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你的灰太狼
字体:16+-

第166章

毛毛雨出了考场,才打开手机,就有电话进来,是夏泽臣打来的,是立即的,毛毛雨按了电话,并关机,现在的她很乱,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她需要一个人好好想想。

一个人独自走在大街上,回想自己和夏泽臣的点点滴滴,从小到大,他是除了爸爸外,她最亲近的人,堪比闺中密友,她所有的心事和秘密都会跟他说,而大学之前他更是她唯一的男性朋友,她信任他,依赖他,而恋爱后她对他的信任与依赖更多了一份情侣间的爱慕,她不喜欢他在女生中的吃香,不喜欢女生们的目光集中在他的身上,不喜欢其他女生对他流口水……

大二时的那次学术交流会,李嫣事件后,他们更坚定了彼此的感情,她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会爱上的别的女生,而今天,这事就这样发生了,来的那样突然,让她猝不及防。

她气愤他的背叛,当知道他背着她追求余苗苗的那一刻,她最先想到的就是和他分手,但那想法只是一瞬间,她真的可以跟他分手吗?不,她害怕他离开她,如今的她早已习惯了他的爱护,他的包容,他的调皮,他的鼓励,他的批评……甚至是他弹她的额头。

所以她不敢面对他,更不敢责问他,怕他知道自己已知道一切后,会跟她摊牌,如果他最终选择的是余苗苗,那她该怎么办?

走了很久,毛毛雨终于走累了,看了看时间,早已过了上课的时间,叫了一辆出租车赶回学校。

回到学校,第一节课已经结束,一进教室同学就告诉她,夏泽臣已来教室找过她好几次,毛毛雨哦了一声,眼睛不自觉看向余苗苗,他们一定见过面了吧?她有没有告诉泽臣哥自己已经知道一切了?

同学们又问她考的怎么样?说了一句“考砸了”,毛毛雨坐回自己的位置,见她如此失落沮丧,大家没有再问什么,都以为是考差了的原因,只有余苗苗知道其中真正的原因,看着毛毛雨孤寂失落的身影,心里十二分的痛快。

放学的铃声一响,毛毛雨立即收拾了东西,往教室外跑,因为她知道夏泽臣马上会来找她,她不要被他逮到,她害怕跟他摊牌。

毛毛雨才出教室就看见夏泽臣从楼梯走上来,下意识的,毛毛雨躲进了女厕所。

在厕所里呆了许久,直到走廊里的喧哗声渐渐散去,方才走出。

探头探脑的观望了许久,没有看见夏泽臣的身影方才放心的走出教学楼。

这个时候,太阳早已西斜,淡淡的余辉将地上一切事物的影子都拉的很长,走在学校的大路上,毛毛雨的心情犹如这夕阳,有着淡淡的伤感。

“小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是袁天鸣。

袁天鸣快速走到她身旁,道:“你去哪里了?泽臣找了你一个下午,都快把他急死了。”

毛毛雨垮着脸,什么也没说。

“怎么了?”袁天鸣终于发现了她的异样,仔细打量她,身上有点脏,衣服皱皱的,像个被遗弃在路边的布娃娃,估计在外面呆了许久,所以才会粘了许多尘土。

毛毛雨依然不说话,呆呆地站着,这下可把袁天鸣吓到了,立即掏出手机,毛毛雨立即猜到他是要给夏泽臣打电话,当下制止道:“不准告诉他我在这里!”

“那你得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被袁天鸣这一逼问,毛毛雨立即红了眼睛。

“好好好,我不问了,你可别哭!”袁天鸣哪见过这阵势,万一她把眼泪掉出来,那他就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你不给他打电话了?”

“嗯。”

得到袁天鸣的保证,毛毛雨用力吸了几口气,将到了眼角的眼泪重新吸了回去。

“你现在要去哪里?”袁天鸣问。

摇了摇头,毛毛雨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她不想回和夏泽臣的家,因为她不想见到他,她更不能回爸爸妈妈的家,因为只要见到爸爸她就一定会哭,她不想让爸爸妈妈知道这件事。

“小雨,你还是回家吧,你这样在外面晃,泽臣会很担心的。”袁天鸣劝道。

“我不回家!”说着毛毛雨又红了眼。

“好好好,不回家。”袁天鸣赶紧顺着她说,真怕了她了。

“我走了。”说着毛毛雨便转身离开。

袁天鸣下意识想拉住她,一看她那脏兮兮,皱巴巴的衣服,真下不去手,只能跟在她身边。

“你跟着我干嘛?”发现他的跟随,毛毛雨皱着眉头问。

“你必需要告诉我你打算去哪里,否则我会一直跟着你。当然你也可以选择让我打电话叫泽臣来。”

嘟着嘴,毛毛雨好一活儿才道:“我去逛街。”

“逛完街准备干嘛?”

“一直逛到明天,不行嘛?!”

“你真打算不回家了?”

“你管不着!”

袁天鸣有些无奈,如果不是看在她是自己老同学未婚妻的份上,他还真懒的管她这个任性的小丫头骗子。

一直跟着走出校门,又走了一条大街,袁天鸣再次开口。

“你还没有吃饭吧?我请你吃饭。”

其实毛毛雨早就饿了,因为伤心,她午饭没有吃,但她口袋里只剩下几块钱,本来打算甩掉袁天鸣后去吃快餐的,不过既然他开口说请客,那她就不客气了,因为这几块钱,她得留着明天吃早餐。

跟着袁天鸣去了一家很干净的餐厅,饿极的毛毛雨狼吞虎咽把肚子吃了个滚圆。

“谢谢你的晚餐,我要走了。”一吃完毛毛雨就想跑路。

“等一下。”袁天鸣立即叫住她,“天都黑了,你要去哪里?”

“你管不着!”

又是这句话,袁天鸣真的有些火了。“你不说的话,我马上把你打包送到泽臣面前!”

“你敢碰我吗?”毛毛雨挥着她黑乎乎的手,威胁道。

袁天鸣的脸上顿时划过三条黑线,努力压下心中的怒火,阴森森道:“别把我惹毛了,我可以雇凶绑架,不用自己动手的,雇凶的钱再三倍向泽臣要。”

毛毛雨恨死了他的威胁,但又害怕他真的雇凶绑架,只好道:“我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到处逛吧。”

这时袁天鸣也放软了语气,好声劝道:“小雨,你还是回家吧,天都黑了,一个女孩子在外面瞎逛很危险的。”

“我不!”关于回家这个问题,毛毛雨很是坚持。

许久僵持不下,袁天鸣只好道:“那这样吧,我暂时收留你一晚,但明天你一定要回家。”

毛毛雨思索着,如果不答应他,他一定会跟着自己,说不定还会给泽臣哥打电话,不如先答应他,到了明天,她回她的外语学院,他回他的经管学院,她回不回家他才管不着!于是点了点头。

就这样毛毛雨跟着袁天鸣回到他的家,门一打开,毛毛雨的眼睛就被闪到了。

因为太太太干净了,灯亮下,窗户桌面墙壁地面……一切东西都在闪闪发亮,什么叫一尘不染,袁天鸣的家绝对是最佳的诠释。

而房内的布置华丽而温馨,还摆满了各式鲜花。

“哇,好漂亮!”感情的烦恼被暂时抛到了脑后,毛毛雨将鞋子一甩,冲进了屋内。

“不准动!”是立即的,袁天鸣高声怒呵,在她的安禄山之爪碰到他的鲜花之前,及时制止了她。

“干嘛,你想吓死我啊?!”毛毛雨瞪了他一眼。

看着毛毛雨跑过后,地板上留下的一串脚印,袁天鸣的脸都绿了,此刻真的十二分的后悔,自己干嘛同情心泛滥,将这个脏丫头招家里,污染了他的居家环境不说,现在更要防止她残害他的鲜花。

“你!”袁天鸣指着毛毛雨,严厉道,“马上给我去洗手间把手脚都洗干净,洗干净之前,除了浴室里的水龙头和沐浴露,其他东西一概不准碰!”

用力白了他一眼,毛毛雨愤愤地走进玄关旁的浴室,才进门就污辱她,既然嫌她脏干嘛把她领家里,这个洁癖的讨厌鬼!

乘着毛毛雨清洗手脚的时间,袁天鸣走到阳台,给夏泽臣打了电话。

一听说毛毛雨在袁天鸣家里,着急了一整天的夏泽臣狠不的马上去接她,却被袁天鸣制止了。

“小雨好像有心事,坚持不回家不见你,我看你还是让她安静一晚,现在见面可能只会把事情激化,反正她没钱又没有独立生存的能力,飞不出你的五指山。”

思索了片刻,夏泽臣决定听从老同学的建议,道:“我警告你哦,不准吃她豆腐,保持公共距离,还有非礼勿视,否则绝交加决斗!”

袁天鸣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对那种发育不全的小丫头骗子没兴趣!”

接完袁天鸣的电话,夏泽臣悬了一整天的心终于放下。这个时候他也开始思考毛毛雨躲着他的原因,下午去她教室时听廖明凡说她考试考砸了,难道就因为这个原因才避着他?

不对啊,考砸了就考砸了,他从未因为这样的事而责怪过她,她不应该因为这个而躲他的。

那到底是因为什么呢?夏泽臣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

今天早上送毛毛雨去考试时她还好好的,考试结束给她打电话就不接了,那问题一定出在他送她到考场至考试结束这段时间,而这段时间她只接触过一个熟人,那就是余苗苗。

结合考前毛毛雨的备考情况,今天的考试她不应该考砸的,这一切只能说在考前余苗苗一定做了什么,才会让她突然失手,或说才会让她忽然心情大变。

找到问题的关键,夏泽臣决定明天好好了解一下情况,看这个余苗苗又耍了什么手段,如果让他知道她又伤害毛毛雨,他会让她也进不了广播电台!

毛毛雨洗完手脚出了浴室,便看见袁天鸣在拖地。

“都这么干净了,你还拖啊?”

“被你踩成那样了,不拖能行嘛。”袁天鸣没好气道。

“喂,我都洗干净了,现在可以碰你屋里的东西吗?”

“可以碰,但不准用手去抓,会留下手印的。”

“你有没有搞错,东西不就是让人碰的嘛,怕留下手印你干脆就不要买来摆在家里。”

“这是我家,你必须遵守我的规矩!”袁天鸣态度强硬。

“不碰就不碰,我才不稀罕呢!”说罢毛毛雨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拿起遥控器就开电视。

“啊!”这时就听袁天鸣一声惊叫。

毛毛雨吓了一跳。“又怎么了?”

“你的裤子那么脏居然坐到我的沙发上!”

“我是临时离家出走,没有带换洗的衣物,难道你连坐的地方都不给我?”毛毛雨很是委屈,觉得人格受到了污辱。

“好了好了,既然已经坐了就继续坐吧。”袁天鸣叹了口气,“看来明天得将整个沙发套送洗了。”

这时袁天鸣想起晚上的睡觉问题,他这是单身公寓,就一室厅,晚上这大小姐要睡哪呢?

思来想去,决定把卧室让她睡,自己睡客厅。

袁天鸣找出一套睡衣递给毛毛雨:“睡觉前再把澡洗一下,洗干净点!把这套睡衣换上,晚上你就睡卧室,记得不准把口水流到我的枕头上!”

“我已经过了流口水的年纪了!”毛毛雨冲着他大吼,太可恶了,他什么时候能停止对她的污辱。

“我是提醒你注意。”袁天鸣幽幽道。

看着手上的睡衣,毛毛雨发现这是一套女性睡衣,好奇道:“你怎么有女士睡衣,难道你有情人?”

她记得那天在台球俱乐部,他说他是有经验的。

“想什么呢。”白了她一眼,袁天鸣道,“那是我妹妹的,她老人家也喜欢偶尔离家出走,这是上次她出走到我这留下的。”

这个晚上,毛毛雨躺在袁天鸣的卧室里,听着窗外的风声,想着城市另一端的夏泽臣。

此刻的他在干什么,有没有想自己,还是在想另一个女孩?

忽然好害怕他在想别人,自己的离家出走会不会给余苗苗制造机会,毕竟现在他们呆在同一个小区。

毛毛雨忽然从**弹起,她想回家,她不能放任一丝失去泽臣哥的可能存在。

但这个想法很快就被压抑了下来,万一她回去看到不该看到的一幕该怎么办?

逃避与争取,面子与爱情,左右拉扯着她的心,许久的挣扎后毛毛雨下定了决心,她要悍卫自己的爱情!

明天她就去找泽臣哥,想开后毛毛雨也放松了心情,很快进入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