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混搭
字体:16+-

第二卷 女儿国 第二十二章 往事

看着刚才还倨傲的苦梅跪在我跟前,这场面别说我,就连老妈也惊呆了,我缓了半天神才下意识的去扶苦梅,别说只是挖苦了我几句,就算她揍我一顿我也不能让这么大岁数老太太跪着啊。

可是苦梅肩膀微微一抖,岿然不动,『女』儿『国』没人能打得过她,同样的,要是她不愿意,也没人能扶得动她。

我喃喃道:“什么『情』况?”我直到此刻还蒙着,“师父”,难道是在叫我?我活这么大还从来没给人当过师父呢——

苦梅老泪纵横道:“师父,你不记得阿梅了?”

“阿梅?”我悚然道,这面前的老尼姑,哪一点阿,哪一点梅啊?

老妈好半天才从震惊中勉强回过神来,先是又惊又喜,好半天才低头道:“我回避一下。”说着走出去了。

我挽着苦梅道:“你快起来。”

苦梅拉着我的手哭道:“师父,你真的一点也不认得徒儿了?”

我苦着脸道:“不管记不记得,你先起来再说,你也是个有徒弟的人了,让她们看见了影响多不好?”

苦梅的几个小『女』徒弟在屋檐下站成一排,惊恐的看着眼前的场面,她们立刻四散逃逸。

苦梅挣扎站起,浑身仍在微微发抖,颤声道:“您一点印象也没有了吗?”

我苦笑道:“师太,我今年才23岁,你要是抱过我我说不定还有印象。”

苦梅一凛道:“不错师父正式23年前离世的……”她茫然道,“这么说来,真有转世投胎一说?”

我说:“你看好了?”

苦梅笃定道:“阶位在此,怎么可能看错,我生平再也没见过比师父你更高的阶位了。”

“苏竞不也是剑神吗?”

苦梅一笑道:“不是我小瞧她,她可比师父差得远了。”

我挠头道:“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苦梅辗辗眼泪,款款道:“30年前,阿梅不知天高地厚地闯江湖,也自命侠『女』,然而有一天终于被群贼围攻,眼看就要命丧当场,幸得师父搭救,随后的7年,我随侍师父左右,多得师父教诲,修为『精』进,只可惜23年前我恰好有事外出,师父『独』身前往黑奥斯古纳山,以一己之力劈落山巅,等我赶到,师父您已经因为剑气荡漾静脉崩决而仙去了,我有心追随师父而去,又恐世人风言风语,你我之间坦坦荡荡,我若一死,没的堕了师父的名节。”

我忙道:“别别别,没必要,这么说你真是我徒弟?”

苦梅哼哼一笑:“世人只知道苦梅是『女』儿『国』的剑圣,却不知道她的师父是鼎鼎大名的剑神。”

我说:“那你怎么也不说呢?”

苦梅黯然道:“师父刚才已经说过了,阿梅行将就木之年才是一个区区剑圣,怎么好辱了师父的名头。”

“你对自己要求很高嘛,刚才我也是说气话,据说你们两个大陆加起来一共才不到20个剑圣,也算很了不起了。”

Www.quanben5.coM。全本小说网

苦梅道:“师父的话真让弟子汗颜。”

我把双手在腰上拍了拍道:“你看,我已经是这个样子了,以前不管咱们之间是恩还是怨都该一笔勾销了,你也不用叫我师父了。”

苦梅坚定道:“一『日』为师,终身为师,就算你还在襁褓之中,也还是我的师父,我原本也不相信什么转世剑神的鬼话,可是能再见到师父,我心里比谁都高兴。”

苦梅忽然轻声道,“师父,你活着真好。”刚才还面容槁枯一个老尼姑,瞬间竟然有了小『女』儿态。我纳闷道:“你不是学佛的吗,怎么不相信投胎转世?”

苦梅道:“当年『女』皇屡次三番要我出仕,我没别的理由推『脱』,只好做了一个尼姑。”苦梅一笑道。“师父刚才骂得对,我这个尼姑,无非就是混口饭吃。”

我一口气没倒腾上来差点憋死:受人敬仰的苦梅师太,居然是这么来的……

我发现苦梅跟我说话的时候眼神渐渐活泛,一个原本波澜不惊的佛门弟子,居然渐渐有了江湖儿『女』的豪『情』和爽朗。原来我和她之间还有这么一段英雄救美的桥段,可以想象,当年那个自命『女』侠的苦梅是何等的意气风发桀骜不驯,直到碰上了剑神这才稍有收敛,这也是个至『情』至『性』的奇『女』子啊!

我又问:“苏竞到底是不是你徒弟?”

苦梅叹道:“苏竞这孩子确实跟过我几年,她的启蒙也是由我完成的。”

我奇道:“那你为什么不认她?”

苦梅微微摇头道:“她现在是大陆唯一的剑神,我只是一个剑圣,说人家是咱的徒弟,岂不是有欺世盗名自矜自夸的嫌疑?”

我笑道:“原来你是在吃自己徒弟的醋啊?”可想苦梅这样心高气傲的人是不愿意用别人的光辉来衬托自己的价值的。

苦梅道:“也不尽然,苏竞天分极高,就算不跟着我,迟早也要不如登峰造极支境,不过是早几年迟几年的事『情』。”

“照你这么说,你这个徒弟我也不敢认了,你现在是『女』儿『国』的『国』宝,我连剑童都不是。”

苦梅道:“那不一样,不说师父当年教我武功,要是没有你,阿梅早曝尸荒野了。”

我悠悠道:“师太,你说的那些都是上辈子的事儿了,你看你这么大年纪,我总不好叫你阿梅吧?”

苦梅扭捏道:“外人面前不好叫,『私』下里还是可以叫的。”

我咳嗽一声道:“我现在空有阶位,半点剑气也没有,你还肯认我这个师父吗?”

苦梅凛然道:“师父这是说的什么话,虽然你武功天下无敌,可我敬的是你的人。”

有句话叫蹬鼻子上脸,现在的『情』况是我连鼻子也不想蹬,可人家架好梯子让我蹬,苦梅看似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可 就这么短的时间接触下来我就感觉到这人其实『性』烈如火是个心里忍,这样的人咱伤不起,不过我满脑子寻思的都是怎么就坡下驴赶紧让她出山也好送我回去的事,索『性』腆着脸道:“阿梅啊,师父今天得求你帮个忙,要想找回剑气我还得回去,你去跟皇帝说一声让她派人送我一程,你不会拒绝的,嚎?”

苦梅吃惊道:“师父又要走?”

“我还会回来的。”

苦梅振奋道:“这自然不在话下,唯求师父能快去快回,黑吉斯不是要和我开战么,咱们师徒俩再去搅他个天翻地覆!书书网文字更新”说到后来,这老尼姑脸上豪『情』无限,跟刚才简直判若两人。

我嘻嘻笑道:“你又肯为『国』效劳了?”

苦梅道:“以前我之所以深居简出,还不是听从师父的教导?”

我愕然道:“我以前怎么说的?”

“你说身为巅峰强者,对黎字不可不关注,也不可太关注,他们固然常常需要我们的帮助,但我们不可自轻身份有求必应,只有到了最危急的关头挺身而出他们才能记住我们的功德,珍惜我们做的一切。”

我咂摸咂摸其中的味道,不禁说:“我怎么觉得这话这么不是东西呀?

苦梅道:“怎么?”

“这分明是一个沽名钓誉小人说的话,再说打仗又不同平时,尽早出手占得一点主动就能少死很多人吧?合着吃几服『药』就能痊愈非憋得病危时再做手术,你说这不是小人行径是什么?这个道理我现在都明白,上辈子怎么可能想不通。”

苦梅发楞道:“这……。这我却没有想过,我只知道师父说的话一定不会错。”

我摆手道:“看来我上辈子不是什么好鸟,这话你可以就当放『屁』了,人家『女』儿『国』这么供着你,你该出力时也别矫『情』。”我嘿然一笑,“当然,只是个建议。”

苦梅道:“师父的境界越发高深了,我这就去见『女』皇。”

我们两人快步走出梅庵,老妈正在门口发呆,见苦梅出来,急忙迎上去道:“师太。”

苦梅道:“大将军,刚才多有得罪,我这就进宫面圣。”

老妈看着我们两个人如坠云雾,下意识道:“好,有劳师太了……。。”

苦梅的徒弟见师父要外出,上前道:“我这就给师父备轿。”

“还备什么轿啊?”苦梅从马菁手里抢过缰绳道:“借马一用。”说着脚尖点地凌空上马,大声道:“我去了!”

众人见素来端庄稳重的枯梅大师如此风风火火,全部目瞪口呆,马菁更是连话也说不出半句,我见苦梅要走,拉住她的缰绳,笑眯眯地小声道:“阿梅。”

苦梅俯身道:“师父还有什么吩咐?”

我强忍着笑,在她耳边轻声道:“说实话,你当年出家跟我的死有没有关系?”

苦梅的脸瞬间变得通红,随即莞尔一笑道:“说什么痴话,就算当年我都比你大了好几岁呢。”

嗯,这里面肯定有猫腻,大了好几岁,这算什么回答?要是心里没鬼脸红什么?当然了,我们现在的年级就摆在那,彼此『胸』怀坦荡,我知道以我和苦梅的渊源就算开句玩笑她也不至于生气,所以故意逗逗他。

苦梅的弟子们见我竟然如此大胆,纷纷喝道:“喂,你闪开。”

苦梅一瞪眼珠子:“放肆,还不快叫师祖?”

那些『女』弟子直以为自己的耳朵出『毛』病了,相互确认了一下又见苦梅虎视眈眈地看着自己,只得讷讷道:“师祖……。”

我哈哈一笑道:“没事没事,收拾收拾全都还俗嫁人去吧,别跟着你们师父瞎耽误了。”

众人:“……。”

如果……。如果小花的儿子叫张绽的话,你们觉得怎么样?会不会给废柴老师念成张定而把外号传出去?话说写小说给人起了好几百号名字也没这么犯难过啊,张强?张安忆?张羊羊?张老六?

http://www.quanben5.com/n/shishangdiyihunda/135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