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和舞(九功舞系列)
字体:16+-

九章 解环之法

当夜几个人回了中丞府,让岐阳好好看聿修的伤。

那肩头一剑拔出来上了药基本上没什么事,让岐阳头痛的是,他也完全不明白那些金丝是怎么从手腕那里扎人整条手臂的。

“这东西到底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岐阳研究了半天没有结果,只能问聿修,“是爆炸了以后变成这样的?”

聿修点头,“金丝断裂化为碎屑射出,这机关极是恶毒,射眼、射耳、射喉、射脸,存心要人眼瞎、耳聋、口哑、毁容。”

“你把金环笼在袖内,运真力挺袖如铁,金环断裂虽然爆炸却不能透袖而过,全部倒射在右臂上,所以才得脱大难。”容隐淡然道,“毁去一条手臂,换得大半条性命,的确是上上之策。”

聿修淡淡地道:“容隐确是容隐,瞒不过你的眼睛。”

施试眉一边听着,她并不认识聿修的这许多朋友,但看来都来头甚大,尤其这位满头白发的“容隐”公子,言谈举止有点将之风,她阅人多矣,此人绝非寻常人物,有他在旁,或许这痴情之环并非无法可解,“容公子,”她直视容隐的眼睛,“聿修他可会残废?”

甚少有女人敢直视容隐的眼睛,他看了这位负有盛名的青楼女子一眼,“施姑娘?”

施试眉倒是一怔,这一辈子没人叫过她“施姑娘”,不禁讶然而笑,“叫我眉娘。”她浅浅一笑,“容公子只需答我的问题,他可会残废?眉娘是什么人,与他的伤势毫无关系,不知也罢。”

屋内几个人都是一怔,圣香忍不住先笑了,岐阳幸灾乐祸地看着容隐,姑射抱琴微笑,连聿修也有些意外——这倒是平生第一遭有人这样对容隐说话,好一个不卑不亢的女人。

“他在金环爆发之前就该断臂。”容隐并不显得错愕,淡淡地说,“这支手臂十分血肉之中五分为金丝断屑所伤,既非中毒又非内伤,和普通刀伤针伤又是不同,纵然是第一等的大夫也未必治得,既然如此,不如断臂。”

“公子权衡利弊,擅下决断眼界开阔。”施试眉缓缓将发拢于耳后,“是否断臂,只要聿修赞同,眉娘绝不阻拦。”她随之嫣然一笑,“若他断臂,眉娘做他右臂便是。聿修书法惟传眉娘,我代他写字为他举杯饮酒,岂不风雅?”

众人愕然,容隐终于微微一笑,看了聿修一眼,“好一个风雅。”

“早知道眉娘这么好,一早不如我来追,可惜、可惜。”叹气的是圣香少爷,一边叹气一边嗑瓜子——聿修家里自然是没有瓜子的,那瓜子就一直在圣香少爷袋里。

“那么,断臂就是。”聿修眼睛也不多眨一下,就像斩断一条手臂就像踩死一只蚂蚁那般轻松。

“慢着慢着,有没搞错?大夫还没说话,你们先决定要砍手?”岐阳瞪眼,“你们哪个耳朵听见大夫说要砍手的?不要听容容那野蛮法子,我们是文明人,手臂怎么能随便乱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