珍而重之地把丝绸卷收好,稳了稳特『情』绪说:“这里向北是『国』都,那绝不能去,往南穿过一片野地就是城郊,我的意思咱们趁夜穿过那里的村落再做计较,往东全是高山野岭便于逃匿,转西则能潜入叶城,为了咱们区区几个人,追兵应该不至于去那里辑拿。

我落拳道:“那就这么说定了。明天大家依旧各行其事,等时机成熟就走!”

众人个个摩拳棕掌道:“好!”

当夜,耿翎躺在『床』上忍不住几次三番地摸出那丝绢册子摩娑,最后终于还是跳到地上,蹲在门口借着门缝透过来的微弱月光逐字逐句地翻看,嘴里不住啧啧有声道:“苏剑神真乃天人,秩照她这个法乎修炼,别人四十年苦修才能达到的剑师级别竟只要十年就能略才小成,资质高些的话五六年就能达到剑师前期!”

武婴蹦了一下道:“不是吧,那么夸张?“

我问:“怎么夸张了?”

武婴道:“我和曼丽打杂的那家主人就是剑师前期,就凭这个,她不考取任何北名只在竿军挂个虚职每月也有几百两银子军饷,等于是『国』家花钱供着。“

余曼丽也翻身坐起道:“这么说咱们只要学过十年八年也能像她那样吃『国』家俸禄了?”

武婴在他脑门上凿个爆栗道:“别忘了你是男人,『女』儿『国』什么时候有男人做官了?”

耿翎道:“不过看字里行间的意思,这种速成之法最大的弊瑞就是根底不扎实,先天不足的人就算级别升上去,剑气还只能相当于普通人按普通方法时间里修炼的那么多,只不过空有一个高阶,苏剑神在书里说了,她这种方法原本是给那些天赋极高的人过度用的,这种人身『体』条件持异,可以自行补上剑气的不足,剑神大人的这本书是为了让这种人节省时间好尽快能进入参悟剑圣阶段用的…蜘她写这本秘籍,是为了让『女』儿『国』在短时间内多出现几个剑圣好抗衡黑吉斯帝『国』的侵略,不过这种人万里无一啊。”

我孙持道:“实不相瞒,哥就是这种人。”

众人自觉地过滤了我,武婴跳下『床』道:“那我也学,就算成不了剑圣,当个剑童也好啊,耿哥你教教我吧。”

耿翎道:“要学大家一起学,说不定过几天跑的时候还能用上。”

一干男人听说学武功都来了神,纷纷坐起,耿翎道:“大家都是新手,先跟我学入门的打坐姿势,双手自然『交』叠放于小腹前,此时全身经脉呈两个环形囤住丹田,调匀气息心无所念……

我一听又是老一套,也懒得起来,闭着眼睛听他继续说:“这一步大家不要急,须得真正平心静气了才行,有的人可能时间得长一点。“

众人知道这是剑神大人亲手写的秘籍,修炼起来也丝毫不敢怠怯,一个一个长吁短叹的,居然一点杂音也没发出,过了好半天耿翎才又道:“都静下来了吗?”

才那么五六个人杂七杂八地回道:“静下来了。”

耿翎却不再说估,又等了将近十分钟的时间道:“这次呢?”

这一回只才两三个人道:“好了,下面呢?”

耿翎在黑暗中艇微睁开眼睛,随即又闭上,却还是不说话,这次等的时间更长了,足才半个小时之后再次问道:“静了吗?”

众人似乎都有所领悟,再也没才人说估了,耿翎满意地点点头:“此刻放眼内视……

果不其然,马上就有人问:“什么叫放眼内视?”

耿翎也不着急,绥缓道:“随着你呼气吸气,达到忘却自我,这时你的意识随着你的气息一起进入身『体』就是内视。”

有人焦躁道:“这太难了。“

耿翎耐心道:“不急,达到这一步确实是初学者的一个瓶颈,咱们再来。”

我睁眼看看,就见十几个老爷们齐齐地坐在杭头上,全都屏息凝神,只觉得这场面既好玩又诡异,他们谁也不理我,只有耿翎那不紧不慢的声音悠悠然地指引着众人:“呼……吸…呼“

我不自觉地跟着他的节奏呼吸,怯怯地心『情』自然平静下来,耿翎轻声道:“剑神书曰:呼吸吐纳之道,在于自然而不在于缓急之分,无思无虑则自然生,自然生则意空明,意空明而神识驻,神识驻而丹田开!”耿翎本来语气轻缓,可是后面的话越说越快裁说越响,最后几乎是声『色』俱厉,开始我本来是徜徉在一片安静中的,随着他的话语,我吸进鼻腔的一口气冷丁像被什么东西抓住了似的,好像真的沾染了人的思维,它像一个被做了记号的小疙瘩一样顺着我『体』内滑向小腹,当耿翎最后一句话喝出,我的脐下三寸的地方感觉募地一动,紧腰着丹田被那个小疙瘩戳开了一个『洞』,一冷,又一热……E

http://www.quanben5.com/n/shishangdiyihunda/135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