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旁门之祖
字体:16+-

第七十二章立威(下)

第三卷杀伐南疆

收藏,收藏,收藏,强烈呼唤收藏,冲击新的荣誉,大家多支持!当然,顺便把票票、点击留下更好!无限感谢!

————————————————————————————————

“不对!”陡然间,钟元的脑海之中划过一抹流光,“雷抓子是想跑!”

这一刻,钟元却是记起,按照原有的发展脉络,雷抓子却是叛离了红木岭,投奔了红发老祖的死对头儿——妖尸谷辰。那时他逃跑的理由钟元虽然记不清了,但是,却足以让钟元确认一点儿,那就是,雷抓子叛逃是很正常的。

一般来说,他一个散仙,想要从一个地仙的追击之下逃走,是不可能的。但是,正所谓事无绝对,既然在他前世的记忆力,雷抓子逃离成功过,现在,也未必不能办到。这个世界上,什么都不多,唯『独』法宝多,有的是效用稀奇古怪的。说不定,雷抓子身上就有一件,机缘这种东西,谁也不敢说别人就碰不到。

初掌mén派,弟子叛逃这种『情』况,钟元是绝对不能让其出现的。因为,一旦出现,不论起因是什么,他都会落下一个很差的名声。尤其是能力,会受到很大的质疑,再想短时间内掌控红木岭,就基本上不可能了。

念及于此,钟元却是立时换了另外一副面孔,冷厉无比,目lù寒光,紧紧的盯着雷抓子,道,“行了,不用再演戏了,五行神火炉鼎母鼎,应该是被你ī自挪用,外借了吧!”

“不是!”雷抓子骤然闻此,虽然慌lun,但仍然竭力镇定的回道。

“真的吗?”钟元的目光,更加yīn冷,“既然如此,你就与我一起前往神宫,向你师傅问个分明吧!如果真如你所说,我会当着红木岭所有弟子,向你道歉,并作出一定的赔偿;如果不是,那你ī借法宝,并蓄意欺瞒我这个代教主,罪过可就大了。新mén规我已经颁下许多天了,想必你是记得很清楚的。”

雷抓子自然清楚,不论哪个mén派,对欺师灭祖的惩罚,都是最重的。钟元虽然不是他的师、祖,但是,身为红木岭一脉教主,在某种意义上,却也差不多。光这欺瞒之罪,就足以让他兵解,冲入轮回了。

不自觉的,雷抓子冷汗直流。这种感觉,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有多少岁月未曾经历过了!

“还不从实招来!”钟元猛的一声大吼,吼声中,却是用上了《镇魂八法》的mí魂音。

慕的,心神有几分恍惚的雷抓子一个jī灵,“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连连磕头,道,“弟子知错了,弟子愿招,并接受mén规惩『处』!”

“说吧!”钟元一声冷哼,道。

“弟子与那崇明岛主金线神姥蒲妙妙有ī,年前,她说想要炼制几炉丹y,我不好退却,却是答应了。因那大鼎过于显眼,就将母鼎暂借于她。期间,也曾向她讨要过多次,只是,每『日』讨要之时,她都以软yù温香待之,弟子定力不足,就没能要回来!”雷抓子说话之时,面上却也带上了几分不自然。

Www.quanben5.coM,【全‘本’网。COM】

“这么说,你倒是ǐng怜香惜yù的嘛!”钟元笑着道。

“钟师叔且莫如此说,弟子现在,是后悔以极!”雷抓子闻言,再次连连磕头。

“行了,起来吧!mén规既立,一切便按照规矩办事儿,你便是再磕,我也是不会徇ī的!”钟元笑容骤然一敛,道。

“是!”雷抓子没有丝毫的犹豫,赶忙起来。

“你还有别的要说吗?没有的话,就随我往神宫领罪,若有,就赶紧说,别等我查出来,那时,却是要罪加一等的!”

闻言,雷抓子面皮连抖,踟蹰了一下之后,便开口道,“有!弟子先前,也曾与九尾天狐柳燕娘有旧,曾在秘库之中,取了一朵碧血神焰与她。至于宝库,弟子执掌这许多年来,ī用的材料甚多,已记不太清了!”

“你能老实jiā代,这很好,现在,就随我走吧!”说着,钟元当先出了秘库。

雷抓子封闭禁制之后,也迅速尾随了出来。而后,钟元大手一抓,便带着雷抓子,飞向了红木岭神宫。

如此『情』景,雷抓子mén下,多有看见的。能修道的,少有傻子,见得这般『情』形,哪里还不明白,自己这位师傅,要倒霉了!

来到神宫之后,钟元高坐七彩蟒皮宝座之上,一声喝令,击钟武士便前去敲响钟声,召集所有的二代弟子前来。

一见这幅架势,雷抓子便明白,自己要做那只杀jī儆猴的“jī”了。虽然,他的心中已经做好了受罚的准备,但是,到得此时,仍不免忐忑了起来。

没过多久,姚开江等一干二代弟子,尽数来到。见得雷抓子跪倒在地上,心中也都是一凛。当时,原先的几分散漫、随意,都不自觉的收敛了起来,郑重的行礼过后,各自站好。

钟元随手一指,一点灵光飞出,没入了一旁ì奉的九命童子眉心。即刻间,九命童子朗声宣布道,“二代弟子雷抓子,执掌宝库,却不能忠于职守,不仅ī用宝库材料,更将秘库至宝外借、转送他人,如此大错,若不惩之,难以正mén规之威严!

依照mén规第三项第七条、第二十八条,给予雷抓子如下惩『处』:一,剥夺其宝库执掌之权;二,真火炼魂四十九『日』;三,幽禁三年!”

九命童子的声音非常之稚嫩,没有丝毫的威严显lù,但是,听在这些二代弟子耳中,却不啻于惊雷炸响。

他们都明白,钟元掌教之后的第一次立威,来了!那下一次,又会是谁呢?这个问题,几乎同时,出现在他们所有人的脑海里。

“尔等可都听清楚了?”这时,钟元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在场之人,无人敢于怠慢,都忙自回道,“听清楚了!”

“听清楚了就好!mén规既立,威严就不容任何人轻慢,否则,”说到这儿,钟元顿了一下,继续道,“接下来的,不用我说,想必你们也都明白。不过,我还是要多提醒你们一句,各人mén下弟子,还需管好!

好了,都去吧!”

http://www.quanben5.com/n/shushanpangmenzhizu/42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