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混搭
字体:16+-

第八章 越狱理论学

原来这帮人饿了一天都睡不着,听我和耿翎商量越狱的事儿,都围上来听着,见我说到偷钥匙,武婴终于忍不住说话了。

我意外地看着他道:“你不是还有一年就放了吗,还跟我们冒这个险干什么?”

武婴道:“那不是还有一年呢吗,你以为我愿意在这里待着啊?”

我说:“那像你这种的勉强也凑合,再有刑期比这短的兄弟就别参合了,不值得。”

齐小环道:“不,龙哥刚才说得好,自己逃出去和被人放了是两码事,我还有不到一年,可我愿意跟着大伙干!”齐小环委屈道,“主要因为我是被冤枉的,我跟她连手都没拉一下,怎么能算通『奸』呢?”

我和耿翎对视了一眼,我问道:“那在场的有没有不愿意的,不愿意我们绝不强求。”

没人说话。

我清清嗓子道:“好,既然这样,那这事就定下来了,大家都是男人那些假惺惺的话我就不说了,总之我会确保每一个人活着出去。”我数了数,加我一共是十八个人。

武婴道:“现在人多了,龙哥你就给大家安排任务吧。”

我揉着脑袋道:“让我想一想我刚才说到哪了?”

武婴道:“偷钥匙。”

“对,当务之急就是偷到耿翎脚行上的钥匙,这事你能办吗?“

武婴面有难『色』道:“偷是没问题,可是我得先知道钥匙在谁身上啊。”

余曼丽道:“龙哥你说我们要去问刘司牢她会告诉我们吗?”

我摆手道:“这事绝不能让她知道。”

武婴道:“对,我看刘司牢肯送『药』给我们最多是同『情』耿翎,她这个人一向比较公正而已。“

我说:“那就更不能让她知道了。”同『情』绝不等于背叛,这种人往往原则『性』很强,是敌是友还不明确。

武婴道:“偷了钥匙以后呢?”

我说:“这件事可以缓一缓,顺便给耿翎几天养伤的时间,最主要的,还是琢磨咱们这么多人怎么逃出去。“

耿翎道:“这个也得慢慢想,一定要计划周密。“

我看看囚室的大门说:“假设我们现在就开始跑,这道门是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囚室门虽然没有上锁,但犯人们每天进屋以后是要从外面『插』上的。

武婴走到门口观察了一会道:“这个好办,只要有一根铁丝就能把门『插』提起来。”

我点点头:“明天大家干活的时候多留神,但凡觉得用得上的东西都捡回来,不过要小心别让别人发现,还有,注意观察一下这里一共有多少守卫,她们的岗位位置,今天先睡觉。“

一干人因为参与到了如此绝密的事『情』而显得个个振奋异常,上了『床』还在窃窃『私』语。

我本来还担心第二天被人看出马脚,想不到这些家伙当着外人的面一个个没事人似的,倒是我显得有点『精』神恍悔……

qUAnbEn5.Com(全。本*网)

上工的时候我脑子里把过去看过的越狱经典全过了一遍,首先是《肖申克的救赎》,主人公用一副丽塔海华丝的『性』感海报做掩护,展开了长达若干年的挖『洞』计划,他用藏在里的小锤子做工具,坚持数十年如一『日』的挖掘,每天把挖出来的土利用放风的时间均匀地撒在『操』场上,最后从下水通道里逃出生人……

可是这个可实施『性』比较弱,首先,『性』感海报就没法搞,就耸刘司牢肯帮忙我也不知道该搞谁的,因为我不知道在『女』儿『国』谁能『性』感到让人把他的画像挂在墙上而不引起人注意的程度,总不能挂小兰的吧?

然后,我想说的是挖『洞』这活儿也不好干,严格来说这属于技术活儿,要不认识两个有十年经验以上的盗墓贼根本行不通,『洞』可不是扛把铁锹就能挖的,挖不好容易把自己埋了,这方面我格外没天赋,记得高中那会植树节我挖树『洞』都挖塌了……

最后,我也没十年的时间来等再有一个月,我老爸都出狱了!

于是《肖申克的救赎》就被我无『情』地口P了,经典的魅力就在于无法复制,我们还是让它依旧经典着吧!

要说关于越狱的权威资料,那自然还是得算美剧同名剧。迈克尔为救哥哥,事先把监狱的地图纹在身上,故意犯罪进去,随后展开了一系列有条不紊高科技加高智商的活动,他先用美男计『迷』倒狱医,然后利用身份之便频繁出入医疗室,为以后的逃跑埋下了便利条件,而且迈克尔除了长得帅还是一个天才,发散『性』灵感如尿崩,一根螺丝一袋牙膏无不能成为越狱利器,最后一帮亡命徒都对他言听计从。

细想之下这个难度就更高了,监狱的地图没有,美男计倒是靠谱,可又没有米帅的姿『色』,就算这里的『女』守卫口味也比较怪喜欢上我,我

人没人家的聪明,不但不会玩螺丝,连地图也看不懂越狱》也提供不了理论支持,想逃出去只能依靠走龙羊羊特『色』的道路……

干着干着活,我忽然无意中发现看着我们的『女』看守百无聊赖中偷偷转过身去摸出一面小铜镜来照了照,又取出一面小粉盒在脸上补了补妆,我不禁好笑,这里全是犯人,她化了妆给谁看啊?看来『女』人『爱』美真是一种天『性』。我忽然灵机一动,趁人不注意趴在耿翎的耳边上说道:“想知道谁拿着你的钥匙吗,你要这样这样……”

耿翎听完涨红着脸道:“真的要这样啊?”

我目光坚定地拍了拍他:“为了自由,这点小牺牲你不会介意的,哦?“

耿翎低着头犹豫再三,脖子都红了才讷讷道:“难度大了点。“

“有什么难度,小孩都会。”

“……可我又不是小孩。”

我笑嘻嘻道:“你就当是为了咱们十八个兄弟委屈一回吧。”

耿翎唉声叹气道:“我试试吧。”

过了好一阵子,耿翎终于红着脸小声道:“我成功了。”

我顿时叫了起来:“哎呀,什么味儿这么『骚』啊?”

那『女』看守收起粉盒,瞪着我道:“你喊什么?”

我指着耿翎大喊:“报告司牢,他尿裤子了。”

一干犯人都把目光集中过来,耿翎恨不得把头钻进地里,那『女』看守走过来,离得老远就捂住了鼻子,瞪着耿翎道:“你怎么回事?”

耿翎抖搂抖搂湿裤子,无辜道:“一时没忍住……”

那『女』看守嫌恶地连连挥手扇风,一指门外:“给我换裤子去!”

耿翎道:“我戴着脚镣,没法换。”

“混账东西。”那『女』看守骂了一句道:“你等着,我叫人去。”

她走了没多大会就带进另一个看守来,我冲武婴使个眼『色』,武婴会意地点点头,那看守从腰里拿出一把『黄』铜钥匙来,忽然犹豫道:“司营吩咐过,这个人的脚镣绝不能随便打开。”先前那『女』看守不耐烦道:“他就剩一条胳膊还能干什么?你倒是不用闻他那股臭味。“拿着钥匙那个『女』看守没办法,想给耿翎开锁又嫌臭,最后把钥匙丢给我大声道:“你,带着他换裤子去。”

我诺诺连声,领着耿翎往外走,武婴他们盯着那钥匙看了两眼,冲我一伸大拇指。我嘿嘿一笑,冲他做口型道:“认住这个人。“

『女』人的弱点还真是有趣,据说她们能比忍受7倍以上的痛苦,却单单受不了一条臭裤子,男监营生活条件简陋,可是每人都给发了好几套换洗衣服,而且还有『硬』『性』规定,每两天必须换洗,这倒不是她们关心我们健康,而是由『女』人天生『爱』干净决定的。

两个看守押着我们回到囚室,两人就站在门口,对我说:“你去帮他换裤子,动作快点。”然后两人就在门外闲聊起来。

进门我帮耿翎打开脚镣,他在一边换裤子,我盯着那枚钥匙直发呆,这个的东西身上可是寄托着重大的责任,现在它就轻易地被我拿在手里,一想到还得再把它还回去我就有种不甘,我发了一会呆,忽然像没头苍蝇似的在屋里东翻西翻起来。

耿翎莫名其妙道:“你干什么呢?”

我没空搭理他是因为我忽然想到里的一个『情』节:米帅把一枚钥匙在香皂上按了模子,然后用烧着的塑料牙刷浇出一个复制品来,与其让武婴冒险再把它偷回来,为什么不利用现在的机会先做一个模子?

我东张西望,眼见没有可利用的东西,不禁急出一头汗来,无意中一撩炕席,顿时大喜过望――炕席下面,全是『黄』澄澄的干胶泥!我把那枚型的钥匙款款放在胶泥上,飞身上『床』,狠狠踩了一脚,拿开钥匙,那便有了一个清清楚楚的模子……

屋外那两个看守见我们半天不出去,不耐烦道:“你们快点,换条裤子这么长时间?”

耿翎这时也明白了我的意思,眼露喜『色』,一边随口敷衍道:“我不是只有一个手嘛。

我把钥匙擦干净,又把脚镣给他锁上,这才出门,那看守仔细地检查了一番见没有问题,把钥匙别回腰里走了。

在回工棚的路上,耿翎见看守离我们有一大截距离,忍不住小声问我:“模子有了,你打算拿什么做钥匙?”

他一句话就把我问愣了――在『女』儿『国』,既没有塑料牙刷这种东西,而且……我打火机也被没收了。

…………分割…………

最后的越狱过程肯定是你们想不到的,真的。C

http://www.quanben5.com/n/shishangdiyihunda/135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