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混搭
字体:16+-

第二章 谁知女人心

人的一生总有很多意义特殊的『日』子,一开始是生『日』,然后是结婚纪念『日』,再

然后可能是孩子的生『日』,最后死的那天是忌『日』……

对我老爸来说,一定要加上一个那就是出狱『日』,这可能也是他这辈子唯一比

别人多的一个特殊『日』子,我想这样的『日』子他应该不会再有了,而且这样的『日』子对

道上的人来说是很重要的。

好在我的车还在,我一头钻进车里,苏竞跟上来,眼睛不错神地看着我,我

被她盯得『毛』『毛』的:“你怎么了?”

苏竞道:“我还是不敢相信你就这么回来了。”

我笑嘻嘻道:“这么长时间,想我了吧?”

苏竞正『色』道:“我是担心你。”

“有什么区别吗?”

“我很怕你出意外。”

“是以为我出了意外就没法帮你了吗?”

苏竞摇头道:“不全是,因为我你才被卷了进来,如果你出了意外,我会良

心不安。”

我一边开车一边道:“没别的了?”

苏竞道:“你走了以后我好好地反思了一下,从始至终我好像还没正经问过

你,你愿不愿意帮我们,一直都是我在强迫你,现在『女』儿『国』你也去过了,两个大

陆的形式也了解了,我正式问你一句,你还愿意帮我们吗?”

我说:“我要说不愿意呢?”

苏竞道:“那我不会再勉强你,等我把这边的事『情』做一个了结,我会自己回

去,毕竟跟我回去是有危险的,用九死一生来形容也不过分。”

我看着她说:“你就没想过留在这,太太平平过一辈子?”

苏竞断然道:“没有!”

我悠然道:“说实话我以前是不愿意的。”

“那现在呢?”

“现在也不愿意。”看着苏竞失望的表『情』,我笑了笑道:“放心,我会跟你

回去的。”

“为什么?”苏竞『迷』惑地问。

我叹了口气道:“这事儿说来话长了,还是等我应付完老爸慢慢跟你说吧。”

……

我们赶到金『玉』酒店的时候已经过了12点,孟姨站在酒店门口不住低头看表,

见我下了车,焦急道:“什么也别说了,快点进去吧,你爸等着你呢。”

我随着孟姨走进酒店的大堂,一眼就看到了很多熟人——段虎、徐怀『玉』、冯

八爪,王二财也在其列,道上的老大们齐聚一堂高朋满座,还有很多我小时候经

常见却叫不上名的老江湖也都来了,今天这样的『日』子,不管是江湖新秀还是已经

隐退的名宿都要给龙家一个面子。

在最前面的一张桌上,老爸穿了一件崭新的中山装正站在宿骥麟旁边,手里

端着一杯酒,两个人正在高声说笑,同桌的也全都是江湖前辈,老爸虽然站着,

可腰板挺得笔直,那些老头子们反倒个个身子前倾,脸早带着笑,认真地听他和

(QuanBeN5)com全,本网

宿老头闲聊,江湖说到底是靠实力讲话的,龙宝华这只猛虎一出牢笼注定再次成

为众人瞩目的魁首,人人自危谈不上,但小心些总是对的。

不知道为什么,以前我总觉得老爸很威风,就算在牢里也是一样,可今天再

见他忽然有了一丝异样的感觉,首先,他已经老了,虽然他的头发染得黝黑发亮,

身板笔直,但我还是能感觉到他不像从前了。还有一种感觉就是——我觉得他的

这种威风已经不再能吸引我,以前老爸是我的偶像,年轻人谁以能不羡慕一言九

鼎的黑道大哥呢?因为这个,我为了他不让我『插』手公司的事郁郁了很长时间,我

能安之若素地待在一个荒郊野外的小宾馆里啃方便面,未必不是为了和他『赌』气,

我倒不是有什么野心,我觉得凭我的身份就算不能八面威风,起码应该比现在这

种状态好上几倍才对。现在,我看到这些所谓的老大们踌躇满志沾沾自喜,忽然

很想笑,心境也随之泰然了,我想我还是应该由衷感谢老爸的,他没有让我涉足

这个圈子是最明智的一步,也许龙宝华高明就高明在这里了吧?我很奇怪我为什

么突然有了这种想法,随即很快恍然——那是因为我见识过了真正的威风,泰山

崩于顶而不变『色』,十几个杀手冲进家里也泰然自若,一声令下,几十万人千里跋

涉奔赴战场,说到底,老妈是手握百万军队的大将军,老爸还在为新开了一家搅

拌站洋洋自得,这两口子已经不是一个境界了。

脑子里乱七八糟地想着这些事『情』,我快步走上去,老爸面无表『情』地看过来,

又和宿爷说了几句闲话,这才对我说:“你孟姨说这几天都找不到你,你是为了

在今天给我个惊喜吗?”口气虽然平淡,可我还是听出了里面的怒气还有担忧。

我嘿嘿一笑,随手从桌上拿起一只酒杯倒满酒,高高地举起来道:“爸,祝

贺你,这些年您受苦了。”

老爸不和我碰杯,自顾自地呷了一口,板着脸道:“找地方坐吧。”

我冲桌上的众人一挥手道:“诸位叔叔伯伯吃好喝好,我一会来给各位敬酒。”

宿骥麟呵呵一笑,假装背地里跟我爸夸我却刚好让我听见:“后生可畏,龙

老弟什么时候让他也出来试试手脚?”

“宿爷,别惯坏了小孩子,他还嫩得很。”P:各位书友!进不来书评的请登录这个网址试试!花花更新~

我撇撇嘴,连对白都毫无新意……

我带着苏竞找了张人少的桌子坐下埋头大吃,这可是这么多天来第一顿消闲

饭,同桌的人都知道我是龙宝华的儿子,又见我吃相凶残,不禁都面面相觑。

我们旁边那桌,高小薇不知道从哪叫来一大帮非主流孩子,一个个画得就像

牛头马面一样,脸上还带着各种钉子,桌上已经喝空好几个瓶子,在那大呼小叫,

就跟阎王殿的小鬼吃工作餐似的。

高小薇见了苏竞急忙跑过来,亲热道:“苏姐姐,你也来了啊。”

苏竞愣了一下才想起她来,便略略点头,高小薇兴奋道:“你答应过教我几

手功夫的,你什么时候有空呀?”

苏竞道:“你要真想学可以去你哥哥那里找我,只要我在,一定抽空教你。”

高小薇欢呼雀跃道:“耶,那就这么说定了,刚才我跟他们说你一个人能打

十几个,他们都说我吹牛B,等我学会了要他们好看!”

高小薇走后,我惊讶地问苏竞:“你不是真打算教她吧?”

苏竞道:“我说过这话,就不能不算数。”

“你没听她学会了以后要干什么?”

苏竞道:“所以才需要人教,人不是天生下来就明白学武的意义的,你妹妹

本『性』并不坏,况且我只答应教她些粗浅功夫。”

“一个人可以打十几个那种算粗浅功夫吗?”

苏竞道:“算。”

我无语,随即笑嘻嘻道:“对了,你还没叫我师祖呢,你师父是苦梅吧?”

苏竞也微笑道:“可惜我师父不认我这个徒弟,否则我就叫你师祖。”

我说:“你知道苦梅为什么不认你做徒弟吗?”

苏竞叹气道:“知道,她怕别人说她沽名钓誉。”

我意外道:“没想到你挺了解你师父的。”

苏竞道:“我也没想到师父是和你学的功夫,我以前只知道她对她的恩师非

常敬重,但她从来不说是谁。”

我幽幽道:“我教了她武功,然后她教了你,你又跑来找我,这就叫自作孽

不可活吧?”

苏竞道:“你刚才说你会跟我回去是什么意思?”

不等我说话,我爸端着酒又过来了,几轮敬酒喝完,老头已经有点发晕,但

步履依然矫健,我见他过来,忙站起来,老爸一按我肩膀,有些落寞道:“你坐

下,我就是来跟你说一声,过几天跟我去看看你妈,我有八年没去看她了吧?”

“我妈她……”幸好我没喝多,下面的话便没有说出口。

“怎么了?”

“没什么……你去的时候通知我就行了。”

老爸点点头,又转到别的桌去了,我看着他的背景跟苏竞说:“老头喝多了。”

苏竞道:“你还没回答我的话呢,你为什么又想跟我回去了?”

我郑重道:“因为你们的大将军。”

苏竞奇道:“大将军,她怎么了?”

“没什么,你就当我是敬佩她吧,至于具『体』的我以后再告诉你。”

苏竞道:“在『女』儿『国』我只敬佩两个人,一个就是大将军。”

我好奇道:“另一个是『女』皇?”

苏竞摇头道:“另一个是我母亲。”

我嘿嘿一笑道:“说到你妈,我还做了一件对不起她的事。”

“你干什么了?”

“你妈不是送快递的吗?我把她的快递给劫了……”我大略地把我怎么被抓

进男监营,怎么上了神峰山和劫持飞凤军军资的事『情』跟苏竞一说,苏竞摇头苦笑

道:“你果然够胡闹的。”

我撇嘴道:“这是你欠我的人『情』。”

苏竞道:“抢了就抢了,我又没说你什么。”

我奇怪道:“你妈在『女』儿『国』人缘是不是不太好啊?”

“为什么这么问?”

“你这句话我已经是第三次听了,大将军说过一次,『女』皇也说过一次,现在

连你也这么说。”

苏竞笑道:“那是因为大将军和『女』皇都知道我母亲那人一『毛』不拔,这么说只

是自认倒霉罢了。”她问我,“你一个男人是怎么在『女』儿『国』见到大将军和『女』皇的?”

“这简单,我带着人把你们叶城的3000骑兵缴了械,大将军派人来和我谈收

编的事。”

“就凭你们1000个男犯?”

我说:“我把你给我的秘籍让他们练了,当时我们有300个剑童。”

苏竞惊讶道:“他们?”

“是的,我走的时候把秘籍送给了他们,还叫人誊抄了很多份,几乎人手一

册。”

苏竞愕然道:“没到想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就这么被你送出去了……”她

问我,“那你练得怎么样了?”苏竞说着把手搭在我的脉上,猛然惊喜道:“你

已经快有剑气了!”

我说:“他们练我也跟着起了两天哄,不过还是没有像你说的那种感觉。”

苏竞道:“你只剩下最后一道屏障,然后很快就能晋升剑童了。”她欣喜道

:“如果你能修炼出剑气,那本秘籍就总算是物有所值。”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来:“我走的时候小倩正在学怎么样利用纯『阴』之身帮我拿

回力量,她那边怎么样了?”

苏竞道:“小倩这些天片刻也没有松懈,通过刘老六的秘籍和跟老吴的徒弟

学了一些,似乎是有所小成,但是具『体』还得试验。”

“那咱们先拿谁开刀?”

苏竞用指头在桌子上划着列了一个表:“按次序来说,我们已经找到了你的

身『体』改造、技巧、魅力还有速度,这些力量和剑气属『性』不同,需要由小倩来帮你

拿回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风险,我觉得我们可以先找一个不太要紧的试试。”

“哪一个不太要紧?”

苏竞道:“我看就是魅力吧。”

我撇嘴道:“明明就是最重要的……”

苏竞起身道:“我们走吧,去找那个年轻人。”

我问:“你打算怎么跟他说?”

苏竞道:“实话实说,就算顺利,小倩完成『交』换也需要一个小时的时间,这

一个小时里你们三个需要待在一起,手掌相连,如果对方不配合很难做到这一点。”

我说:“那也得等我爸这边完事了再走。”

苏竞看了我一眼道:“我们最好抓紧时间,两个大陆已经开战,一分一秒都

很宝贵,我想你父亲要是知道你要去干什么应该会理解的。”

我想想也是,老妈那边明天就要出征,等着她的是不知多少黑吉斯的军队和

不知怎么的陷阱,我还在这边和一群老头虚以委蛇,我咬了咬牙道:“走吧!”

在这么重要的场合不告而辞,我知道事后肯定跑不了一顿臭骂,但是我现在

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其实从离开『女』儿『国』的那一刻,我就决定要回去!

在车上,苏竞像不认识似的看着我:“大将军到底跟你说什么了?”

“怎么了?”我问。

“你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大将军再三叮嘱我不要回去。”

苏竞意外道:“她真这么说?”

“是的。”

“那你为什么还要跟我走?”

我一笑,没再说什么,开着车按着回忆去找那个带着我魅力属『性』的年轻人,

我记得他好像叫孙宇,在一家名叫《『女』人》的杂志社工作,那天的经历给我留下

了很深的印象,也不知我的力量在他身上搭错了那根筋,孙宇只要一板起脸他周

围的『女』人就会喜欢上他,我在『女』儿『国』的时候常常唏嘘,我要是事先把这份力量拿

回来的话也许我的『女』儿『国』之行会更美好一点……

《『女』人》杂志社在一栋商务楼里,我们到了楼对面的时候是下午2点多钟,

职员们开始上班的时间,等了大概不到10分钟,孙宇出现在了楼门口。

我和苏竞赶在他进门之前拦住了他,孙宇并不知道我们此行的目的,低着头

想要绕开我们,我叫了一声:“孙宇。”

孙宇猛的一抬头,茫然道:“你怎么知道我名字,我们认识吗?”

我说:“能不能占用你几分钟时间?”

“什么事?你们是来投稿的?”

我挠头道:“不是……”一时间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苏竞开门见山道:

“和你最近总遇奇怪的事有关。”

孙宇微微吃了一惊:“你怎么知道的?”

我说:“咱们换个地方说话吧。”

这次孙宇主动道:“跟我走吧。”

我们在他公司对面的一间咖啡厅的雅座里坐下,点了咖啡,服务员走后孙宇

看着我问:“你们是什么人?”

我依旧不知道该怎么启齿,只得前言不搭后语地说:“严格说……我是你的

债主,哦,别误会,我不是来讹你钱的,怎么说呢,你拿走的这种东西很难用现

实里现成的例子比喻,但它确定是我的,你最近有很多奇遇吧,那就是因为这件

原来是我的东西被你给拿去了,就好比你从我身上传染了感冒,你开始流鼻涕打

喷嚏,现在道理一样,只不过症状不同,而且我传染给你我自己没有了,我知道

我这么说你可能不信……”

哪知孙宇笃定道:“我信!”

“啊?”这回反倒是我吃惊了,我觉得我的表达能力并不是很强,没想到他

不但听明白了,而且还信了。

“我就知道哪不对了!”孙宇莫名地兴奋起来,就像找到了捡他钱包的路人,

三分惊喜带了七分忐忑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超能吧?”

“呃……你也可以这么理解。”

孙宇小心道:“你们来找我是希望拿回这份超能?”

“是的,当然,你要是舍不得我还可以再借你玩几天。”

孙宇双手摇得雨刷器一样:“求你们了,赶紧拿走吧。”

我有点不满道:“你小子得了便宜卖乖,我可是看见了,光我们跟你那天就

有好几个美『女』主动扑你。”

孙宇哭丧着脸道:“可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我说:“那不是正好?你也让她扑你呀。”

孙宇气不打一『处』来道:“我说句实话你别生气,你这超能真有点缺德。”

“怎么了?”

“你看着啊。”孙宇招手喊道:“麻烦你!”

一个年轻的『女』服务员走过来问:“先生有什么需要?”

孙宇指着面前的咖啡说:“这杯咖啡不合我的口味,能给我换一杯吗?”

『女』服务员客气道:“对不起先生,咖啡是不能换的。”

孙宇一拍桌子道:“你们这是什么态度?!”

『女』服务员冷不丁神『情』一变,看孙宇的眼神莫名其妙地变得暧昧起来,脸蛋红

朴朴地道:“既然这杯不合口味,我请您喝杯别的怎么样?”说着就要拿桌上那

杯咖啡。

孙宇叹了口气道:“算了,跟你开玩笑的。”

他口气一缓,『女』服务员马上醒悟过来,好像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说出刚才

那番话,惊魂未定地逃之夭夭了。

孙宇冲我摊手道:“看见没,只有我发脾气的时候才有『女』孩子喜欢我。”

我嘿嘿笑道:“这有什么难的,你喜欢谁就冲谁瞪眼不就行了?”

孙宇怒道:“你这是人话吗?喜欢一个人又怎么能冲她瞪眼呢?”他这一喊,

咖啡店的几个姑娘全都往我们桌上抛媚眼……

孙宇愁眉苦脸道:“你这个玩笑可把我害惨了,我们公司八成都是姑娘,我

现在见了谁都得陪笑脸,生怕一不小心她们就『爱』上我。”

我眼望天花板道:“你还说没得了便宜卖乖?”

孙宇愤愤道:“你试试!我喜欢的那个『女』孩本来对我没感觉,现在好了,想

约她出来吃顿饭就得怒目横眉地跟她说,要不然绝不出来……”

我忍着笑道:“确实难为你了,不过也有个好『处』,你要每天骂她一顿,准保

她下个月就跟你结婚。”

孙宇幽怨道:“我做不到,我是真心喜欢她,平时重话都不舍得说一句,又

怎么敢骂她呢,再说,那样就算她和我结了婚,能保证她也是真心『爱』我的吗?”

我跟着叹气道:“对不起了,兄弟。”这小子也确实够纠结的,面对着喜欢

的人永远不能给好脸『色』,你说小『情』侣在一起哪个不是『情』意绵绵的,这位倒好,别

说『肉』麻话,一露笑脸就得被踹,更别说在楼下弹吉他,用玫瑰摆心形图案了……

孙宇看着我道:“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也不管你是无心之过还是就想拿我做

实验,我一点也不喜欢这种超能,事『情』因你而起,你就必须给我解决。”

“其实你想过没有,很多夫妻你一个贼婆娘她一个死老头,风风雨雨多少年

也过来了……”我见孙宇看我的眼神已经不简单是不善了,忙摆手道:“好了好

了,不开玩笑了,我们来找你就是来给你解决问题的。”

这时孙宇的电话响了,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先叹了口气,接起来不耐烦道

:“又有什么事?”

电话那边有个『女』人的声音关切道:“你怎么还没来上班?”

“人总会有点『私』事的吧?我不去上班你可以扣我工资,用得着打跟踪电话来

吗?”

“哦不不,你别误会,我是怕你出了意外或是病了。”

孙宇没好气道:“我没事。”

“那就好,那你下午还能来上班吗?”

孙宇道:“看吧。”

“嗯……不来也不要紧,你晚上有时间吗?我有两张音乐会的票。”

“没时间,况且我对音乐也不感兴趣。”

“那看电影呢?”

“也不感兴趣。”

“那我们去唱歌怎么样?”

孙宇越来越不耐烦,脸也憋得通红,从电话里不难听出,这大概又是一个对

他芳心可可的姑娘,孙宇不是对音乐和电影不感兴趣,而是对这姑娘不感兴趣…

眼见他就要说什么难听的话出来,我急忙小声提醒他:“淡定,淡定!”

孙宇顿时醒悟,口气转柔道:“金总,你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才对,看你那

么劳累我们做下属的都很担心。”他说得温柔,可表『情』像背课文一样,看得我和

苏竞哭笑不得。

电话那边忽然沉默了,孙宇试探地问:“金总,你没事吧?”

“我太感动了!”金总几乎哽咽道:“平时看你冷冷的,没想到你这么关心

我,你放心,我一定照顾好自己,你也别太累,今天要是有事就不用来了,明天

我煲汤给你喝。”金总说着娇羞无限地挂了电话。

孙宇呆惹木『鸡』,好半天之后忽然拽着我的脖领子拼命摇晃:“你害死我了!”

我扒拉开他的手,失笑道:“关我什么事,我只让你淡定,没让你说『肉』麻话,

你这不是跟人家表白心迹吗?”

孙宇发呆道:“我财才说得『肉』麻吗?”

我点头:“麻!”其实孙宇的那几句话离『肉』麻还是有一定距离的,充其量也

就是下属恭维上司的场面话,可是他表『情』僵『硬』至极,那真正是话不麻『肉』麻了。

孙宇哭丧着脸道:“这可怎么办啊,本来就甩不掉,现在彻底贴上来了。”

我说:“她怎么会喜欢上你,你连老大都敢骂啊?”

孙宇道:“那天她开车溅我一身泥我就抢白了她两句,谁知道她是我们社新

上任的老板啊?”

“哦,是她呀,那妞不错呀。”原来我们和一次见孙宇时开小跑那个年轻『女』

孩竟然是孙宇的新老板,因为一次小冲突结果『爱』上孙宇了——整的跟韩剧似的。

孙宇百思不得其解道:“按理说我都给她陪笑脸了她应该讨厌我才对呀,为

什么……”

我打断他道:“你完全就是伪命题,只能说被你使脸『色』的姑娘会『爱』上你,可

不表明你说两句就能中和掉,你以为这是炒菜呢?”

孙宇苦恼道:“看来这次真得换个工作了。”他问我,“你们打算怎么帮我?”

我说:“我们有一个朋友能帮你,跟我们走吧。”

结了账在出来的路上,孙宇终于还是好奇心发作问我和苏竞:“你们到底是

什么人啊?”

苏竞道:“你没必要知道,总之我们会帮你就是了。”

孙宇愤然道:“什么话,我被你们害得这么惨连知『情』权也没有了?”

苏竞一笑,没说什么。

孙宇发完脾气小心翼翼低声地问我:“我说她不会也『爱』上我了吧,那真是那

样,哥们我可不是故意的……”

我笑道:“放心吧,她对你免疫,不过我劝你最好还是别惹她,否则下场绝

对比『爱』上你更惨。”

孙宇纳闷道:“难道她会嫁给我?”

我面无表『情』道:“不,她会揍你。”M

http://www.quanben5.com/n/shishangdiyihunda/135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