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你的灰太狼
字体:16+-

第169章

毛毛雨哼着歌,收拾着东西,准备去经管学院找夏泽臣吃饭。

自从发现那条求爱短信,伤心离家出走后,她就更加清楚的认识到自己不能没有夏泽臣,合好后两人关系更加紧密,比以前更加如胶似漆。

正所谓感情顺就心情好,心情好就学习佳,今天令她一直头痛的论文终于通过了指导教授的开题审核,今天的毛毛雨可以说是神清气爽,心情好到冒泡。

拿着包离开教室,刚走到门口,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步伐艰难地进了厕所,是余苗苗。

毛毛雨记得她这两天老是请假,今天一个上午都没有看到她,现在又这样一副身体不适的样子,难道出什么事了吗?

发生短信事件后,毛毛雨已决定要和余苗苗保持距离,但看她现在这副样子,柔软的心还是产生了一丝担忧,没有多想跟进了厕所。

一进厕所毛毛雨便发现余苗苗扯着裙子的一角,对着水龙头流下的水在拼命搓洗。

“苗苗,你怎么了?”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余苗苗一跳,下意识地将正在搓洗的裙子一角紧紧揉入手心,背到了身后。

“你怎么还没有去吃饭?”余苗苗的眼神左右闪躲,她进厕所时特意观察了一下,不见有人才开始放心清洗裙摆的,毛毛雨什么时候进来的?

她有看到自己裙子上的血迹的精斑吗?余苗苗的心卟腾卟腾跳的利害,这个耻辱的秘密千万不能别人发现,特别是她毛毛雨。

“苗苗,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看你走路都有点困难。”毛毛雨关心道。

被她这一问,余苗苗心中忽然生起一股委屈与怨恨,她余苗苗为了一点点机会就得付出比的女孩多几倍,甚至几十倍的努力,而眼前的毛毛雨就是典型被娇宠的小公主代表!

而且如果不是她的那次报警,自己更不会留下人生污点,更不会有今天的事!

余苗苗对毛毛雨长期积压的恨,在这一刻攀升到了极点,那样一条求爱短信都没有将你们分开,好,那今天她就来点更猛烈的,让你毛毛雨也尝尝什么叫痛苦!

“你想知道这个上午我和谁在一起,都干了什么吗?”余苗苗的嘴角挂起一抹冷冰冰的笑。

毛毛雨隐隐感觉不对劲,下意识的想逃避。“你的事我不想知道,我先去吃饭了。”

说罢便要离开。

既然游戏已经开始,余苗苗哪能就这样放过她,一把将她拉住,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的说道:“你听清楚了,我一个上午都和泽臣哥在一起,我们去开房间了。”

“你瞎说!”是立即的,毛毛雨大声反驳道,“泽臣哥上午有课,怎么可能跟你去开房间!”

“你看这是什么。”说着余苗苗将藏在另一只手手心的裙摆展开给毛毛雨看,“看清楚了,这是泽臣哥留在我身上的爱的印记,你知道当他看到的身体时有多激动兴奋嘛,甚至连裙子都来不及脱掉。”

那被洗的有些退色的红和乳白仿佛一记猛雷,正击毛毛雨头顶,让她感觉瞬间晕眩,这东西不是能造假的,一个女孩更不可能为了撒谎而找个男人把自己的贞*操破了。

残酷的事实让毛毛雨久久说不出话来,但她依然不愿意相信夏泽臣会如此残忍的背叛她。

“你胡说,你骗我的!泽臣哥才不会背着我干这些事,他一直都在上课,哪里也没去!”

看着毛毛雨有些失控的神情,余苗苗又给她加了把火。

“泽臣哥的个性你还不了解吗?他向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会因为一两节课就放弃和心爱的女孩约会嘛?他跟我说他一直误解了自己的感情,把对你的亲情当成了爱情,在他心目中,其实一直只把你当妹妹,现在他已经找到真正的爱,那就是我。所以你早点离开泽臣哥吧,再这样纠缠下去,只会自取其辱!”

毛毛雨彻底傻了,是啊,泽臣哥是个会迟到,会开小差,开会会开溜的老师,请半天假和情人去约会更是可能性十足。

前有求爱短信,后有带血迹与精斑的裙子,要她如何再坚信自己的爱情!

毛毛雨一个转身,冲出了厕所,她再也忍受不了了,她要和夏泽臣分手,永远都不再见那个背叛她的男人!

夏泽臣在办公室里等了许久,都未见毛毛雨来找他吃饭,便给她打了电话,可无人接听,发生什么事了?心中不禁有些着急。

这时袁天鸣拿着教案进了办公室,见夏泽臣还在,玩笑道:“怎么还没走,你家小雨还没来接你下班吗?”

“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人没来,电话也没接。”

“不会又有什么事想不开了吧?”袁天鸣随口道。

被他这样一说,夏泽臣心中咯噔一下。“我还是去找她吧。”

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等于零,何况他们家小雨本来就傻乎乎的,万一又被人忽悠两句,一定又想不开。

看着老同学火急火了地离开办公室,袁天鸣喃喃自语道:“哎,女人就是麻烦的动物,谈恋爱更是一件麻烦事,还是单身好啊。”

看了一下课表,自己下午没课,也没有其他安排,袁天鸣便收拾了东西,决定去吃个饭,然后回家休息。

悠哉地慢步在校园的大路上,感觉路过的女生投来的爱慕眼神,袁天鸣一记余光吝啬给予,他早已习惯了这种被女生用目光追逐的生活。

这时不远处一对纠缠的男女引起了袁天鸣的主意,是夏泽臣和毛毛雨,他们好像在吵架,袁天鸣下意识的走了过去。

话说夏泽臣离开办公室去外语学院找毛毛雨,正好碰到流着眼泪在学校大路上疾行的她。

夏泽臣心中一惊,立即跑过去拉住了她,询问发生了什么事,谁知道毛毛雨二话不说就踹了他一脚,然后破口大骂他色*狼。

这下可把夏泽臣骂晕了,他又没做什么,何来欲加之罪?

见一旁路过的学生老师纷纷向他们投来异样的目光,夏泽臣立即将毛毛雨拖到路边墙根下。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干嘛无原无故生气?”夏泽臣道。

“你还有脸问我发生了什么事?你自己做了什么龌龊的事?!”毛毛雨冲着他大吼。

“我做了什么龌龊的事让你如此愤慨。”夏泽臣好声道,“就算你要判我死,总得在判刑前先告诉我一下罪名吧。”

“你,你……”毛毛雨气急了,却又无法在大厅广众下道出自己未婚夫和别的女生苟合的事实,一急之下便骂道,“你不要脸,龌龊,下流,精虫充脑!”

这下可把夏泽臣惹火了。“你骂够了没出有!你调查过了吗?还是你亲眼看见了?我怎么就精虫充脑了?!”

“我就是亲眼看见了!”都被她看到带血和精斑的裙子还想抵赖!

这下夏泽臣更糊涂了,他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她怎么就亲眼看见了?

“你们干嘛呢?在路边吵架。”袁天鸣的声音适时飘入两个被火气烧的头脑有些发热的男女耳中。

一见他来,毛毛雨的脑中立即蹦出一个想法,她要报复夏泽臣,他既然都劈腿了,那她也要让他没面子!

想着便快速冲到袁天鸣身边,一把搂过他的手臂,冲着夏泽臣叫嚣道:“告诉你,我爱上他了,我要和你解除婚约,和你分手!”

夏泽臣的脸立即沉了下来,杀人的目光直射袁天鸣。

此时袁天鸣正因为毛毛雨的突然袭击而全身僵硬,天啊,她怎么可以搂自己,她身上那么脏!

正想推开毛毛雨,忽然感觉一道欲食他肉寝他皮的目光正射穿他的天灵盖,他的小命岌岌可危。

“泽臣你听我说,我和小雨没什么的,你千万别误会!”

砰!话音才落,一记重拳直击袁天鸣太阳穴。

“你怎么可以打人?!”毛毛雨一声惊呼,想去扶袁天鸣,却被他避开了。

袁天鸣站稳了脚,看向怒气冲冲的夏泽臣,问:“你有没有洗过手?”

夏泽臣一愣,而毛毛雨则差点跌倒。

“你们都先冷静一下,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干嘛一定要动粗。”袁天鸣一边抚着被打疼的太阳穴,一边劝道。

“你小子居然敢勾引她,还要我跟你讲道理!”夏泽臣又是一重拳,击向袁天鸣的鼻梁,猩红的鼻血瞬间喷出,袁天鸣光荣的挂彩了。

夏泽臣心想一定是袁天鸣收留毛毛雨那次,他们发生感情一定是在那天晚上,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怎么可能不出事,他应该有警惕的,他应该当晚就把毛毛雨带回家的!

“你这个野蛮人,你凭什么打人!”毛毛雨狠狠推了夏泽臣一把。

“你心疼了?”夏泽臣咪起了眼睛,说的咬牙切齿。

“对,我就心疼了,怎么样?!”他都可以劈腿,她为什么不可以出轨!今天她和他干上了!

“好,这都是你说的!要分手是吧?我满足你就是了!”说罢夏泽臣一甩手,愤愤而去,他怕自己再呆下去会把袁天鸣打死,他需要冷静一下。

呜呜呜……毛毛雨好伤心,泽臣哥真要跟她分手,如果他多哄她几句,并保证不再跟余苗苗来往,也许她会收回分手决定的。

“这下你满意了?”一个冷冷的声音传进毛毛雨的耳朵。

扭头看,袁天鸣正用纸巾擦着鼻血。

“你没事吧?”毛毛雨忽然对袁天鸣心生愧疚,如果不是她拿他来刺激泽臣哥,也不会让他挨揍。向他伸出手,欲查看他的伤情。

“别用你的手碰我!”袁天鸣立即制止她的行为。

所有的愧疚瞬间消失,白了他一眼,毛毛雨没好气道:“都受伤了,还嫌七嫌八的,我还懒得碰你呢。”

“我今天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才会碰上你们两个灾星!”袁天鸣将粘满血迹的纸巾扔进一旁的垃圾桶,喃喃道,“哪有情侣吵架暴菜老同学的。”

“对不起。”毛毛雨向他致了声赚,拿起掉在地上的包,准备离开。

“你要去哪?”虽然对毛毛雨很头痛,但她毕竟是自己老同学的未婚妻,而且是唯数不多能受到他肯定的女生,所以袁天鸣还是会关心她,不希望她出事。

“回家。”

“去找泽臣吗?”

“不,回自己家。”毛毛雨的神情很是低落,“我们已经分手了。”

“泽臣也只是气你说爱我,过一段时间就没事了,而且我也看得出来,你对泽臣的感情也很深,等大家都平静下来,你去找他好好聊聊,把误会解开就没事了。”袁天鸣劝道。

“你什么都不知道。”毛毛雨幽幽道,如果只是误会就好了。

她的话让袁天鸣一惊,难道真的发生什么不可挽回的事了吗?

于是道:“可以跟我说说吗?”

毛毛雨不语,她不想把夏泽臣和余苗苗之间的事对别人说,那会让她觉得很丢脸。

“如果你不说,我是无法帮你解决问题,到时你和泽臣的感情可就真的无法挽回了。”袁天鸣赌毛毛雨其实根本就不想和夏泽臣分手。

犹豫了片刻,毛毛雨压低声音道:“他在追求苗苗,还和她去开房间。”

“不是吧?!”袁天鸣的一反应就是大大的不相信。

“我怎么会编造这种事。”

“你有证据吗?”

“我亲眼看到他发给苗苗的求爱短信,还有苗苗带着血迹和……”毛毛雨说不出那两个字眼。

“什么也别说了,我已经被你们弄晕了。”袁天鸣道,“这样吧,我先去跟泽臣求证一下,如果他真的脚踩两只船,你建议你马上跟他分手。”

“如果他否认呢?”毛毛雨问。

“如果他否认,我选择相信他,你呢?”

毛毛雨有些犹豫,袁天鸣看出来了,道:“两人在一起相处,贵在信任,你宁可相信别人,也不愿意相信自己的爱人吗?”

毛毛雨被袁天鸣说服了:“嗯,如果泽臣哥否认,我就相信他。”

“这才对嘛,等我消息吧,我去跟泽臣求证一下。”忽然又想到了什么,袁天鸣补充道,“以后别再说爱我了,泽臣的拳头硬着呢,我可吃不消。”

“不好意思。”毛毛雨语带抱歉,今天她才发现泽臣哥发起火真的很可怕,她以后再也不刺激他了。